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九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一十九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把活人的手脚关节完好无损的拆下来不容易。

        把已经拆下来的手脚再原封不断的装上更难。

        能熟练装上去又拆下来又装上去更是难上加难。

        可这件事儿对于兄弟我来说还不就是小菜一碟?只是可惜了,唉

        玉生烟悠悠叹了一口气。

        可怜我专门用来对付女人的推胸至腹手,到了这里却只能用在这小子身上,白瞎了我十几年功力。

        四大淫侠当着宋一血的面评头论足交头接耳,若非宋一血早已习惯他们凌辱,恐怕如此便足够气的他活活吐血吐死。

        此刻四大淫侠便正对着他指指点点,像是在看一个木头人偶。

        为什么不杀了我?先在你们兄弟四人已经团聚,留下我对你们来说应该没用了才对,又何必如此折磨我?我与你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即便想找人折辱,也万万没有理由找上我。

        唉,说得好

        小淫,虫拍起了巴掌。

        咱们的确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我这心里恨那小子实在恨的紧,若非是那小子被我一巴掌拍到山崖下面去,我又何必受这么多曲折?即便你不是他,可你也认得他,哪儿能这么容易让你死去?更何况咱们也算是同一个祖师爷,烧的同一炷香,只要抓到了那臭小子,我们就放了你,至于现在么,嘿嘿嘿,自然是先将你的骨头全部装回去再说,要不然等肉长出来了骨头可就还不回去了。

        重新接骨的过程并不长,甚至玉生烟还有几分意犹未尽,殊不知宋一血体验如此过程就等于去阴曹地府走上了一趟,等他全身能活动自如的时候,浑身衣裳已经被冷汗湿透。

        你小子可莫要耍什么花样,这骨头虽然给你接上去了,可想将它拆下来对我来说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说的难听点,你的手和脚也就暂时长在你身上而已,什么时候取下来那还不是我说了算?

        玉生烟越发满意自己杰作,对于宋一血的通红双目视若无睹。

        老二杜迁道:跟他废话做什么?还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赶紧将他手脚又重新拆下来,免得惹来什么麻烦。

        宋一血面色惨白。

        好在玉生烟淡淡道:二哥你有所不知,将他手脚重新装回去最起码也得两个时辰才能再拆下来,否则新生的血肉照样能长上去,到时候想要还回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需得将生出来的那些血肉尽数割下来,可咱们这里并没有什么医术高明的大夫,所以只能给他两个时辰自由了,不过他若是不听话的话,嘿嘿,那也就只能按照我说的那么去做了,至于到时候血肉割下来他能恢复几成,这个可就说不清楚了。

        宋一血紧紧握住双拳,恨不能此时此刻就将面前的四个家伙大卸八块,可以卵击石并非他的作风,能从血刀老祖手里活下来,实力靠的是一部分,不过最多的还是忍耐。

        能忍人所不能。

        这小子倒是好耐心。

        目睹一切的逍遥,虽然后背发凉,但还是给出了如此评价。

        若是逞一时之快,定会送了命,这样的资质,不来我那里做杀手实在太过可惜了。

        叶白荷低声道:    我看咱们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死活吧,杀手先生。

        放心吧,他们现在暂时还不会杀我们,如果要杀也不会等到现在。已经知晓所有事情的逍遥低声一笑,他们想要寻找张凤府那小子下落报仇,就一定会留着我们,四大淫侠名声在外,我早就听过他们四个家伙有仇必报,咱们只需要咬紧牙关不松口,他们定奈何不了我们。

        叶白荷听罢也觉有理,只是逍遥又道:不过这四个家伙名字里都带了一个淫字,我们虽然暂时还不会死,可你是女儿身

        闭嘴。

        叶白荷沉声说了一句。

        还是看他们打算怎么办再说,至于我自然是用不着你担心的。

        你

        逍遥看她说话时候底气十足,并不像有多害怕,不禁心中狐疑。

        你到底是什么人?

        总之不是你的敌人就对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刘秋水已在废楼外面等待许久,即将失去耐性时候才咬牙准备上楼,不料这个时候小淫,虫居然带着另外两个人走了下来。

        一人是个少年郎君,也算是风度翩翩,一人是个中年男人,这二人正是老大西门淫与老二杜迁。

        此时兄弟二人看向刘秋水,均是两眼放光,只因刘秋水不论从哪方面看起来都绝对算得上是美人中的美人,尤其来自大宗门的那份气度。

        西门淫轻笑道:老四,这可真有你的。

        小淫,虫嘿嘿一笑,低声道。

        等帮她做完了想做的事情,她就是咱们兄弟四个人共同的。

        刘秋水一阵面红耳赤,却还是疑惑问道:你们不是四兄弟么,怎的只有三个人?

        还有个兄弟走散了。

        西门淫道:就在老四走散之后,不过如果只是区区四个侍卫的话,我们三兄弟已经绰绰有余,故此你就不必担心了。

        是么

        刘秋水不大相信,不过眼下却是不适合表露怀疑,心道这破楼当中也不知是不是另有玄机,待会儿想法子让师妹们上去看看才行。

        你不相信我们?西门淫撇撇嘴。既然你不信,那就算了,这个忙原本是看在老四份上才肯帮你,不过既然你不信我们,那四个侍

        我信你们。刘秋水立即说道。又心道自己是已随便杜撰的一个理由才让师妹们出来帮忙,若是这里说漏了嘴不小心被师妹们听见,到时候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殊不知见刘秋水如此紧张,西门淫,心中已更加确定周围还有不少人暗中窥探,小淫,虫与杜迁更是对西门淫佩服的五体投地。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出发吧,事不宜迟,越早动手,嘿嘿

        下半句话未说出口,但刘秋水已然从他兄弟三人脸上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模样。

        心道果然是一丘之貉,倒也好,省得与他们斗心思,常言道色字头上一把刀,此刻可不正是三把血淋淋的刀正悬挂在他们头顶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