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人间修罗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先声夺人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先声夺人

        “怎么可能会这样?”紧紧捏着书信,萱萱的手指颤抖,她觉得极其难以置信。

        “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张凤府因为愤怒而喉咙干涩,这句话几乎是压抑的嘶吼出来。

        “我……我……对不起,我根本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事情当不会有假,此刻萱萱悔意涌上心头,她即便平日里再如何张扬跋扈,再如何由着性子做事,却始终只是一个女儿家,故此眼泪决提,竟是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你还有脸哭。”张凤府知恩图报,更何况十三娘的确曾帮过他不少忙,此刻由于愤怒上头,竟也没去想这话说出来究竟合不合适。

        “她曾经救过我的命,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定不会放过你。”

        萱萱还是头一次见张凤府如此凶神恶煞,她见他说话时候脸色阴沉的可怕,便知他说得出做得到,此事虽因她自己而起,但她细想之下不免又觉得心中委屈,便哭泣着说道:“不就是救了你的命么?我不同样也曾救过你的命?何时见你如此对我上心?”

        张凤府知她说的是面对宋帝王那次,他同样也是第一次见萱萱如此可怜模样,待到将气撒出去之后又不免觉得有些懊悔,心道萱萱说的也都是实话,想来是自己关心则乱了。

        一个姑娘的嚎啕大哭在这洞府之中无疑是一件极为新鲜的事情,尤其那个哭泣的人还是一位天之骄女,不多时候张凤府周围已经有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

        “扶她起来吧。”

        兰亭低声说道。

        “这么多人不太好看。”

        张凤府便硬着头皮去扶萱萱,说道:“是我太过冲动,可你应当知道我对于朋友都极为上心,眼下她生死未卜,倘若性命无忧还好,一但性命有恙,她便是因为我而死,你要我将来有何面目在九泉之下面对她?”

        “所以你就来凶我?来对我脾气?”

        萱萱甩手将张凤府的手臂推开,怒道:“不用你扶我。”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她已哭的梨花带泪,又说道:“张凤府,你不是怕她死么?好,我这就去把她找回来,亲自送到你面前,如果她真的已经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死了,那我就回来死在你面前,一命赔一命。”

        她说罢也不管形象,衣袖随便抹了一把脸蛋,不顾是不是鼻涕眼泪擦了一脸,便低声抽泣着小跑离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追?”

        一直沉着脸的兰亭又低声说了一句。

        张凤府低声说道:“为什么要去追?事情是她惹出来的,她就应该负责到底。”

        “可她只有一个人……”兰亭见张凤府并没有要追上去的意思,不禁心中窝火,说道:“本来这事儿怎么样跟我没关系,可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前些日子你留下她一个人离去的时候,她曾以性命跟秦前辈要挟要去救你,我这辈子见过的女人不多,但也不少,可我知道如果有一个女人愿意为你豁出去性命,你就不该如此伤她的心。”

        张凤府并不知这其中还有这段隐情,心想兰亭虽然不曾细说,但能被他故意提出来的事情想必定是凶险万分。

        倒是没想到萱萱竟对自己如此上心,可我若是就此追了出去,莫说从此在黑寡妇面前抬不起头来,恐怕就是万一侥幸十三娘没死,从此以后我也不敢跟她再以朋友的身份说话了。

        想到这里,张凤府左右为难,又才低声说道:“她武功不差,一个人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更何况暗中还有人保护她。”

        兰亭这才点头离去,张凤府在看了一眼宋一血,萧弄月等人的异样神色之后,心道不便节外生枝,便低头离去,一直到了黑寡妇的洞府之中,只见她脸色阴沉得可怕,就连平日里叽叽喳喳最为感情要好的蔷薇也在此时此刻识趣的闭上了嘴,规规矩矩站在一旁不断的朝张凤府使眼色。

        那是最好不要招惹黑寡妇的意思,毕竟她现在就如同一个装满火药的炸药桶,只需要一点点火星子便能引爆,到时候受波及的就不会只是洞府里面的两个人。

        “我们姐妹三人从前相依为命。”黑寡妇如同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我跟二姐一直都是靠大姐照顾,那段在江湖上摸爬滚打的岁月时常让我夜不能寐,我以前告诉自己,这辈子一定要好好照顾大姐,可我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在我的眼皮子底下……”

        将手掌重重往梨木八仙桌上一拍,一条桌腿刹那之间震断,桌子失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平衡,将桌上的酒水洒了一地。

        张凤府见她如此动怒,便已知道她多半将事情全部怪到了萱萱头上,以黑寡妇的身份,想要调查出来十三娘究竟因什么事情才被李大仁抓起来实在不费吹灰之力。

        “现在是什么情况?”张凤府低声问道。“我也很关心十三娘的下落。”

        “已经派人去了,大漠双剑以及江门两鬼,还有纸鸢。”蔷薇说道。“他们几个武功都高强,暂时应该足够,怕就怕的是此事并非只有一个李大仁从中作梗,否则为何解释他跟大姐大同时失去了消息?只可惜大姐现在还走不开,本来是打算让你去的……”

        “我现在也走不开。”

        张凤府极为无奈,

        “如果能走开我定会毫不犹豫第一个去找十三娘。”

        “就算你走得开也不用你去。”桌子已经彻底瘫痪下来,这让张凤府得以看到黑寡妇那只红肿的手,这现让他吃惊,这才明白过来方才黑寡妇拍断桌腿靠的是力气,并非掌力,也正因为如此,才恰如其分的证明了她此时此刻心中的波涛汹涌。

        “你眼下的任务是代表二重天出战,这两件事情同样重要,至于大姐,那边我会想办法,即便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李大仁找出来,碎尸万段……”

        ……

        “你就是杀了奔雷的那小子!”演武台上,张凤府运气也不知道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刚杀了奔雷之后很快又面对上了三重天的面前这个家伙。

        最上面的野狼一脸笑容,面前这手里同样提着一把刀的家伙更是满脸冷笑。

        “如果我记得没错,我杀奔雷的时候你也在场。”张凤府轻声说道,“要来就来,我不喜欢废话太多。”

        “好小子,有种,哈哈。”

        对面的人大笑。

        “奔雷死在你手上全怪他本事不够,你又在兵器上占了优势,所以死的并不是太冤枉。”

        他嘴上如此贬低张凤府,实则是想先声夺人。

        能站到这里来比武的人又怎可能真是愣头青?只因这人先前见过张凤府的刀,故此想让张凤府情绪起伏,从而找到破绽,一刀解决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