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章 那你先前为何不杀我?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章 那你先前为何不杀我?

        四大淫侠已走了三个,余下一个玉生烟做看守宋一血叶白荷逍遥三人之用,宋一血虽手脚重新接上,只是在面对留守的玉生烟时候,依旧只能按捺住心中仇恨。

        两个时辰,足够他们摆平那边的事情,这两个时辰就劳烦你宋少侠安安稳稳待在这里了。

        一个人看守三个人,两个受了伤被捆绑起来,还有一个虽身体无恙,却早就吓破了胆,玉生烟心中压根儿就不担忧。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先前兄弟三人为老四留下的记号,此刻却吸引来了又一位不速之客。

        宋帝王到达此处的时候,已事先恰好看到了离去的西门淫几人,心道此时这破楼之中当只有一人才对,此事应当万无一失了。

        破楼的房顶被人一掌拍的轰塌了大半边,玉生烟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瓦砾埋在了下面,当叶白荷瞧见来人模样的时候,满是不解。

        是你

        废话少说。宋帝王早就有心跟芊荨斗上一斗,此时来不及多说,已解开叶白荷与逍遥身上绳索,又意味深长看了宋一血一眼。

        这跟事先的情报有误,宋帝王正心里阴沉时候,宋一血已冷声道:我不是你的敌人。

        既然不是敌人,那就是暂时的朋友,杀了他宋帝王冷笑。速战速决。

        玉生烟好半天才从瓦砾当中爬出来,谁料刚刚露出一个头便被宋一血当头一刀砍来。

        哎呀

        玉生烟连忙打了一个滚儿朝旁边而去,而刚刚翻滚两圈便被宋帝王一脚踢中小腹,一前一后夹击,玉生烟心中大惊,谁也不会想到居然突然杀出来一个高手。

        顿时被二人逼的狼狈不已。

        但宋一血原本就心中有恨,又哪里肯给他半点喘息机会?呼吸之间又是一刀,将破楼的顶梁柱斩断,宋帝王又一脚踢中断裂的柱子,朝玉生烟激射而去,轰隆隆一声中,破楼轰然倒塌,玉生烟武功极高,仍有反应时间,后腿发力,单掌抵住顶梁柱,谁料宋一血同样一掌抵了上去。

        玉生烟冷笑:宋一血,就凭你也想跟我比拼内力?自不量力。

        掌中发力,宋一血踉跄后退三步,只是他非但没有力竭之相,反而却是冷冷一笑。

        谁说我要与你比拼内力?

        什么。玉生烟大惊失色,因为宋一血另一只手已将手中长刀脱手而出划着顶梁柱而去,玉生烟此时正是骑虎难下,不脱手,手掌势必被长刀削断,若脱手,胸口定然遭受顶梁柱雷霆一击,这个时候若是受了重创,已等同于将性命丢在这里。

        千算万算,西门淫机关算尽,却万万没想到中途杀出了一个宋帝王。

        宋一血,你有种

        此时留给玉生烟的时间并不多,若非宋帝王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又怎会吃宋一血的亏?

        罢了罢了,不就一只手而已,我给你就是。

        掌中内力再加三分,宋一血面色惨白,顶梁柱节节后退,长刀也终于到了玉生烟手掌之上,齐齐斩断五根手指。

        玉生烟吃痛,手掌离开圆木,脚上发力,一脚踢中圆木,宋一血整个人被死死顶在墙壁之上。

        好俊的功夫。宋帝王森冷一笑。不过也就只能到这里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双掌齐下,玉生烟惶恐撤手飞快逃命,却在这一刻没了绳索捆绑的叶白荷一脚踢中地上长刀,宝刀出阁楼而去,玉生烟于半空之中扑腾两下,便两眼一黑栽到了地上。

        四道人影自废墟之中破窗而出,缓缓落在玉生烟身前。

        后者正身后插着宝刀,嘴里不停地往外吐着血沫子。

        怎么解决由得你们,不过最好抓紧时间。

        宋帝王来的快,去的也快,甚至连给叶白荷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我认得你,我也见过你。

        一脚踩在玉生烟背上,从他身上拔出长刀,宋一血冷冷看了叶白荷一眼。

        叶白荷淡淡道:可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逍遥一旁沉声道:他更不是我的对手。

        宋一血沉默片刻,冷冷道:谢谢。

        叶白荷并不惊讶,因为知道宋一血是个有恩必报有仇必雪的人。

        很快就只剩下宋一血与半死不活的玉生烟两个人。

        你你想干什么?玉生烟终于有了一丝恐惧。别忘了我可没没杀你,还还替你接好了手脚。

        先前的高高在上荡然无存。

        替我接好手脚是你原本就应该替我做的,至于你先前没杀我

        宋一血俯下身子,将满是鲜血的刀拍了拍玉生烟的脸蛋。

        那你先前为什么不杀我?

        玉生烟死于手脚齐断之下,宋一血并没有给他重新接好手脚的机会。

        血色小巷之中,宋一血就如此提着刀拎着玉生烟的头颅朝其他三大淫侠离去的方向迅速逼近。

        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好的预感。

        靠近事先约定的地点,西门淫皱皱眉头,心里隐约惴惴不安。

        杜迁低声道:老大,多半是你想多了,一切都在咱们兄弟的计划当中,能出什么岔子?

        说不定真是我想多了。

        西门淫撇撇嘴,再没多说什么。

        按照事先计划,先由老四出去引魏巍四人出来,至于刘秋水,在当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好戏就快来了。张凤府面露期待,实则心里却慌神,心道也不知能不能趁这个时间找到机会从尊使手中溜出去,错过了这次,恐怕真的只能乖乖被带回罗生门练就成傀儡了。

        我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尊使冷冷瞥了其一眼,张凤府讪笑,不再多言,一直等到小淫,虫与魏巍终于碰头的时候。

        恩怨早已明了,又哪里需要多说半句话?魏巍只冷笑一声,便有三道人影团团将小淫,虫团团围住。

        谁料三人之后又有两人出现,将魏巍四人来去之路堵住。

        师兄弟四人自不是傻子,单单只是从这动静便能看出来一些猫腻。

        刘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魏巍心沉了下去,其他师兄弟三人亦是面色不太好看。

        此刻作戏已经没了意义,刘秋水自是不会继续扮楚楚可怜,淡淡道:魏师兄,我的意思难道你还不明白么?你不死,我心里实在不舒坦,更不能高枕无忧。

        所以你就联手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几个家伙来对付我们?刘秋水,好,你真够可以,我居然从未看出来你有如此歹毒的心思,若真让你做了世子妃,世子殿下又岂能好过?

        刘秋水冷哼不说话,心中却巴不得这两帮人迅速打起来,最好打个你死我活,自己好才两边一起解决。

        师弟,还需与她废话做什么?杀了这三个家伙再收拾她就是。

        霎时场面乱成一团,一直躲在暗处的张凤府与芊芊二人最开始还满怀期待,谁料越看却越是满头雾水。

        他们这是真的在打架?张凤府满头黑线。我看他们三个根本就是只防不攻,这又是卖什么关子?还有一个玉生烟也没出现?这几个家伙究竟搞什么名堂?

        非但张凤府如此,便是战斗之中的魏巍也感觉全不对劲,不禁狐疑。

        反倒是杜迁三人越打便越是心中欢喜,兄弟几人之前便有安排,为防止刘秋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三人在打斗中只守不攻,如此保存实力,只有如此才能逼得刘秋水与她布置的暗棋出手,等杀了魏巍四人之后,他兄弟三人实力完好无损,刘秋水又能拿他兄弟三人如何?到时候还不是只有乖乖认命的份儿?

        众人能看出端倪,刘秋水自然也能看出来,她本是峨眉大弟子,武功不弱,天赋又极好,此刻见西门淫三人只守不攻心中便已有了计较。

        心中暗骂一声老狐狸。

        眼下这打斗若不抓紧时间解决,只会引来其他人,到时候但凡走漏半点消息都足够让自己身败名裂。

        而且今日已闹到这种地步,必须得在今日有个了结,否则自己同样身败名裂。

        没办法了,只能最后一步。

        刘秋水咬咬牙,将手中宝剑出鞘,正对魏巍四人而去,与此同时低喝一声:峨眉弟子何在?

        十数道人影从四处飞快集结而来,组成剑阵,魏巍四人压力陡增。

        魏巍咬牙切齿道:刘秋水,你疯了?

        刘秋水冷冷道:峨眉弟子听令,此四人与江湖邪道勾结,听我命令,为世子殿下斩妖除魔。

        这

        峨眉其他弟子或有见过魏巍师兄弟四人之人,此刻犹豫不决。

        大师姐

        既然我是大师姐就听我的,所有后果我一个人承担,听我号令,还有你们

        刘秋水冷冷看了西门淫三人一眼。

        我如此信任你们,你们却如此待我,算我刘秋水看错了人,今日他们既然来了就绝对不能让他们走,否则我们谁都没好日子过,单凭我们峨眉剑阵擒拿不住他们四个,你们若是再不出手,到时候大不了大家拼个鱼死纵然我死也绝对不会让你们三个活着离开九重天。

        这刘秋水真的是疯了。

        张凤府紧咬牙关,如果方才还在为自己如何逃离身边这个女人的手而烦恼的话,此时此刻他却的确是为刘秋水的心狠手辣感到心中发毛。

        她连自己的同门都不放过。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怎的就连同门都不放过了?尊使好奇问道。

        张凤府冷冷看了其一眼,没好气道:别说你没看出来,她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等到战斗告一段落,你认为这十几个峨眉弟子还能活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