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三章 荡秋千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三章 荡秋千

        藏是什么地方?为何尊使已说了是惩罚,而苟或看起来竟还如此高兴?

        张凤府满腹狐疑,苟或已退了出来,他便尾随了苟或上去,直到达一处密门之前停了下来。

        苟或看着那密门两眼放光,打开石门之后张凤府瞥进去的那一刹那便傻了眼,原来这藏中竟是密密麻麻堆积的书籍古卷,俨然都是从黄泉路搜罗来的各大门派武功内功心法。

        难怪这家伙会这么高兴,若是能将这里的秘籍看个七七,岂非正是所有江湖儿郎的美梦?这尊使倒是好手段,打一棒又给一颗糖,只是苟或称她为二小姐,又说她与芊荨是两姐妹,看来她们应当是一对孪生兄妹了,若论起心机,这二小姐竟也是跟芊荨不遑多让,只是她二人既然是姐妹,又为何闹的如此水火不相容呢?张凤府想要知道的事情现在已经有了答案,再继续留在这里也无多大用处,伤还未好,尊使武功又鬼神莫测,若是被发现了只有死路一条。

        倒不如回到锅炉房那里去寻思着怎样将瘸子两个人带出去,眼下时辰已过了许久,却不知外面叶白荷他们成功走了没有。

        因心中所忧之事甚多,不敢久留,张凤府回到锅炉房时候却见得秃顶老头儿又在准备下一次的药汤,见张凤府再度回来,老头儿亦是又惊又恐,不过兴许是因为害怕张凤府的刀子,只敢陪笑。

        还算你识相,没有出卖我,现在我要带我的两个朋友走,只得委屈一下你了。

        你想怎样?

        老头儿一句话方才说完便感觉两眼一黑,被张凤府打晕了过去,张凤府又乱七八糟往锅炉里加了不少分量之外的药材,更不忘将缸里的药渣装了不少,随后才去了猪圈弄醒来瘸子和驼背。

        当二人醒来时候瞧见正一脸冷笑的张凤府均是面面相觑。

        瘸子道:你小子能耐倒是挺大,居然还活着,非但还活着,而且居然闯到这里来了。

        驼背亦是沉声道:我早就说了这小子绝对没那么容易死,对了,我倒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驼背念起玉生烟三人,便将事情本末尽数告知张凤府,岂料到张凤府竟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糟糕,坏事了。

        三人齐齐变色。

        事不宜迟,赶紧将我们两人放下来。驼背立时道。晚了他们可就遭殃了。

        但愿不要这么快落到四大淫侠手里才好。

        三人正要出猪圈时候张凤府又突然顿住步子,沉声道:就我们三个人出去不怎么安全,倒不如多送点人,我们再趁乱逃出去。

        猪圈中的二十多人一并被放了出去,张凤府甚至停顿在了锅炉房的那几处独立暗门之外。

        拼了,搏一搏说不定还真有机会。

        开启三道石门机关的时候张凤府已迅速与瘸子驼背二人出了锅炉房,才刚刚出去便听到后背传来一阵闷哼之声,锅炉房在失败傀儡的一拳之下灰飞烟灭。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人并不急于这么快就冲出去,而是躲藏起来寻找机会,首当其冲的那二十多人果然在才刚刚冲出罗生门的时候便齐刷刷被人打飞了回来。

        九号十号已堵住了罗生门出口,怀抱双拳,虎视眈眈。

        与此同时又有最起码五六道强大的气息从罗

        (本章未完,请翻页)

        生门四处出现,迅速朝锅炉房这边逼进,张凤府甚至隐约看到了那其中还有一人正是苟或。

        有人毁了锅炉房,又将那几具失败傀儡放了出来。不知是谁低喝一声。

        苟或咬牙切齿道:废话少说,先堵住门口,千万不要让他们出来,另外,赶紧派人通知尊使。

        不用通知了,我已经来了。

        冷清人影迅速逼近,直到锅炉房之外,一张脸已冷的比萱萱更让人望而生畏。

        那人还在这里没有离去。

        尊使冰冷一笑。

        五到十号,你五人负责堵住锅炉房,不惜任何代价,倘若被他们摧毁其他牢笼,放出了其他死士我唯你们试问,其余人给我守住出口,一只苍蝇都不要放出去,他既然想玩儿猫抓老鼠的游戏,那咱们就好好陪他玩儿玩儿。

        遵命。

        简简单单一句话将张凤府打的原形毕露,原本还指望趁乱从这里逃出去,又怎能想到尊使如此聪明?

        现在该怎么办?张凤府不禁沉声问道。这女人心狠手辣,心机绝对不亚于芊荨。想从她的手里逃出去简直难如登天。

        瘸子驼背二人早就看清楚尊使模样,若非张凤府提前已说明一切,恐怕现在还在震惊之中。

        实在不行的话只有一个办法了。驼背叹气道。那就是由我们两个人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小子一人逃出去。

        这怎么能行?我张凤府有恩必报有仇必雪,虽说不知你们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可你们是为我才被抓了进来,我若就此撇下你们不管,让我如何安心?

        现在可不是你小子说什么义气的时候,大局为重。瘸子冷冷道。此地的玄机你小子知道的最多,只有你出去将这里的事情散布出去,才能让外面的人及早做好准备,更何况我们也不傻,尊使若真的要对我们下手,也不会等到现在,她留着我们定然还有用,估计短时间之内不会出什么事情,你若心里真挂念我们,便及早回去找寻帮手来救我们,否则今日咱们三个人一个都别想跑出去。

        这

        张凤府心里颇为复杂。

        驼背不耐烦道:少这啊那的,当初你小子从乱葬岗里面活下来的时候可不见你如此似个婆娘一般扭扭捏捏。

        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我们是什么人等你师父来了自然会告诉你,你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撑下去,撑到你师门来人收拾叛徒,至于我们二人,能救则救,实在救不了也就听天由命。

        张凤府还想再说什么,驼背瘸子已冲了出去。

        他心中有太多疑惑,但此时显然不是优柔寡断时候,瘸子二人已成功将尊使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张凤府借此机会一溜烟撒腿趁着混乱冲出了罗生门。

        但除了满地被砍了头颅的尸首,他竟然并未发现叶白荷与逍遥的踪迹。

        多半着了四大淫侠的道,此四人虽说臭名昭著,但却不得不承认武功着实高强,居然能从九号十号手中将人带走,实在不可小觑,但愿我能追上他们才好,否则岂不是因为我一个人连累了这么多人?张凤府五味陈杂,只用一条腿蹦蹦跳跳飞快朝一线天处赶去,却在沿途看到不少怪异的标记,好在与四大淫侠早就见过,张凤府不用多想便知记号是谁留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果顺着这记号一直找,岂非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

        念及此处,张凤府心中暗自。

        一路之上除了有记号之外还有不少打斗过的痕迹,更横七竖八躺了不少死士,但张凤府却在半道上看到了不知是死是活的黄泉,只见他双目紧闭,歪歪斜斜躺在栈道之上,身上已有不少地方鲜血淋漓。

        张凤府迅速上前将其扶起,聆听他还有呼吸时候才放下心来,将其弄醒时候,黄泉见到是张凤府。连忙道:追快追

        只说了这三个字又一歪晕了过去,这次却是真不知道是死是活了。

        罢了罢了,我只将你带到秦前辈那里,她能不能治好你的伤就全靠天意了。

        张凤府艰难将黄泉背负起来,左腿吃痛,险些一个踉跄从栈道之上摔下山崖去,一阵后怕,才心中嘀咕,以后扎自己可千万不要扎的这么狠才好。

        正准备迈动步子,忽听得身后一阵窃笑,张凤府顿时停下脚步。

        谁?

        你倒是挺有义气,自身都难保了居然还念着别人,我都有点突然不想抓你回去了。

        一股凉水从头顶泼到了脚上,张凤府不必回头便已知道身后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你你居然一直跟着我?

        是不是很惊讶为何我没有中你的调虎离山计?因为我已经中了一次你的金蝉脱壳计了,你觉得我还会傻到上当么!

        张凤府顿时气焰焉了大半截,无力叹气道:难道就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对你们并无恶意,若非被你们逼的如此。我绝对不会大开锅炉房,我的目标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而已,那个人就是你的姐姐。

        姐姐?尊使冷笑。看来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既然知道这么多,那我更是不能就这样让你离开了,你若将我这里的秘密全部泄露出去,对我可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我保证不会说出去。张凤府咬咬牙。只要你肯放了我。

        我若是相信了你我就不是尊使了,要相信你不会说出去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张凤府沉声问道。莫不是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秘密?

        你既然知道,那就还不赶紧过来受死?

        我倒是想死。

        张凤府自嘲一笑。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本事杀得了我。

        下一幕张凤府便抽出腰间宝刀直挺挺向后脱手而去,尊使诧异一声,迅速避开,谁料到张凤府竟在这个时候突然从一线天的栈道之上背着黄泉纵身一跃。

        找死?尊使一脸惊讶。

        却又见到张凤府的宝刀斜斜从他面前退了回去,这才看到宝刀上有一根细细的金蚕丝。

        原来如此,聪明。

        尊使急忙朝悬崖之下看去,果然见那宝刀正稳稳嵌在一处石台之上,至于张凤府,则扣着金蚕丝,其人如同荡秋千一般在山崖之下飞快遁走。

        告辞了,尊使,等我回来再找你算账。

        再度从阎王殿走了一遭,    张凤府快意大笑,但很快便再也笑不出来,因为悬崖之上已飞快奔走下来一道倩影,不需任何绳索,只凭一双腿便游走在栈道与山崖之上,那速度,比张凤府的荡秋千居然还要更快几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