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学无先后 达者为尊

第二百四十二章 学无先后 达者为尊

        “天尊……”

        张凤府心里一沉,心道这女魔头莫不是打算也将自己炼成什么没有思想只会听话的傀儡?

        不知不觉语气也不善了几分,沉声道:“天尊能怎么帮忙?难道要将他炼成一具傀儡?倘若成了一个只听话不会思考的傀儡,那我们要他又有什么用?”

        “尊上。”

        芊芊的语气也不知为何低沉了几分。

        “你今日是怎么了?难道你不知傀儡也分为很多种么?”

        “知道,咳咳……我当然知道,我只是觉着如此一来便失去了他本来的价值,与其想要操纵他,我看……倒不如拉拢他比较好。”

        “拉拢?尊上你的意思是……”

        “天下就没有不喜欢吃骨头的狗。”

        张凤府咬牙说了一句,虽说将自己比喻成狗未免有些太不合适,可为了能让芊芊打消对自己的顾虑,此时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无利不起早,哪儿有人不想为自己捞点好处,当初皓月不正也是因为有好处才来投靠九重天的么?只要能拉拢这小子,好好对待他……甚至有必要的时候能给他一些特殊权利,我相信只要开的价格够高,他不可能不会心动。”

        “我觉得这样太过冒险。”

        芊芊倒也没多想什么,轻声说了一句。

        “这小子跟皓月不同,皓月是清楚明白自己要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将利害分析的很清楚,所以才会成为我们一个大麻烦,可这小子稀里糊涂弄到现在我们都不知他究竟想要什么,只因好像不论什么事情都有他的影子,想要拉拢他,我看还不如就像我之前说的,等到天尊制作出来成功的高级傀儡之后,将他也一并做成傀儡,如此便会为我们省略很多麻烦。”

        “说的容易,那高级傀儡到现在都没个音讯,倒是做出来不少失败作品,如此一件作品所需要耗费的药材岂是一般?我九重天即便再财大气粗,也万万不能如此折腾。”

        张凤府顺藤摸瓜,说的所有话都模棱两可,一时之间根本难以让芊芊找到什么漏洞,故此,芊芊纵之前有疑,此时也不会有什么怀疑了。

        提起财大气粗四个字,出乎意料的,芊芊竟轻声叹了一口气。

        “我知道尊上的忧虑,这些年我九重天光是从中原各地收敛来这些药材所需要耗费的财力物力都足够让整个帝国为之劳民伤财,可这也是逼不得已的做法,如今朝廷内忧外患,党派林立,光靠那些个只管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将军王爷,他们只会贪图利益,又哪里会想到真为帝国做些什么,可倘若有了这批死士,那就大不相同了,只要能将他们投放在战场,以战养战,到时候便不会再需要我们为他们消耗什么,更何况天尊那边其实也并非就是全都是失败作品,至少……我听天尊说他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主意,要练就出一个天字傀儡出来,而且已经找到了最合适的人选……”

        听到这里,张凤府心中波澜横生,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成为现实,九重天原来真的不过只是朝廷操纵下的一个巨大阴谋,至于芊芊所说的天字傀儡,即便不懂,却也能从她字里行间听出来这天字傀儡的非同一般。

        张凤府沉声道:“天字傀儡人选,是谁?”

        “还不知道。”

        芊芊摇摇头。

        张凤府故意一声冷哼。

        芊芊立马颤声说道:“真不知道,天尊没说,尊上你也该知道对于这些事情,即便是我,天尊也是不愿意多说一句的,只有等他愿意说的时候才会知道。”

        张凤府听她话里紧张惶恐,倒也不像作假,心知继续追问下去只会让人生疑,便缓和了语气说道:“既然天尊不说,那我也就不问了,只是他只说有了合适的人选,却未说已经研制成功,你觉得我们能等到那个时候去么?以现在的形势。”

        “不能。”

        芊芊果断摇头。

        “九重天大比只是一个嘘头而已,纵然往年也会大比武,可今年这次大比武不过只是为了给那些中原门派瞧瞧我们九重天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真正实力,震慑他们。等到大比武过后展宝大会开始,便是他们为了好处自相残杀的时候,等这时候我九重天再趁势一举拿下他们,有了这些各门各派的宝贝疙瘩在我们手中,也不怕中原那些门派不乖乖听话,可我们即便再掌控,也只能掌控大体,事实上总有一些小毛贼企图坏我们的大事,那小子就是其中之一,虽说一只蚂蚁咬不死大象,可怕就怕在这只蚂蚁万一召来蚂蚁大军。”

        “所以我才告诉你要拉拢。”

        张凤府不容置疑的说道。

        “天尊的手段还不知能不能成功,这个时候可不敢冒险浪费了这么好的一枚棋子,一定要拉拢那小子,他要什么给他什么,他要去哪里让他去哪里就是,反正我罗生门这么多高手,即便给他机会逃走,他又能逃的到哪里去不是?”

        “可是……”

        “没什么可是,难道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芊芊不敢。”

        最后芊芊又咬牙说道。

        “就怕这小子不领情。”

        “不领情总有不领情的法子,钱财他不爱,权利不爱,漂亮女人我不信他还不爱?男人翻来覆去就那三样,权利,财富,女人,如果这三样都不喜欢,那他应该去出家当和尚。”

        张凤府提起女人二字,芊芊突然两眼放光。

        似笑非笑说道:“尊上的意思我明白了,可某些人一心只想跟我争夺九重天的权利,未必就会领尊上你的情,她巴不得砍光身上的枝枝蔓蔓跟我斗,尊上你要她跟那小子好,我估计她虽然心里乐意,可未必就一定会接受。”

        “难不成九重天只有芊荨一个女人?”

        张凤府咳嗽了一声又淡淡说道。

        “不是还有一个你么?”

        “尊上,你……”

        芊芊突然愣住,可面对上面这位大人物的话,却不能与下属那般作脾气。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张凤府沉声说道。“更何况只是要你暂时用美人计拖住他而已,也并非就是让你现在就跟他成其好事,说实话,就算你愿意,我这里还未必肯。”

        这句话却是说到了芊芊的心中最柔软处,不知不觉她语气也缓和不少。

        又一番可有可无的闲聊之后,芊芊才退了出去。

        张凤府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暗暗揣摩这尊上的身份,难道这一看就是纵欲过度肾虚的家伙竟是芊芊的喜欢对像不成?这可真有意思。

        药力挥过去的时间还尚早,张凤府从尊上的衣裳里摸出来一把钥匙之后又才拆开那密封的信件。

        信上寥寥数语,但却给张凤府呈现了一出果然不出所料的戏码。

        “九月药材已全部准备就绪,正着人送来,君且心安,后续之事自有我来料理,帝国之乱,乱在一时,不会乱在一世,快刀斩乱麻,一时的疼痛……在所难免。”

        没有署名。

        已经拆开的信件,张凤府不会傻到放回去,只能放进怀里,打开紧锁的箱子之后,里面也并非是什么奇珍异宝,还是信件,从几年前到现在的应有尽有,时间不给张凤府仔细查看,只来得及随意挑选了几封十年前的书信揣进怀里,正要将箱子放回原位之后才现箱子下居然还有机关。

        那是一个小密室,这密室里面正好便是张凤府要找的药材,琳琅满目,一样拿了一点,凑在一起也是一个极大的包袱。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凤府才将所有一切恢复到原位,确定尊上还没醒来,偷偷摸摸溜了出去。

        ……

        一大包的药材就这样呈现在了老驼子面前,应有尽有,张凤府甚至不忘从里面挑出来两根黄须重新放到了锅炉房药材的分拣处,分毫不差,即便到时候东窗事,也没人会怀疑到这里来,因为这里的药材数量足够。

        反观老驼子却是傻了眼,他不必多想也猜到了张凤府做了什么事情。

        “两根黄须……”

        老驼子两眼一翻白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险些晕了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

        “兔崽子,你可是给我闯了弥天大祸啊,难怪你会这么快就能弄来这些药材,两根黄须的药力足够尊上沉睡半个月,被人现可该如何是好?”

        张凤府也惊讶于这黄须药力,低声道:“应当没这么夸张才对吧?”

        “你懂个屁啊,为尊上配置的药材,所有药材的药力都差不多平衡,你如此丢两根黄须进去,打破原来平衡,这其中的利害又岂是你这臭小子能弄清楚的?”

        “可做都做了,不就沉睡半个月么?又不是直接毒死他,怕什么?我就不信以前你没出过差错?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推过去就行了。我相信就那肺痨鬼半死不活的模样,就算现在立马暴毙都不会有人怀疑什么,还是赶紧的告诉我如何配置提升内力的药材,我可是早就迫不及待了。”

        “唉……”

        老驼子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若无事也就罢了,我若有事,那就是你这王八蛋臭小子害得,难道你就不怕我在药材上动手脚也让你试试乱用药的下场?”

        “怕,当然怕,可我若有事,你如何解释这些药材的来历?真当我是傻子不成?说的难听点,嘿嘿嘿。”

        张凤府拍了拍老驼子脸蛋儿。

        “咱两现在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要么不出事,一出事谁也蹦哒不了。”

        “我可真是怕了你小子了,罢了罢了,谁让我当初嘴贱胡乱说话呢?”

        在张凤府的伶牙俐齿面前,老驼子再度妥协,唉声叹气一番之后便摆开架势为张凤府讲解药理。

        “天下的天材地宝不在少数,药材的作用也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可要真想增强内力扩充丹田,就得讲究一个破字,你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老驼子无比郑重的说道,也只有这老头儿在讲解药理的时候才有一种近乎癫狂的执着,也唯有这个时候,张凤府才会收起他的小觑之心,对老驼子如同一个长者一般尊重。

        学无先后,达者为尊。

        张凤府正色道:“不是很明白,可也大概知道一点,不破不立,破而后立,是不是这么个意思?”

        老驼子沉声道:“不错,习武之人,力存丹田,可每个人的丹田都不同,为何人越老,内力越雄浑,越精纯,因为丹田经过数十年的沉淀扩张,早就不能与寻常武夫相提并论,更有甚者已经不能用内力来形容,到达某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内力则会变成真气。”

        “你居然还知道真气?”张凤府诧异无比。

        但老驼子却道:“跟了天尊这么多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不成?我就曾经在九重天见过一个已经将内力演化成真气的家伙,不过那家伙却是个和尚,现在也不知是不是还活着。”

        “武僧。”

        张凤府沉声说了两个字。

        老驼子疑惑道:“什么?”

        “没,没什么,你继续说你的。”将心中惊骇深埋心底,张凤府摆手示意他继续。

        老驼子又道:“武夫内力浑厚就等同于战争时的底蕴,内力越多底蕴越足,则力量如同东流之水浩浩荡荡延绵不绝,反之,纵有再惊天地泣鬼神的武功,内力不足,徒具其形,一招制敌就罢了,一招治不了,则反过来会被人制住,本来你这个年纪要说内力多浑厚,除非有高人甘愿牺牲自己给你传功,绝对不可能,可你非要行此偏门的话,便不得不承受许多痛苦,比如丹田破碎,重新塑造……又或者……从此成为废人,如果这就是成为强者的代价,那么你小子是不是还如此急于要我替你增强内力?又或者说……”

        老驼子语重心长说道。

        “其实这些年来罗生门来来去去的年轻高手我也见过不少,不过你这个年纪就如此厉害的,你还是第二个,所以你如果稳扎稳打下去,实力变强是早晚的事情,何必冒如此风险?”

        “第一个肯定是一个经常笑的家伙对不对?”

        张凤府已大概猜到那人就是皓月,故此他故作轻松道:“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开始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