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以为自己能养出火影在线阅读 - 随笔:当幼崽穿越到疾风传之后9(第三更)

随笔:当幼崽穿越到疾风传之后9(第三更)

        忍界真是风云变幻。

        一夜之间,关于大蛇丸的情报传得满天飞。

        这个木叶的s级叛忍,【晓】组织的叛徒,正在大肆搜寻【晓】组织的消息…这家伙忽然在忍界变得有点儿嚣张啊…

        嚣张当然是有嚣张的资本。

        【晓】组织已经得到了消息,绝牺牲了一具白绝分身,查探到了大蛇丸身边多了两个忍者,其中有一个人,击杀白绝分身的手段有点儿凌厉…

        雨隐村。

        一座钢筋水泥制作的高楼上。

        由于【晓】组织正在计划抓捕尾兽的关键阶段,刚好在这个时间召回了所有在外的成员。

        小南站在佩恩身侧,依着一根柱子轻声问道:“绝,已经搜集到大蛇丸的情报了吗?他身边多出来的那两个忍者是什么人?”

        “他们的穿着有点儿诡异,平时出行也都戴着斗笠,而且感知也极为敏锐,我不敢靠近,无法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

        黑绝看了一眼天道佩恩,沉声道:“不过,其中一个人在杀死白绝分身的时候,使用的是阴阳遁的秘术…除此以外,他们还带了另一个人。”

        “谁?”

        “宇智波…佐助。”

        黑绝转过头,看着身披黑底红云袍的某个男人,额上戴着一只象征着叛忍的护额…明明那个人只是随意地半靠在一个座椅上,却带给了黑绝巨大的压力!

        那个男人在忍界的称呼有很多…

        灭族之鼬…写轮眼之鼬…

        木叶的s级叛忍还没有说什么,站在他旁边的干柿鬼鲛却张开了满口利齿,冷声笑了笑:“佐助那个小鬼已经成长起来了吗?鼬先生,我去帮你解决掉他吧!”

        “我和佐助之间的事,不需要任何人的插手…”

        宇智波鼬偏了偏头,三枚勾玉隐隐映衬着他那双可怖的写轮眼,斜视了一眼身边的高大男人:“这句话,不只是对鬼鲛说的…”

        “还真是可怕呢!鼬先生!”

        雾隐怪人知情识趣地退后了半步,自从他们组成搭档以来,他对于座椅上的男人越来越尊敬了,丝毫不会因为对方的年纪还小而轻看他。

        即便是重视宇智波鼬的敌人,也从来无法逃过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更别说那些轻视他的人了!

        “切,还想要自作主张!”

        迪达拉轻蔑地看了一眼宇智波鼬,转头看向了自己的搭档道:“蝎大哥,你就不想说点儿什么吗!”

        “我只想杀掉大蛇丸而已…”

        绯流琥下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年迈,赤砂之蝎怪异的声音冷然开口:“大蛇丸那个家伙想要找我们的麻烦,刚刚好…”

        “比起来大蛇丸,他身边忽然出现的两个忍者才更麻烦…”佩恩猛然合手,掌心凝聚着查克拉,轻声道:“我在这里释放雨虎观自在之术…被人破解了!他们已经潜入了雨隐村!”

        雨虎观自在之术,正是佩恩研发的术式,主要用来通过每天在雨隐村昼夜不停地降雨,从而提防外界忍者潜入雨隐村,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保守雨隐村和【晓】组织的秘密。

        今天还没有侦查到敌人,这个用来感知的术式就被人暴力破解了,显然知道他们【晓】组织大本营的,只有大蛇丸那家伙了!

        飞段甩着自己的镰刀,舔了舔刀刃,嘿然笑道:“来得这么快,是想来送死么…”

        “哼!无知的小鬼!”

        不死二人组的另一人明显对搭档有些不满了,角都作为最早加入【晓】组织的成员,还是比较了解佩恩实力的。

        大蛇丸可不简单!

        他敢来到雨隐村,说不得真有什么杀手锏呢!

        角都身为忍界第一长寿的忍者,除了独特的地缘虞秘术,剩下的不就是因为活得足够小心稳健么!

        一个人影忽然纵身跳到了这座高楼之上,在【晓】组织成员们惊异的目光中,摘下了自己的斗笠,伸出一根根手指缓缓点着人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怎么会又多了一个干柿鬼鲛!”

        正当【晓】的成员们惊讶的时候,雾隐村的暗部总队长高声道:“鼬君,这里好像没有长门和宇智波带土…”

        晓组织的众人:“……”

        忽然就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尤其是在场中的几个人脸色瞬间就变了,小南和佩恩对视了一眼,黑绝忍不住悄然退后了半步,反倒是叛忍鬼鲛率先站了出来!

        这个冒牌货喊得鼬君…是指的宇智波鼬吗?

        显然,这个干柿鬼鲛高声喊出来的鼬君,应该不是指的他们组织中的写轮眼之鼬。

        白色的御神袍漂浮着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内,摘下了自己头顶的斗笠,一一扫视着在场的众人,露出了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没关系,那也足够了…”

        “我曾经听北原大爷提到过,倘若【晓】组织的人能够团结一心,则足以进攻除了木叶以外的任何忍村…”

        异世界的干柿鬼鲛轻笑地望着御神袍落在自己的身边,轻声道:“鼬君,真的要独自解决整个【晓】组织吗?”

        “我也想试一试,北原口中的团战无敌,究竟是什么概念…”御神袍下的男人轻声呢喃着,一根黑棒落入了他的掌心之中!

        他要用碾压的姿态,彻底击败整个【晓】组织!

        “不可能!鼬的命是我的!”

        话音落下,佐助手中倒提着一柄忍刀和大蛇丸一同跳了上来,他见到了座椅上的写轮眼之鼬,双目顿时血红,猛地提刀冲了上来!

        “不要干扰鼬君!”大刀鲛肌猛然一刀将佐助拍到在地,鲨鱼脸青年微笑地望着【晓】组织中那些熟悉的脸,轻声道:“希望【晓】组织的朋友们,能够和鼬君一起演绎一场精彩的战斗…”

        “当然了,这个世界的鼬先生和成为叛忍的我,你们的身份实在是太让人喜欢了!所以,我会在这里送给你们一个忠告!”

        “不要死了…千万不要随意死掉哟!”

        “争取活得时间更长一点儿!争取在这场战斗中坚持得更久!鼬君,很可能会改变主意,留你们一命呢哈哈哈哈哈!”

        “如果你们战败的话,我本人也可能会因为过于羡慕嫉妒你们的生活,会顺路送你们一程哦哈哈哈哈!”

        雾隐村暗部总队长疯狂大笑,他本人却随意地选了一个石阶坐了下来,看着身边的五代目火影道:“鼬君,是不是想念北原大爷呢?”

        “大概吧,毕竟我不在它身边的话,也不知道它会惹出什么乱子…”御神袍下的男人点了点头,掌心的黑棒变得越来越长了:“所以,就当做是离开之前的一次放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