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手机通三界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三样宝物

第二百三十六章:三样宝物

        整件事情已然豁然明朗,那么在魏安看来,去卖对方一个顺水人情,倒也不是不可以。可关键的是,自己凭什么答应他呢。这倒不是魏安想要从中非得要索要什么好处。但不要些好处,又如何让他放心的去相信于对方呢。

        “我倒是可以让你的弟子以北派的身份进行参赛,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这话说的似乎已经很明显了,我帮你可以,但是你得给我好处。

        “魏大师,我知道你们石刻大师最想要的就是上好的玉石,如果这一次你要是肯帮我的话,我愿意出十块上好的玉石。其大小嘛,绝对不会小于两立方米的那种特等玉石,以此作为酬谢。”

        听到此,魏安觉得,这若是放在以前自己的身上,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就会点头同意,毕竟一个石刻大师能够寻找到几块上好的玉石的话,那也绝对是毕生所求之事。

        但是现如今,魏安的眼界早就已经宽了许多许多。尤其是自从云不悔出现之后,他更加觉得,这世间看似岁月静好,其实是充满了无限的可能与玄幻,如此一来,他怎么可能还看得上那普通的玉石呢。

        “我的年纪已经这么大了,即使你给我再好的美玉,我也无法让自己的技艺去在短时间之内更进一步了。不过我有一师弟,既然你知道我,也调查过我的相关资料,对我的师弟想必你也应该并不陌生。我所求之物并非是为自己,而是为我的师弟。所以不管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要适合我师弟的味口才可。”

        那老者听闻魏安这话之后,就深深的陷入了沉思,之前,正如魏安所说,在他出手之前,自然是对魏安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和了解,所以也自然知道云不悔这个人。原本一开始他想找的人就是云不悔,但他知道,云不悔是个武者,又拥有修为,如此一来,他怕两个人接触之后,对方会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不过就在今天早上,却是发生了一点小小的意外,竟然有两个戴着面具的人,毛遂自荐的去投靠了云不悔,对于这一点,他也是把此事调查的清清楚楚。论说那个神秘的云不悔一个人就已经很难对付了,现在身旁有多出了两个帮手,所以,思来想去,他还是选择不去招惹云不悔。

        这还是其次,最关键的是,如果云不悔要是不同意的话,他的行踪就会从此暴露无疑。而魏安却完全不同,他毕竟是一个普通人。对付起来应该轻松些。可是没想到最终魏安还是把这件事情给转移到了云不悔的身上,如此一来,这事情又回到了原点。一块普通的玉石,自然无法撼动云不悔之心,若想要让云不悔感觉满意的话,那人觉得,只恐怕自己得真正的要出把血了。

        “万年玉髓两块,外加下品法器洛阳伞一个。不知魏大师可否满意?”

        魏安听完对方把条件换了之后,就立即在心中做了一阵盘算,他可是知道,之前的一段时间里,云不悔正四处去寻找玉髓,但是无果。现如今对方直接要给他两块万年玉髓,这想来就应该能够解决自己师弟的燃眉之急了。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那个下品法器洛阳伞,其实也非常吸引他的眼球。以前他就经常听说下品法器是如何的厉害,现如今,自己若是能够有幸得到一个,这想来倒也是不错。不过这个洛阳伞又是什么东西,难道就是一把雨伞不成。

        “请素眼界短缺,我想询问一下,洛阳伞为何物?”

        “洛阳伞有两种效果,第一种效果便可以遮蔽光线。将洛阳伞打开之后,四周的光线瞬间会被遮挡,整个人陷入黑暗之中。如果要是在阴暗之所再次打开洛阳伞的话,那么整个人就会与黑暗融为一体。而且由于它是下品法器的缘故,所以特别的坚硬,即便在高空下坠的过程当中,若是将洛阳伞打开的话,也可以起到降落伞的效果。”

        第二个效果,说来却是并不怎么强悍,但是第一个效果却是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阴暗的所在地还是很多的,在阴暗的地方,若是直接打开洛阳伞,整个人瞬间消失于无形,岂不能在关键的时刻,达到一种逆天的效果吗。

        “好!成交!”

        魏安回复的干脆利落,他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他觉得有这三样宝物作为交换。已经足矣!最终,所交换条件的目的,带来的是仅仅是把自己队伍之中多一个人选而已的效果,想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老者见到这一幕之后,不由面带笑容,随后,在轻轻击掌之下,便见到从后面的一道帷幔之中,走出一人,细一看,这人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年龄。虽年轻,但整个人看来并不简单,站在那里,宛若一把出鞘的利剑,也宛若是一名即将出征的将军。

        “地鼠门左承恩,见过魏大师。”左承恩双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对着魏安就是遥遥一拜。魏安看了他一眼,就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以我北派的身份即将要去参加比赛,那么你就暂时把你自己所在的门派忘记吧。至于最后宗门探索遗址的事情,就与我无关了,不过丑话可要说在前面。如果你最终取得了前十,从而有资格去探索傀儡门遗址,那时候若是南北派也要加入其中,你与我北派弟子在一起,若是敢伤害我北派弟子的话,那我可是必不饶你。”

        既然事情的真相已然浮出水面,魏安知道,他们回去之后还要做一个新的安排。既然那些门派都想去所谓的门派遗址一探究竟,那么他们南北派自然也不会自甘落后。而这场石刻比赛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味,恐怕最终人们的目标已经全都锁定在那个门派遗址上面去了。

        虽然魏安不是一名修炼者,但是他也知道,这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如此一来,恐怕他们最后的行程也会有所改变。甚至十有八九这些人会一起去探究傀儡门的遗址。眼前这人看样子本事似乎不小,所以该说的话他必须也是要说在前面。

        “魏大师,敬请放心。我地鼠门门派的名声虽说并不响亮。但是江湖门派哪一个不知道我地鼠门之人是最讲义气的。北派给我等这样一个机会,到时候,我们自然不会恩将仇报。”还有一句话左承恩没有说出口,但是他心中也是清楚,北派可不是泛泛之辈,这一次要是探索遗址的话,北派那里怎么可能会没有高手相随呢。

        自己如果要是那个时候对北派的人下手的话,那简直就是在自寻死路。现在,多了北派这样一个强有力的外援,最关键的是,他还可以隐藏在北派的光环之下,想来,到时候无论做什么事情也都会方便许多,所以,那人想了又想,自然也很欢喜。

        而且这一次他最大的目的可并不是说要以北派的身份去探索遗址这么简单,事实上不仅是他,而是大多数的参赛者,最终的目的也是只有一个,那就是想办法把他们所在这里的地址传出去。只有那样,门派之中的高手才会闻讯而到,到那个时候,探索门派一事,自然由高手在进行。

        当然他们这些最终获得资格的选手,也是有资格进入到遗址之中的。一旦进入到这门派遗址之中,谁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机缘呢,有可能点子正的话,也许会让他们从此一跃千里。若不是有天大的好处,恐怕也不会有这么多人争着抢着要进行这次遗址的探索了。

        魏安把这件事情定下来之后,便直接带着左承恩回去了。在南丰大厦里,他给左承恩安排了一个房间,魏安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之中,反而转身走向了云不悔的房间。

        当当当一阵敲门声响起,刚刚回到房间理时间不久的云不悔就急忙过去将门打开。结果见到是魏安师兄,连忙让他进到房间里面坐了下来。

        “师兄,我怎么看你脸上带着一丝疲倦,这两天很累吗?”魏安坐下之后,云不悔又连忙给他倒了一杯茶水。随后自己也坐在了魏安的身旁。

        “师弟,今天我给你带了几样宝贝。”话音落下,便见到魏安从自己的兜子里拿出了三样物品。这几样物品往外拿出来的一瞬间,云不悔的眼睛忍不住当时就直了。两块拳头大小的玉髓竟然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这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雨伞,以他现在的本事,自然能够看得出那小雨伞就是一个下品法器啊。

        “师兄,这几样物品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云不悔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随后不断俯身检查,越发觉得,这的确是真正的玉髓石和真正的下品法器。

        “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这三样物品你先收着,这都是给你的。”魏安一边说着事情的经过,一边把这几样物品推给了云不悔。

        “师兄,这可不成,这太贵重了。”这三样物品中的任何一样,相信只要送到拍卖会上,可都是天价的物品。甚至这三样物品中的任何一件,想要去换一个最高档的别墅,那都是绰绰有余的事情。魏安师兄竟然选择全都直接送给自己,这样一来,云不悔又怎能直接收下呢。

        不过听闻魏安把所有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云不悔这才惊讶的点了点头。没有想到,这次比试竟然会出现这么多的意外,尤其是众多的隐世门派也在纷纷出现,以及那个傀儡门遗址的显现,让云不悔觉得恐怕接下来,就将会上演真正的一场龙争虎斗了。

        “你拿着吧,这几样物品对我而言没什么大的用处。反而放在你的身上,也许会是你救命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