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囚仙问道在线阅读 - 第七章,一日为师

第七章,一日为师

        两人回到波澜城据点,潇洛依急忙将潇天依放在床上,急切的对着华轩说道“你快些救我妹妹,你看她的样子,再不救就晚了。”

        华轩有些为难道“天依小姐中的乃是‘欲情散’想要救治...”说道此处话轩有些为难,看着潇洛依欲言又止。

        潇洛依急切的脸上恢复平静道“你不是鼎鼎有名的‘十大圣手’吗?难道还有你救不好的人?有什么不妨直言。”

        华轩被潇洛依看得有些不自在,一咬牙“洛依,接下来我说的方法是目前唯一不损天依清白,能救天依小姐的法子,你可不能多心。”

        潇洛依眉头一皱“我有什么多心的?你只要能救我妹妹我是不会多心的。”

        华轩吞吞吐吐,不敢看潇洛依的眼睛。

        “这这这毒专对修士,毒性入脑,下至丹田,汇于汇于元阴...所以才会让女子不得不与男子交交.合...”

        潇洛依有些不耐烦道“说那么多,妾身又不是大夫,怎么懂?公子就说怎么救就是了。”

        华轩被逼得只能盯着潇洛依,一字一句道“脱光天依小姐的衣物,浸泡在我兑制的药水之中,我使银针将毒性逼至丹田,再用灵力将其逼出。”

        潇洛依秀眉一挑,有些微微怒道“那岂不是将我妹妹周身看了个遍!!!你还说不毁我妹妹清白,别人是不会毁,但是我妹妹都被你看光了,还有什么清白?”

        华轩激动道“在下也没办法啊,洛依你放心,我蒙着眼为你妹妹施针,你在一旁我是一名大夫,方法我说了,行不行一句话,时间不等人。”

        说完一屁股坐在桌边,端起茶杯吩咐道“来人将浴桶弄进来,再去拿驱芯草,血鸭藤......”一阵吩咐,下人将东西都备齐放在了桌上,退了出去。

        潇洛依看着床上呻吟不止痛苦的潇天依,银齿一咬,对着华轩道“救!”说完便到床上为潇天依褪去衣衫。

        华轩见状也不废话,一道灵力将桌上药材包裹,不消片刻药材就被磨成细粉,随后撒进了浴桶,做完这一切华轩撕下衣摆将眼蒙上了。

        潇洛依见状,将一丝不挂的潇天依放入了桶中,对着蒙眼的华轩道“可以了,你来救人吧。”

        华轩一阵摸索来到桶边,伸手向里摸去,眼看就要摸到天依胸前的时候。潇洛依冷哼一声。

        “你是救人还是占便宜?快摸到不该摸的地方了。”

        华轩有些尴尬道“劳烦洛依小姐将我的手放在天依小姐的双肩,在下自会找准位置。”

        潇洛依不知为何,看着救治自己妹妹的华轩就有些来气,原本华轩乃是大夫,又是为了救自己的妹妹,理智告诉自己这是在救人,可是潇洛依难得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有些用力的将华轩的手抓着,放在了潇天依的双肩。

        “别乱摸,不然剁了你的手。”

        感受到手中的温润,华轩也不免有些颤抖,但是华轩是谁,‘十大圣手’可不是白叫的,脑中立马呈现出潇天依的体型,双手幻化如同清风一般,围着潇天依的身躯一阵狂点。

        以潇洛依的修为,看不清华轩点了哪里,但是根据华轩手的轨迹就知道,全身几乎没剩几处了。心中怒火如同将要喷发的火山一般。

        但如果有生灵境在此处,便可看出华轩每轻点一下,手中便会幻化出一根银针刺入,手指每次触碰都有一股灵力注入。

        随着华轩越来越快,浴桶的药液渐渐被潇天依皮肤吸收,变回清水,温度越来越高升腾起阵阵水雾。

        翌日,温和的阳光洒进波澜城,冬日的庭院显得有些萧瑟,庭院湖中冰似镜,身着紫衫鎏金裙的女子坐于湖心亭之中,望着如镜的湖面,为萧瑟的庭院增添的一抹风景。

        华轩踱步走来,女子见状望着华轩也不言语。

        华轩微笑道“可是打扰了洛依小姐的雅兴?”

        “华轩公子,我妹妹还没醒来嘛?”

        “没有,估计还有一会儿。”

        说着华轩坐在潇洛依身旁,潇洛依似乎觉得华轩坐的太近,立马起身走向别出。

        华轩有些尴尬道“洛依,我让你感觉这么沉重吗?”

        潇洛依轻咬了咬嘴唇道“华轩,我辈修士,理应心怀大道,如今大道闭塞,岂是儿女情长之时啊!”

        华轩自嘲般哼笑一声“呵呵,洛依小姐何必用这些大道理搪塞与我,其实我又不傻,我能感觉到近段时日洛依小姐的变化,洛依小姐可敢看着我,说一句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说完望着潇洛依的背影,一脸坚定,潇洛依不知为何,偏偏不敢看华轩,只能佯装镇定道“华轩公子,你可别忘了你看了我妹妹的身子,我妹妹将来要是因此有了芥蒂,华轩公子是要负责的。”

        “负责?洛依小姐我只是作为一个大夫替令妹诊治,其他的在下可没保证什么,而且在下也是蒙着眼的,没看。”

        “你你你难道没没没摸?”潇洛依脸有些不自然的微红道。

        华轩惊坐而起争辩道“我,那不算,不算。”

        两人正在争辩,远处一道身着白裙靓丽身影徐徐走来,随之而来的宛如清歌般说道“华公子也是榆木脑袋,我姐姐分明是打翻了醋坛子还和我姐姐争辩,也不懂哄哄。”

        潇洛依听闻转头,惊喜的快步上前两女子激动的拥抱在了一起。

        潇洛依眼含热泪有些哽咽道“妹妹,你可担心死姐姐了,现在看你没事姐姐也就放心了。”

        潇天依嘴角含笑,眼中晶莹止不住落下激动说道“姐姐才是令妹妹担心,只从姐姐一走,妹妹便是没睡过好觉。”

        两女子梨花带雨的诉说着往事和离开之后的经历,足足说了一个时辰之久,潇洛依听闻妹妹和孩子遇险,脸上表情也是担忧,但听到后面安然无事便如释重担。

        说完一切两女整理好情绪,潇天依擦着眼泪问道“姐姐洛川也救出来了吗?”

        潇洛依一听洛川心中很不是滋味“没有,不是姐姐不想救,而是不能救,洛川被朝圣宗盯上了,一旦救了洛川,那么整个潇家恐怕都会不复存在,洛川如今肯定身上被归一境界的高手下了禁制,一旦救过来萤火的据点也会受到牵连。”

        潇天依听闻有些急切道“难道姐姐就不管自己的孩子了吗?要是洛川出点事,姐姐也能承受?”

        坐在一旁的华轩连忙插嘴道“天依小姐不必担心,你姐姐早已有了对策,洛川既然是朝圣宗备选的‘圣子’,那么朝圣宗不但不会对洛川不利,还会精心照料的。据你姐姐猜测,潇秦造反也应该是朝圣宗支持,目的便是控制潇家培养洛川,以朝圣宗以前的惯例,‘圣子’修为一般要到生灵境界才会与之接触,引渡进朝圣宗。”

        潇天依闻言拍拍心口道“那我就放心了。”

        潇天依眼珠一转似乎想到什么,对着华轩坏笑道“华公子这些年把姐姐拐走,刚刚我又听见你俩的对话,你俩???”

        一旁潇洛依轻拍她的额头道“胡闹!敢调戏姐姐,你可知道华轩公子为你解毒看看看了你的身子?要是想要他负责,姐姐替你做主。”

        潇天依听着将身子靠在潇洛依怀中嘟着小嘴轻声‘嗯’了一声。

        华轩立刻解释“在下迫不得已,还望小姐莫怪,而且在下蒙着眼的。只是在下心里中意你姐姐良久,所以在下不能对小姐‘负责’了。”

        在潇洛依怀中的潇天依嘴角微翘,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从潇洛依怀中坐起,坏笑的看着不敢看自己的华轩。

        潇洛依暗道不好,这华轩怎么能这么呆,这明显就是潇天依的诡计啊。

        果然,潇天依将低着头的华轩下巴抬起道“嘿嘿,怪不得讨不到姐姐的欢心,榆木脑袋就是榆木脑袋,你追我姐姐这么久,没对我姐姐直接表过心意吧,只是默默对我姐姐好,然后心想‘哎呀~我对你这么好,我的心意你明白的嚯~’。

        女孩子家家怎么接???你没找准时机向我姐姐说明白,我姐姐什么都算得到,就是不去算男人的心,万一姐姐喜欢上你,你到头来一句‘我只是把你当作知己’我姐姐脸往哪里搁?”

        潇天依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拍着华轩肩膀道“看出我姐姐对你也有意,却不表白闷在心中干嘛?”

        潇洛依玉指一点潇洛依额头“你说什么呢?你到底是谁的妹妹?”

        潇天依起身嬉笑的跑开了,边跑便传来银铃般的笑声道“华公子,我能帮你的就这么多了,加上触碰过我身子的份上,能抵消你的救命之恩了吧?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需要你负责。”

        华轩似乎开窍一般痴笑道“谢谢妹妹”

        潇洛依羞怒道“天依小心你的屁股,姐姐跟你没完。”

        转过头来恨恨对着华轩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还妹妹,妹妹是你叫的?我可没同意。”似乎被天依这么一弄,潇洛依对华轩的疏远也淡了下来。

        入夜,潇府后院,潇洛川正拿着一本古籍细细的看着,今天早上潇秦将《梨花剑雨》拿来给自己,说是让自己好好修炼,总之说了很多,都是些什么不要怀恨他呀,不要怀恨潇家啊,还说有什么不懂的潇家所有长老都能去询问。

        潇洛川自然知道一些事,姨娘被劫走了,原本是要嫁给一个傻子,如今被劫走或许对姨娘来说是好事。

        潇洛川从小生下来就没见过自己的娘亲,听下人们说自己娘亲长得倾国倾城,乃是波澜城三大美人之首,更是足智多谋。

        只可惜自己只见过娘亲的画像,画像虽然很美,但是见过自己娘亲的下人说,画像画不出母亲的神韵和风姿。

        自己娘亲如今生死未知,姨娘更是不知所踪,整个潇家只有靠自己了。

        所以潇洛川从拿到《梨花剑雨》就开始认真观看,希望自己修为早日到达生灵境界,重掌潇家,到时自己娘亲和姨娘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回来的。

        夜深深,风声渐起,原本应该休息的潇洛川来到潇家后山一片清冷的竹林。

        他之所以来此是因为刚刚看书看得正起劲的时候从窗外飞进来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潇家后山竹林,莫要惊动他人’

        可是当潇洛川来到竹林时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是谁的恶作剧?’潇洛川正想着就往回走,来时的路上突然出现两道身着夜行服,蒙着面的人影。

        一人风度翩翩手握折扇,一人身材玲珑有致一看便知是女子。

        有些稚嫩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约我来此?”

        只见女子似乎有些激动,但是很快便强压下去,温柔的说道“洛川”

        “嗯?”

        “我是你你你以后的师傅。”潇洛依有些哽咽。

        之所以不直接相认,是因为潇洛依担心潇洛川太小,万一哭闹着要跟自己走,到时自己心中不忍又如何是好。

        就算洛川懂事,万一说漏嘴,自己付出那么多的计划就功亏一篑了。

        华轩拍了拍她的肩膀替她说道“以后我们就教你修行,还不快过来拜见你师傅。

        潇洛川有些糊涂,潇家有教自己修行的师傅啊,更何况长老们也都会教自己,为什么这两人还要让自己拜师呢?

        “我为何要拜你为师?潇家有师傅。”潇洛川倔强道。

        华轩戏笑道“小子,你这个师傅可不一般,乃是‘仙女’下凡,看中你的天赋,所以才屈尊收你为徒的,不信?你走近试试。”

        潇洛川将信将疑的走到潇洛依身边正要说话,潇洛依突然蹲下抱着潇洛川,强忍着哭意道“洛川你太可爱了,我忍不住抱抱你。”

        这是潇洛依从潇洛川出生以来第二次抱他,这久违的怀抱让潇洛依抱着他的双手微微颤抖着。

        潇洛川被抱入怀中的时候微微挣扎一下便不再动弹了,他感觉到了熟悉却又陌生的温暖,这样的温暖似乎在姨娘的怀中都未曾感受过,潇洛川忍不住闭上眼细细感受着。

        鼻尖传来的淡淡清香让潇洛川差点睡着。‘好温暖,好舒适,好安全,果然抱着自己的女子是仙女呀~'

        母子两人就这样抱着,足足半个时辰过去了,华轩看看四周轻轻拍了拍潇洛依的香肩柔声道“时间不多了。”

        潇洛依不舍的张开双手将潇洛川放开,潇洛川在怀抱松开的瞬间如梦中惊醒一般望着潇洛依道“姐姐果然是仙女,洛川感觉到了。”

        潇洛依眉头微微一皱柔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母,不能叫我姐姐,我——收你做干儿子吧”

        潇洛川小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说道“不行,不行,洛川有娘亲,不能叫你娘。”

        “潇洛依面色古怪道“你娘亲有我好吗?”

        潇洛川沉思一会儿“虽然没见过,但是肯定是全世界最好的。”

        潇洛依掩嘴一笑“真的??你娘亲离开你这么久都不来看你,这样的娘亲还好吗?”

        “不许说我娘亲,虽然你很好,但是不能说我娘亲。”

        “我很好?有多好?像不像你娘亲那般好?”

        潇洛川抬手伸出食指摇晃道“不不不,我娘亲是我娘亲,你是你,没法比较的,不过——你这般的好可有道侣?”

        潇洛依听得糊涂但仍然回道“尚未婚嫁,你问这做什么?”

        潇洛川笑道“我问自有我的道理,你要是没有道侣,那以后我长大了就娶你。”

        旁边的华轩听到此话,像是被口水呛到一般,忍不住一阵咳嗽。

        潇洛依转头了华轩一眼,华轩识趣的将头转向了别出。

        转过来脸上表情立马变得温柔无比,笑着说道。“娶我??呵呵呵呵...”

        “你笑什么?我说真的,你怀里好舒服,以后娶了你就能天天抱着了。”潇洛川一脸认真说道。

        潇洛依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笑道“娶我啊??可以啊,以后你要是打败我这个师傅,我就给你看我纱巾下的真面目,到时候你可还敢说此话?”

        “有何不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