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一章 替我杀了她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一章 替我杀了她

        听得刘秋水一句话,西门淫兄弟三人对视一眼,都知道此刻刘秋水的确是打算鱼死网破了。

        确定了这周遭并没有埋伏其他人手的时候西门淫兄弟三人才放心下来,心中计划得逞,自是再不留余力,以十几人对付魏巍师兄弟二人,纵有天大本领,也决计难以支撑多久。

        “刘秋水不能活下来。”

        张凤府沉声道。

        “她若是活下来,那咱们可就没有好戏看了,就连尊使你的美梦也落空了,尊使,现在可该是你暗中出手相助的时候了。”

        “你确定你不会趁着我出手的时候偷偷找机会溜走?”尊使满脸笑意看着张凤府,让张凤府心中那点小九九根本不敢暴露出来。

        “哪里的话,尊使你这么大的本事,我现在又只有一条腿方便,纵然能逃又能逃的到哪里去?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我们的合作。”张凤府讪笑。

        “算你还有几分聪明,你若是真敢逃走,等我将你抓到的时候就打断你两条腿。”

        清冷夜幕之下,魏巍师兄弟四人失利,身上已有了不少伤口,峨眉剑阵虽不比青城七剑,却也是杀机四伏,又何况还有西门淫三人一旁帮衬,不到片刻功夫便已失去了六七成战斗力。

        “刘秋水,你这女人真是歹毒。”

        魏巍心有不甘,双眼通红,竟有些悔不当初,更不应该为此搭上师兄弟三人的性命。

        大师兄更是冷笑道:“世有两毒,狼心狗肺,狼心狗肺再毒也毒不过妇人心,罢了罢了,四师弟,我师兄弟四人今日遭此劫数已无力回天,现在我与你两位师兄就竭力将你送走,只是你回去之后必须得向世子殿下说清楚今天的事情,该谢罪的谢罪,至于她刘秋水,想要做世子妃?做她的春秋大梦去吧。”

        魏巍似突然想到什么一般瞪大眼睛。

        “大师兄,不可。”

        此时西门淫亦是眯了眯眼。

        “传闻南陵四老生平最厉害的绝学便是一套与对手同归于尽的剑法,此套剑法用来做皇族的侍卫再合适不过,咱们今天将南陵四老的弟子逼到这个地步,已是断然不能回头,既然要杀就要杀个干干净净,否则我们大家都有麻烦,刘秋水,你堵住豁口,万万不可放一人离去。”

        刘秋水深知厉害,此时别无它法,只能点头应允,三套同归于尽剑法使出,但见剑气弥漫,光影重重,魏巍虽有不忍,亦只能飞远遁,谁料刘秋水持剑紧随其后,峨眉剑阵在三人同归于尽的死扑之下反应不及,毁于一旦,纵然是距离剑阵稍远的西门淫三兄弟亦是受了波及,各自负伤,至于大师兄三人,浑身筋脉尽断而死,死的不能再死。

        “为防有变,老二老四你们跟上去看看,刘秋水这个女人比我们想的还要深,绝对不能让她离开我们的视线。”

        受伤最重的西门淫剧烈咳嗽,年纪不大,自是不如中年男人那般禁受的住如此同归于尽的剑气。

        “老大你……”

        杜迁心有犹豫。

        “我没事。”西门淫摆摆手示意不必担心。“解决了魏巍咱们就算高枕无忧了。”

        二人只好离去。

        西门淫长舒一口气。

        “南陵四老,你们这四个老东西倒的确不愧为皇室的走狗,传授弟子的剑法都是如此不要命的,若非老子内力深厚,差点就跟这些峨眉的小娘子一起上路。”

        西门淫就地打坐平复五脏六腑,却不曾想在这时候传来一个冷冷声音。

        “其实就算你现在跟她们一起上路也还是来得及。”

        “谁?”

        西门淫,心里一紧。

        “谁在这里装神弄鬼?”

        那冷冷声音又道:    “装神弄鬼的人没有,来给你送份

        (本章未完,请翻页)

        礼物的人倒是有。”

        一团不知是什么的东西从某个方向投掷而来,西门淫本能以为是暗器,丢出折扇拦截,那团东西被拦截在一丈之外,能清楚看到是一团破布,并且看那布料有几分熟悉。

        西门淫,心中之前消失的不安再度升起,踉跄起身靠近那团布,浓浓的血腥味让他有些不敢揭开被血水湿透的那团布料。

        因为他已想起来这布料为何会这么熟悉。

        可西门淫到底还是以折扇挑开了那团衣裳。

        “老……”

        很庆幸,衣裳里面包裹的只是一块木头。

        “吓我一跳。”

        西门淫深吸一口气。

        “老三在这里……”那声音终于近在咫尺,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到了西门淫脚下,依旧没有闭上的双眼已说明了玉生烟死的有多么不甘心。

        “你是谁?你给我滚出来。”西门淫歇斯底里咆哮,却因为之前便在剑气的冲击中受了伤,此时内力紊乱,更是伤上加伤,哇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我在这里。”

        宋一血面色惨白,此时双眼却有无穷的复仇火焰在熊熊燃烧。

        “是你……居然是你……”

        西门淫已来不及想宋一血哪里来的本事能杀了老三,此时心里只有将宋一血大卸八块之意。

        虽伤重,依旧踉跄朝宋一血扑去。

        “我要杀了你……”

        “你认为你现在这模样还杀得了我?我在附近蛰伏已久,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宋一血大笑。

        “抓我辱我的时候可曾想过你也会有今天?”

        “你少装腔作势,我看出来了你也受了很重的伤。”西门淫手中折扇化作一道索命的兵器朝宋一血咽喉划去,被宋一血一刀弹开。

        “没错,我的确是受了伤。”

        宋一血虽气血沸腾,却兀自波澜不惊,这让他想起一些并不愿提起的陈年往事。

        “可我知道你们这种人往往都有一个最大的通病。”

        “什么通病?”西门淫已与宋一血近在咫尺。

        宋一血冷笑,反身将手中宝刀朝自己心窝子捅了下去。

        自尽?

        不。

        西门淫陡然瞪大眼睛,迅向后退去。

        才经历了三个同归于尽的傻子,现在又来一个宋一血?

        西门淫后撤之势虽快,对于宋一血的刀却是为时已晚,宋一血却将宝刀从自己腋下穿过,正对西门淫胸口。

        长刀入心,鲜血如同喷泉一般喷射出来。

        “你……你……”

        西门淫浑身抽搐,终究你不出来一句话。

        宋一血沉声道:“方才你若直接上前便能杀了我,可你偏偏要后退,我已说了你们这种人有一个最大的通病,那就是怕死,不过你也不用觉得孤单,因为还有一个人也曾经死在了我的这一招下。”

        “那人……是谁?”

        “他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有个外号,叫血刀老祖。”

        ……

        “刘秋水,你非要将事情做的这么绝?”

        受了伤的魏巍自是没有刘秋水的度快,即便他武功原本胜过刘秋水,却依旧在此时此刻被刘秋水挑飞了剑,逼迫到了绝处。

        “今日的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你觉得还有转圜的余地么?”往日床榻之上卿卿我我的峨眉大弟子已不在,取而代之的像是一个索命女罗刹。

        魏巍心如死灰,今日之事已经全部出预料,甚至还搭上了三个师兄的命,刘秋水又如何能放过他?

        “纵然你杀了我,那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八怪也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你,你照样只能被他玩弄在鼓掌之间。”

        “我知道。”刘秋水冷冷一笑。“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在他们手中,最起码比被你们胁迫要好的多。”

        “为什么?”魏巍想死个明白。

        “因为他们是邪,他们不敢杀我,而你们只是死士而已,死士是见不得光的,所以只能你们死。”

        刘秋水最后看了一眼魏巍。

        “对不起了,魏师兄,我早就跟你说过的,倘若你当时听了我的话,杀了他,便不会有这么多事情,所以说你不是死在我的手里,你是死在了你自己手里,上路去吧。”

        “好,好,真是说的妙不可言。”

        一道冷清人影拍着巴掌款款而来,身后还跟着一个走路似乎并不太方便的一直低着头的男人。

        刘秋水心里一惊,待到亲眼看见来的那女子模样时候,却从心慌再度回到了平常。

        “妖女,居然是你。”

        芊芊早已知道她会将自己认做芊荨,故此也不惊讶,只是笑道:“好一个峨眉大弟子,为了遮羞,杀害自己的同门就算了,现在连自己的姘,头都不放过,如此强力手腕,你不做世子妃都有点太可惜了。”

        “妖女,你在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

        刘秋水表面无动于衷,实则却在暗中关注周遭动静,心道妖女突然出现在这里,莫非竟将所有事情都看到了?

        这么一想,心中便更安定不下来。

        “真听不懂还是假听不懂?刘秋水,你就莫要再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所做的事情可是全都被我看到了,难道还不承认?”

        芊芊满脸笑意,这让其身后的张凤府叫苦不迭,心道这尊使真是吃饱了没事干,自己说只需要将刘秋水杀了就行,她却偏偏要自己出面,还非得拉着自己一起,也不知究竟要做什么。

        “莫非真要我将这件事情大白于天下你才敢承认?”

        “大白于天下?”

        刘秋水冷笑,甚至笑的前俯后仰,这让魏巍十分担心她手中锋利的宝剑会不会下一刻就不小心划破自己的咽喉。

        “妖女啊妖女,你可真是心大,你认为别人会相信我的还是相信你的!”

        “哦?”

        芊芊眯了眯眼,她原本就高贵的气质如此一眯眼竟显得增加了几分高高在上的味道。

        “我果然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连这点都想到了,没错,在他们的眼中我的确是个妖女,他们一定会相信你这个名门正派,而不会相信我,不过既然今天我来了,就不能让你的计划这么容易得逞。”

        “那你想怎样?莫非你还要跟我动手不成?”刘秋水持续冷笑。

        芊芊故作皱眉道:“难道你觉得我不敢跟你动手?”

        “妖女,你自己有几斤几两你不知道么?你若真要动手又岂会跟我这么多废话?想必现在你也只是孤身一人在这里,否则你的那些手下早就按捺不住了,对我动手……呵呵,我倒觉得我顺便解决了你才更贴切一点。”

        “什么?”

        芊芊大惊失色。

        “你……你居然看出来了?”

        一直守在芊芊身后的张凤府满头黑线,若非实在是打不过,他定会一脚踢在身前这位罗生门大人物的屁股之上。

        心道女人果真不好惹,单单只是如此两面三刀的演戏,愣是唬的刘秋水不得不乖乖上钩。

        “不过谁告诉你我身边就没人了?我身后不是还有一个人么?”

        正当张凤府思忖时候,芊芊一句话将其从思绪之中拉了出来。

        “张凤府,这女人就交给你了,替我杀了她,要不我就杀了你。”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