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杀人偿命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杀人偿命

        人间修罗第一卷池中物第二百二十九章杀人偿命追上来了。”



        张凤府心里一沉,自是能感受到身后几股气息的接近,这几乎已成了他对危险感知的本能。



        揽月坊之外还有芊荨布置下的人手,说是天罗地网都不为过,故此张凤府因受阻碍,速度慢了那么一线,原本就不容易逃脱的牢笼,此时此刻更加走不掉。



        而身后的芊荨自然而然也看到了他一瘸一拐的背影,看到他的身子,也看到了他腰间形影不离的那把刀。



        芊荨心里宛若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一下,即便心中早已做好张凤府或许侥幸能逃过一劫的准备,当此刻亲眼见到人的时候,她仍是忍不住紧咬嘴唇,随后大声道:“你给我站住。”



        张凤府身形一顿。



        不知怎的她竟从芊荨这语气里听到莫名的心酸味道。



        但念起罗生门那二位的生死,此刻若是停下脚步给芊荨擒住,以芊芊的毒蝎心肠,他二位又怎能有什么好结果?



        芊荨见张凤府先是停住,心中欣喜,更加确定是他无疑,乞料停顿不过片刻,张凤府再度撒腿就跑,那一瘸一拐的模样从身后看起来实在太过滑稽,可到了芊荨这里却是心酸无比。



        这条腿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至少从前张凤府悄然出现造访揽月坊的时候绝对不是如此,他擒住自己威胁自己,从宋帝王等人的包围之下信手将自己抓走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他架起火堆烤肉又打来清水让自己洗漱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他于黄泉路之外将自己关进甬道自己孤身一人犯险的时候更不是这个样子。



        种种回忆纷至沓来,芊荨歇斯底里道:“张凤府,你给我站住,你还要逃到什么时候?你还真打算这辈子都躲着我不成?”



        与之随行的两大阎罗俱是不明所以。心道今日自家大小姐是怎么回事?怎的如此反常?但他二人深知芊荨性子,知她若非至关重要的人绝对不会如此,卞城王便小心翼翼问道:“恐怕若是不用点手段,他不会乖乖停下来,小姐,你看……”



        “我知道。”



        芊荨轻声说道。



        “只需要拦住他,千万不要伤了他。”



        此刻的张凤府绝对算得上是狼狈至极,从鸡窝里面出来,浑身恶臭不说,便是头上都插了不少枯草鸡毛之物,更不说早先重创的一条腿,一群一拐,若非腰间的一把刀证明了他依旧是一个江湖儿郎,恐怕说他是一个乞丐都不会有人怀疑。



        阎罗王卞城王武功高强,要拦住一个强弩之末的张凤府又有何难?片刻时间便齐齐阻拦在张凤府身前,也算是见到张凤府真容。



        张凤府绝对不会傻到跟面前这两个云纹黑衣的家伙动手,故此只能调转方向又朝小巷子里钻去,只有小巷子才是逃命的最佳去处,但早就曾被张凤府胁迫跑了远逃亡路的芊荨,又岂会不知张凤府的心思?



        三人三管齐下愣是将张凤府逼迫进了一条死胡同,前路已经被拦住,张凤府正要挥刀劈开的时候,身后芊荨冷冷说道。



        “只要你现了身,那么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找出来的,何必?逃得了今天逃不了明天。”



        张凤府眼见此刻再也无路可走,不得不低头叹气道:“我可从没有想过要逃。”



        芊荨冷冷笑了一声。



        “既然你不想逃,为何躲起来这么久不见我?”



        “我也没有躲起来。”



        张凤府低声说道。



        “只不过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现身罢了。”



        “所以其实那一日我追出去的那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有你对不对?那并非是我的幻觉。”



        “没错。”



        “所以我睡觉时候其实你也曾经来过,甚至差点被我发现



        ,不止如此,你还一路尾随了我去罗生门,是也不是?”



        “是。”



        芊荨娇躯一颤,喃喃道:“我早就该猜出来是你。”



        张凤府道:“现在知道是我也不算晚。”



        “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机会,你还说没有合适的机会出来见我?”



        “因为你的侍卫一直寸步不离保护着你,我没机会对你下手。”张凤府低声如此说了一句。“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就我现在这幅模样,若是对你下手,只能是自寻死路。”



        “下手?”



        芊荨愣住。



        “你说的下手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何你的腿会变成这幅模样,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你赶紧告诉我。”



        “我变成什么模样就不劳你大小姐费心了,我的腿也跟你没关系,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至于我说的下手……”



        张凤府脑海中不禁又浮现出与萱萱分别时候的模样,又念起她在自己离开之后孤身一人下山崖,被芊荨所擒住,心中一阵伤神。



        “大小姐,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被你抓住的人,那便是我要对你下手的原因。”



        “是她?”芊荨很容易便想到了已经被她放走的萱萱,但见张凤府居然如此关心萱萱,便又问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先是她不自量力要来找我,现在又是你为了她又要对我下手。”



        “什么关系也不关大小姐你的事情。”



        张凤府低声说道。



        “我只想弄清楚她现在去了哪里,倘若她有什么闪失,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八个字如同八记重锤狠狠敲打在了芊荨心间。



        阎罗王卞城王已经能察觉出芊荨脸上神色细微的变化。



        “死了。”



        芊荨冷笑着说了一句。



        张凤府心里咯噔一下,压低声音道:“你说什么。”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么?”



        如果说之前是冷笑,此时此刻芊荨却是变成了笑意中伴随着浓浓的嘲讽,只是这嘲讽究竟是嘲讽张凤府,还是自己,恐怕只有她心中才清楚。



        “她已经死了,死在了我的手里,这个答案你可还算满意么?并且我可以告诉你,她死的非常痛苦,你也应该知道我这个妖女肯定不会让打算对我下手的人那么舒服的死去对不对?”



        “你再说一遍。”



        种种情绪上头,十三娘的生死,萱萱分别时候的担忧,齐齐汇聚心间,张凤府蓦然回首时候已通红了眼眶,如同一只发狂的洪荒凶兽。



        “小姐小心。”



        护主心切,阎罗王卞城王二人齐齐横在芊荨身前,却被芊荨冷冷喝退。



        “让开。”



        “可是,小姐……”



        “我让你们让开,都退下,他不是想要杀我么?我倒要看看他是否真的有那个胆量。”



        芊荨从卞城王二人中间一步步向张凤府走去。



        “张凤府,看你这模样似乎很生气,这就对了,你知不知道我最喜欢看的便是你这幅模样,我已经告诉了你,你那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的确是已经被我杀了,尸体被我丢进了岩浆河流里,连骨头都没剩下。”



        “妖女,你心如毒蝎,你明知她根本不可能伤得了你,为何你还要害她性命?”



        张凤府歇斯底里。



        芊荨越发冷笑。



        “哪来那么多为何?你早就跟我说过咱们不是一路人,难道她找我麻烦我还得忍着她,哄着她?好吃好喝招待她?你不觉得你说的很可笑吗?”



        “妖女,你不要逼我对你动手。”



        张凤府手腕止不住颤抖,此刻竟是连刀都快拿不稳。



        芊荨已到了他跟前,甚至主动将他的刀拿起架在了她自己脖子上。



        “张凤府,你的刀那么快,为什么此刻手抖的这么厉害?现在你只需要轻轻一划,就能替你的那位朋友报仇,多好的机会,为何还不动手?”



        “小子,你敢……”



        阎罗王卞城王齐齐欺身前来,却再度被芊荨喝住。



        “我让你们两个退下,难道你们听不懂么?”



        “可是小姐……”



        “没什么可是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纵然我死也不可惜,等我死了之后也不可刁难于他,放他离去就是。”



        芊荨深吸一口气,闭上双眼,任由眼角晶莹剔透的眼泪的从滚烫的脸颊滑落。



        “原来你也会哭么?”



        张凤府被眼泪所惊愕,恢复了些许清明。



        “没想到堂堂九重天的大小姐竟也会流眼泪,这可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这是在嘲讽我?不是说了让你下手么?我都送到你面前了,你还不动手杀我?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你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芊荨阴冷的说道。



        “过了这一刀,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我不杀你。”



        张凤府突然收了刀。



        “因为我知道会有更厉害的人来杀你,你走吧,就当……我今日没有见过你。”



        “你不杀我如何跟你的朋友交代?你不会觉得良心难安么?张少侠。”



        “莫要用激将法对我,你该知道这对我没用,总之……其实你不论如何都不应该杀她,不论是因为我,还是因为你自己。”



        仅存的一点希望落空,张凤府竟突然觉得心中跟扎进去了一把宝剑那般阵痛。



        “说到底这件事情因我而死,纵然欠她,也是我欠她的,你走吧,不要等我改变主意。”



        “张凤府。”



        芊荨冷冷说道。



        “你记住,今天可是你的选择,是你不珍惜杀我的机会,将来可莫要怨我没有提醒过你。”



        张凤府隐隐觉得芊荨今日实在太过反常,心道为何明明是她害了萱萱,此刻的她却竟像是一个无辜受害人。



        “我不会后悔。”



        张凤府转身一瘸一拐,一刀劈开阻挡在身前的巷子尽头石墙。



        “妖女,你好自为之。”



        ……



        “难道就让他这样走了?”



        匆匆赶来的孟轻舟见张凤府离去,心中多有不解,再看阎罗王与卞城王二人,皆是摇头叹息,不由得一阵怅然。



        “该有的总会走。”



        泪痕已干,芊荨此刻冷冷说道。



        就好像换了一个人的语气一般,可孟轻舟深知这才是她原本应该有的样子。



        “该留的留下来了没有?”



        “小姐恕罪。”



        孟轻舟连忙躬身道。



        “二小姐……跑了,因为小姐你说的只是将她困住,不能伤她,小姐你也应该知道她的手段,我们越是退让,她便杀的越欢,若不赶紧放她离去,我们只会折损更多的人手,眼下大比近在咫尺,所以……”



        “不必解释,原本我也并没想过能真的留住她。”



        芊荨突然抬起头远远看了一眼已经准备完毕的大比擂台,见那擂台气势恢宏,旗帜飞扬,低声说道:“她既然如此认定拿捏住了张凤府便等于拿捏住了我,那就不妨让她试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