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七章 别说话,交给我

第二百三十七章 别说话,交给我

        “住手,刘秋水。”

        一剑尚未至魏巍胸口便被叶大同迅阻拦下来,峨眉宝剑被叶大同单手折断,宝剑反震,将刘秋水震的踉跄后退,伤口崩裂,血流如注。

        叶大同冷笑道:“这么着急就想杀人灭口么?只可惜这里还轮不到你来放肆。”

        “魏巍。”

        文肃难以置信的看着此时魏巍模样,他又哪里有之前作为王府侍卫的半点风采?只剩一条手臂苟延残喘,宛如丧家之犬。

        “殿下,我对不起你……”

        魏巍连叶大同都没有任何隐瞒,自是也不隐瞒文肃,当下便将事情本末原封不动道出,说罢,已拔剑横在肩头。

        “我之所以留了一条烂命回来,便是不想让这女人瞒天过海,将所有事情都推在我们兄弟四人身上,眼下事实已经真相大白,我无颜回去面对王爷,也无颜回去面对师父他们,还请世子殿下送我上路。”

        “你……”

        文肃气的浑身颤抖。

        “你怎能做出如此事情,也就是说刘秋水的确曾被你凌辱,峨眉派那些弟子也的确是死在你们手上对不对?”

        “刘秋水,你且自己来说说究竟是不是我凌辱你?”

        早已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魏巍早已将生死与脸面置之度外?

        “究竟是我凌辱你,还是你勾引我在先?峨眉那些师妹又究竟是被我师兄他们主动杀死,还是一切都因为你的唆使,才害那么多人为你丢了性命?”

        “魏巍,你如此说话也不怕天打雷劈么?我勾引你,你有什么地方值得我勾引,你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世子殿下的一条狗而已,若不是你对我起了杀心,又惧怕我峨眉派,所以你才带着你的三位师兄来杀我,我那十几个可怜的师妹又怎会横死在你们手中?”刘秋水冷笑。“你以为你这样一说便能骗得过所有人?你是不是把这里这么多人都当成了傻子?”

        “刘秋水,你……”

        魏巍恨的咬牙切齿。

        “你当初勾引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这条手臂便是拜你所赐,你以为你做的一切就凭你三言两语便能将这里这么多人糊弄过去?”

        “是么?你口口声声说一切都是我所为。你又能拿出来什么真凭实据?”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你毁灭,你此刻问我要证据又是什么意思?不过若说起证据的话,你可不要忘了当时在场的可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九重天那位大小姐也在场,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容易就承认,如何?你敢不敢与我去找她对质?”

        魏巍早已想到刘秋水会有此一步,心道纵使平日里不喜那位大小姐,今日却也不得不求她相助。

        只可惜刘秋水对此却依旧冷笑不已。

        “大小姐……叫的可真是亲热,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这里所有人就在不久之前还被那位大小姐在揽月坊刁难,你叫的她如此亲热,又难保你不会跟她达成什么阴谋。”

        “阴谋,我能有什么阴谋?”

        魏巍突然现论嘴皮子功夫,刘秋水似乎比他想的还要厉害。

        “你就说敢不敢跟我去找她对质。”

        “找她对质?究竟是找她去对质,还是找她去听你们可能早就密谋好的话?魏巍……你真以为你三言两语便能抵消你害我峨眉派的那么多弟子性命?”

        刘秋水低声说道。

        “我只需要问你两个问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当着世子殿下的面,我希望你能实话实说。”

        “什么问题?”

        魏巍心里一沉,若不应了她的话,难免会让人觉得自己心里有鬼,若是应了,却又不知道刘秋水会问出什么古怪刁钻的问题。

        刘秋水低声道:“你是不是已将我凌辱。”

        “没错,可是……”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面对刘秋水的咄咄逼人,魏巍只得咬牙道。

        “是……”

        “好,第二个问题,我峨眉派那么多弟子是不是死在你们师兄弟三人手上。”

        “可那是因为……”

        “没有什么因为,你还是只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

        “是。”

        “既然你做的这两件事情你都认了。你又还有什么话好说?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刘秋水故意说谎欺骗大家,可连你自己也承认了这两件事情的确是你们所为,诸位,我刘秋水虽人微言轻,却也不得不问一句,我要替我峨眉派那么多弟子报仇,有错么?我要替我的名誉讨一个说法,这难道也有错么?”

        一番话落,众人亦是唏嘘不已。

        如此两头雾水让文肃不知所以。

        他沉声道:“魏巍,我想听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殿下,并非如她说的那样,所有的一切明明是她策划,便是峨眉那些师妹也是被她利用,诸位千万不要听这女人巧言令色。”

        “魏巍,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如何狡辩?若非你们师兄弟四人要杀我灭口。要遮盖你们做的那些丑事,我峨眉那么多师妹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怎会为我而死,你敢说你们没有打算杀我灭口?”

        刘秋水步步为营,魏巍已是方寸大乱,因为他开始现不论如何解释,都似乎没多少人愿意相信他,至少,这件事情不论怎么说都是因他而起。

        “还有一个办法。”

        魏巍咬牙切齿说道。

        “如果大家信不过妖女,还有一个人曾亲眼目睹了一切,只要有他替我作证,所有的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谁?”

        众人不由得齐声问道。

        魏巍一字一句道:“张凤府,只要他能出来替我作证,便能证明我说的都是真的。”

        “张凤府?这名字怎的听起来如此熟悉?”

        众人纳闷。

        文肃沉声道:“我记得他,他是一个本来应该死了的人。”

        “可他非但没死,还活的好好的,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被妖女追杀,如此,他可能够证明他的立场?”

        “他现在在哪里?”

        “想知道他在哪里,问妖女就行。”

        ……

        此刻,被众人不住念叨的张凤府正埋头蹲在地上,愁眉苦脸的分拣着地上堆成小山一般高的药材。

        对于这看似容易,实则分辨起来极其麻烦的活儿,张凤府虽耐得住心,却在面对罗生门之下隐约传来的震天擂鼓之声时候显得有些心浮气躁。

        “你若真想出去看,便请示尊使,看她给不给你机会,可千万不要弄混了这些药材。”

        见张凤府心绪不宁,秃顶老头儿低声提醒道。

        “若是坏了天尊的大事,恐怕就是尊使也未必能保得住你。”

        张凤府停下了手上动作,笑道:“你们每个人都随时将天尊二字挂在嘴上,却不知你们所说的天尊究竟在何处,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居然能让你们这么多人对他唯命是从。”

        “天尊就在罗生门,至于在罗生门的什么地方,你以为是我这个小小的烧锅炉老头儿能知道的么?”秃顶老头儿轻笑。“莫说是我,恐怕就是尊使都未必见过天尊真正长什么样子。”

        “居然还有这种事情?”

        张凤府惊讶无比。

        “她如果不知天尊模样,又从哪里学来操纵傀儡的法子?”

        “你问这个恐怕是问错了人,我若知道这么多,又怎会在这里烧了这么多年的锅炉?”

        “这么多年?老头儿,你在罗生门呆了多少年?”

        张凤府不由得问道。

        老头儿停下手中活计,极为认真的思索片刻,像是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随后才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多少年我是记不清了,倒是记得罗生门的人去了又来。来了又去,已经不知道换过多少批人,从中原带来的新鲜橘子我已美美的吃了二十八回,如果每年都送的话,应该差不多是二十八年了。”

        “二十八年,二十八年都没见过天尊的样子,难不成这天尊来罗生门的时间竟比你还早?二十八年,就算每年制造出来十个傀儡,那也有二百多个,如此大的数目,倒还真有些骇人听闻。”

        张凤府不由得暗自琢磨。

        眼下就指望黄泉能好好活下来,将那些药渣带到秦雪烟那里,说不定能找出猫腻,对付那些低级死士容易,只需要砍下头颅就行,可对付那些高级傀儡,恐怕想砍他们头颅却并非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你就好好在此处,尊使吩咐下来的事情你就好好做,听她的话最起码能暂时保住你的命,这个时间,差不多我又要准备药汤了。”

        老头儿说完便拍拍屁股灰尘站了起来,佝偻着身子开始盛那些已经熬的浓浓的药汤。

        张凤府灵机一动,笑道:“老头儿,今儿个我来帮你,每次看你独自一人拎着这么大两只桶,我可真看不下去,也不知尊使心中在想些什么,居然让你一个人来做这种事情。”

        “那倒不必了,这些事情我自己做早就习惯了,这差不多三十年我都是如此过来的,至于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你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就不要来了,心思再多也不如你那两个朋友的性命重要。”

        老头儿转回头看了一脸笑容的张凤府一眼,轻声道:“我看你小子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之前药材的事情才没告诉尊使,要不然以她的脾气,恐怕你的两个朋友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有情有义?你若真觉得我有情有义想成全我,你就该告诉我他们两个家伙究竟被关在哪里。”

        “别说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告诉你的话又有什么用?你以为你能将他们带出去不成?小子,你就别痴心妄想了,现在整个罗生门都进入戒备状态,莫说是带两个大活人,恐怕你带只苍蝇出去都不容易。”

        “戒备状态?这是什么意思?”

        “真想知道?”

        老头儿突然狡黠一笑。

        张凤府撇撇嘴。

        “难不成是假的?”

        老头儿又眨巴眨巴眼睛说道:“真想知道倒也容易,我带你出去看一下就明白了,可我也不能白白冒着让尊使现的危险

        (本章未完,请翻页)

        带你出去不是?”

        “那你想如何?”

        张凤府心道这老小子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罗生门既然回来了,总得要做点事情才行,就算摸不透这里的情况,最起码也该知道不久之后倘若要攻打罗生门,该从哪个地方入手。

        指望黑寡妇恐怕没戏,心道她恐怕早就知道了罗生门的情况,却不告诉自己,表面上说是合作,实际上这女人多半只是拿自己当枪使罢了。

        一切事情都得靠自己才行。

        “我带你出去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带你出去之后你必须得跟我乖乖回来,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考虑,毕竟尊使也不是每次都那么好脾气饶了你。”

        “就这么简单?”

        “当然不会这么容易,等到回来之后,你除了每日里要分拣药材之外,这烧锅炉的活儿就交给你做了,我只负责每天配药,毕竟人老了,辛辛苦苦二三十年,也该放松放松了,还有一条最重要的,那就是你小子以后可不能再欺负我,我知道你小子武功高强,又狡猾的很,不然尊使又岂会留你活口,可你整天欺负我这个不会武功的老头子算怎么回事?就算你自己不臊得慌,我都替你觉得丢人,只要你答应了我上面这几个条件,我带你出去看看也没什么关系。”

        “我还以为你能说出什么难办到的事儿来,原来就这么几件,行,我答应你就是。”

        张凤府笑着点点头。

        “只要你这老小子替我考虑,我又怎可能不为你考虑?毕竟师父可早就教导过我要尊老爱幼。”

        “师父?能教出来你这么一个狡猾小子的师父,看来也不是什么好鸟儿,废话少说,过来帮忙。”

        “帮忙作甚么?”

        “当然是盛药汤,抓紧时间,可千万不要误了时辰。”

        ……

        沉重的石门缓缓开启,张凤府刚刚拎着两桶药汤出门便已嗅到了空气中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罡风依旧,只是此刻那些原本紧闭的关押死士的石门已经不知不觉开启了一大半。

        死尸在罗生门林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每个人都是如同僵尸一般的表情,但张凤府相信这些此刻没有任何威胁的死士在收到那位天尊的号令一刹那,绝对会成为让任何人或者任何势力心惊胆寒的人命收割者。

        “别看他们,走你的就行。”

        老头儿提着两桶药汤在前,张凤府在后,关注着这些死士的一双眼也在老头儿一句话之后收回了目光。

        “只是一群死人而已,看看又能怎样?”张凤府低声嘀咕一句。

        老头儿低声道:“你在看他们,他们同样也在看你,我虽不知天尊是如何操纵他们,却知道他们若是要杀人,眼里便会烙印上要杀的人的模样,只要他们还能动,那么纵使天涯海角。他们也一定会杀了那个人。”

        “真有如此离谱?”

        张凤府撇撇嘴表示不信。

        老头儿嘿嘿一笑。

        “不信你就去试试,只要给他们眼里烙印下你的模样,天尊一催动他们,他们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因为死人虽然没有意识,可他们在死之前最后见到的那个人一定会留在他们的眼睛里面。”

        罡风扑面而来,尤其在罗生门这等鬼气森森的地方,更尤其是在面对这么多死人的情况下。

        面对老头儿阴测测的笑声,又行走在到处都是死士,只有他们两个大活人的阶梯之上,张凤府不免一阵后背凉。

        淡淡道:“我不是怕,我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

        “究竟怕不怕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数?”

        “我懒得跟你解释那么多,我且问你,他们要戒严做什么?”

        “戒严自然是怕有人趁这个时候溜进来,毕竟此刻九重天大比已经开始,想必最多不过半日,九重天绝大部分的高手都将在九重天汇聚,罗生门已形同虚设,如果这个时候有人溜进来想做什么手脚,又该当如何?”

        “原来如此。”

        张凤府缓缓点了点头。

        心道眼下可不正是最好机会?

        即便不能弄清楚那高深莫测的天尊究竟藏身在何处,如果能弄清楚尊上是什么人,又或者能去藏有中原各大门派武功秘籍的藏书阁一观,都将是不菲的收获。

        只可惜张凤府的心思似乎早已被老头儿看穿。

        他淡淡道:“你那些歪心思可就不要想了,罗生门虽此时式微,那也只是相对于九重天而言,即便罗生门此刻再微弱,也有一号到十号坐镇,单单这十个家伙都不是你小子能应付。”

        “还有一个苟或……”

        张凤府低声说了一句,因为他已看到似乎无处不在的苟或正朝这边走来。

        “别说话,交给我。”

        老头儿同样低声说了一句。

        “这两只桶你接着,待会儿交给我来应付就是。”

        张凤府接过两只盛满药汤的水桶跟在老头儿身后一言不。

        终是到了碰面时候,苟或冷冷停下脚步,瞧了张凤府一眼。

        冷冷道:“谁让你出来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