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二章 平衡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二章 平衡

        我不知你在说什么,什么两个芊荨?我根本就听不懂。”秃顶老头儿看似真有几分畏惧,浑身止不住哆嗦,张凤府也知自己手中宝刀原本就是天下一大杀器,寻常时候普通人即便只是靠近也能感觉到森森寒意,更何况如此直接架着老头儿的脖子?

        “你若是能听懂那你就不会待在这里烧一辈子锅炉了。”张凤府心知在他身上多半是套不出什么话来了,这老头儿虽是尊使的走狗,或许也曾替天尊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死不足惜,可即便杀了他,也还会有下一刻烧锅炉的出现,更何况倘若到时间药汤没有送出去,只会暴露了自己,百害而无一利。

        猪圈下落已经打探清楚,只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将瘸子驼背二人带出去却成了最大的问题。

        他冷冷道:“问你什么你都回答不上来,不过你既然负责这锅炉房,又是替天尊办事,尊使住在哪里你总该知道。”

        “这……我不知道。”

        秃顶老头儿先是一愣,随即将一颗头颅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这番张凤府却是再也不信。

        他冷笑道:“有些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然你不知道,那我留着你的性命还有什么用?倒不如把脑袋砍下来当凳子坐。”

        手上宝刀入肉一分,老头儿的鲜血立时流了出来。

        “别,别杀我。我说,我说就是了。”

        “还算你识相,早如此听话该多好,也免得受此皮肉之苦对不对?”张凤府终于收了刀,心道别人都说人越老越将生死看淡,可到了这老头儿这里竟是如此贪生怕死,如此也好,只要找到了一个人的软肋,那么又怎会担心他不乖乖听话?

        “只是即便我告诉你尊使住在哪里也没用呀,难道你不知罗生门处处都是眼线?你若就如此出去,除非你一直龟缩起来不露面,你若一但露面,定死无葬身之地。”

        “说的有道理。”张凤府点点头。“你这么一说倒还真的提醒了我,这不是还有你么?有你做掩护,我又有什么地方是去不得的?”

        张凤府心中已有了计较,瘸子驼背暂时还没有被炼成傀儡的危险,更何况即便自己带着他们也未必能活着出去,解铃还须系铃人,倒不如先摸清尊使究竟是什么来头,为何会生了一副跟芊荨相差无几的面孔,若非之前亲眼见到芊荨就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张凤府可能真会怀疑所谓的尊使和大小姐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人。

        “你小子想搞什么花样?”

        “很简单,待会儿你不是要准备药汤?我就趁这个机会跟在你后面,你将我带到尊使住的地方就可以自己离去,到时候不论尊使如何怀疑你,你只需要死死咬牙不认,她也拿你没办法。”

        “可我怎么都觉得你这小子是在自寻死路。”

        秃顶老头儿撇撇嘴。

        “我来这里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唯独还没见过像你这么胆大的。”

        张凤府淡淡道:“我胆大还不是被你逼出来的?废话少说,也少找借口,我算是看出来了。你这老小子狡猾的很,待会儿你去送药时候我就跟在你屁股后面,倘若你敢动什么心思,我便一刀将你捅个窟窿出来。”

        “不敢,不敢。”

        秃顶老头儿讪笑。

        重复熬药的过程在张凤府看来根本索然无味,可在秃顶老头儿手里则成了一门极为繁琐以及小心翼翼的技术活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什么时候当入什么药,入多少分量,均丝毫不得差。

        张凤府念起之前看见那青铜三足鼎的一幕,好奇道:“你们往那青铜鼎里面加的心肝是什么东西的心肝?”

        “两毒的心肝。”

        秃顶老头儿不敢分神,头也不抬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

        “只是好奇罢了。”张凤府眼神飘忽,实则却在琢磨倘若将这里所有熬药的繁琐的程度以及取材都记下来,说不定能破解傀儡的奥秘。“那两毒又分别是哪两毒?”

        “自然不是你想的那种两毒,它们分别是狼心,狗肺。”

        “哦?”

        张凤府眯了眯眼。

        “难怪,原来是狼心狗肺,世人常以狼心狗肺喻人,却不曾想狼心狗肺竟真是有毒的东西。”

        “非但有毒,而且还是剧毒无比。”

        “这么补的药材跟狼心狗肺混合到一起,却不知道是有什么妙用?”张凤府琢磨着看能不能套到一点话出来。

        “这个你得问天尊去,我不过只是一个最低级的下人罢了。”

        熬成两桶药汤的时间算不得长,亦算不得短,张凤府就在如此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当中过去,石门开启,张凤府便一直跟随在秃顶老头儿身后。

        确保有任何意外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擒住老头儿,不过张凤府心想这老头儿都老成这幅模样了,纵要耍什么花样估计也耍不出来。

        一条路反复走了几趟,张凤府已对罗生门有了大概了解,也知道这些石门当中关的不过都是最低级的死士,也从老头儿那里得知死士没有精气神,若想动,便只能借助药汤,只是药汤却也管不得太长时间,这便是为何罗生门的死士会轮流替换的原因。

        “这前面有三条岔路,一条是尊上的,一条是天尊的,还有一条便是尊使的,我只能带你到这里,尊使的地方我是万万不敢进去,你若执意要去,却是再也不要将我拉上。”

        “哦?”张凤府一挑眉毛。“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不如你先告诉我天尊在那条路。”

        老头儿将头埋的老低,沉声道:“天尊在最中间那条路。”

        “放屁。”张凤府一脚踢在了老头儿屁股上。“我早就看出来你这老小子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天尊明明是在最左边的那条路上,我说的对不对?”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老头儿结结巴巴有些难以置信。

        张凤府心中暗喜,他原本就不过只是想试探这老头儿一番,只是巧妙的用了一个排除法而已,最中间的是尊上,最左边的是天尊,这一点从老头儿的语气就能看出来,那么自然而然尊使就是在最右边的那条岔路上了。

        “其实老子早就知道了,不过只是故意试探你而已,天尊在最左边,那你又说说尊上在哪条岔道?”

        “最……最右边。”

        “你又在放屁。”

        张凤府已基本确定了心中猜测,冷冷道:“尊上明明是在最中间那条道,你既然如此不将我的警告当成警告,那我若是不给你一点教训恐怕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别,别杀我呀,我知道错了,小兄弟,我错了还不成吗?”老头儿连忙说道。“你若是在这里杀了我马上就会被人现,到时候你逃都逃不掉了。”

        “知道错了?我若是信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的话那才有鬼了,罢了罢了,留你还有用处,放心,我现在不会杀你。”张凤府话锋一转。“我那两个朋友还需要你好好照顾,好吃的好喝的招待他们,另外,不要以为我现在走了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你若是敢出卖我,即便我拼了性命也要先将你宰了。”

        “是是是。”

        老头儿的脑袋点的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你可以去忙你的了。”张凤府示意其离去,心中并不担心这老头儿会出卖自己,因为尊使早就现了自己的存在。

        他顺着最右边的岔路一直往前走,只觉得这条岔路却是比尊上的那条岔路深了许多,并且越往里面便能越闻到女儿家的闺房之气。

        “也不知一个妙龄女子是如何在这种地方呆下去的。”张凤府正心中嘀咕时候已听得里面传来细微声响,此处四通八达,两边犹有不少暗室,却不知里面住的是人还是其他的东西,已经清楚可见一道亮光,张凤府侧耳倾听,果然听到尊使声音。

        “苟或,今日的事情你做的很不错,只是光是如此却还不够,你越是将她羞辱的厉害,我便越是高兴,最好是能将她一举从大小姐的位置赶下来。”

        “二小姐,说是轻松,可做起来却不容易,尊上无比信任她,甚至对她器重已经过二小姐你,若非是尊上亲自出面,我一个下人又何德何能能有那个本事呢?”

        “尊上尊上,又是尊上,尊上只不过是觉得心有亏欠罢了。”

        尊使的声音极度恼怒。

        “罢了,这件事情指望你也指望不成,好在天尊已收我为徒,即便是尊上也不得不给天尊几分面子,还有,皓月送上来的东西已准备妥当了没有?”

        “禀二小姐,已经准备妥当,只是最近这些日子交上来的东西却是比之以前越来越少。”

        “虽然越来越少,可贵重程度却是越来越高,关押起来的那群家伙都是硬骨头,之前愿意交出来的东西不过都只是些皮毛武功罢了,不到万不得已他们绝对不会将自己压箱底的本事传授出来,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时候,皓月这家伙,倒的确是有办法,只可惜他的心不在我这儿,否则只要他肯与我联手,这罗生门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从这一点看,他倒又不是显得太聪明了。”

        “二小姐,我看不然。”

        苟或轻声一笑。

        “他就是因为太过聪明所以才不肯与小姐你联手,因为他知道跟一个最有实力的盟友联手,无异于将自己往火坑里推,他只能联手实力稍弱的那一方,如此才能两方平衡,更何况,我猜这其中或多或少也都应该有尊上的意思。”

        “哦?你连这个都看出来了?”尊使无比诧异。

        苟或又笑道:“尊上要统治九重天。自然讲究个阴阳平衡,鹰派犬派是如此,两位小姐还是如此,只有两方平衡才能保证九重天安然无恙,倘若一但失去平衡,九重天覆灭之时便指日可待。”

        “苟或,你好大的胆子。”

        张凤府只听得尊使一声怒斥,苟或已吓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尊使饶命,我万不该卖弄自己的小聪明。”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要罚你。”

        “尊使要罚我什么请尊使直言相告。”

        “我要罚你去藏面壁两日。”

        “这……谢谢尊使,尊使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