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妖刀之鸣鸿天下在线阅读 - 一四九章 花不语,水空流(5)

一四九章 花不语,水空流(5)

        那百夫长叫过一名军士,附耳说了几句。那军士点头喏喏着,转身去栓成一串的女子中,将一名青年女子拉了出来。那女子现下已是上衫尽破,衣不蔽体,怀中尚抱着一个婴儿。她紧紧抱着孩子,惊惧地看着向她走去的这几个军官。婴儿在她怀里哇哇哭叫。

        中军官眉头皱了皱,那百夫长在旁看得,向那中军官谄媚一笑,转头对那军士挥了挥手,那军士见了,走至那女子身前,一把抓过女子怀中婴儿,重重摔在地上。婴儿登时口鼻出血,在地上滚了两滚,哭声细弱,渐渐没了声息。那女子吓得呆了,先是一愣,随即嘶声哭着,扑去地上,想要抱起孩儿。这名军士嘻嘻笑着,将这女子一把推开,随手挺过手中长枪,一枪将那婴儿刺在枪头,高高举起来,那婴儿在枪头上,微弱地哭了两声,四肢轻轻摇了摇,便再不动弹,显是不活了。

        那女子跌扑于地上,抬眼看着枪头上的孩儿,疯傻了似的,张大了嘴,哭也哭不出声来,喉中只是嘶声着。

        旁边众兵士见了,哈哈大笑。

        待宰的人群此时皆已解去串连的束缚,跪在横陈的尸体之间。一名瘦弱的青年汉子跪在待行刑的人群中,转头看到那士兵枪尖的婴孩,突然大叫一声,腾的一声站起来,阴冷冷地看着那名军士,双眼赤红,紧咬了牙关,趔趔趄趄的,一步一步走向那名军士。

        旁边一名士卒见了,喝骂道:“妈拉个巴子,你想怎地?”抡起弯刀,一刀背重重磕在那青年汉子肩胛上。那汉子身体虽是瘦弱单薄,却于此时似乎全然不觉痛楚,身形晃了几晃,兀自踉踉跄跄向那举枪刺杀婴孩的士兵走去。那身前的军汉见那青年汉子并未倒下,又是一刀,划在那汉子背上,刀锋过处,登时皮肉翻开,鲜血淋漓。那汉子身形晃了一晃,扑前倒下,一会,又再爬起身来,仍是紧紧盯着那名举枪的兵士,突然伸手一把扯开了上身衣衫,挺立身子,仰头高声叫号数声,悲凉凄绝,有若野兽的嗥叫,在山谷中远远回荡开去。

        一时之间,身前的军士及那名拿枪的士卒脸上现出些惊惧之色。

        那青年汉子号叫数声后,仍是一步一步向那持枪的军汉走去,那军汉有些惧意,不禁向后退了两步,枪头上兀自刺着婴童尸身。

        众军士见了,又是一阵大笑,然后指着那汉子,骂骂咧咧,嬉笑着。

        那汉子到了这军卒身前,猛地向他扑去。这小卒吃惊之下,不及闪避,竟给他一把抱住。那青年汉子不知哪来的力气,瘦弱的身体里突然爆发出强劲的力量,紧紧将那军卒抱住,喉中闷声嘶吼,张口狠狠咬在他颈上。那军卒慌乱间,竟一时不得脱。

        这时,那名持刀军卒见了,嘻嘻笑着,骂道:“妈拉个巴子,你他娘的是狗变的么?”纵身前去,挥刀向那汉子疾砍了下来,一刀狠狠砍在背上,刀身没入骨肉。那汉子闷哼一声,登时气绝,口中兀自紧紧咬着身下士卒颈项。这士卒又是惊惧又是气恼,撒了手中长枪,双手抵住这汉子尸身,将他推开,喘了口气,爬起身来,看着这汉子尸身,抬手抹了抹颈项,放在眼下,看了看,满手是血。这小卒气恼已极,不禁骂道:“你他娘的,是恶狗变的,老子让你到阴间做疯狗去!”说罢,从地上抓过长枪,甩落枪

        头上的婴孩尸身,挺起长枪,又在那汉子身上连槊了几个血洞。

        那扑在地下的女子似已疯傻,扑过来抱着了童尸,不住亲吻,突然放声大哭起来,悲声叫嚷:“我的儿,咱母子也跟你爹一起走。”说罢,站起身来,抱着婴孩,合身扑向那军卒手中正对她的枪头,“噗嗤”一声,枪头透身而过,鲜血顺着枪杆缓缓流出,身子软软扑倒于地。那军卒惊骇之下,退后一步,一把从这女子尸身上抽出长枪,心中恼恨,骂道:“狗他娘养的,吓了老子一跳,老子再给你开个窟窿。”挺枪又在那女子尸身上刺了一个血洞,兀自不解恨,上前又再尸体上踢了一脚。

        那名百夫长见了,转头看看中军官铁青的脸色,神情颇为尴尬,小声道:“长官,您老人家不用担心,等会,您老先选几个姿色最好的,小的着人晚上给您老人家送至您营中,可好?”

        那中军官听了,哼了一声,并无言语,脸色稍和。

        觥几仇远远看着,虽听不到他二人言语,见了此情此景,心下了然,料想这三人是一家三口,被这队军兵抓来,当作俘虏,以充军功。心想这些北宫仆从军兵真是穷凶极恶的鬼子军,日常出去掳掠,将周边村镇百姓或流民捉了来,肆意凌辱,已了无人性,日日这般公然杀人取乐,连妇女儿童皆不放过,其行径比之最下三滥的贼子更有不如。

        这时,便有数名军士去刚才被斩杀的尸身上砍下男人首级,拴在马颈上,或者用长枪枪头刺了血肉模糊的头颅,高高举着,骑在马上,呼喝着,在谷中来回纵马奔驰。那些被抓来的众多青年女子用绳索串成一大串,旁边军士用鞭子抽打着,向谷中转角处赶去,一路皆闻嘤嘤哭泣的哀声。

        那名百夫长见尚有数百名掳掠来的男人未及处决,遂对中军官谄媚一笑,道:“我去督促一下,尽快处理掉这些战俘,稍后便来听候大人差遣,请长官大人稍等片刻。”

        那中军官抬手摸了摸圆胖的下巴,微微颔首,神态甚是倨傲。

        这百夫长向中军官躬身一礼,转身走到那名死去的女子尸身前,抽出腰刀,一刀砍下首级,提在手中,站到众军士前面,高高举起手中那名女子的头颅,大声说道:“各位将士听着,今日凌晨我军去清剿我函谷关周边叛匪,大获全胜,斩得敌军首级七百余,活捉敌军女兵一百余,其中擒拿敌军首领女将一名,现已枭首,此次战役,凡参战将士皆有军功,斩首一级者,赏银一百两,斩首十级者,赏金一百两。众将士速速打扫战场,随我速回关中军营呈报战绩,领受军功。”

        “喏!”众军士听了,齐齐呼喝一声,各个手持腰刀,向那群跪在尸身堆中的人众奔去。

        听到这里,觥几仇举目向那群跪着的人众瞧去,明亮的日光下,哪有什么敌军,但见那些人众皆穿布衣装束,都是寻常百姓,其中有多名年纪甚老,白发苍然的老者,还有许多衣衫褴楼的十三四岁的少年。不由得怒气填胸,他气愤之极,却忍了忍,不发作,转头看着焰霓裳,脸若寒霜,冷声说道:“小丫头,这就是你大哥所忠心效命的北宫仆从军,对吗?”

        焰霓裳见觥几仇脸色严峻,语气严厉,不禁心中酸楚,眼中泪光闪动,甚是委屈,轻声道:“大酒鬼,我以前实不知这北宫仆从军

        竟是如此残暴,军纪如此不堪。你待要怎样,我都依你便是,你……你别生气,好么?”

        觥几仇见焰霓裳眼中泪花,心中不禁怜惜,遂柔声道:“我不是恼你,生你的气,我是憎恨这些北宫鬼子兵,今日我便开开杀戒,将这伙禽兽不如的东西全都杀掉,为这些百姓讨个公道,你依我吗?”

        “嗯,大酒鬼,你说怎样便怎样,我都依你。”

        “好,此后,我便与北宫军为敌,你也依我?”

        “嗯,依你,以后你……你做什么,我都依你。”焰霓裳说到此处,脸颊飞红,声如蚊蝇,几不可闻。

        觥几仇不再说话,在焰霓裳肩头轻轻拍了拍,心中悲愤莫可抑制,将手中酒葫芦举起来,喝了一大口,脸色冷凝,道:“我去去一会,片刻即回。”说话之间,将手中酒葫芦晃一晃,变作斗大,便如一个铜锤,向那队北宫鬼子军兵大喝一声,道:“住手!”迎上前去,将酒葫芦向那名百夫长重重掷去。

        那百夫长正自神采飞扬的欣赏着手下军兵的杀戮,霎时间,不曾料到有重物袭来,不及躲闪,“轰”的一声,登时被飞至的酒葫芦砸中,倒撞出去老远,倒在地上,胸前肋骨齐断,口中狂喷一口老血,想要站起身来,挣扎了几下,软软的瘫在地上,就此不动。

        那中军官见了,事变突起,心下悚然,但他毕竟常年混迹于军中,立时惊觉,便要翻身上马,意图尽速逃离。蓦地里,似觉后颈上已被一只如铁钳一般的手指抓着,向后扯去,然后,被重重摔倒于地。惊骇中,抬头看去,只见一名衣衫褴楼的长身汉子已是将自己踏在足下,胡子拉碴的脸上,杀气冷凝,眼光如冰,正自冷冷看着自己,不禁心中惧意大生,口中讷讷着,竟不能言。

        这一起一落,有如兔起鹘落,众兵丁眼见一道黄光闪过,谷中尘沙飞扬之间,自家军中领兵长官便一死一擒,不由皆是停了杀戮,呆呆向觥几仇落足处看去。

        觥几仇足踏鬼子军官胸腹之间,手拿青铜葫芦,低头看了看足下这名肥头大耳的中军官,冷冷一笑,举起葫芦,猛地喝了一大口,心中块垒重重,悲愤莫名,忍不住仰头纵声狂啸,便如狼嚎。不待这中军官发言,足下用力,只听嚎叫声中,“咔嚓嚓”一连串闷响,那名鬼子中军官已是给踩得屎屁尿流,口鼻血出,闷声嘶吼一声,痛得头颅左右摇了摇,当即毙命于觥几仇足下。

        觥几仇须臾间连毙鬼子军两名军官,抬眼看着山谷中逐渐反应过来的这一百余名鬼子军兵,阴冷冷的说道:“今日,你们都不用走了。来吧,你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说罢,更不多想,飞身跃出,挥动手中酒葫芦,一个个挨着那些北宫鬼子兵头上砸去。

        那些军兵见突然之间冒出一个敌手,一击必杀,均是怔得一怔,立即反应过来,余下**十名军汉皆是齐发一声喊,鼓噪着,个个挺了手中兵器,向觥几仇围攻过来。

        觥几仇打得兴发,迎着围攻而来的军汉,手脚齐动,酒葫芦拿在手中,如一柄斗大铜锤,连连照着迎上来的士卒头顶砸落。将近前军汉个个头颅砸得血肉模糊,连他们递来的兵器皆是砸得或飞出,或断折,或弯曲,“叮叮当当”,“咔嚓砰砰”,响了一阵,便即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