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八章 失败作品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零八章 失败作品

        也不知这些药材加起来究竟能有什么用,想必他每日里提着的药汤便是这些药材熬制而成,我且先记下这些药材名字,到时候问秦雪烟前辈这些药材能做何用,也好看看天尊每日里喂那些死士究竟吃的什么东西。张凤府心中如此道。

        但那一长串药材名字单单只是从秃顶老头儿嘴里念出来便用了不少时间,张凤府即便记忆力再好,也不过只是记住了一个大概,可对于药方这种东西来说,差之毫厘便失之千里。

        罢了,看来只有等下一顿提前做好准备才能记下了。

        张凤府收回思绪,一直等到秃顶将所有药材准备完之后才跟在他屁股后面随他去了一个专门熬制药材的锅炉房。

        柴火准备不少,用来炼药的锅炉是一口大铁锅,铁锅之中的水已煮的,只见老头儿将两桶药一起倒进锅炉之中,药香四溢,一锅水煮成半锅水,半锅水又煮成两桶药汤,如此又被秃顶重复着看起来早就熟练无比的动作,舀进了木桶里,余下的药渣被老头儿全部舀出来装到了另外一只大桶里,又重新掺水烧水。

        待到老头儿提着两只水桶离去之后张凤府才小心翼翼出来打量周遭环境,虽是密室,实则其中还有不少暗门。

        这么多门,也不知究竟将那两个家伙带到了哪里

        张凤府只能一个个试探。

        驼背,瘸子,你们在不在里面?

        哇呜一阵低声呜咽的声音传来,张凤府头皮发麻,立即又去了下一处。

        驼背,瘸子,你们在不在里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大笑,张凤府满头黑线,心道有病。

        如此一直到第六道门的时候,张凤府沉声叫了两次都未见任何动静。

        心中欣喜,心道瘸子二人原本被拖进去的时候就已经昏迷过去,此刻他二人没有动静岂非正常?多半应该就是在里面了。

        张凤府细看之下,石门之外的石壁之上还有一处暗槽,心道这里多半就是开启石门的机关,正要启动机关时候,忽然听得一阵冷哼。

        你若不想死的太早,最好不要开启那道门。

        一阵冷风吹过,张凤府后背发凉,浑身汗毛直立。

        这声音他已听得无比熟悉,不是那秃顶老头儿又是何人?

        你你是如何进来的?张凤府只觉得喉咙干涩,好半天才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秃顶老头儿冷哼道:你问这话是不是问错了人?此处原本就是我的锅炉房,你问我是如何进来的?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我问你才对?

        这

        张凤府哑口无言,但他又突然想起这秃顶老头儿原本是个两只水桶都提不起的人,自己怕他做什么?难不成他还能突然有了厉害的武功不成?

        便笑道:好吧,纵使是我贸然闯进了你的地方那又如何?我来只为了寻找方才你带进来的那两个人,你若是

        张凤府正要脱口而出识相一点几个字的时候才想起这样说一个可怜的老头儿未免有些太过不尊老爱幼,便改了口沉声道:老头儿,我并不想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难你,我知道你也不过只是一个烧锅炉炼药的而已,我只是想带走我的两个朋友,你若依了我,我保证不害你。

        可我若是不依你,你又当如何?秃顶老头儿抬起头看了一眼张凤府,分明身子佝偻的厉害,这般一抬头更是滑稽的很,张凤府这才看清楚他模样,因为常年烧锅炉而被熏的一张蜡黄的脸,布满褶子,算不得丑陋,至少看起来却是比小淫,虫顺眼许多。

        老头儿,我并不想害人,尤其害无辜的人,可若是有人威胁到我朋友的安全,我想我一定会做一些我不愿意的事情。

        可我若是告诉你你朋友在哪里,你将他们带走之后,我又如何跟尊使交代?以尊使的性子,她一定会毫不犹豫杀了我,你这样救你朋友跟害我有什么区别?既然两边都是一个死,倒不如死在你的手里,我相信最起码你还能给我一个痛快。

        你

        张凤府咬咬牙,心道这秃顶老头儿虽看起来愚钝,不过实际聪明的很,若非如此,他又岂能将那么多药材烂熟于心?

        罢了罢了,我想救我朋友,可我也不想害你,我自己找就是,到时候尊使怪罪起来,你尽管可以实话实说,我相信她也是人,不会为难你。

        说罢,张凤府又要开启那道石门开关。

        却见秃顶老头儿突然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我笑我方才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非但是个聪明人,还是一个有怜悯之心的聪明人,非但是一个有怜悯之心的聪明人,还是一个有情有义又有怜悯之心的聪明人。可现在我打算收回我的话。

        为什么?张凤府不禁问道。

        因为我已经说了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不要开启那道门,如果你开了,非但你要死,我也会死。你说这样的你还能不能算是聪明人?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

        张凤府冷笑着问道。

        你是尊使的人,我信不过你,你越是不让我开启这道门,我偏越要开。

        住手

        秃顶老头儿看起来已急了眼。

        你这愣头青,如何才相信我的话?

        张凤府见他如此激动,心中越发狐疑,便冷冷道:你告诉我我两个朋友关在什么地方我便信了你的话。

        我不能说,我说了我就会死。

        秃顶再度悍然拒绝。

        不过我倒可以告诉你这道石门里面关押的是什么人,前提是你保证你不开启这道门。

        哦?张凤府眯了眯眼。

        那我也要看你说的话究竟有没有可信度才行。

        放心吧,我不会拿我们两个的性命来开玩笑。秃顶老头儿这才缓了语气叹了一口气。这里面关的只是天尊的一个失败作品而已,若非方才我走的匆忙,忘了一味药材,恐怕现在你早就已经闯下弥天大祸。

        我不怎么喜欢听废话,你倒不如赶紧说说这失败作品是什么意思?

        你既已潜进了罗生门,想必早就见到过了罗生门的死士,死士是天尊手下最低级的傀儡,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失败作品,原本应该是天尊手下最高级的傀儡才对。

        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张凤府皱了皱眉头。既然是最高级的傀儡,又怎会被称作为失败作品?

        因为天尊没能操控好他,导致天尊功败垂成,虽然造就出来了一个绝顶高手,绝顶傀儡,却是一个根本不听天尊号令的傀儡,你说这样算不算是失败的作品?

        张凤府沉思片刻,他不知所谓高级傀儡究竟厉害到了什么地步,便好奇问道。

        这高级傀儡比之那九号十号如何?

        根本没有可比性,九号十号算什么?

        秃顶不屑的笑了笑。

        须知这高级傀儡原本是用一号到五号制作而成的,只可惜过程出了问题,否则定是天尊手上一大杀器。

        张凤府指间微微颤抖,强行镇定下来之后又才道:既然已不听天尊号令,为何还要留着这失败作品?直接毁去不是更好?

        秃顶道:换做是你,花了那么多心思在一件作品上,纵然这作品其实是一个失败的作品,你也不一定会舍得毁了他对不对?只有经历失败,才能找到最后成功的办法,更何况创造一个失败作品容易,想要毁了他却难如登天,不花个死上五六个高手的代价,根本不能拿这失败作品怎么样,天尊虽说能造就高手,不过造就出来的高手却始终比不得真正自主的高手,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所以我才让你最好不要开启这道机关,这失败作品一但放出来,我们两个人谁都别想活下去。

        今日之所见所闻早已超出张凤府心中所思所想,那九号十号尚且如此厉害,这失败作品却又不知厉害到了何种程度?

        只是他也知道耳朵里面听进去的始终不过这秃顶老头儿的一面之词而已,真正是不是存在什么失败作品,总得亲眼见过才知道,倘若真能将这失败作品放出来大闹一番罗生门,岂非也是自己乐意见到的事情?

        见张凤府眼神飘忽,驼背秃顶老头儿暗道不妙,莫非这小子真要动什么歪脑筋不成?便立时道:我说的句句属实,绝对没有骗你,你那两个朋友是关在‘猪圈’里面,绝非此处。

        哦?张凤府两眼放光,听秃顶如此一说,这才放松了手上动作。猪圈又在什么地方?

        我不能说。

        我只让你告诉我在什么地方,并没让你亲自带我去,就算到时候你家尊使问起话来,你也可以随便搪塞过去不是?

        你这臭小子言而无信,我已将我能说的全部告诉了你,你怎的还要如此逼我?

        张凤府漫不经心掏了掏耳朵。

        可我似乎也从未答应过你什么事情,我说的对不对?

        你唉

        秃顶老头儿长叹一口气。

        罢了罢了,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这么善罢甘休,你要知道你朋友关在哪里,我给你指个地方就是,只是

        正在此时,石门沉闷的声音开启。

        秃顶老头儿瞬间脸色惨白。

        完了,死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