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四章 抹脖子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四章 抹脖子

        你是不是被我屁股黏住了?怎的如此穷追不舍?”张凤府气急败坏,虽以巧力暂逃危险,但他又如何不知自己根本撑不了太长时间,而尊使明显游刃有余。

        “坏了我罗生门的大事,这就想走?天下还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么?”尊使冷笑。朝张凤府越逼近,便越盛气凌人,脚下飞沙走石,若非张凤府身后还背着一个黄泉,恐怕早已被形同利刃的石头打的叫苦不迭,只是苦了不知是死是活的黄泉。

        “我已说了是你们逼我的,若非你们横加阻拦,我又怎会那么巧恰好知道你们的阴谋?好,既然你要追,我倒要看看你能追到什么地方。”

        张凤府把心一横,咬咬牙,干脆冒着被现的危险直朝九重天的城镇而去,心道中原武林豪杰本就对芊荨颇有微词,此刻突然见到了一个跟芊荨长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尊使,定会将尊使当成芊荨。到时候自己便能找机会溜走。

        尊使见他遁去的方向是城镇,先是挺顿片刻,随即冷哼一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家伙打的什么主意,只是那女人既然这么挂念你,我就更不能让你就如此逃了。”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飞快潜入城镇,张凤府左腿剧痛难忍,但此时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毅力竟一路坚持了下去,巧妙的借着城镇的各种建筑来回穿梭,尊使一时之间竟根本就拿他不下,但却也一直黏在张凤府身后,让其根本跑不了太远。

        “如此缓缓下去,早晚得被她抓住。”

        张凤府又将心一横,干脆将黄泉丢在了一栋黑楼墙角,只剩自己与尊使周旋。

        谁料刚刚转过一个拐角,便突然见到四个着了白衣的剑客在僻静无人处密谋什么,张凤府认得那四个剑客,故此他才不得不停下脚步,不得不任由身后尊使一把将其擒住。

        “好小子,跑啊,你怎的不跑了?你不是跑的挺快的吗?”

        尊使冷笑,但其实她心中也没料到张凤府这一条半腿居然还能蹦哒的如此之快,若非她武功高强,竟还真有可能被张凤府甩掉。

        张凤府此时正惊讶于文肃的四个侍卫在这僻静之地密谋什么事情,倒是直接忽视了身后尊使,下意识一手将她嘴巴捂住。

        “别吵,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这四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寻常角色,在这里密谋定有什么大事。”

        尊使几乎下意识便要一掌拍飞张凤府,须知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以她身份还从未如此被人轻薄过,但正要动手时候却见张凤府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而是始终紧紧盯着拐角处不远的那四人,不禁停下了手下动作。

        因为那四人她也认得。

        “居然是他们。”

        “你认得他们?”张凤府这才想起身后还有一个尊使,不禁为方才的鲁莽感到一阵后怕,但见尊使似乎并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放心下来,心道看来目前暂时还是安全的。

        “堂堂怀远王府的世子暗侍我若都不认得,那我有什么资格执掌罗生门的生死。也罢,反正现在你小子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那我就干脆跟你一起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细看四个侍卫,其中又以当中一年纪最小的此时最为恭敬,那人正是魏巍。

        “三位师兄,我知此事是我做的不对,现在我亦十分后悔,可这事儿已板上钉钉,纵使你们现在杀了我也没用啊?更何况杀了我到时候又如何跟世子殿下解释?如何跟师父他们解释?大师兄,你说句话。”

        被称作大师兄的那男子两道剑眉此刻已皱成了一个倒写的八字,他冷冷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是你自作自受,说的难听点,你就是活该,刘秋水这个女人自打我第一天见到她时便看出她城府极深,你以为是你占了她的便宜,又哪里知道其实根本是被她利用,更莫说还突然冒出了另一个高手,此事……如何跟师父他们交代,你自己看着办。”

        “大师兄,你这是逼我去死。”魏巍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地上的青砖都被跪出了几丝裂痕,由此可见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气。

        “苦肉计对我没用,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自己做的孽自己偿还,剑在你自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己手中,你想如何谢罪也全由得你自己。”

        “好……好……”

        魏巍颤抖着长舒一口气。

        “正好出了这种事情我也没有面目面对师父他们,大师兄,请提着我的头颅跟师父他们谢罪。”

        宝剑出鞘,却在刚刚触及到魏巍咽喉时候便被另一剑客一剑挑飞。

        “大师兄,我想师弟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不如……”

        “你想让我原谅他?我师兄弟四人当年入怀远王府时候便立誓此生忠于王府,更何况王爷待我们不薄,出了这种事情,让我有何面目面对王爷?”

        “话是如此说没错,可我师兄弟四人同气连枝,更何况此事也不能全怪师弟一人,说到底还是刘秋水太工于心计,又太了解男人,其实换做我们当中任何一个人也就未必一定能把持的住,现在最主要是如何将这件事情彻底掩盖下去。”

        “掩盖?”大师兄冷笑。“能如何掩盖?”

        说话那剑客眯了眯眼,露出一丝狠厉之色,缓缓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大师兄愣住,心中百般煎熬。

        “我若是开了这个先河,又如何对得起你们叫我的大师兄三个字?”

        那剑客沉声道:“这点请大师兄放心,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说罢又冲魏巍使了一个眼色,后者眼疾手快,连忙道:“对,只此一次,倘若有下次,大师兄不论如何责罚于我,绝无二话。”

        “罢了罢了。”大师兄轻叹一口气。“即便我舍得杀了你对于这件事情也是于事无补,只是你说那人武功奇高,却不知究竟是什么来历?”

        “来历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看他行事风格颇为邪门,断然非正道中人就是,即便我们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做了好事一件,大师兄并不需要担心。”

        魏巍心中欣喜,心下却也十分感动,心道大师兄嘴硬心软,说到底还是不忍让自己这个兄弟就此送命。

        大师兄沉声道:    “既然非什么正道中人,倒也不惧,只是需得先将那人引出来才行,并且万万不可惊动了其他人,只是不知道刘秋水……”

        “我们要替她除了眼中钉,    她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会不配合我们?”魏巍连忙说道。

        只是,此刻方才狠厉那剑客却淡淡道:“师弟,你误会了大师兄的意思。”

        “哦?”魏巍惊讶,好奇道。“大师兄又是什么意思?难道……”

        心中生起一个连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念头,魏巍沉声道:“二师兄方才你那动作的意思,莫非是连刘秋水师妹也一并……”

        魏巍同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没错。”狠厉男子点了点头。“此事若想彻底掩盖过去,便只能如此,如果留下刘秋水,同样对你来说是一个威胁,她若有朝一日将你们的事情抖了出去,那么到时候又当如何收场?更何况红颜祸水,世子殿下眼下正是为了叶白荷黯然神伤的时候,她若此时靠近世子殿下,难保殿下不会动情,我们曾立誓忠于王府,既然忠于王府,便更加不能给王府留下这么一个后患。”

        听到这里,尊使与张凤府俱是一惊。

        “也不知这刘秋水是怎么得罪了这四个家伙,居然要下如此毒手。”

        张凤府嘴里嘀咕了一句。

        “峨眉派的人都敢下手,这四个家伙倒是胆子不小。”

        “若论起胆子,你连罗生门的主意都敢打,岂非你的胆子比他们更大?”

        尊使一只玉手已扣住了张凤府肩膀,指甲入肉,张凤府毫不怀疑自己但凡稍有动作,自己这条膀子便会被她直接撕扯下来。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张凤府不得不讪笑道:“轻点,轻点,疼……”

        “看完了没有?看完了就该跟我回罗生门了,那女人既然如此心中挂念你,倘若她知道了你已落在我的手上,不知又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尊使言语间已有几分笑意,让张凤府好是不解。

        心道分明是两姐妹,怎的却如此水火不容?只是念起自己与芊荨纠缠,乃是芊荨为自己所制,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事事需得顺着自己,与尊使纠缠却是自己被尊使拿捏的寸步难行,更是不敢生起任何反抗之心,不禁一阵悲从中来。

        “她若知道我落在了你的手里估计得高兴死,至于你说的她心中挂念我,想必你是有什么误会,她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才对,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是死对头,就在我去罗生门之前,我还有一个朋友落在了她手里,你之所以会有她心中挂念我的错觉,其实不过只是因为你不了解女人罢了。”

        “我要说的是你不了解女人才对。”尊使冷冷一笑。“戏也看完了,现在是不是得乖乖跟我回去了?”

        “能不能再等等。”张凤府转了转眼珠子,嘿嘿一笑。“反正我在你手里也跑不掉,难道你就不想看看他们打算如何对刘秋水下手?那可是峨眉派的大弟子,倘若刘秋水真被他们杀了,九重天该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尊使冷冷道:“闹多大的动静也跟我没关系,九重天的事情不归我管,归那个女人管,我看你就莫要打什么歪主意了。”

        “这可不然。”

        张凤府连忙说道。

        “你既如此讨厌那妖女,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东窗事之后她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毕竟刘秋水纵然死,也是在九重天的地盘上死的,峨眉派若追根刨底,只会将帐算到九重天头上来。”

        “妖女?”

        尊使听见张凤府这称呼倒是脸上挂满了笑意,淡淡道:“这称呼不错,挺贴切,九重天大比还有不到一日便要开始,现在恐怕各门各派的人都在准备看热闹,所以这件事情就不需要你这狡猾的小子凑热闹了,我也没热闹可看,还是好好跟我回去琢磨琢磨如何将你制成听话的傀儡最合适,你觉得呢。”

        张凤府一阵寒意从心底冒起,即便他此时不回头,也大概能想到尊使现在一脸的冷笑。

        正不知如何拖延时间之时,忽然听得正在密谋的魏巍四人那边又传来了动静。

        “既如此,我便听三位师兄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动手最为合适?”

        “事不宜迟。”

        大师兄冷冷道。

        “趁着大比武还没开始,所有门派都在各自为政的时候,斩草除根,就是此时此刻。”

        听到这里,张凤府差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道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此事可不正是最好的拖延时间机会?

        他假装叹气道:“刘秋水怕是危险了,她若出了事情,那妖女定会头疼无比,既然你如此恨那妖女,又正好我跟妖女有仇,不妨咱们合作一次如何?”

        “合作?阶下之囚也配跟我谈合作?”尊使手上力道又加大几分,指甲入肉,疼的张凤府龇牙咧嘴,却忍住不让护体冰玄劲反震尊使,他咬牙道:“你这女人怎的心肠比你姐姐还要歹毒?亏得我还有心帮你出气,你既如此待我,也罢,也罢,你带我回去就是,只是想让我成为你的傀儡却是痴人说梦,我情愿此刻就割了自己脑袋也不让你得逞。”

        “你敢割了自己脑袋?”

        尊使嗤笑。

        “那你倒是割一个给我看看,你若真有这胆子,我倒是不介意听听你打算如何让我出气。”

        谁料下一刻张凤府竟果真抽刀朝他自己脖子抹了过去,宝刀触碰皮肤,鲜血顿时流了下来。

        尊使又哪里想到张凤府竟真有如此胆量,忙将他拦下,低声骂道:“你这蠢货,我让你抹你还真抹?”

        张凤府心中嗤笑,心道你若真想让我死又怎会等到现在?但他脸上却做痛心疾状,沉声道:“落在你手里又有什么好下场?倒不如干脆现在就死个干净,也免得死了还被你祸害。”

        “你若死了我这么多的心思岂不就白费了?”

        尊使阴沉着一张脸,心中却是不得不高看张凤府一眼,心道这家伙倒也挺有骨气。

        “罢了罢了,我留你还有用处,暂时还不打算让你死。”

        “这么说来你就是愿意答应我的条件了?”张凤府立即转回头轻笑。

        尊使这才明白自己是上了张凤府的套,又才咬牙切齿道:“王八蛋,你敢算计我。”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