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亭亭玉立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亭亭玉立

        刘秋水,我年纪足足比你大了二十多岁,更何况谁人不知我王大海为人?要别人相信我欺凌你,即便你肯胡编乱造说出来,也得有人肯相信才行,你可莫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子。

        王大海冷哼,坚定不容置疑的神色让刘秋水扑了一个空,她见这美人计不能奏效,心道也只能来软的,不论如何王大海这一关却是必须要过去的,否则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可都白费了。

        王师叔

        刘秋水直勾勾看着王大海足足有十多个呼吸时间,突然轻叹一口气无力的说道。

        对不起,先前是我不对。

        嗯?

        王大海眯了眯眼,随即冷冷道。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请师叔你可怜可怜我。

        说罢,刘秋水竟噗通一声跪倒在了王大海身前。

        王师叔,除了你之外没人能够帮助我了。

        你还需要我的帮助?

        王大海冷笑,原本便极其高大的身材此刻站立在刘秋水身前,居高临下看着片刻间已梨花带泪我见犹怜的刘秋水。

        你如此深的城府,又耍了这么厉害的手段,威逼不成又服软,你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别人帮助的?

        我有苦衷。

        刘树水哽咽。

        我早就知道这伤口瞒得过别人也瞒不过你,没错,这伤口的确是我自己所致,可我若不如此,又如何能让世子殿下替我沉冤昭雪?如何能让我峨眉十几个弟子的性命被世子殿下放在心上?

        你的意思我听的不是很明白。

        王大海听的满头雾水,心道这其中难道还有什么猫腻不成?

        有什么话还请你直说。

        我若说了是不是王师叔你就会帮我的忙?

        我只能说你如果不说的话,这个忙我铁定帮不了。

        既如此,那我也就直言相告了。

        刘秋水早在王大海不受胁迫时候便心中已构思好第二个故事。

        当下便说成是魏巍师兄弟四人先欺凌于她,后峨眉十几个弟子出手,均不敌,十几个师妹的性命才换她平安回来。

        原本我只想将这件事情深埋到心里,就这样过一辈子,可我实在无法面对死去的那十几个师妹,但我也知道他们四人乃是世子殿下的心腹,无论我说什么世子殿下都不一定会相信的,即便他相信,事实上也未必会为了十几条不相干的人命而让他们师兄弟四人付出代价,所以我只有如此,才能让世子殿下不得不将他们提出来与我当面对质我我根本就是逼不得已。

        你说的话可是属实?

        王大海已隐约信了几分。

        刘秋水立即道:倘若我说的有半句假话,就让老天爷责罚我不得好死。

        我相信你。王大海冷哼一声。因为我也曾见到了世子殿下的几个侍卫一面,那魏巍的确是心术不正,他能做出这种事情并不稀奇,只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挑你下手?

        王大海生性直爽,疑云来的快,去的也快,又在刘秋水的天衣无缝之下,被她几句话激的火冒三丈。

        刘秋水见他上当,心中冷笑,嘴上却依旧柔弱道:

        那是那是因为他们一直觉得我想做世子殿下的妃子,他们觉得我不过一江湖儿女,根本配不上殿下,故此才找上了我,只可惜他们根本没想到我还能有命活着回来,不过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所以我想赶在他们杀了我之前,求王师叔你帮我一个忙,而且这个忙也只有师叔你能帮我,其他的人都不行,我知道我不该妄想做什么世子妃,倘若我早知道是这种结果,我定不会喜欢上世子殿下。

        我刘秋水死了没什么,可我峨眉那么多弟子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否则纵使我死也良心难安,我一定要为她们报仇。

        唉

        同门之谊感情之深王大海感同身受,眼见刘秋水此时又哪里还有平日里峨眉大弟子的半分高贵?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怜的泪人儿。

        王大海轻叹了一口气。

        秋水,虽说此事因你而起,不过其实你也没必要太过自责,我又如何看不出来想做世子妃的又岂是只有你一个人?我点苍与你峨眉也算有些故交,既如此也罢,我就帮了你这个忙,只是需要忍受一些疼痛。

        有什么疼痛是比心里的疼痛来的更为让人痛彻心扉!师叔你尽管来就是,不必担心我。

        如此那我便试试,他们四个的剑我也见过,大约能模仿出他们的剑痕,只是到时候究竟能不能骗得过世子殿下,只能说全靠天意了。

        剑体入肉,刘秋水疼的满头大汗,依旧死死咬住牙关不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如此直到王大海重新包扎好伤口,这才终于忍不住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满脸满身鸡粪几乎已让芊芊心中怒火能焚烧整个九重天,张凤府便趁着她这一愣神再度撒腿就跑。

        心道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芊芊愣神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抬手就是一掌朝张凤府后背拍去,张凤府早有预料,左拐右拐,上蹿下跳,如同一只灵活的猴子,眼看就要逃出弄巷时候,守护在弄巷口的侍卫齐齐出手阻拦。

        要是不能从这里冲出去,这次落到那女魔头的手里,即便不死怕也要脱一层皮。

        张凤府咬咬牙,心道拼了。

        宝刀出鞘,如流星坠落,单脚跃起,又斜斜向下冲击而去,张凤府刀在前,肩在后,好似要生生砸出一个豁口,那首当其冲的侍卫面色微变,但仍硬着头皮顶了上去,浑身内力蓄势待发,心道以张凤府此刻这般带伤状态,以自己力量当足够将其击退。

        乞料刀剑相交,肩膀两两碰撞那一刻,那侍卫只感觉自己蓄势待发的内劲在触碰到张凤府那一刻竟如同排山倒海一般返回自自己身体,霎时间五脏六腑如遭雷击,生生一口喷涌而出的鲜血又被咽了回去。

        好手段。

        那侍卫低喝一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是趁你不注意而已。

        拥有冰玄劲这等惊世骇俗神功,张凤府在单独面对他一人的时候自是不惧,即便自己伤重,也能趁机偷袭,只是那侍卫身旁兀自还有多人,两人闪身到侍卫身后,以掌力加持,三股内力汇聚一起,竟是要将张凤府直接震飞。

        殊不知此时张凤府心中乐的快要笑了出来,论比拼内力,对方内力越强,所受反震之力越多,更何况这几个侍卫实力参差不齐,最高当有六品,最低也不过四五品,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再度投机取巧,只要能冲破了这道防线,便等于逃出生天。

        只是正在张凤府心中暗喜时候,身后数掌扑空的芊芊也已经到来,此刻她浑身恶臭,却并不着急先清理身子,足可见她此时对张凤府的恨意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不要杀他,将他活捉,我若不能让这王八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便不叫芊芊芊荨。

        遵命。

        四个侍卫冷冷喝到。

        若说张凤府之前的欣喜只是乐的想笑出来,此刻他心中的痛快则是恨不得捧腹大笑。

        天助我也。

        只是张凤府仍旧装作苦不堪言,他歇斯底里道。

        你这女魔头当真要将我逼的与你拼个鱼死

        芊芊冷笑着说道:你觉得你现在有那个跟我拼的鱼死资格?你在我眼里现在连一条臭鱼都算不上。

        好,今日纵使我死也断然不会再落到你这女魔头的手里。

        小心点,这小子要拼命了。

        首当其冲那侍卫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但那话里又哪里有半点要小心的意思?分明就是如同看待一只待宰羔羊一般。

        张凤府历喝一声,做垂死挣扎状,终是趁那群九重天侍卫几人不屑,几人袖手旁观时候将那几个并未用尽全力的侍卫震的七零八落,借此机会一溜烟冲了出去。

        没用的废物。芊芊冷冷瞥了一群兀自还在蒙圈中的侍卫一眼,这群侍卫看不出究竟哪里不对劲,怎的还没反应过来便被张凤府震的七零八落,却不知芊芊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这家伙,怎的这种古怪武功这么邪门?并且像极了某个家伙,难不成他们之间竟有某种联系?

        张凤府心知芊芊定不会放自己就此离开,将心一横,果断朝揽月坊方向赶了过去。

        心中合计,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子碰到了一起,定会生出不少好戏看。

        这家伙

        紧追不舍的芊芊放慢脚步,眼见张凤府即将脚底抹油逃之夭夭,最后仍是跟在张凤府屁股后面朝揽月坊而去。

        并非她追不上一个受伤瘸腿的张凤府,只因后者极其聪明,所选择的逃命路线也是极为刁钻,这个时候速度根本起不到多大作用,两个人比拼的只有耐心和耐性。

        但张凤府明显低估了芊芊的耐性,等他趁着四下渐渐安静之际一头扎进了揽月坊地盘,等到揽月坊之内某位大小姐听见门窗打碎的声音,夺门而出时候只看到昏黄光线下,尊使正亭亭玉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