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人间修罗第一卷池中物第二百二十八章揽月坊就这么大,你这臭小子再躲藏又能躲藏得到哪里去?”



        借掩人耳目之法,芊芊趁那一声哎呀的同时打开窗户跃了出去,这酒楼论恢弘气派当属九重天第一,不过若是跟整个九重天比较起来未免有些一般。



        躲藏起来一个人,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毕竟这么多间客房加后院柴房地窖,一个人若是有心藏起来,除非真能掘地三尺。



        “我知道她大概去了哪里。”



        芊荨得知芊芊突然溜走的消息之后并未动怒。



        “她若是真想离开我们的视线,十个你孟轻舟也未必有办法看的住,先去毒童子那里,如我所料不差,她定在那里。”



        只可惜晚了一步,等到芊荨到达毒童子住处时候,只看到毒童子被人打晕了过去,至于常伴他左右的那位风尘女子,此刻却是不见了踪影。



        现在,女子正被芊芊挟持着到了一处僻静角落,芊芊与芊荨一般无二的面孔,若非那女子已经见过她姐妹二人的模样,定会将她当做芊荨,只是虽不是芊荨,此刻她看向芊芊的一双眼是充满了惶恐以及不安。



        她正蜷缩在角落里面,衣衫不整。



        芊芊正居高临下,满脸冷笑,但她还是丢给了那女子一件衣裳,冷冷道:“穿上它,你我都是女人,我见不得女人如此楚楚可怜。”



        那女子在一阵胆战心惊中穿好衣裳,自方才芊芊突然出现,以几乎看不见的身法打晕毒童子之后,她便大概知道面前这位恐怕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尤其在看到芊芊出手时候的果断以及狠辣之后,如果一个女人觉得另外一个女人能接触,那么说不定也有可能不能接触,可如果一个女人从一开始便认定某个女人不能接触的话,那这个女人一定不能接触。



        这是女人与生俱来的直觉。



        哪怕这个女人在狠辣之中还有一丝对人的尊重。



        “我猜你肯定知道我抓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芊芊蹲下身子,右手中指撩动起那女子的下巴。



        “所以我并不想听废话,从方才你从那个女人的对话里我便看出来你心中有鬼,是也不是?”



        “我……”



        “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是或者不是,不过我估计你多半都会回答说不是,因为你已经骗了那个女人,你若是在我这里说了实话,那就等于把自己往火坑里推,所以你只有告诉我不是,你觉得这样才有可能保住你的命,因为那女人就算是看在毒童子的面子上也会让你活下来,可你怎的不想想我会不会让你活下来?”



        冷冷一笑,右手撩动她的下巴,芊芊左手将一张桌子的腿脚轻轻一捏,将那桌子腿脚捏成了齑粉。



        女子下意识浑身一个激灵,但依旧死死咬住牙关,任凭泪如泉涌也不开口。



        “有骨气。”



        芊芊再度一笑。



        “看来你是多半吃准了我不敢对你来硬的,那我只能对你来软的了,正好我身上还有不少好东西。”



        她果真从怀里掏出来零零散散不少小药瓶。



        “这些都是我平日里炼药之后剩下的药渣提炼出来的,每一种都有不同的用处,有能让人容光焕发的,有能让人夜夜春潮的,当然也有能让人生不如死的,既然你这么不配合,那我只能给你尝尝这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女子依旧死死咬住牙关。



        芊芊道:“你若再如此不肯开口,我便将你所有的牙齿都打落你信不信,嘴巴张开。”



        两根手指掐住女子脸颊,喂她吃了一颗药下去,片刻之后只见她浑身燥热难耐,似乎要撕扯下所有衣裳才能一解这种燥热,之后又浑身发痒,不断起了不少红色黑色的疹子,一双手臂已被她扣的触目惊心,此刻她就如同一条蛇一般在地上不住的扭曲。



        “好难受……我好难受……”



        她一边挣扎一边歇斯底里。



        芊芊不为所动,淡淡说道:“你当然会难受,因为你吃的都是我炼药之后剩下的药渣子,你这么聪明,想必肯定也听过是药三分毒这句话,这些药材的药性多半都已经全部炼化,剩下的只有毒性,它们会渐渐在你身体里面蔓延,随后从身体里面溃烂,所以你才觉得浑身发痒,这还只是开始,再等一会儿你身上的肉就会像烤熟的肉一样,一划拉就是一大片,所以……你还是不肯告诉我那家伙下落么?”



        “嗳……真没劲,不玩儿了。”



        正在芊芊冷笑之时,突然传来一阵叹气声。



        紧随其后又有一道一瘸一拐的人影从房顶之上打穿了一个洞落了下来。



        正是张凤府。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芊芊又哪里能想到张凤府居然会如此堂而皇之出现在自己面前?正要出手擒他时候,张凤府突然开口道:“你可千万不要乱动,你一乱动我就会大声呼喊,到时候你猜猜你能不能带着我从这里离开?”



        “纵然离不开,我也要亲手杀了你这杀千刀的王八蛋才行。”



        “既然如此,那我唯有跟你拼命了。”



        正在二人准备动手时候,忽然听得门外一阵叫嚷。



        “这边没人,去那边看看。”



        “她一定就在这附近,大小姐下了令一定要把她找出来,掘地三尺。”



        芊芊下意识一把捂住地上女子的嘴,张凤府见了正满脸笑意。



        低声道:“要不怎么说是做贼心虚?刚刚才说了要杀我。这么快就怕败露,你既然这么害怕,倒不如先给她解药,也免得看她如此生不如死的模样。”



        “急什么?她为何早点不说?非要受如此折磨?早说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



        芊芊依旧死死捂住女子的嘴,不让她发出半点动静,女子的力气又哪里有她的大?此刻在她手下就宛如一只无力的绵羊一般。



        张凤府见女子如此模样,心有不忍,沉声道:“她只是不敢相信你而已,我也没想到她竟然不将我说出来,早先我潜入她房中时候,适逢……适逢……”



        “适逢什么?有什么说什么就是。”



        “咳咳……适逢她正压在毒童子身上那啥……故此,毒童子才没发现我,你也知道毒童子身材不过是个侏儒,我便借此机会逃过一劫,说实话,我也想不透,所以我才



        希望你给她解药,好让我问她个清楚明白。”



        张凤府说话时候尽量不去看芊芊双眼,如此才能避免在谈到某些事情时候的尴尬。



        芊芊道:“解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什么情况?”



        张凤府思索片刻后咬牙道:“罢了,我虽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女人,却到底也算受了她一次恩惠,你若出手救她,我乖乖跟你走就是。”



        “菩萨心肠?”



        “不是,我只是不喜欢欠别人什么而已。”



        “好……”



        芊芊淡然一笑。



        “这可是你说的,我看你这家伙也算是有情有义,我便给她解药,只是还需要你说话算话才好,否则我能救她,我同样也能杀了她。”



        芊芊伸手往怀里摸索一阵,突然红了脸。



        “遭了……我忘记带解药了。”



        “你说什么?”



        张凤府眉头皱成了一块。



        芊芊嘿嘿一笑。



        “出门走得急,忘记带解药了,真不好意思。”



        “女魔头,你耍我?”



        张凤府气的够呛。



        芊芊却根本不为所动,淡淡道:“怎么我就耍你了?我已说了我忘记带解药,怎的你还不相信?毒药这种东西当然是拿来害人的,你有见过准备害人的人身上随时都装着解药吗?”



        “你……”



        “你什么你,只能怪她命不好,红颜薄命啊,如此一来我也算做了一件好事,最起码替她解脱了不是?省得继续在九重天摇尾乞怜活下去,我生平最看不起的便是她这样的女人,卖什么不好,偏偏要卖肉。”



        被她死死捂住嘴巴,按住不能挣扎的女子已经动静越来越小,但她每一次的抽搐都让她的指甲在她身上刮出来一大片血肉,就好像被白蚁蛀空的木材,血肉早已经分离。



        张凤府纵然杀人不眨眼,也实在不忍看这女子连死都不能死个痛快。



        追根究底,她也并没有做多伤天害理罪大恶极的事情,顶多也就是甩了兰亭而已,但那是十个女人当中九个都会做的选择,于情于理都不能怪她。



        “给她一个痛快吧。”



        张凤府不忍见如此惨绝人寰模样,别过头沉声说了一句。



        “尊使大人,给她一个痛快你也算做了好事一件,将来她下地狱做了恶鬼,说不定会念在这一刀的情分上,也能给你一个痛快。”



        “下地狱?这里就是地狱,她还能下到哪里去?”



        比之张凤府,芊芊似乎对这一切早已司空见惯,她冷笑着说了一句。



        张凤府甚至没能从她话语里感觉到一丝情绪波动,哪怕那女子的血肉在她洁白的玉手之上淋漓。



        她一定是个疯子,张凤府生出了一丝从心里出来的寒意。



        芊芊又道:“也罢,既然你这么想让她死个痛快,我便交给你来动手。”



        张凤府身躯一震。



        喃喃道:“我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什么事情都有第一次,说不定等你做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你……”



        “你什么你?你若再不动手,她可就用不着你给她痛快了。”



        “我……”



        张凤府并非优柔寡断之人,只是屠刀虽杀人无数,却还从未杀过这样一个可怜之人。



        等他咬牙决定出刀的时候,芊芊已经拿开了手,因为地上那女子已经不动弹,没了生气。



        “死了?”他兀自有些反应不过来。



        芊芊胡乱用女子身上一块还算干净的衣裳擦干净了手,又嫌弃的甩了甩,这才淡淡道:“都成了一堆烂肉了还不死?”



        “你真是一个女魔头。”



        张凤府咬牙切齿道。



        “你比我见过的所有女人都还要心如毒蝎,跟你比起来,刘秋水高贵的像是九天上的仙女,尤其跟你姐姐,你更不能与她相提并论。”



        “别提那个女人。”



        尊使突然发了火,一双眼死死盯住张凤府,如果眼神能杀死人,张凤府相信此刻他早已经死了一千八百遍。



        张凤府不由得愣住,他不知芊芊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更不知该如何应对,至少此时此刻看起来,自己似乎根本没有与芊芊同等说话的资格。



        他只是一个待宰羔羊而已。



        “如果不想死的跟她的下场一样,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女人。”



        “……”



        气氛极其僵硬,门外来往揽月坊的人还在低声四处搜索。



        “你不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救你?”



        芊芊突然说道,这让张凤府有些诧异。



        低声道:“为什么?”



        芊芊道:“因为她恨那个女人,所以他才要救你。”



        “恨?”



        “没错,就是恨,女人的恨是很会隐藏的,从我那会儿见她第一眼就看出来了,恐怕那女人平日里对她也不怎么样,说不定还是当狗一样使唤,你觉得如此,她还会对那女人感恩戴德?她救你只是因为知道你跟那个女人势不两立,如此说你可能明白?我方才那是在救她,她应该感谢我才对。”



        “可妖女即便再对她不怎么样,最起码也给她好吃好喝,没亏待过她,她如此小心翼翼活下来,最后却死在了你的手里,并且是如此横死下场,难道你觉得你做的就很好么?”



        张凤府冷笑。



        “什么时候评判一个人的善良需要如此歹毒的手段了?”



        “你给我闭嘴。”



        芊芊低声冷喝。



        “我做什么事情不需要你管,别忘了现在你只是我的阶下囚,只要我愿意,我随时都能一只手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



        这后院供下人歇息的房间安静的只剩下两个人微弱的呼吸声。



        不知从哪里来的臭老鼠兴许是闻到了血肉的味道,正在那具死尸周围虎视眈眈,若非张凤府极力驱赶,那女子恐怕早已成了这些饥肠辘辘老鼠的口粮。



        “他们就快找到这里来了,必须要想个办法从这里



        出去才行。”



        芊芊低声说道。



        “我了解她的性子,她不将我找出来是肯定不会罢休的,恐怕此刻这揽月坊周围早就布满了她的人,我若大张旗鼓带你出去,她要是肯放你离开那就真的有鬼了。”



        ……



        “喂,我说话你听到没有?你是聋子么?”



        见张凤府始终致力于保全那女子尸首,芊芊心中可被气的不轻。



        “死了就死了,至于这么大惊小怪?难不成你杀的人还少了?死了不是被蛆虫吃就是被老鼠吃,这不是很正常的么?”



        张凤府依旧不说话。



        芊芊莫名火冒三丈。



        “你若再不开口说话,我便立马杀了你你信不信?”



        闻言,张凤府终于冷冷一笑。



        “是你让我闭嘴,此刻你又要我开口说话,我说话你要杀我,我不说话你也要杀我,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多费那些力气?”



        芊芊紧紧咬住牙关,将两颗老虎牙磨的咯吱咯吱作响,一双粉拳亦是捏的指节骨发白,良久之后才低声道:“那么我现在允许你开口说话了,并且你不说话我就杀了你,这样如何?”



        “那你还是赶紧一刀杀了我得了。”



        张凤府一屁股坐了下来。



        芊芊不解道:“为什么?你很想死么?”



        张凤府道:“因为我看出来了,不管怎样我都会落在你们姐妹二人其中某一个人的手中,与其到时候成为物件儿一样随你们摆弄,倒不如早点死了早点省心。”



        “可我偏偏不让你死。”



        芊芊突然一笑。



        “我要你活着跟我去一个地方,去跟我见一个人,我相信他肯定会对你很感兴趣的。”



        张凤府隐隐察觉到了危险气息。



        沉声道:“你想带我去什么地方?”



        “怎么?怕了?看来你已经猜出来了那么一丁点。”



        许是想起张凤府身上的秘密,芊芊心中痛快。



        “本来我还只是怀疑,现在看你这般模样,我却是已经基本认定了,定不会有错。”



        张凤府心里一紧。



        心道最怕的还是来了,早先震退那些九重天侍卫的时候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芊芊对天下武功的了解来自皓月,自然也了解冰玄劲这等神功,如此一来又岂能不看出一些端倪?



        若是落在皓月手中,张凤府心中凄凉。



        说不定自己也会变作挂在那些锁链上的干尸,若是此时离开芊芊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需要一声呼喊,可如此一来,关押在罗生门的那两个倒霉鬼又该怎么办?



        难不成真要自己眼睁睁看着他们死?



        张凤府陷入两难境地,不知不觉竟轻声叹了一口气。



        芊芊见他如此惆怅模样,心生快意,作为掣肘芊荨最好的筹码,她自是不打算放走张凤府,尤其在鸡粪事件之后。



        “他们过来了。”



        芊芊沉声说了一句。



        “你若是乖乖跟我回去,说不定这件事情还有得商量,并且我可以保证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甚至连你的两个朋友我都会留下他们,可你若是不乖乖跟我走,那他们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就说不太好了。”



        “我还有得选吗?”



        张凤府心中苦涩,面对这两姐妹,一人抓住了萱萱,一人抓住了两个倒霉蛋。



        张凤府心道以萱萱的身份,再加上她的聪明,最好的情况,说不定能跟芊荨周旋一二,目前看来似乎是罗生门的两个倒霉鬼更为要紧。



        芊芊如此心狠手辣,她说的话一定会作数,只是倘若早知道兜兜转转最后还是逃不过这女魔头的手掌心,自己又何苦费这么大的周章不是?



        真心中思索时候,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到了门前,他已听得门外芊荨的声音传来。



        “芊芊,我知道你定在里面,我不知你究竟耍什么花样,可我这做姐姐的已经仁至义尽,你若再不出来,我便破门而入,到时候拼尽全力擒住你,到时候看你在尊上那里怎么解释。”



        “又拿尊上来压我,难道她除了这点本事之外就没有别的了么?”



        芊芊低声嘀咕。



        随后大声道:“姐姐,我不过只是闲得无聊逗逗你而已,怎的你如此疑神疑鬼?难道你忘记小时候我们玩儿的捉迷藏的游戏了么?每次都是你找不到我,只有最后等到我自己出来,今日居然还是一样,真没劲,好吧,我这就出来。”



        说罢,芊芊冷冷看向张凤府。



        “待会儿我打开房门给你制造机会逃出去,不顾一切的逃出去,千万莫要回头看,你若真惦记那两个家伙生死,便听我的话,否则等你再见到他们的时候他们肯定已经成了傀儡,我还是那句话,你若听话,咱们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张凤府所有计划均已落空,只能点头应允。



        芊芊衣袖一挥,将两扇门打开之后,迅速一脚踢飞一个物件儿出去,等到张凤府才刚刚反应过来那血淋淋的物件儿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芊芊已一掌拍在他的后背,将他从房顶,送了出去。



        “走,别忘了你我的约定。”



        芊芊冷喝一声,张凤府一刀劈开房顶,冲了出去,与此同时那女子触目惊心的尸体也在泰山王一拳之下爆炸成血雾。



        孟轻舟眼疾手快,玉箫声起,血雾止步不前,谁料此时一道人影极速破空而来,生生撕裂血雾。



        “我让你吹箫。”



        “障眼法?”



        身处孟轻舟之后的芊荨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冷声道:“阎罗王卞城王随我去追,其他所有人留在这里困住芊芊,记住……不可伤她,只要困住就行。”



        被芊芊撕开血雾一掌击中胸口的孟轻舟心中有苦难言。



        面对芊荨从骨子里伴随生出来的良善,亦只能硬着头皮朝芊芊而去。



        “遵命,小姐。”



        “想困住我?就凭你们?”芊芊冷笑不已。“恐怕你们还没那个本事。”



        孟轻舟深知她话里意思,只是困住,不可伤她,岂非就代表了她可以随意出杀手对付自己这边这些朝夕相处的兄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