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完美重生在线阅读 - 146章 九州鼎

146章 九州鼎

        “刀个刀个刀刀那是什么刀,刀个刀个刀刀一把杀猪刀,一刀一刀一刀刀刀催人老…………岁月是一把杀猪刀,黑了木耳紫了葡萄软了香蕉,瓜熟蒂落和时间赛跑,我的小伙伴呐出名要趁早……光阴是一把杀猪刀……”

        沈川扯着嗓子喊,西院儿的邻居扒着墙头,探出头来:“二川,又写新歌了?”

        沈川摆摆手,笑着说道:“没事唱着玩的。”

        邻居年纪不大,三十来岁:“唱着玩的都这么好听,怪不得写的歌能上春晚。”说完看向周爱国,“大国,刚才我看到婶子了,你们家一下子出了三个歌星,太厉害了,明天你可得给我签个名字。”

        周爱国一笑:“没问题。”

        两个靠着窗台,一个扒着墙头聊着,也不嫌冷。直到鞭炮声突然密集起来,沈禾突然在屋内跑出来。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快点放炮仗啊。”

        沈其荣和林美芳也出来了,周爱玲他们散了局,跟着跑出来,朱立坤嚷着说道:“烟花呢,烟花呢,你们买了那么多,放哪了。”

        “在我屋呢,搬出来吧。”沈川指了指厢房。

        朱立坤和陈三军还有周爱国把烟花一个一个搬出来,然后一个个点燃。沈川看着一朵朵绽放的烟火,本来他很喜欢放烟花,但现在突然没了兴趣。

        躁动的夜空渐渐安静下来,沈川把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伸了个懒腰:“睡着吧。”

        朱立坤说道:“不守夜吗?”

        沈川说道:“守个屁夜。”

        “睡觉,睡觉!”周爱国一扒墙头跳回自己家院子。

        朱立坤无奈的说道:“好吧,我也回家睡觉,明天见。”

        市附属医院,赵国威站在病房窗前,看着外面恢复了安静的夜空,神情非常平静,但内心却不停的翻腾着。这是他这辈子过得最窝囊,最没有尊严的大年夜。大儿子躺在病床上,二儿子在看守所,而他却无能为力。

        “爸!”躺在病床上赵勇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都两点了,你也睡吧。”

        赵国威慢慢转过身,看着躺在床上的大儿子,估计这辈子都站不起来了,平静的脸终于出现了一丝痛苦。

        “今天是除夕,要守夜的。”

        赵勇眼睛动了动,勉强笑了一下:“哪年都没守过夜,今年守什么。”

        赵国威没有说话,赵勇接着说道:“我妈呢?”

        赵国威说道:“在家呢,大除夕的,家里不能空着,得有人。”

        赵勇沉默了好久,才说道:“爸,不要想着报仇了,那个沈川我们对付不了的。”

        赵国威抬手摸摸脸上还没有好的伤,眼中戾气越来越浓,他这辈子没有吃过亏。而第一次吃亏,这个家就被毁了。他是真的恨,但现在想要报复也不太可能。只能等,等待合适的机会再出手,而且要一击必杀,不能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不然自己也会有杀身之祸。

        这是位于京郊一栋陈旧的四层小楼,前后的院子加起来能有七八百平左右。周围是两米多高的红砖围墙,正对着马路的是锈迹斑斑的大铁门。铁门上方是用钢筋焊成的拱形门头,上面还用铁皮焊了几个字:1o9研究所。

        老帝都人都知道这个1o9研究所,但并不知道是研究啥的。就算周围的居民,也很少能见到这里有什么人出入。

        此时,小楼一楼的值班室内,阎王和那个年轻人面前摆着几个小菜,还有两盘饺子。

        “沙胡,头儿说亲自去莱清,你知道什么时候去吗?”阎王自己的搭档沙胡,也就是那个年轻人。

        沙胡正拿着一只鸡腿在啃,含糊不清的说道:“不知道,你问这……呃……”突然沙胡脖子伸的多长,一手捂着脖子,一手砰砰的啪打着胸口。

        “……”阎王一脸无语的表情,把面前装满啤酒的酒杯递给沙胡。

        沙胡接过去,一口喝下去,然后又抓着酒瓶往嘴里灌。咕咚咕咚,多半瓶的啤酒一口气被他喝光,这才长出一口气。

        “艹他妈的,差点噎死我。”

        阎王想笑,一直忍着,看得沙胡直翻白眼:“想笑就笑,别憋死你。”

        “哈哈哈……”阎王一阵狂笑,好一会才消停,“你逗死我了,怎么不噎死你,世上也少了个祸害。”

        “嗝!”沙胡打了个饱嗝,揉着肚子说道,“不吃了!”

        阎王也把筷子放下,把剩了几口的啤酒喝了,“局里突然变得这么安静,还真有点不适应。要不是我们在莱清,估计也能过去凑个热闹。”

        沙胡仰身躺在沙上,哼唧一声说道:“九州鼎,没想到这种传说的东西真的存在。

        阎王说道:“据说这次麻烦很大,扶桑过来不少高手,甚至高丽也不甘寂寞,跑过来掺和。天组和地组有三个兄弟牺牲,所以才过来找头儿,把人都要了回去,甚至把我们1o9的人都借走了。”

        沙胡皱着眉头说道:“只是确定了位置,还没有出土,牺牲就这么大。要是真的出土,真不知道会有多大的伤亡。”

        阎王说道:“我听说,静安阁里的老家伙都出来了。”

        沙胡叹口气:“敌对势力,肯定不会只有扶桑和高丽,隐藏在暗处的肯定不会少。”说完站起身,“我去撒泡尿,你去不去?”

        “去!”阎王懒洋洋的站起身,因为洗手间在二楼,两个家伙出了值班室,直接来到外面,这时天都已经快亮了,“除夕就这样过去了。”

        “一年又一年,老子到现在还是光棍儿一根呢。”沙胡站在西边墙角解开了裤腰带。

        阎王站在他身边,笑着说道:“你不是说,要当个浪子,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吗?”

        “对啊!”沙胡说道,“我确实这么说过,可万花丛不让我过啊。”

        “哈!”阎王笑了一声,提上裤子往回走,“以后少跟我吹牛逼了啊。”

        “哎!”沙胡追了上去,两人进了屋,“我说老阎,你姐姐是不是离婚了。你看我当你姐夫怎么样,放心,我不嫌弃她离过婚,更不嫌她年纪比我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