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五十二章 他一定是疯了

第一卷 池中物 第二百五十二章 他一定是疯了

        什么样的诚意这个问题……”

        四长老捻须思索片刻后笑道:“那得看他有多大的本事,又能拿出多少诚意来,毕竟咱们罗刹门可就你这么一个被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最好还是多多益善。”

        听到这里,萱萱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她方才有些严肃的神态此刻又有了几分小女儿的娇羞。

        “那就是说接下来做什么事情可都由得我自己咯?”

        “你什么时候做事又听过我们这些糟老头子的话?只是关于罗刹令的事情,你调查了这么久,可曾调查出来什么线索?”

        “有点眉目了。”

        问起罗刹令事情,萱萱不免一阵心虚,心道罗刹令多半就在张凤府身上,可若是直接说出来,张凤府难免会成为罗刹门追杀的对像,故此,她又轻声道:“如果二长老知道了是谁杀了他孙子,抢走了罗刹令,结果会如何?”

        四长老沉声说道:“你二爷爷的性子你了解,如果被他知道凶手是谁,那人的日子又能好过到哪里去?”

        “可四爷爷你难道忘了罗刹门五大长老之中二长老可不是咱们这一派系的,他跟笑三笑早就有了判出罗刹门的心,而今笑三笑已经离开罗刹门,跟罗飞飞勾结到了一起,他又岂能等多久?”

        “当然不会忘,可罗刹令一事,事关罗刹门在整个江湖的名声地位,这件事情上是不分派系的,当然……”

        既看着萱萱长大,四长老自然也了解萱萱的性子,知道她若不是特殊原因,定不会问出这样的话,故此他缓和了语气说道:“如果抢走罗刹令的那小子愿意自己交出来罗刹令,并且愿意为罗刹门效力的话,此事有你父亲周旋,也未必就没有转圜的余地,可难就难在那小子既然如此果断,摆明了就是冲罗刹门而来,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甘愿与我们这群江湖邪道走在一起?”

        “说的倒也是。”

        虽有希望,烦心事情却也不少,只是眼下不管做什么,总得等到确定张凤府还活着再说。

        萱萱道:“这件事情,交给我全权处理就是了,另外,四爷爷你来九重天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又有什么事情比得上你这个门主的宝贝疙瘩重要?不过要说要紧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最近九重天闹的太厉害,我可是正想借着这个机会看看九重天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眼下正是九重天大比的时候,可不就是最好的机会?”萱萱连忙说道,眼中闪烁狡黠。

        四长老如何不知她的心思?宠溺道:“你这丫头鬼精鬼精的,无非就是想让我守着你做你的护身符,不过眼下却是不行。”

        “为何不行?”被拆穿了心思的萱萱不免一阵失落,心道倘若能有四爷爷常伴左右,不比手下这几个不靠谱的奴才有用的多?到时候又怎会还怕什么妖女?

        “光顾着你,我罗刹门的大事又该如何?罗飞飞眼下跟笑三笑正闹腾的厉害,世人不知他们早已叛出我罗刹门,倘若出了什么问题,只会将这笔账算在我们头上,而好处却全被他们占了,更说不定我罗刹门当中就有人做他们的庇护伞,眼下确定你平安就行,有他们几个在,再加上你不是故意去招惹九重天的话,基本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喂,死老头子,什么叫我故意去招惹九重天?”

        等到萱萱质问时候,四长老已在原地消失不见,见此一幕,几个奴才无不渍渍称奇,心道四长老的武功居然已经到了这等心随意动的地步,眼里无不羡慕,唯有萱萱生气的直跺脚。

        “臭老头儿,你可千万别回来找我,否则我一定会把你的胡子一根根拔光……”

        “喂,你们几个奴才看什么看?还不赶紧行动?”

        “行动?行动什么?”

        几个负责暗中保护萱萱的半老头儿浑然不知。

        萱萱没好气道:“当然是找人啊,帮我找人。”

        ……

        “本次比武为期五天,依次抽签决定顺序,第一轮抽签的将从今天下午开始进行决斗,现在请七位天王上前抽签,抽到谁就是谁,是胜是负,各安天命。另外,大比之后就将是一重天展宝大会开始之时,届时我九重天将会将这些年来我们通过这个渠道得到的稀世珍宝呈现出来,价高者得。”

        芊荨说话做事不拖泥带水,因满怀心事,倒也没有说一番什么豪言壮语,只因所有的看头都已经聚焦到了上面一字排开的二十多个九重天参战高手之上。

        包括黑寡妇在内的七位天王上前,未过多少时间便已出了结果。

        孟轻舟上前一步公布道:“第一轮比武,分别是八重天对五重天,七重天对六重天,四重天对二重天,三重天对……对……”

        念到此处时候,孟轻舟脸上说不清楚究竟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但他仍是硬着头皮念了下去。

        “三重天对九重天。”

        轰。

        人群突然炸裂开来,如同千钧巨石砸到了原本平静的湖面。

        黑寡妇更是止不住的快意,原本就与三天王野狼有仇的她仿佛连头丝都是笑意。

        虽说只是第一轮比武,可第一轮比武便见到野狼吃瘪,又如何能不心里痛快?

        野狼面色难看,将目光看向其他几位天王,果然见到他们即便没有黑寡妇那么夸张,却也多多少少有些窃喜。

        这可真是碰到了一个硬骨头,出师不利,纵然原本就没指望过能在九重天讨到什么便宜,可这关乎三重天的战面子,如何能轻易过得去这个坎?

        “很好笑吗?”野狼看向快意的黑寡妇。沉声说道:“就你派出去的这个臭丫头,对上青冥的人又能好的到哪里去?”

        “三天王管天管地,什么时候连别人笑你都要管上一管了?”黑寡妇冷哼一声。“我原本就不像有些人那般好大喜功,在九重天这么多年,我还不是平平淡淡就过来了?胜负对我来说可没那么重要,待会儿小妹打不过的时候自会低头认输,可你野狼好意思在别人面前认输么?尤其你的那两条狗,你问问他们愿意认输么?”

        被

        (本章未完,请翻页)

        黑寡妇称作是狗的绿眼双雕齐齐踏前一步,却被野狼冷冷拦住。

        “眼下还没有你们说话的份儿,只是你们可得提前做好准备,一但遇上了二重天,千万不要留情,最好连认输的机会都不要给,给我往死里打。”

        最后这几个字咬的竟仿佛比什么都还要重,这让台上的芊荨皱了皱眉头,她虽非黑寡妇一派的人,却也知道此时实在不是闹内讧给外人看的时候,连忙低声咳嗽一声,性子狂暴的野狼这才作罢。

        战鼓再度响彻九重天,被搭建成六层的演武台,此刻已正好是不多不少四组决斗,用来观战的看席层层起伏,倒也能看清楚四场决斗的精彩画面,只是这一切对于并不了解九重天派系争斗,只当他们是比拼武艺的人来说,无非只是凑个热闹,看看各种精彩绝伦的武功。

        尤其对于此刻满怀心事的张凤府来讲,除非出现了什么重量级的高手,否则这些比拼也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吸引力。

        “你杀了青冥的女人,月笼纱你可曾还记得?”

        芊芊与张凤府混在人群之中,若非仔细查看,绝对难以找到,故此可以放心低声交谈。

        “青冥此人性子暴戾,他一定会将这笔账算在黑寡妇那里,因为你是黑寡妇带进来的,他手下这人外号叫奔雷,擅长拳掌功夫,从他外号你也该听的出来他拳劲有多厉害,你那位娇滴滴的小姑娘对上他,恐怕会难受的很,而青冥也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张凤府放眼第二层比武擂台,果真见到芊芊对手那人身材孔武有力,裸露出来的两条手臂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最起码高达九尺的身躯对上蔷薇,就如同一头彪悍雄狮对上一只雌鸟。

        蔷薇没有任何胜算,张凤府心里清楚。

        所有参战的选手之中,蔷薇毫无疑问是实力最低的,十二道场主,说的难听点,恐怕多半还是因为黑寡妇的关系才能当上。

        “一个不检点的女人也能值得堂堂四重天天王如此针对一个小姑娘?”

        张凤府冷笑。

        “如果他这样做了,我还真有点怀疑你们九重天鹰派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了。”

        “小姑娘也只是相对而言,跟他们比起来自然是小姑娘,可跟其他人比起来,恐怕你所谓的小姑娘早就不知道厉害到哪里去了,我一说你就如此紧张,还说你不担心?要我说实在放心不下,你就干脆现在出手,替她对付奔雷,也总好过她一个小姑娘在上面挨揍。”

        “她不会挨揍的。”

        张凤府低声说道。

        “黑寡妇对她如同自己的亲妹妹一般关心,她又怎可能忍心看她挨揍?她一定会让蔷薇认输。”

        事实的确如此。

        见四重天出手便是如此高手,黑寡妇也是有些惊讶,看向双手负后巍然不动的青冥说道:“四天王倒是好大的手笔,这奔雷在你四重天的三个高手当中虽不是最厉害的,却也不是最差的,用他来对付小妹,不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么?”

        青冥淡淡道:“既然上了演武台就是为了比武,又哪里管什么小题大作?如果不愿意打就让她现在乖乖认输投降,这样说不定还有可能保住她一条命,只要有命在,但凡长得漂亮的女人总能找到办法在九重天活下去的?不是么?我就知道一个很好的例子……”

        “闭嘴。”

        黑寡妇冷声呵斥,不必等青冥说出来,她也猜到了他要说什么,在整个九重天,展红楼的事情无疑是她黑寡妇最大的软肋。

        “请四天王自重。”

        “该自重的是你黑寡妇才对,明知道不是对手,还要为了自己的面子让那可怜的小姑娘在演武台上为你拼命,这就是你黑寡妇的做派?你的另外两个高手呢?为何比武都开始了还不出面?非得要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上台丢人,至于我说的毛是什么毛,二天王你也不必我多说了吧?”

        演武台最上方除去极少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皆是忍俊不禁,黑寡妇更是面色难看。

        即便作为芊荨侍卫的孟轻舟也是在此刻不知不觉有些反感青冥的所作所为,他轻声道:“四天王,此刻并非只有你一人在这里,说话多少还是注意点影响,更何况小姐……”

        芊荨也面色不快。

        至少作为女子,她是极其不愿听人说到如此贬低女子的话的。

        青冥敢奚落黑寡妇,却不敢惹了芊荨什么不快,故此又说到:“我只是奉劝二天王要弄清楚状况而已,打不过就打不过,这不丢人,可打不过非要上去逞强的话,那才是真的丢人,毕竟……我瞧二重天恐怕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人物出来了不是?”

        “青冥……你……”

        黑寡妇倒也沉得住气,心知青冥有意激她,又冷笑道:“没错,你说的的确有道理,打不过就打不过,不丢人。”

        她看向脚下的蔷薇大声道:“蔷薇,这一场不打了,咱们认输就是。”

        “啊?真认输啊?”

        对上奔雷,蔷薇兀自还在不知所措之中,突然听黑寡妇这句话,竟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么着急就认输了么?”奔雷冷笑。“要认输也行,只是需得先交出来杀了月笼纱的那小子,否则你二重天的人我见一次打一次,一直到那小子肯出来为止。”

        蔷薇正要说话时候黑寡妇已抢先说道。

        “不必理会他,大姐说的话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么?这一场咱们不打就是,打也打不过。”

        听到这里,张凤府看向身旁芊芊,满是笑意,虽是笑意,却心中并不太舒坦,只因他大概已经猜到了一些事情。

        “我早说过黑寡妇不会让她真去送死,因为她早就想好了要谁去死。”

        “那个人就是你对不对?”芊芊也不意外,说道:“黑寡妇这个人的事情我也略知一二,我虽不知你这跟她八竿子打不着的家伙为什么会走到一起,不过我相信她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带你混进九重天,你们之间一定有过什么交易,既然你已经猜到了她的计划,你还打算替二重天出手么?其实现在你反正都已经跟了我,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算不去找她,她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我随时可以给你另外安排身份去跟那个家伙打一场,你觉得如何!”

        “可我始终还是要为她做些事情的,在修罗道她也算是救过我的命。”

        张凤府淡然说道。

        “我虽不知她所谓的第三个人究竟是谁,可我总不能看着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成为笑柄。”

        “所以你打算出手了?”芊芊此时倒的确是惊讶无比。“你不要忘记你这幅模样,能打得过奔雷?”

        “已经好很多了。”

        说到这里,张凤府又想起锅炉房里那让人又爱又恨的秃顶老头儿。

        “还得多亏老驼子有办法,这老小子倒也不愧看守锅炉房那么多年,用的药的确是有效果,这才多长时间便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

        “原来如此。”

        芊芊流露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模样。

        “原来是那老家伙,这就不奇怪了,他的医术倒也的确算得上还可以,不过更多的你应该感谢我那么多珍贵药材。”

        “咳咳,那可不是么?”

        都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已经做了亏心事的张凤府面对芊芊,不免总觉得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心道那一碗无价之宝炼制出来的可提升内力的药汤此刻就在老驼子那里,等到药性挥的能直接服用的时候,便是内力暴涨之时,到时候又有什么厉害的高手真的能让自己的火云刀招呼几下?

        “那你是打算现在就出去?”芊芊问道。“我原本还打算让你压轴出场的,你应该知道越是厉害的家伙就越是最后才出来,这样才能将这九重天的气氛推向顶峰,到时候我用你来掣肘皓月也就更加得心应手了。”

        “我可不是什么厉害的家伙。”

        张凤府再度一笑。

        “我还是喜欢自己一步步打上去踏实,被人推上去的位置虽然舒坦,可我总觉得屁股下面没底。”

        说罢,他果真在人群中挤出了一条道路,然后在数百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数百张嘴的议论纷纷之下一步步走上了演武台。

        “张凤府。”

        文肃惊呼一声。

        “是他,就是他,我记得他的样子,这可真是太好了。”

        见到过张凤府并且杀张凤府不成功的刘秋水面色瞬间惨白,人群之中更有一藏在犄角旮旯的相貌极其丑陋的人双目射出精光。

        “王八犊子,你终于出现了。”

        黑寡妇之前的阴沉在此一刻一扫而光,匆匆赶来凑热闹顺便寻找张凤府死活的萱萱更是差点没惊呼出来。

        唯独演武台之上最大的那位大小姐此刻神色复杂,但作为东道主的她仍是在此时此刻流露出极其沉稳的自信。

        朗声对张凤府说道:“台下的人是何人?为何叨扰比武?”

        张凤府见分别不久,芊荨竟与自己形同陌路,心中虽有异样,不过却还是忍住了。

        大声说道:“这一轮我来代表二重天出战。”

        “你又是什么来头?”站在蔷薇对面的奔雷满脸冷笑,他布满腱子肉的结实身躯始终怀抱双臂,眼睛脸上尽是不屑。

        张凤府低声道:“我就是你要找的人,就是我杀了月笼纱。”

        “他不只是杀了月笼纱,他还杀了玉面郎君。”正在此时,芊荨身后的毒童子尖锐的声音响起。

        “这小子今天必须死,要为他们报仇才行。”

        能出现这种情况,张凤府早就已经有了准备,在自己打算以真面目示人的那一刻便已有数。

        不过眼下既然自己已经跟芊芊扯上了关系,又有谁敢在这个时候对自己怎么样?

        他淡淡道:“没错,他们都是我杀的,其实我还不止杀了他们,修罗道的楚江王也是我杀的,地榜之上有好几个都是我干掉的。”

        人群彻底炸开了锅。

        张凤府又说道:“并且我还一不小心当上了修罗道的秦广王……”

        “什么……”

        野狼胸中噌的串起来一股火焰。

        就连演武台之下的中原江湖客们也是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秦广王不是已经死了么?”

        “可秦广王现在还活的好好的,不止活的好好的,还顺便一并收拾了一个已经人不人鬼不鬼的女人,另外再告诉你,那女人现在已经被我砍了双手双腿,锁在箱子里,本来准备拿来给你看的,可苦于没有机会,今天机会来了,可我却碰巧没带,这可真是苦恼我了。”

        张凤府真做出了一个烦恼模样。

        这让原本与他在一重天时候便接触过的中原各大门派们均流露出了不可思议。

        “是我看走眼了。”

        文肃心里不得不叹了一口气。

        “我们大家原本都以为他不过只是叶白荷手下的一个小跟班而已,没想到他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你碰巧没带,可我碰巧今天带来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冷清消瘦背着一把剑的剑客背了一口箱子一步步走上了演武台。

        兰亭淡淡道:“我知道大比武这么大的事情你一定会出现的,他们好多人都以为你去了罗生门肯定死定了,我却相信你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我就把箱子带来了。”

        兰亭当着数百双眼睛的面轻轻打开了箱子,露出里面只剩下一颗头颅与身子,却还吊着一口气的花如玉。

        野狼的眼睛都要绿了。

        “秦广王,你做的很好……”

        “那你岂不是还要感谢我?”张凤府怡然不惧的说到,人在有了足够底气的时候,自然而然说出来的话也就有了气场。

        面对最上面一干九重天顶尖高手,张凤府渺小的如同一只蝼蚁,蝼蚁当着这么多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的面叫嚣?

        芊荨喃喃道:“他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自己找死。”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