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 好戏开始

第二百三十章 好戏开始

        “让你听话你还真听话,你是狗么你?”

        芊芊行走在前,张凤府行走在后,自揽月坊出来后芊芊便越得意,拿住张凤府命脉之后便不再担心他逃走,心道早知如此,又何必费那么多周章?

        只是她却没想到张凤府竟然如此重情重义。

        张凤府则不然,原本指望能从尊使手里逃出去,但凡只要有机会搬来救兵,说不定便有机会将那两个倒霉鬼救出来,可又哪里想得到这杀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天尊就如同狗皮膏药一般始终不放他离开。

        好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黄泉身上,张凤府不知黄泉能不能成功活下来,倘若能活下来,或许事情还会有转机也说不定。

        张凤府冷哼不说话。

        对于走在自己前面这位女魔头,说话太多并非什么好事,只会让她变本加厉嘲讽嘲笑自己罢了。

        “怎么?哑巴了?不说话了?”

        “……”

        “哦?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恨不得一刀杀了我,因为如果不是我一直不放你走,说不定你现在已不知道做成了多少事情对不对?”

        “……”

        “真哑巴了么?你不愿开口?行,你既然想做哑巴,那就干脆连你那位朋友也一起陪你做哑巴好了。”

        “你到底想怎样?”

        张凤府冷冷说道。

        “你要我跟你回去,如今我已跟了你,难道你还想利用他们两个来要挟我不成?他二人若是有恙,我今日纵使跟你拼了命也绝对不会跟你回去。”

        “我还以为你真成了哑巴了,你放心就是,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保证他们二人会好好的,另外,刚刚你是怎么逃走的?”

        芊芊突然回过头眨了眨眼睛问道。

        “我可是亲眼见了那妖女带着两个高手去堵你,就你现在这个状态,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将他们三人击败后才逃了出来,我相信就是傻子也不会信的。”

        “你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再多问?”

        “我好好跟你说话,你这么凶做什么?亏得有些人还死不承认他跟妖女的关系,倘若真是敌人,她又为何要放你走?”

        “我又不是她,我如何知道她为何要放我走?说不定故意放我走是为了让我有机会收尸你这女魔头也说不定。”

        “收拾我?你可真是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现在的情况,现在跟我乖乖回去,我已经说了,只要你听我的话,之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并且……说不定我还能替你隐瞒你的秘密。”

        芊芊狡黠一笑。

        张凤府故意阴沉着脸说道:“我如何信得过你?”

        “你现在除了相信我还有其他的办法么?尽管放心,我这女魔头虽然心狠手辣又心如毒蝎,可我说过的话肯定是算数的。”

        “那我倒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事已成定局,张凤府倒是心中有些狐疑芊芊为何要替自己保守秘密,倘若仅仅只是为了拉拢自己对付芊荨,未免也说不过去。

        难道……

        张凤府想到一个不太可能的可能,或许表面上芊芊与皓月一个鼻孔出气,实际上二人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

        再上罗生门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鬼鬼祟祟的意义,张凤府就如此跟着芊芊大张旗鼓走在栈道之上,从未有过如此近距离感受那高台的朔风凌冽。

        “好大的气派。”

        张凤府低声说道。

        “九重天也不知究竟搜刮了多少财富,能有那么多的珍贵药材,能招揽如此多的高手效力,还能这么短时间内搭建出来如此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

        他突然想起胖瘦罗汉二人对于九重天过往的说法,心道,恐怕没有任何江湖势力能有如此大的气候成这么大的事情,如此一来,九重天背后的依靠似乎也更加浮出了水面。

        “比起你所见到的那些药材,区区一座擂台又算的了什么?既然知道我九重天财大气粗,为何不干脆归顺于我们。偏偏要跟我们作对?你认为你斗得过我们么?”

        回到罗生门,芊芊已恢复了平日里的冷清,这让张凤府终于放心下来,心道这女魔头要在他下属面前维持尊使的威严,短暂时间之内应当是不会对自己耍什么花样,只是这大比即将开始,没了自己,黑寡妇他们又当如何?

        “事在人为。”张凤府低声说道。“更何况我也并非是与你作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是与我作对,难道是……”

        芊芊说道这里,突然打住,因为已远远瞧见一个脸上带着半张面罩的男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苟或在第一眼看到张凤府的时候便皱了皱眉头,随后才对着芊芊躬身道:“尊使……他是……”

        “他就是咱们要找的罪魁祸。”

        “嗯?”

        苟或面露杀机。

        芊芊却淡淡道:“不过他现在只是一条听话的狗而已,不必为难他,我留他还有用,另外,我让你做的事情做好了没有?”

        “已经做好,失败傀儡已经被制服,倒是那些药材比较麻烦,要将它们分门别类重新整理起来,所需要的时间可不是一星半点,老驼子一个人忙不过来。”

        “忙不过来正好,这事儿是这家伙引起,现在交给他来做最合适。”芊芊冷冷看了张凤府一眼。“至于打碎的锅炉以及药渣那些,等后面再慢慢算这些账。”

        “他?”

        苟或并不友好的瞧了张凤府一眼,见张凤府如此邋遢,甚至还瘸了一条腿,不免心中鄙夷。

        “这种事情他如何做的来?那药材少说也有几百种,便是我在罗生门呆了这么多年都未能全部分的清楚,他又如何能做到?毕竟只要出了一点岔子,坏了天尊的大事,我们如何担待得起?”

        “我用得着你教我做事情?”

        “不敢……属下万万不敢……”

        苟或连忙说道。

        芊荨冷笑道:                “那不就是了?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没事就在藏书阁呆着,有事我自然会叫你,至于他,我倒巴不得他在区分药材的时候出什么纰漏,因为他出现一次纰漏,他两个朋友的身上就会多出来一个窟窿。”

        张凤府身躯一震,咬咬牙,到底未再说什么,只是跟着苟或去了锅炉房。

        看见一片狼藉的药材以及塌陷了半个的洞府,不必去想便知之前这里生过多激烈的战斗,至于驼背秃顶老头儿,也不知哪里来的运气在这样的战斗之下侥幸保住了性命,在见到张凤府前来时候瞪大眼睛如同见了鬼一般。

        “你……你……”

        他一只干枯的手指着张凤府,你了半天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倒是张凤府,比之老头儿倒是显得镇定许多,似笑非笑道:“要不怎么说乌龟王八活的长呢?背着那么大一口锅,石头都压不死,不活的长才怪。”

        老头儿气的满脸通红,许是因为想起张凤府之前种种可恶手段,知道他不好惹,老头儿倒也将这口气咽了下去。

        只是低声道:“苟或大人,这小子为何还没死?所有一切都因他而起,他就是罪魁祸。”

        老头儿说话时候眼神闪躲,并不敢去看张凤府眼睛,活脱脱一副欺软怕硬模样,只是苟或也并未如同张凤府所想那般有多么尊重这在这里烧锅炉的老头儿,反而是一脸不耐烦。

        “用得着你说?难道我不知他就是罪魁祸?”

        老头儿如遭雷击,满脸幽怨。

        “这是尊使的意思,是她下令让这小子到你这里来替你分拣这些药材,你一个人忙不过来,他有不懂的你教他就是。”

        “我……”

        “怎么?莫不是尊使的话你都不听了?”

        “不是……既然是尊使下的令,我定会顺从,只是这小子实在邪门的很哪,留他在此处,我怕……”

        “你也没什么好怕的,他朋友在我们手中,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这里交给你,耽误了天尊的大事,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

        “你很怕我?”

        苟或离去之后,这锅炉房之中就剩张凤府与老头儿两人。

        “怕……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你还敢杀了我?杀了我你的两个朋友可就没命了。”

        老头儿结结巴巴说道。

        “我在这里看守锅炉房多年,没有人比我更熟悉这里的一切,只有我才能熬制出天尊所要的药汤,你敢杀我就是跟天尊作对。”

        “哟?之前怎的不见你如此硬气?”

        张凤府忍俊不禁,许是觉得面前这驼背秃顶老头儿实在可爱,便伸出手拍了拍他的秃顶。

        “没错,我的确不敢杀你,你家尊使恰到好处拿捏到了我的七寸,我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可也没代表我就一定会替你分拣药材不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么考验耐心以及细心的活儿,我看就你做最合适。有没有我帮你分拣其实都无所谓对不对?”

        “你……你想干什么?”

        见张凤府站起身并没有要听话的意思,老头儿不禁沉声问道。

        他已看见张凤府朝锅炉房里面走去。

        “小子,你不要白费心机了,你以为尊使会傻到还继续将你两个朋友关在这地方?他们早就去了其他的地方,连同那几个被你一起放出来的傀儡。”

        “他们去了哪里?”

        张凤府顿住脚步低声问道。

        秃顶老头儿淡淡道:“罗生门这么大的地方,我又怎知道他们都被关在了哪里?总之不是这里就行了。”

        “你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张凤府欺身上前,一只手擒住老头儿衣裳,将他如同小鸡一般抓了起来。

        “你若现在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好好对你。”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老头儿一脸将生死置之度外。

        “我不过就是一个烧锅炉熬药汤的而已,我能知道什么?有能耐你去抓住苟或大人问他,实在不行九号十号也应该知道一星半点,威胁我一个苟且偷生的老头儿算什么本事?并且尊使都说了,你肯定不敢杀我,还有这药材,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你若不替我分拣,到了时间,拿不出天尊要的药汤,到时候你猜猜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

        “你……”

        张凤府头一遭被这秃顶老头儿气了一个够呛。

        冷笑道:“老小子,真没看出来你如此能说会道,不是要我分拣药材么?我这就替你分拣,只是不知道这药材上面若是加点别的东西会不会影响药性。”

        “你想做什么?”

        秃顶老头儿隐隐觉得不妙,只见张凤府一把将他丢在地上,随即便解裤腰带准备脱裤子。

        目标正是面前一堆已经分拣好的药材。

        老头儿连忙道:“臭小子,不可。”

        张凤府冷冷道:“有何不可?难道你以为你还拦得住我不成?”

        秃顶老头儿想要阻拦,但他又哪里有张凤府的力气大,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堆已经分拣好的珍贵药材被张凤府撒上了一泡尿。

        锅炉房温度极高,未用多少时候药材便重新干燥。

        正在张凤府重新穿上裤子时候,忽然听得洞府之外一阵脚步声,连忙蹲下身子故作分拣那一堆小山一般高的药材,并且示意老头儿最好不要乱说话。

        等到机关运转,石门缓缓开启时候,一道冷清身影已经缓缓走了进来。

        “他做的如何?”

        芊芊淡淡的问道。

        驼背老头儿正要说话时候,张凤府已抢先一步道:“不过只是分拣一堆药材而已,连这个都做不好,你也未免太小瞧了人。”

        “哦?”

        芊芊有些意外。

        又看向张凤府身后已经分门别类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药材,这才俯下身子一一去查看。

        冷笑着说道:“看起来做的还不错,只是……”

        “只是什么?”

        张凤府心里一紧。

        芊芊疑惑道:“怎的这些药材上面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她说罢便随手拿起一根红参,入手处竟还有些湿润。

        殊不知此时秃顶老头儿已经一颗心噗通噗通跳到了嗓子眼。

        张凤府却强忍住笑意淡淡道:“说不定是早先这里打斗时候塌了锅炉,不小心将药汁撒在了上面,没什么稀奇的。”

        “是么?”

        芊芊狐疑的将手中红参放在鼻子前嗅了嗅,许是觉得难闻,又重新放在了地上。

        “你若是一直如此听话,就不愁我不会让你好好活下去。”

        “那是自然……”

        张凤府下意识说道。

        “只是有些对不起你……”

        “对不起我?对不起我什么?”

        “哦……没,没什么。”

        张凤府立即收口。

        正在芊芊准备刨根问底时候,忽然听得罗生门外一阵悠扬而又有力的号角之声响起。

        芊芊突然愣住,张凤府正纳闷生什么事情的时候,面前芊芊脸上已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好戏终于开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