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狡辩

第二百三十六章 狡辩

        人间修罗第一卷池中物第二百三十六章狡辩王八蛋,你千万不要让我抓住你,否则我一定要让你死个百转千回。”

        十指连心,何况一整条手臂?此刻一条膀子只剩下皮肉连接,其中痛苦可想而知。

        尤其大意之下背上还被宋一血砍了一刀。

        “那么我很好奇百转千回的死法又究竟是什么样的?”

        杜迁的恶毒诅咒很快便僵硬在了脸上。

        因为他已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个人。

        “你……你居然没走……”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从门口缓缓走进来的宋一血。

        宋一血轻声道:“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难道没听过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么?”

        “你……”

        “该上路了。”

        轰隆,旧楼在顷刻之间毁于一旦。

        正化作一道残影的小淫,虫身躯一阵,回过头来看着轰然倒塌并且灰尘漫天的旧楼位置,仰天长啸。

        “宋一血,我与你不共戴天……”

        ……

        ……

        “这是什么声音?怎的听起来如此凄惨。”

        听到这声音的人不在少数,但好在大多数江湖中人都已去了此刻人山人海热火朝天的演武台,并无多少中原儿郎听到这声音。

        不过文肃一行人并不在这其中。

        此刻面对依旧凄惨惹人心疼的刘秋水,文肃心中已没了之前的怜悯之心,取而代之的却是深入骨髓的心里发寒。

        难以想象一个能对同门师姐妹下手之后还能装作楚楚可怜的女人,究竟心里的城府阴沉到了多么可怕的地步。

        “刘师妹,难道你听不出来我话里的意思么?”

        文肃冷笑着说道。

        只可惜并未看到刘秋水慌神,她依旧是那副卖惨的模样。

        “我如何听不出来?我听出来了世子殿下你对我的不信任,对我的怀疑,甚至……说不定世子殿下此刻早就认定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策划的。”

        众人唏嘘一片。

        “那么……你认不认?”文肃低声问道。

        王大海心里沉重,叶大同满脸冷笑,一干英雄豪杰窃窃私语,便是最为亲近刘秋水的几个峨眉女弟子也开始对刘秋水敬而远之。

        他究竟知道了什么?莫非一切事情都已被妖女说了出来?

        刘秋水心里狐疑,但经历过将死人血肉一块块扒出来的事情,又岂能再因为区区几句话的质疑便露出马脚?

        刘秋水凄然一笑。

        “我认?我认什么?我要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干的么?是我杀了峨眉派那么多师妹?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能耐,世子殿下,我不知你究竟从揽月坊那里听到了什么,可我想说的是,我刘秋水在世子殿下你的眼里就是如此一个心如毒蝎的女人么。”

        “我不想听废话,我只想听究竟发生了什么?”

        “究竟发生了什么,殿下你不是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么?我不知那妖女究竟给殿下你说了什么,可我希望殿下不要忘记妖女曾对我们这些人做过的事情,难道殿下宁愿相信妖女,都不相信我?

        倘若真是如此,那殿下你此刻便一剑杀了我,也算是给所有死去的人一个交代。”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文肃通红的眼眶流露出来的只有无穷的寒意以及失望。

        “殿下,有话好说。”

        并不知发生何事的王大海低声劝导。

        “妖女究竟跟殿下你说了什么?她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

        “可不可信?别人亲眼见到她将所有尸体堆积起来又毁灭痕迹,你说我还能不能信她?”

        “然而殿下所说的这些也只不过是妖女的一面之词罢了,为何我说的话殿下你不相信,偏偏那妖女区区几句话便能让殿下你信以为真?难道我刘秋水在殿下心中就是如此狡诈?”

        “你……你还在狡辩?”

        文肃指着刘秋水鼻子死死咬住牙关。

        刘秋水再度凄凉一笑。

        “说我狡辩,殿下又可曾拿出什么真凭实据?还有……我身上的剑伤是怎么来的,王师叔你跟大家说说,难道殿下竟觉得是我用他们的剑给我制造的剑伤?殿下你是觉得我蠢,还是你的几个侍卫蠢?”

        “好……你说。”

        文肃冷哼一声看向王大海。

        “你说她身上伤口如何得来?”

        “这……”

        王大海因心中有鬼,显得有些犹豫,但好在此处曾仔细看过刘秋水剑伤的只有他一人,并无其他人,所以倒也不担心被人看出什么不对劲。

        “我曾仔细查看过,她身上的伤口,的确是魏巍他们的剑气所致,这一点却是不会作假。”

        “听到了么?”

        刘秋水冷笑,心中却一阵后怕,心道好在之前及时让王大海重新伪造了伤口,如此,一番痛苦倒也不算白吃了。

        “世子殿下若是不信,我现在都可以让大家看看我身上伤口究竟是什么样的。”

        说罢,刘秋水果真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了身上衣裳,将后背胸膛尽数呈现出来。

        众人纷纷别过头去,但仍旧有不少人从指缝中偷看,但见刘秋水身上原本晶莹的肌肤此刻却是触目惊心。

        “大家可千万都要看仔细了,看清楚这伤口究竟是什么样的剑气所致,可千万不要随便冤枉了好人……更不要轻易放过了坏人。”

        刘秋水如此一说,当即便有不少正义之士果真仔细查看起来。

        对于长年行走江湖的人来说,要辨别伤口自不是太难,而如此查看之下,就有不少人低声议论。

        “的确不是不同寻常的剑伤,应该是殿下侍卫的剑。”

        “我们肯定不会看错。”

        听到这里,王大海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正感叹于自己总算学了一手好手艺的时候,已听得文肃皱眉说道:“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事实就是如此,殿下始终不信,难道殿下对于我被人玷污一事也同样有怀疑么?是不是还要我今日豁出了脸面让大家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已不是处子之身?”

        声泪俱下,凄然无比。

        刘秋水正要解衣裳之下的裙子时候被峨眉几个女弟子拦住。

        “师姐,莫

        要如此。”

        又替她重新穿好衣裳,做完一切之后刘秋水已哭的泣不成声。

        “可他们明明告诉我是你自己用剑伪造伤口,为何突然变成了魏巍他们的剑?这其中定有问题。”

        文肃想不通,却并未将这一切联想到王大海身上去,如此,又让王大海松了一口气。

        “诸位,今日的事情,我刘秋水已豁出了脸面,甚至不惜让诸位看光我的身子。可世子殿下依旧怀疑我,我不知道那妖女到底给殿下灌了什么迷魂汤。才让殿下如此怀疑我,可那妖女所作所为大家都曾领教过,她是什么样的人已不用我多说,我希望大家能公平一点,公平一点替我刘秋水说一句话。”

        刘秋水凄凉道。

        “难道我这个一路伴随殿下从大乐坊到九重天的名门正派弟子竟不如一个殿下才打过两次照面的妖女说的话来的可信?”

        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不久之后便有人站出来表明立场。

        “殿下,刘师妹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那妖女早就盼着我们起内讧,更何况她平时做事行事皆是诡异,在这件事情上,我们觉得妖女不论说什么,至少可信度都是不大的。”

        “没错,九重天是什么地方咱们大家心里都有数,此番咱们究竟是为什么事情而来,大家心里更有数,要我说,妖女说的话根本就不可信,她巴不得咱们内斗起来,好消耗咱们的整体实力,又让咱们不能同气连枝,如此即便后面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她妖女也能完全将我们这一盘散沙拿捏在手里。”

        ……

        议论声此起彼伏,竟都是朝着刘秋水那边倒去,让文肃根本不知所以。

        有道是墙倒众人推,此刻就连文肃也不禁对自己产生怀疑。

        是啊,一个连自己面子都不肯给的九重天大小姐,为何在这件事情上竟根本没有为难自己?

        难道真是自己错怪了刘秋水么?

        “殿下,你说句话吧。”

        峨眉一女弟子斗胆说道。

        “师姐已成了这幅模样,你若再不说句话,我怕她根本没勇气活下去了。”

        “这……”

        文肃终于妥协。

        殊不料正要说话时候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冷冷传来。

        “殿下根本不必如此,我倒是觉得妖女说的话比刘秋水的话可信多了。”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开口的叶大同。

        “正好有一个人能替我说的话作证,魏巍,出来吧,告诉大家,究竟在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句话落,群起哗然。

        王大海直接愣住,便是哭的梨花带泪的刘秋水亦同一时刻娇躯一颤,手指不知不觉变得僵硬,眼里闪过一丝杀机。

        又是你,叶大同。

        原本还想留着你的性命不杀,可你三番五次与我作对,我却是再也不能留你性命。

        一道人影踉踉跄跄出现,当看清楚这断了一条手臂男子的面容时候,刘秋水不等魏巍说话已咬牙冲了上去抽剑对魏巍胸口刺去。

        “我杀了你,你这畜生,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