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尊上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三十八章 尊上

        苟或大人,是我……”

        秃顶老头儿正要说话时候不想却被苟或冷冷打断。

        “老驼子,我问你了么?”

        “这……”

        “是我自己出来的。”

        张凤府硬着头皮说了句。

        “尊使只要我分拣药材,却并未说过我不能出来,我只是见外面有了这么大动静,好奇而已,便跟着老头儿出来看看。”

        “只是出来看看?”

        苟或冷冷一笑,因为带着半张面具,张凤府只看到他面具之上一双透露寒意的双眼。

        “你们这里这么多人,我除了出来看看还能做什么?也顺便帮老头儿拎药汤,毕竟在锅炉房里时间长了,难免闷得慌,我若是因为如此而分拣错了药材,到时候弄出来什么麻烦,苟或大人你愿意替我承担这个责任么?”

        “你……好小子,嘴巴倒是挺利索。”

        苟或上下打量了张凤府一眼,他实在心中想不明白就如此一个除了长得英俊一点,其他地方一无是处的家伙怎能同时得到两位小姐青睐。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生了一张能说会道的嘴?

        “不过我可没有尊使那么容易上你的当,我虽然不知你究竟是如何让尊使不杀你,却也要告诉你这里是谁的地盘。”

        “当然是天尊和尊上的地盘,难不成会是你苟或大人的地盘?大人你如此在这里咄咄相逼我这么一个阶下囚,难道就不怕传出去惹人笑话?”

        张凤府轻声一笑,眼前这家伙实在让他太过不爽,却又不得不碍于对方的武功,将这口气压在心里。

        “还是说大人心中一点儿也不自信?”

        “自信?我需要什么自信?”

        苟或不由得低声问道。

        “对于你这种在我眼里屁都不是,只会耍些小聪明的家伙,我究竟需要什么自信?”

        “因为大人你可能怕我在你眼皮子底下弄出什么花样来,我说的对不对?”

        张凤府满脸笑意看着苟或那张脸,他这模样实在很欠揍,可苟或倘若真的揍了他,便只会让对一个阶下囚咄咄逼人这件事情成为现实。

        苟或是不屑于这么做的。

        他冷笑道:“笑话,你在我眼里蝼蚁都不如,我会怕你耍出什么花样?”

        “那不就是了?”

        张凤府本能打算摊手,因为提着两只药汤桶的关系,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

        “你既不怕我耍花样,又何必在乎我到底做什么?我只要做到尊使吩咐的事情就行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我若真打算跑,恐怕也不会乖乖跟尊使回来。”

        “别以为有尊使你就可以肆无忌惮。”

        苟或最后看了张凤府一眼。

        “你最好祈祷你千万不要落在我的手里,也最好祈祷你做什么事情的时候都会小心再小心。”

        “我会很小心的。”

        张凤府咧嘴一笑。

        ……

        ……

        “真是吓死我了,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就没命了。”别了苟或,秃顶老头儿不知不觉后背已让冷汗湿透。“惹谁不好?偏偏惹这个不好招惹的家伙,若非你的确是尊使带回来,恐怕他刚刚要杀你的话,杀了也就杀了,根本不会给你磨嘴皮子的机会。”

        “这家伙究竟什么来路?怎的你会如此怕他?”

        张凤府并未见过苟或出手,倒是曾听苟或与孟轻舟对话时候,大概听出来苟或并非是孟轻舟的对手,孟轻舟已入八品境界,如此说来苟或纵使不是八品,却也不会差太远。

        八品……

        张凤府满打满算自己如今武功,踏入六品,仗着武功诡异,出奇制胜拼了命的话也能击杀一般七品,可对上苟或这样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家伙,除非踩了狗屎运捡个大便宜,否则自己见了他也只有远远逃跑的份儿。

        “来路我说不上来,总之这家伙绝对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就是了,从一号到十号,苟或这家伙绝对是排在前五的,若非如此,又怎能让尊使看重?总之你若是不想死的太快,以后看见这家伙能避多远就避多远,也就是你小子不知者无畏,才敢跟他那般说话,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就被他一掌拍成了肉泥。”

        “前五么?”

        张凤府一阵心惊,九号十号尚且能将瘸子两个倒霉鬼轻而易举制服,这苟或又该有多厉害?

        “我倒是想避开他,可就怕他有事没事专门找上我才是真的。”

        张凤府冷冷又说道。

        “总之大家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他若真是铁了心要找我麻烦,我若乖乖受着那恐怕也就不是我了。”

        “难道你还想跟他打一场?恕我直言,就你这幅模样……”

        老头儿叹息着摇摇头。

        “恐怕难哪,单单只是你这条腿想要彻底康复都得需要不少时间,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恐怕你的五脏六腑也受了伤,只是得高人出手救治,所以才好的这么快。”

        “你真是一个普通的烧锅炉老头儿?”

        张凤府并不隐藏心中那一份疑虑。

        低声道:“连我的伤势都能说的清清楚楚,如果说你只是个小老头儿,恐怕就是三岁小孩子都不相信。”

        “那只是你小子太过蠢而已,你不看看我是做什么的,天尊所需要的药汤以及尊上所需要的药汤每日里都是由我来准备,我配了将近三十年的药材,找我抓药治商的人也不在少数,三十年的累积下来,要看出你的伤势又有何难不是?”

        “我还是不信。”

        跟在老头儿屁股后面,张凤府果断摇摇头。

        “说不定你这家伙只不过是运气好蒙对了而已。”

        “随你怎么说,我若强行要跟你证明,只怕你小子立马会让我给你配一副能尽快给你疗伤的药,我才没那么笨,”秃顶老头儿再度阴测测一笑。“其实就算我真给你配个什么强化你内力的药方,估计也没什么用,因为这里是罗生门,而这里的每一种珍惜药材都是有数的,无缘无故少了,我可得吃不了兜着走。”

        “你说什么。”

        张凤府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老头儿所说的前半句话身上。

        “你说有药物能增强内力?”

        “有么?”

        老头儿暗道不妙。

        “可能是你听错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说过这句话?”

        “你想耍赖?”

        张凤府冷冷一笑。

        “也罢,既然说过的话你都不承认了,那我还那么配合你做什么?这药汤我看咱们也根本没必要送了,就让它安安静静待在这里好了。”

        见又被张凤府套了话,老头儿作势就要在自己嘴巴上抽两巴掌。

        哀叹一声。

        “瞧我这乌鸦嘴。”

        张凤府见状连忙轻笑着说道:“你即便把你你一口牙齿都打掉也没有任何作用,现在,要么告诉我如何以药物增强自己的内力,要么咱两今天就坐在这里哪儿也不去,等到误了天尊的时辰,咱两一起吃不了兜着走,我反正已经这幅模样了,之前不想死是因为还惦记着那两个倒霉鬼,现在想想,只要我先死,那也不算对不起他们了,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对了,你可千万不要想着从我手里抢过去这两桶药汤,因为那样我只会将你一脚从这长长的梯坎上一脚踢下去,正好你这好像乌龟壳的驼背正适合。”

        “你……”

        秃顶老头儿已被气的说不出话来,至少张凤府能看出来假如此刻有后悔药的话,这老头儿一定会连药瓶子都一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塞到肚子里去。

        “怎么?还没想好吗?”手里拎着两只药桶,张凤府已经吃定了这老头儿定会被自己所威胁,倘若真能弄到这以药物增强内力的法门,以自己火云刀以及寒冰掌这两门需要强大内力支撑的绝学,将来说不定会挥出更大的威力,那么若是再遇上什么危险,自己也不至于两记火云刀便抽干了内力。

        “老头儿,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能等,纵使老死在这里我也能继续等下去,可你就不一样了,误了时辰,嘿嘿嘿,天尊那边……”

        “唉,罢了罢了。”

        秃顶老头儿生气的跺跺脚。

        “遇见你这小子算我倒霉,你怎的如此一根筋,我实话告诉你,要用药物增强内力倒也不难,只是锅炉房的所有药材都有数,绝对不能私自乱动,你也别想打那儿药材的主意,其实就算我给你这法子也没多大用处,因为那药方之上所有的药材只有这里才最为齐全。你若要去中原其他地方找,只怕花个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找齐全,当然你若是……算了,那样做只是自寻死路。”

        “别算了啊。”

        张凤府连忙说道。

        “有话就直说,你若再如此吞吞吐吐我直接将这两桶药汤倒了你信不信?”

        张凤府说完果真开始倾斜手上的药桶,眼看药汤就要漫出来留在地上。

        “好好好,我说我说还不行吗?真是怕了你小子了。”

        老头儿看来已是真的服气,即便后面与张凤府说话时候都不忘狠狠瞪了他两眼,但张凤府却分明看到了他眼里那刹那的飘忽不定。

        “天下的名贵药材恐怕没有什么地方比罗生门来的更齐全,不过也并非所有的药材都放在我这里,这里的所有药材都需要一个人亲自过目,因此她那里多半留下了这些药材的样品,不过你去她那里弄根本就是死路一条,还没人能从她那里占到什么便宜,至少我是没有见过的。”

        张凤府用手捏着下巴似笑非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说的她应该是指的女魔头对不对?”

        秃顶老头儿惊讶无比。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废话,老子不但知道你说的是谁,老子还知道你这老小子根本就是在忽悠我。”

        张凤府冷冷一喝。

        “早就说了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还不信。”

        最起码有一碗的药汤被张凤府洒了出去,秃顶老头儿顿时呜呼哀哉。

        “兔崽子,你这是想要我死啊。”

        “你跟老子耍小聪明,你还嫩了点儿。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再不说实话的话,这两桶药汤你就都别想要了。”

        “好好好,我说我说。”

        眼见药汤洒落,秃顶老头儿真如同自己的性命受到威胁一般激动不已,再看张凤府的时候愤怒中又带着几分妥协。

        “我压根儿就是骗你的,学武之人丹田内力全靠自己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哪儿有什么以外物增强内力的说法,我随便说说你也相信?”

        “你还在骗我。”

        张凤府冷笑。

        “我连死人活过来,还能杀人都见过了,还有什么是不能相信的?最后一次机会已经给了你,既然你不说,那咱们就一拍两散。”

        “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成嘛。”

        秃顶老头儿已彻底妥协,垂头丧气。

        “看来你小子命中注定就是我的克星,我告诉你也无妨,只是告诉你你也未必有胆子去。”

        “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我连你们的尊使大人都敢得罪,还有什么不敢的?”

        “那如果我说掌管药材的人不是尊使,而是尊上呢?你可还有那个胆子去?”

        一句话,张凤府突然愣住。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