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四十章 烧钱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四十章 烧钱

        芊荨有孟轻舟,芊芊有荀牧,这两姐妹同样都有一个常伴左右的侍卫,下场却根本就不一样,这一点,亦让张凤府唏嘘不已。

        芊荨虽狡猾,却至少还有良善之心,到了芊芊这里,诡计多端不说,甚至连亲近的人都能下手,足可见两姐妹性格之迥异。

        这荀牧竟然也不恨?

        张凤府一边往锅炉里面勤快的加着柴火,一边与老头儿闲聊,心道大比虽开始,可啰啰嗦嗦废话都要说不少时间,更何况这大比从某些方面来讲根本就是九重天自己的事情,与他无关,至于黑寡妇那边,黑寡妇与他也不过互相利用罢了。

        九重天重新排名又如何?

        似乎与自己并无什么关系,说的难听点,即便就是被困在黄泉路的那批高手的死活都不关自己的事情。

        恨?

        老头儿一边熟练的往滚烫的锅炉里加着定量的药材一边轻笑。

        他敢么?整个罗生门几乎都是尊使说了算,至于尊上与天尊,基本都是不管事的,能留他一条命就不错了,更何况其实我也听说荀牧的武功并不怎么样,在这种论本事吃饭的地方,他能排到九十九,你也应该能想得到他究竟有几分本事了。

        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张凤府轻轻点点头。

        先不提他,先说我们的事情。

        我们的事情?

        老头儿将手里最后的药材一并放入锅炉之中,又以铁铲搅了搅,才一屁股坐在地上嘀咕道。

        我们能有什么事情?

        自然是尊上的事情。

        张凤府郑重说道。

        老头儿,我看你这段时间也算上道,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赶紧提升自己的实力,没来九重天之前也不怕你笑话,老子自问放眼江湖,年轻一辈没几个有一个做我的对手,可自打来了九重天之后我因为实力不够吃的亏一双手都数不过来,所以我非常需要你说的药物提升内力的办法。只要有了滔滔不绝的内力,即便是那些人中蛟龙,我也能以内力活生生耗死他们。

        你还真打算去?老头儿顿时瞪大眼睛满脸惊恐,低声道:你臭小子是真的活的不耐烦啦?你可知尊上乃是掌管整个九重天跟罗生门的大人物,你去打他的主意,那不是找死是什么?更何况即便能以药力扩充丹田,可你也应该知道,如此以外物增强内力,多少都有些后遗症,你可能接受得了?

        如果真能像你说的扩充内力有什么后遗症,我也并不担心,只要给我一口气在就行,男子汉顶天立地,区区后遗症又算的了什么?至于你说的尊上不好惹嘿嘿嘿。

        张凤府抿嘴一笑。

        尊上也是人,尊上也要吃喝拉撒不是么?我就不信他真能一辈子不睡觉?只要他会睡觉,那就有我得手的机会,对了,老头儿,你说这些药渣的药力是不起完全挥发完毕了。

        张凤府一只手捧起一堆已经辨认不出本来颜色的药材,阵阵药香扑鼻。

        想要完全挥发一种药材的药力哪儿有那么容易,药材珍贵,这里的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渣也一样价值不菲,更何况有些药材原本药力巨大,如果不提前将药力挥发一部分出来,巨大药力对于人来说未必就一定只会是好事,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

        老头儿拍拍屁股走至张凤府跟前,就用他手中漆黑药渣一一做着介绍。

        就比如说这一味世人皆知,可也绝对没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如此随便说出来,我说的对不对?

        我只不过随口一说罢了,只是想考考你究竟是不是能说出来,你若是实在说不出来也就罢了。

        张凤府邪笑着看了老头儿两眼。

        反正我也没指望你真的能说出来。

        笑话。

        老头儿义正言辞道。

        岂有我说不出来的药理?这天山雪莲乃是放眼天下都有价无市的宝贝,能活死人肉白骨,对于习武之人更是大有裨益,不过凡事都总有两面,天山雪莲虽好,不过因为太寒,而早就已经形成寒毒,故此人根本不能轻易服用,再者,如此重宝,怀璧其罪的道理你也应该能明白,得到了能不能守得住才是个大问题,因此,这东西虽然抢手,却也烫手的很。

        不错不错,果然有点本事。

        张凤府此番却是心悦诚服。

        居然连寒毒都知道,我也算承认了你。

        那还用说?

        老头儿冷哼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声,将趾高气扬展现到了淋漓尽致。

        张凤府又趁热打铁说道:天山雪莲就太远了,咱们还是说说眼下,也不知尊上得的究竟是什么怪病,居然每日里要以如此天价的药材淬体,这哪里是得病,这分明就是烧钱。

        烧钱不烧钱又跟你有什么关系?

        嘿嘿嘿。

        张凤府讪讪一笑。

        我就随便问问,我只是好奇你每日里需要熬制两种不同的药汤,难道就不怕什么时候搞混了出了差错?若说你二三十年来一次差错都没出过,我肯定是不信的。

        老头儿不明张凤府话里玄机,也只是老老实实说道:差错自然是有,不过也只是在给尊使的淬体药汤上面有些差错,至于天尊所要的药汤,半点差池都不能出。

        张凤府别有深意道:也就是说其实给尊上的药汤多用了一点药材或者少用了一点药材,基本问题不大对不对?

        你问这个做什么?

        秃顶老头儿突然生起了警惕之心。

        张凤府拍拍手站起身道:我还是就随便问问,好了,我得去分拣药材去了,自己做的孽,只能自己背锅呀。

        这家伙,怎的突然变得这么勤快了?

        秃顶老头儿狐疑的说了一句,随后也没多想,任张凤府去。

        他并不知张凤府偷偷在分拣好的药材里偷偷揣了那么一两味在怀里。

        自言自语说道:只是拿了这么一点点应该不会碍事,那女魔头也未必就那么神通广大能察觉到。

        于是,一桶已经被张凤府偷偷摸摸加了两味药材的药汤就这样被老头儿盛在了桶里,浑然不觉。

        此刻,驼背老头儿正提着一桶为尊上准备的专门淬体的药汤,哆哆嗦嗦朝三足鼎走去。

        张凤府正低着头跟在他身后。

        放松一点,只是去给他送药汤,又不是送他归西,这么紧张做什么?

        你来试试?

        老头儿心中恨的咬牙切齿,面对张凤府如此一问,低声说了一句。

        尊使让你安心在锅炉房分拣药材,你偏偏要跟着我四处走动,总之就像我说的,出了什么事情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带你来的,我还想多活几年。

        放心放心,我张凤府是那么不讲义气的人?

        张凤府心中窃喜,嘴上装作无事说道。

        我只跟着你到门外,不进去,只是好奇这尊上究竟是什么人而已,等你送完药汤之后就出来,我随你一起回去就是。

        如此,秃顶老头儿这才放心下来,却是根本不曾想到在送完药汤出来之后已经不见了张凤府的踪影。

        难道这么快就回去了?还说等我,真是不可理喻。

        秃顶老头儿提着药桶佝偻着身子一步步离去,这时候张凤府才从阴影处现出身子来。

        心中默默掐算着时间。

        两根黄须,足够你这家伙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了,等拿了我要的药材你再慢慢醒来也不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