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国战隼在线阅读 - 第311章 老虎又来了

第311章 老虎又来了

        三机编队一头扎进了昏暗之中,厚厚的云层遮挡住了西斜的太阳,雾状的药液从喷洒器里喷出来,像多管近防炮打出去的炮弹一样,在空中形成雾网,在几乎无风的情况下慢慢的笼罩下去。

        能见度受限的情况下主要以仪表飞行为主目视飞行为辅,开启雷达无很大意义,徒增雷达消耗罢了。

        “塔台,我是好运来小队,我看到有农业撒药飞机在作业,是否存在重复作业,请核实一下,完毕。”李战向塔台汇报了刚才看到的运五撒药飞机的情况。

        事态紧急的情况下重复作业是不可取的,首先要解决覆盖问题,然后再考虑打补丁问题。李战听当地的官兵说过,北库地区地域辽阔光照充足非常的适合种植相应的农作物,过去几十年里发生过几次大规模的虫害,在极短的时间里大量的农作物死亡或者病萎,经济损失很大。

        也因为北库地区是重要的农业产品出产地,这里是农业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内陆以及沿海地区还在使用牲口进行农耕的时候,这里已经实现了机械化农耕,到了现在已经实现了飞机播种撒药。

        综合考虑到实际情况,李战也就不会再为使用战斗机进行喷药这样的事情感到诧异了。有些人说应该把任务交给运输机师,中型运输机更适合干这个活。问题在于运输机师远在一千公里之外,并且他们的任务繁重,在本场的只有寥寥几架大型机作为战备,方方面面上都是来不及的。更何况运输机没有外挂点,从头开始制造能够使用货舱的喷洒器需要耗费更多的时间。

        距离最近的101旅和北库军区直属陆航旅成为了最佳选择。

        塔台指挥包冠华接到李战的汇报后,马上向同在塔台的钟所长进行了沟通,迅速核实了第一段隔离带的具体情况后,告诉李战,“好运来,核实过了,无重复作业,你们按照计划进行,完毕。”

        “好运来收到,完毕。”李战放下心来,提醒两架僚机,“注意高度速度,我们要保持姿态飞行一个小时,打起精神来。”

        三架su-27sk在略高于低空最小速度的状态下飞行相当的危险。相对来说技术稍差一些的陈殿军精神高度集中,左手就放在油门杆上面,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推杆给油把速度提起来。林飞就淡定许多了,他原来当过李战的歼-6普拉斯教员,后来被选入狂魔大队改装歼-7e,再后来接收了二手su-27之后完成改装训练进步神速,成了鹰隼大队第一批三代机教员,是有教员资格的,每个月多拿一些补贴的。

        李战没什么可担心的,鹰隼大队每一名飞行员的技术水准他都非常的了解,这样的低空低速飞行基本不会形成很大的考验。

        最大的威胁其实是能见度。

        恶劣天气最明显的特征就是能见度受到影响,狂风大雨也好暴风雪也罢。飞行员最怕这个,而发动机最怕的四个因素里,小速度是其中之一。李战最担心的是执行完了这一次任务后,这批即将走到寿命尽头的su-27战机的发动机是否还有能够拆下来做备份的价值。

        他们平时训练极少有在三百公里每小时的速度之下飞行的。这个速度之下飞行对发动机的损害极大,并且发动机空中停车的几率很高。

        飞了半个多小时后总算是进入了能见度稍好一些的区域,这边云层稀疏,差不多要完全落西山的太阳光直直的照过来,被护目镜挡住了这才没有对视线造成很大影响。

        迎着夕阳又飞行了二十多分钟,李战和塔台确认了方位后,向左摆头看向左翼的林飞,抬起戴着白色劳保手套的左手做了一个解散编队的手势,又向右摆头看向右翼的陈殿军,抬起戴着白色劳保手套的右手打了一个解散编队的手势。

        林飞和陈殿军先后向外侧转弯爬升脱离编队,他们上高度汇合后直接返航北库战训基地,喷洒器会在本场进行拆卸,然后由基地派出运输车给地方农业部门送回去。

        李战拉起掉头返回南库场站补充药液,第一段剩下的喷洒任务就都是他的了,因为他距离南库场站最近,所以按照计划他在进行最后一次喷洒的时候,其余战机是已经返航北库战训基地了的。

        最后一个架次飞完回到南库场站的时候已经是夜里的十点出头,天色完全黑了。在完全无光的情况下做长时间超低空低速飞行,旅里只对李战有完全的信任。所谓能者多劳,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李战今天就一口气飞了四个多小时。

        才下飞机,全副武装的老熟人袁博宁就笑着迎上来了。

        “李大队长!”袁博宁笑着向李战敬礼,随即伸出手。

        李战摘下飞行头盔和白色劳保手套,还礼后和袁博宁握手,说,“我每次到南库场站来你都跟着,你真是阴魂不散啊。”

        “这话怎么说,我们经常在南库场站驻训的,这个事情你是知道的。”袁博宁笑着说道。

        李战签字把飞机交给苗雨,和袁博宁举步往机关楼走,问,“你们又过来干什么?”

        场站太小,不坐通勤车的话步行几分钟就能到塔台,塔台后面就是唯一的二层楼房,场站机关就在那里。机关楼后面是居住区,实际上就是一个大院子,能住一个连就是了。

        “支援地方抗虫害啊。”袁博宁理所当然地说道。

        李战指了指袁博宁腰间快枪套里的92式手枪,“你们准备用枪把害虫打死吗?”

        “你不也配枪呢吗?”袁博宁指了指李战的配枪,呵呵地笑了笑说,“地方的野外通讯跟不上,上级命令我们电侦过来支援,我是干什么的你还不知道,基本没我的事,就是跟着跑过来看看。听说你喷农药去了,左右无事就跑停机坪等你,见见面聊聊天。”

        袁博宁笑着说道,“李大队,开战斗机喷农药感觉如何?我们老陆的一些陆航部队以前也干过这个活,据说还蛮有意思。”

        “当成战斗来打,没什么不同感受。听起来你比较了解虫害,说说。”李战问道。

        袁博宁不笑了,说道,“比想象中要严重,其他几个地区也发生了同样的虫害,地方相关部门已经全部动员起来抢救棉花田,这个事情搞得有点大。他们说这次虫害爆发和蔓延的速度非常快,判断是通过风来进行传染的,前几天刮西北风,北库地区的虫害就往东南蔓延了。”

        “这么说今天开辟的隔离带失去意义了。”李战皱眉说道。

        隔离带是防止虫害向北蔓延。

        袁博宁说,“当然不会,我们的通讯店就是沿着隔离带来部署的,此时此刻地方有上万人在进行隔离带的后续工作。”

        来到了机关楼,李战没打算上去,他站住脚步,说,“有事说事吧,我得休息了。”

        他当然不相信袁博宁是跟着陆军电侦分队过来看看的。陆军电侦部队里面的武装侦察分队从来都是高负荷运作的部队,全年也没几天假期,李战如果看不出袁博宁这种悠闲的样子是装出来的,他在空中炮艇营待的那两年算是白瞎了。

        袁博宁指了指机关楼,笑着说,“瞒不过你李大队,到办公室说?”

        “就这说吧。”李战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再看见老虎小队的兵们了,如果可以他连袁博宁都不想见。

        袁博宁慢慢收起笑脸,沉声说,“我们接到了一项棘手的实兵实弹对抗演练任务,但是上级明确要求不得使用空中支援。”

        “那不就结了,你们自己上呗。”李战摊着手说。

        袁博宁苦笑着说道,“没别的办法我肯定自己上啊。不过李大队你能稍稍拉兄弟一把的话,我更有信心战胜蓝军了。”

        “我也是蓝军,不能帮你们红军的。”李战笑道。

        袁博宁无奈说道,“李大队长别开我玩笑了,实话说,没有空中支援的情况下我们的胜率只有百分之三十。上级命令到我们上,哪怕是全体阵亡也绝对没二话。关键在于这次实兵实弹演练里,导演部给我们红军的任务是把被关押在敌人纵深的飞行员救出来,救不出来的话就算是全体战死也不算完成任务。”

        “哦?这个演练背景蛮有意思,和我们开飞机的有关系。”李战有了一些兴趣,忽然想到什么,问,“你们以后也负责搜救了?”

        袁博宁微微点头,“担负的任务扩展了,可能以后要分出去成立一个和电侦部门平级的单位,上头要搞体系机制,正在摸索中。”

        “空中支援……那应该是陆航的直升机才对,你找我没用啊,我只能扔炸弹。”李战皱眉说。

        袁博宁说道,“直升机有了,只要把人救出来带到指定地点,陆航旅的直升机就在那里等着,上了直升机就等于任务成功。我说的空中支援就是扔炸弹打飞机这些。你和模拟蓝军部队打过那么多次交道你很了解情况啊!”

        “我和他们没怎么打交道。”李战说。

        袁博宁说,“李大队,夜鹰中队那些模拟对抗侦察训练,作训计划实施方案都是我们电侦做的。”

        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了——我都知道。

        李战没搭话,而是说道,“你找我没用啊,真要协调我们帮忙,你得找军区空军机关请示,由军区空军给我们旅下达命令,至于旅里把任务交给谁,这个我倒是可以争取一下由我们鹰隼大队来实施。你知道,我大小就是个大队长嘛。”

        袁博宁皱着眉头看着李战,他现在基本肯定了,李战的变化很大。若是以前提出这样的请求,李战绝对会积极奔走促成的,当时他甚至冒着生命危险什么功劳都不要以影子人的身份替代夜鹰中队生病的飞行员执行任务。虽然一开始李战打空地导弹的时候不小心把老虎小队的目标给抢了,但是后来也出了大力气帮助他们完成了更加困难的模拟训练任务。

        当时的李战是一刻不停歇向前狂奔的勇士,现在看上去却像是耍太极的老油条了。这样的变化让袁博宁感到很意外,同时也有一些失望。

        袁博宁沉声问道,“真不行?”

        李战坚决说,“不行,除非上级下令。”

        袁博宁沉默了下来。

        李战说,“先这样,我得抓紧时间休息了。”

        说完提着飞行头盔转身就往机关楼后面的住宿区走去。

        李战变了吗,他没变。以前的任何一次行动都是上级下达或者批准的,他从来没有执行过未经批准的训练行动。之所以对袁博宁的态度有变,是袁博宁说老虎小队准备分离出来组成和老陆电侦部队平级的独立单位了。老陆的电侦部队是正军级单位……

        因此李战果断决定不参合进去。袁博宁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武夫想不到的事情李战全都考虑到了。堂堂总部直属正军级单位会需要区区袁博宁这样的少校正营基层指挥员去考虑空中支援的问题?

        袁博宁那大傻叉舞枪弄棒可以,动脑筋就算了。

        归根结底李战他是空军的人,过多的参合人家老陆的事情本身就不合规矩。真的需要鹰隼大队这边提供帮助,上级随时可以一道命令下来,用不着基层指挥员研究讨论。

        不过话说回来,李战对老虎小队接到的实兵实弹对抗演练任务是比较有兴趣的。模拟解救深陷敌后的飞行员作战行动,说明老陆的特种作战体系建设又上了一个台阶,开始向更多的使命任务扩展了。

        陆航有飞行员,空军也有飞行员,与电侦部门平级的老虎们,未来负责的肯定是全军航空兵部队空勤人员的敌后救援任务。

        这么看的话,101旅和北库军区直属陆航旅联合成的空勤救援队一不小心又走到了前面。

        作为直接促成此事的李战不由的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