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七章 药柜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七章 药柜

        当芊荨孟轻舟二人紧随叶白荷二人之后离开罗生门时候,不过行出百丈距离便见叶白荷与黄泉二人已被十来个死士团团围住,原本负伤的逍遥已是伤上加伤,叶白荷亦是受了轻伤,地上躺着三具已经没了头颅的尸体。

        那死士之后还有九号十号两个高手虎视眈眈,端得是前后的路都被堵住。

        “看来情况不太乐观。”芊荨冷冷一笑。“今日有些人是出门没看黄历,才出虎口,又入狼窝。”

        叶白荷知她在说自己,眼下却不愿意与芊荨争口舌之利,只是见到芊荨的时候便大概知道驼背与瘸子多半遭到了不测,心中更是沉重。

        黄泉亦是在暗处看的提心吊胆,有心出去相帮,可眼下情况,两个最厉害的都已着了道,纵然自己上去也不过多增加一条亡魂罢了。

        他看的心急,三大淫侠却是看的心里高兴,不过却仍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玉生烟叹气道:“十多个人打两个,这可该怎么打才好?实在不行,黄泉兄弟要不你出去帮忙?我再让我这下人出去帮你?”

        他看了一眼扮做下人的老大西门淫,西门淫年纪不过及冠之年,即便再如何打扮成下人模样,脸上稚气却是掩盖不了的。

        黄泉又如何看不出来西门淫年纪并不大?他原本便有心帮助叶白荷一把,此刻听玉生烟如此一说竟是不由自主问道:“你这下人?他会武功?”

        闻言,玉生烟嘿嘿一笑,狡黠道:“黄泉兄弟这话问的可就有点多此一举了,我既然敢走南闯北做买卖,倘若只有一张嘴恐怕也未必能活到现在,若是身边没有个拿得出手的高手来保护,我又怎可能有这么大的胆量对不对?”

        黄泉细想之下也觉有理,只是常言道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这三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不论如何证明自己身份没问题,却始终只是靠一张嘴。未曾拿出什么有力证据,要他们出手帮忙?确定信得过?

        黄泉思索片刻后道:“你这下人最多不过十八九岁,他有多厉害?武道几品?”

        “厉害倒也算不得多厉害,不过对付这群行尸走肉总是能帮得上忙的,多一人总是比少一人来的好对不对?”玉生烟言辞诚恳,又道:“其实说到底我原本不想把我这下人弄出来帮忙,不过毕竟我那兄弟生死未卜,我若就此一人离去,定此生良心难安,人都说我们做买卖的浑身铜臭味,我就非常不喜欢这句话,做买卖的也是人,做买卖的也有心哪。”

        他这一番话言辞诚恳,竟并不像是作假的样子,黄泉此刻心中焦急,正所谓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又相信了几分,便沉声道:“也罢,既如此这位小兄弟便随我一起去,只是咱们此番做的都是脑袋提在裤腰带上的买卖,待会儿打起来我可不一定能顾得上他,生死各安天命。”

        “那是自然,事不宜迟,还请速速出战,晚了就多一份危险。”玉生烟急忙道。

        “嗯。”黄泉点点头,又最后看了一眼一直放在玉生烟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后的那被蒙的滴水不漏的背篓。

        咬咬牙道:“杀出去。”

        “你们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最大的掣肘黄泉已经离去,久未说话的孟轻舟终于开了口。

        “这半天恐怕你小子也憋坏了。”玉生烟再度嘿嘿一笑。“你说我们打的一手好算盘,那你倒是说说我们打的什么算盘?”

        “你们想消耗他们实力,最好能清除黄泉这个眼中钉,如此你们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人,只是我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自信,难不成你们觉得自己还能从这十面埋伏的地方活着回去?”孟轻舟冷笑,他心中窝火,太多憋屈,苦于身子不能动,便只能从嘴上发泄出来。“恕我直言,即便黄泉死了,咱们也一样无法从这里活着出去,倒不如你们二位不要再藏拙,联手起来打一场,说不定还有从这里出去的可能。”

        “你是在教我们做事?”玉生烟冷冷说道。“你这阶下囚也配教我们做事?你应该好生祈祷我们能从这里活着回去,因为即便我们无法从这里活着出去,首先死的那个人也一定会是你这臭小子。”

        “哼。”孟轻舟冷哼不说话,他不想死,不想不明不白的死,更不想自己死了都没人知道。

        “老三,这么让老大上去是不是太冒险了?那十来个死人倒是好解决,就是九号十号那两个家伙颇为棘手,倘若老大出了什么意外可怎么办?”杜迁心有忧虑,眼下只有他兄弟二人与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孟轻舟,但可直言。

        “放心吧,没那么容易,老大可是出了名的滑头,他若感觉不对,定会脚底抹油,如果不如此,怎么将黄泉那个碍眼的家伙解决掉?没了两个最棘手的家伙,要解决他们还不容易?”最棘手的两个家伙便是指驼背瘸子二人。

        “可是老四的下落”

        “老四实在是没办法了,你没见他们都没能找到那小子,我估计那小子多半是在什么地方藏起来了,只有等他自己出现才行,更何况老四轻功极好,应当不会出太大的事情,咱们只需要每到一处便做下记号,倘若老四还活着,看到记号,一定会来寻我们。”

        宋一血将他二人对话完整听在心里,心道这兄弟四人且不论如何罪有应得,如何死不足惜,可他们这份义气却是实打实的一点儿也不假。

        杜迁挠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么做,做记号,可咱们来这里之前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又无事先约定,如何知道做什么记号?”

        “这个”

        玉生烟同样挠挠头。

        “总不能直接留下我们外号,如此太过引人注目,倒不如画他三个小人儿,唯独不画老四的,他若见到,定能明白其中意思。”

        宋一血见不到他兄弟二人究竟画的小人儿是什么模样,只是见二人性格竟也有几分童趣,不禁哭笑不得。

        心道看来人果然都是有很多面的,任何人都无法避免。

        突然杀出去的黄泉与西门淫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让叶白荷一愣,但黄泉已立时道:“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赶紧想办法杀出这里才最要紧。”

        又是一场酣战

        “好险,难怪我觉着如芒在背,原来这什么尊使早就盯上了我。若非我反应足够快,恐怕此刻也将落得被变成死士一样的下场。”

        此刻,张凤府心有余悸,脱了身上衣裳,仅仅只剩下一层单衣在罗生门上风口处瑟瑟发抖。

        此处的风的确寒冷,冷的深入骨髓,而今内力正在恢复,张凤府不敢贸然运转火云刀驱寒,只因这门武功虽然霸道,可极其消耗内力,心道倘若自己内力再能雄浑一点,区区寒冷又如何能奈何自己?

        眼下他正尾随在苟或屁股后面不远处,好在有风声足已掩盖他的脚步,并不担心被发现。

        苟或带着驼背与瘸子二人并未下到最底,只是走到约摸三百步阶梯的时候便停在了一处石门之前。

        石门缓缓开启,这次从里面伸出来的却不是一双死人的手,而是活人的手,干枯,孱弱。

        “这两个家伙交给你,已被我打晕了过去,等候尊使发落。”

        从石门之中探出一个头来,张凤府见到那颗头颅的时候亦是惊讶不已,正是之前那驼背秃顶老头儿,两个驼背老头儿撞到一起,高下立见。

        秃顶老头儿轻轻点点头,苟或放下二人之后便冷冷离去,只剩秃顶老头儿艰难的两只手拉扯住驼背的衣裳往石门里面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驼背拽了进去,又有一阵细细碎碎声音,张凤府聆听他的步子,确定这石门之外另有玄机,或许那“猪圈”还在石门更深处。

        “他二人说到底也是为我而来,我若就如此让他们遭了毒手,岂非一辈子良心难安?只是我又不知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去处,万一又布满陷阱把自己搭了进去可该如何是好?”

        张凤府百般纠结,终是咬咬牙。

        “罢了,都到了这一步,外面已是处处杀机,难道还怕更危险一点?豁出去了。”

        张凤府一阵蹑手蹑脚,沉着石门开启,秃顶老头儿还未回来之际一溜烟钻进了石门之中,才入石门便感觉阵阵药香扑鼻,此时他正在一处空旷石室之内,石室之中摆满密密麻麻柜子,柜子上又有无数密密麻麻抽屉,每个抽屉之上都贴有字条,上面写的都是各种名贵药材名字。

        张凤府虽不通医理,可眼看这些药材名字都是一些耳熟能详有价无市的东西,任何一样都是难以寻到的宝贝,这里居然有这么多。

        恐怕这里的所有药材加起来的价值,早已足够买下中原一座恢宏城镇。

        细细碎碎声音再度响起,张凤府心里一惊,心道秃顶回来了,忙藏身于药柜之后,只从缝隙中见那秃顶将瘸子又拖到一处密门之后才见秃顶提着两只木桶过来,碎碎念道:“鹿茸三钱,百灵十钱,红参九钱,黑角七钱”

        一串下来竟念叨了数十个药名,并且药量分毫不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