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六章 野丫头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六章 野丫头

        来者不善。”逍遥眯了眯眼。

        叶白荷沉声道:“谁人都看的出来。”

        “那怎么办?”逍遥无奈道。“咱们这是在别人地盘上,鬼知道杀了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又突然冒出来其他人?”

        “不如你们先走。”瘸子单手拄着一条假腿面容冷峻。

        “等你们离开了,他们想要困住我们两人却也没那么容易。”

        “这……”逍遥感觉似乎被人小觑,可他现在的确受伤不轻,继续留下来未必就能帮得上忙,说不定反而会扯他二人后腿。

        “可是你们二位……”叶白荷隐隐有些担忧。

        驼背道:    “现在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你们也听那女人说了现在似乎她能调动的只有这两个人,若是再晚一点恐怕就不一定了,你们放心就是,即便解决不了他们,他们想要留住我们却也没那么容易。”

        “既如此,那便有劳你们。”叶白荷并非不识大体,驼背这话一说完便与逍遥二人离开,九号十号只是冷冷看了他二人一眼便看向驼背老人二人。

        瘦子道:“先解决了这两个家伙,追上他们不难。”

        胖子冷冷道:“好。”

        话落二人便化作两道残影朝驼背二人贴面而去,他二人手中无兵器。却怡然不惧,所谓一寸长一寸强,有兵器在手固然能挥不少妙用,可倘若遇见了两个极为难缠的贴身高手,兵器效果则显得有些太过鸡肋,根本挥不出预料效果,反而处处受掣肘。

        “他们擅长近身战。”分明有剑在手,却只能将剑丢弃的憋屈此时二人是实打实体验到了。“倒不如干脆将兵器丢了,他们的拳法实在太过诡异,能作为杀手锏出场,咱们万万不可小觑。”

        驼背老人一句话落,便丢了手中逍遥长剑,至于瘸子则是迅将假肢装上。

        瘸子森冷道:    “你说的没错,他们的拳法非但诡异,我甚至还感觉在哪里见过,可一时半会儿根本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的事情就去阴曹地府问阎王爷,等我们将你们两人擒住,再交给天尊处置,请他也将你们炼化成死士,到时候才好看。”

        瘦子大笑,胖子寡言少语,但手下却俱是杀招,蓦然四拳相对,驼背老人霎时两眼放光。

        “我想起来了,难怪我觉得他二人的武功如此怪异,原来这门武功原本就是从中原而来。”

        “没错,我也看出来了。”

        瘸子面有喜色。

        “这套拳法乃是点苍派的绝活儿三十六路王霸拳,莫非他二人竟是点苍派的高徒?”

        “断然不会。”

        驼背老头儿冷笑。

        “点苍派至上一任掌门荀牧十年之前离奇从江湖消失之后,三十六路王霸拳便无人会用,即便如今的点苍高徒叶大同对于这套拳法也是学都没学过,突然失传的武功到了这里,岂非太过蹊跷?”

        “你们居然看出来了?倒是有几分见识,不过看出来了得留在这里,看不出来也得留在这里。”

        瘦子大笑,突然撤拳,斜斜朝左边而去,驼背老头儿惊讶,心道分明势均力敌,他又为何要突然遁走?正疑惑间只见瘦子直朝逍遥那把插在地上的宝剑而去,更是狐疑时候那把宝剑已入他手。

        驼背老头儿顿时怒骂一声。

        “遭了,我们上当了。”

        瘸子正不明所以时候瘦子宝剑已在手中,直直朝驼背刺来。

        “原来他们方才竟是故意逼我们丢了兵器,然后好借兵器之势赢我们,哎呀,我怎的这点都没想到?”

        “现在想到也不算晚,反正今日你们谁也离不开这里。”

        一剑在手,瘦子竟是又使出了一门极为诡异的剑法,此剑法招招杀机涌现,根本无懈可击。

        “是峨眉派的剑法……”

        瘸子大惊。

        “他们究竟会多少武功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且竟都是这些门派的不传之秘。”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逼我们使出所有的武功了,哈哈。”瘦子大笑。

        张凤府心中凄凉,且不论这两人究竟是敌是友,但从这九号十号短短片刻之间已使出如此厉害的两门武功便已能料到结局。

        常言道万物相生相克,既有厉害武功,便有破解厉害武功的武功,如此生生相息,才有中原武学的百花齐放,今日你门派创造出来了一种霸道无匹的武功,明日里我便要创出一套比你更厉害的武功克制你,如此才能保住我地位不失去。

        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天下武学又岂会是万年不变?

        创造一个高手出来难,可创造一门造就高手出来的武功更难。

        而今罗生门这些人竟是用了一条小小计谋便偷窃到了中原武林各大门派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武学精粹,又有几人能拦得住?

        待到第三门功夫出现时候,驼背老人便已不敌,落入瘦子手中,瘸子变成以二敌一,其下场可想而知,紧随其后落败被擒住。

        “败了,可我们败的实在憋屈。”驼背老人眼里尽是不忿,心道倘若但凡能及早收到一点点消息,但凡有了一丁点准备又岂会落得如此下场?

        瘦子不屑道:“败了就是败了,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借口?”

        瘸子道:“哼,我二人落在你们手中算我们倒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想要将我们做成傀儡,简直是痴心妄想。”

        “是么?既然如此害怕被做成死士,为何不干脆现在就自己割下自己的脑袋?”瘦子嘲讽。

        驼背与瘸子二人对视一眼,恨的咬牙切齿却到底没多说什么。

        “看来你们也并非就是表现出来的那样硬骨头。”瘦子再度一笑。“生或者死不是我们来决定,交给尊使定夺。”

        “干得好。”一直未曾露面的女子依旧没有露面,就好像飘荡在张凤府四周,让张凤府大气都不敢出。“你们继续追,这二人我带走就是。”

        九号十号再度追了出去。

        罗生门之外只剩芊荨孟轻舟二人。

        芊荨冷冷道:“尊使?什么时候给你了这样一个名头?倒是挺好听。”

        “可还是比不得大小姐你的名头好听不是么?”

        “看来你觊觎我这大小姐的地位早已不是一天两天了。”

        “路人皆知的事情还需要我明说?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大小姐你准备退位让贤。”

        “那恐怕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难道我今天露出来的本事还不够么?别忘了今日出战的只是死士与九号十号而已,九号十号如今都厉害到了这等程度,难道大小姐你就不好奇一号到八号有多厉害?”

        什么?居然还有一到八号?

        张凤府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这还了得?

        提起一号到八号,即便芊荨也是没忍住脸色一沉。

        “只不过是一群从别人那里刻制过来的赝品罢了,有什么值得稀奇的,只要我愿意,我也可以去找……罢了。”

        芊荨说到这里便不再继续说下去。

        那女子则是轻声一笑。

        “只要大小姐你愿意,你也可以随时去找那家伙让他给你分一杯羹是不是?不过可惜大小姐你似乎一直都未将那家伙放在眼里过,眼下要你低声下去去找他,你又如何做的出来?”

        “你知道的太多了。”芊荨冷哼一声。“我没功夫跟你在这里墨迹下去。”

        “难道大小姐就不想知道我打算如何处置这两个手下败将?”

        “那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芊荨头也不回离开。

        最后那女子才再度幽幽道:“可别忘了这两个家伙是为了什么而来。”

        “那还是跟我没关系。”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难道大小姐你就不想知道他们口口声声要找的人究竟是谁?”

        话到了这里,芊荨突然顿住脚步。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事情恐怕大小姐心中已经猜到了,大小姐,不要以为你不在罗生门我就不知道你的事情,你先前为何要突然给中原那帮子人台阶下,又为何明知道被人跟踪还偏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难道大小姐你自己都不明白么?”

        “就算如此……”

        芊荨咬了咬牙,她心中已经料定自己身边有奸细,是奸细出卖了自己。

        “就算如此,难道你就知道我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你就知道我心里一定是想找他?难道你不知他早就死了么?死在了皓月的手里。”

        “皓月早就倾心大小姐你,他说的话你也信?如果我说我不但知道你心中挂念的人还活着,我还知道此时此刻他藏身在哪里,小姐你又想不想知道呢?”

        “我……”

        芊荨几乎下意识便要脱口而出一个想字,但她想起这女人行事古怪作风,又不得不生生咽了回去。

        若是承认了自己想,便免不得以后事事被她牵着鼻子走,倘若如此,十年心血,岂不就此毁于一旦?

        “我不想……”

        即便心中不认,芊荨也不得不说出这三个字。

        沉默半晌,那女人才幽幽道:“真没趣,人家逗你呢,你还真以为那小子能从皓月手里活下来?那不是痴人说梦么?其实我只是想看看大小姐你想却不敢说出来,只能昧着自己心的狼狈样子而已,咯咯……”

        一阵让男人酥麻,让芊荨头皮麻的声音之后,再也不见那女子声音。

        芊荨心中绞痛,双拳紧握,却不得不在孟轻舟的低声安慰之下舒缓开来。

        “小姐,你知道她的性子总是如此刁钻古怪,所以你大可以不必放在心里,任她说什么你不必听就是,至于她说的或者说小姐你想的那人究竟是谁,等他们抓住前面那几个人,自然而然也就知道了。”

        “总是如此刁钻古怪?”芊荨冷笑。“看来连你也十分了解她。”

        “不……”

        孟轻舟连忙躬身。

        “并非小姐所想的那样,我只是……”

        “不必解释,我知道你们所有的人心里都向着她,这本来就没什么错,毕竟……毕竟我在他们所有人眼里,也不过只是一个野丫头罢了。”

        芊荨大步离去,只剩孟轻舟神色复杂,望向芊荨背影竟好像是兄长看自己妹妹一般的宠溺。

        他喃喃道:“大小姐大小姐,你总是说自己在别人心里是野丫头,却不知你在孟轻舟心里,才是真正的大小姐。”

        他二人离去之后,罗生门很快再度出来一人,出来带着半张面具的一个男人。

        看向地上两个阶下囚,苟或面露不屑,看向离去的芊荨二人背影更是深沉的厉害。

        “尊使,如何处置他二人?”

        “不着急,先随便找个猪圈丢进去,等我待会儿再找你吩咐……”

        “待会儿?难道尊使现在还有什么事情么?”

        “不该问的别问。”

        苟或顿时心惊,连忙道:“属下知错。”

        驼背老人与瘸子被苟或拎着如同小鸡一般逆风进了罗生门,做完这一切之后,罗生门终于平复下来,只剩风声。

        昏黄灯火下,逆风处一道清冷声音缓缓走向罗生门某易于隐蔽藏身之地。

        “偷听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子,才能让我们家这位大小姐如此为你心中挂念了?”

        一件黑衣,黑衣之下只有几个胡乱堆砌成人形的顽石。

        那道身影惊讶,随即轻笑。

        “好小子,如此机灵,不过……我看你能藏到哪里去。”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