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七章 瓮中之鳖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二十七章 瓮中之鳖

        当初我只取了你一双手,保住你的性命为的是要你知耻而后勇,可并非是让你如此夜夜笙歌纵情声色的。”看着跪在地上不断求饶,往日里威风八面的,此刻却如同一条丧家之犬的毒童子,芊荨眼里脸上都是不可抑制的愤怒。

        “早知你如此禁不起风浪,当时我就应该让宋一血直接一刀杀了你,也省得如此在人面前丢人现眼。”

        并不知为何会突然出现两个几乎一模一样大小姐的毒童子一阵惶恐,他用他嘶哑尖锐的声音惊恐道:“大小姐,我错了,我该死,我真该死。”

        没了双手的手臂纵然想抽自己巴掌也不可能,如果说他现在真的只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都不会有人去质疑,因为不论是身材大小还是此刻的神态举止,毒童子都像极了一条狗。

        “死就算了,若是真想要你死也不会等到现在,咱们的大小姐肯定有事情要问你,你可得一字一句听仔细了,也千万要据实回答,否则你能不能在今天保住性命,可就真的不好说了哟,咯咯。”芊芊捂嘴偷笑,神态举止倒也跟芊荨有几分相似之处,毒童子纵有疑问,又哪里敢在这个时候不开眼说出来?连连点头。

        “大小姐你有什么要问的尽管说就是,我一定据实回答。”

        芊荨淡淡看了芊芊一眼,道:    “我问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出现?”

        毒童子道:“可疑的人?哪里有什么可疑的人?”

        “你还不说实话?”芊荨怒斥。

        “大小姐,我真没看见什么可疑的人,倒是看见不知是什么打碎了窗户,等我起来时候并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属下所说句句属实,不信你问问”

        继续的话毒童子并未说出口,只因明知芊荨此刻是在盛怒之下,倘若还不长眼要去激她,后果会如何,可想而知。

        芊荨也明白他的意思,不信便去问伺候他的那位风尘女子,等她叫来那满脸疲惫不知所措的女子之后,亦从女子惶恐的神色中找到了答案。

        “看吧,姐姐,我都说了这窗户是我打碎故意引你出来你还不信,非要找人当面问清楚才作数,究竟是姐姐你信不过你自己的属下,还是说信不过我这个做妹妹的呢?”

        芊芊笑的花枝乱颤,如此,让芊荨越是心中不快。

        再看那句信不过自己的属下这句话已让毒童子动容。

        孟轻舟眼见此景,深替芊荨担忧,一个已经没了双手的毒童子如今已跟废人没多大区别,可怕就怕的是芊芊这句话并非单单只是为毒童子所说。

        毕竟,此刻这揽月坊里芊荨的下属远远不止毒童子一个。

        “吃也吃好了,休息也休息好了,没别的事情我看你先回去的比较好,毕竟你可别忘了尊上下过的命令。”

        芊荨依旧信不过芊芊,冷冷的说道。

        谁知芊芊这时候竟突然打了一个哈欠,装作人困马乏,柔弱道:“我休息都没休息,怎的就会休息好了?姐姐,你至于那么不欢迎我么?刚刚还没想起来,要不是你这么一提醒我还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发觉,我好像真的累了,只能借姐姐你的地方再好好睡一觉了。”

        说罢便款款而去,轻掩上房门舒服的躺在床榻之上睡了过去。

        待到芊荨与孟轻舟二人驻足门外聆听的时候,只听到呼吸声均匀,像是已经酣睡了过去。

        “盯着她。”

        芊荨低声说了一句。

        “她有任何一举一动都告诉我,一直到她离开这里为止。”

        “遵命。”

        孟轻舟躬身。

        待得芊荨离开之后,床上的芊芊才缓慢睁开了双眼,揽月坊灯火早已熄灭了一大半,即便九重天长年不见天日,但人始终是需要休息。

        如此芊芊也只能看到印在窗户上孟轻舟的影子,只见他一动不动,一个人静静守候在门外,芊芊相信这不大的房间里纵使钻进来一只走路无声的壁虎,也都会被此刻的孟轻舟很快察觉。

        “真是一条听话的狗。”

        芊芊心中嘀咕一句,不过倒也不算着急,心道纵然芊荨嘴上说了没事,实际以她的聪明说不定早就命人团团包围起来了揽月坊。

        张凤府能闯进来,却绝对跑不出去,哪怕他想找地洞都没有机会,他已经成了瓮中之鳖,就好像一条已经钻进了沉在水里的渔网里的鱼,等待的只是什么时候被人打捞起来。

        念及此处,芊芊心中倒也放心下来。

        她故意哎呀的惊叫了一声,果然见孟轻舟几乎在同一时间破门而入,却见到芊芊正躺在地上不断吆喝。

        “怎么回事?”孟轻舟沉了声问道,他对于芊芊固然没多少好感,不过更多的却是怀着一颗敬畏之心。

        “怎么回事你不会你自己来看吗?没看见我从床上摔下来摔到了腿了吗?还不扶我起来?”

        芊芊嘟着嘴我见犹怜,一只手正不听的揉捏她一条腿,就好像真的磕碰的很厉害。

        不过孟轻舟又岂会相信?

        “纵使你想找个借口也得找个说的过去的才行,堂堂罗生门尊使,手下高手无数,能让他们服服帖帖的尊使大人居然从床上摔了下来,这岂非太过可笑?”

        “也就是说你不相信我咯?你觉得我至于编出这么撇脚的理由来骗你?难道你不知我从小就有落床的习惯?不信你让我姐姐来,我亲自问她给你听。”芊芊眉宇之间有了几分恼怒。

        这让孟轻舟犯难,他或许可以不听芊芊的话,却绝对不能对芊荨的话视若无睹。

        “我扶你起来就是。”

        孟轻舟冷冷说了一句。

        芊芊白眼道:“这还差不多。”

        乞料就在孟轻舟刚刚俯下身子要去扶芊芊时候,芊芊突然冷笑,一招擒拿朝孟轻舟致命地方攻去,孟轻舟陡然瞪大眼睛,一掌逼退芊芊,迅速起身,冷冷道:“尊使,我就知道你不会安什么好心。”

        “可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

        芊芊再度一笑,欺身前来,孟轻舟皱了皱眉头,只能见招拆招,时间并不多,却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芊芊武功变化多端,中甚至有中原各大门派的不传绝学,孟轻舟不敢大意,心道单单是这些足够让人眼馋的武功便已经让芊芊超过了芊荨不止一星半点。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在孟轻舟盛怒之下的一掌之后结束,他化解芊芊的一套掌法之后便一掌打向芊芊肩膀,芊芊下意识用手去接,却在与孟轻舟对掌那一刹那突然感受到了孟轻舟掌上传来的强大的内力。

        芊芊被震的踉跄后退,手臂发软发麻,还有几分疼痛。

        “你耍赖,我不跟你玩儿了,怎的半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芊芊一边揉着娇嫩的膀子一边不快的说道,她这般模样若是不熟之人见了定会心生爱怜,可到了孟轻舟这里却只变成了尊使大人的又一次狡猾。

        “难道尊使大人招招致命,不是锁喉便是攻心,这样也算是跟我玩儿么?”

        “我跟你如此是因为我知道你武功高强,你与我对招就行,为何非要用内力震伤我,莫非你孟轻舟就只能靠着内力取胜?”

        “我用内力是不想跟尊使大人你继续纠缠下去,再者,以尊使大人的性子,倘若我不如此,说不定此刻早就遭了你的毒手,还请尊使你安安心心待在此处休息,休息完了便离开揽月坊,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打扰。”

        “站住,说进来就进来,说走就走,你当我这房间是什么地方?你又何曾将我这大人放在眼里?不行不行,咱们重新打过,刚才不算。”

        说罢,芊芊又要动手,只是孟轻舟跟她并无半点纠缠的意思,冷冷道:“尊使若是不服,尽管当做在下败给你了就是,至于重新打过,我看也就没必要了。”

        孟轻舟出去后关好了房门。

        芊芊不再出来,倒是能听得里面的阵阵低声怒骂,诸如猪狗不如等等,将难听的话几乎骂了一个遍。

        孟轻舟虽不快,不过倒也没说什么,只因他了解芊芊性子,她越是如此激动,越是如此愤怒,便越证明她心中有鬼,而如此,便越能证明芊荨心中猜测。

        芊芊果真隐瞒了什么。

        孟轻舟淡淡道:“尊使大人,你不用如此费唇舌,纵然你骂的再难听我也是不会开口的,你就好好休息,休息完了自然会有人送你回去。”

        “孟轻舟,你是个乌龟王八蛋。”

        芊芊最后怒骂了一句,随即便越来越小声。

        孟轻舟心中升起疑虑,心道以芊芊的性子怎会如此沉得住气?

        但他到底没有多想,只因并不想再跟芊芊斗一架。

        如此并未持续多长时间,只听得里面又传来哎呀一声。

        孟轻舟颇为头痛道:“尊使大人,你如此就不觉得很无理取闹么?”

        不见动静。

        “尊使大人?”

        依旧未见动静。

        孟轻舟终是察觉不妙,待到他飞快进门之后,哪里看到芊芊半个人影?

        只看到一扇正轻微晃动的窗户。

        “糟糕,坏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