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绍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危机(下)

第七十二章 危机(下)

        回到眼前,随着赵官家一句话,几乎所有人都陷入到了沉思之中,便是赵玖本人也盯着韩世忠不再言语。故此,这间其实是最近刚刚重修的木质军舍内复又安静了下来,一时只有烛火摇曳引动光影,舍外淮河春水微微荡漾引起波涛之声。

        “要不让王德去支援一二?”停了片刻,胡寅忽然主动建言。“以王夜叉为光州总管?”

        “不行!”张浚当即否掉了。“王德资历如何能指挥的动苗刘二人?便是之前宇文相公往淮西坐镇,也都是先加了同知枢密院事的相公身份!再说了,阵前换将,只怕反而会弄巧成拙!”

        “那怎么办?”胡寅当即反问,却最终是忍不住看向了韩世忠与杨沂中两个知兵之人……自那日水战之后,官家不喜欢文臣纸上谈兵已经是公开的事情了。

        而不知为何,韩世忠此时却居然神游天外。

        “除非官家与王德俱往淮西!”杨沂中眼见着韩世忠立在舍中半日托腮不语,官家却只盯着韩世忠面露期待,只能无奈摊手做答。“但如此岂不是本末倒置?”

        “那岂不是没可奈何?”胡寅一时大急。“如何打赢了仗局势反而危急?”

        “那是因为局势本就未曾好转过半分。”赵官家终于开口,却是一张口便石破天惊了。“所谓打赢的仗,其实也都只是浮于表面的仗罢了,无关两国军事根本……”

        “官家什么意思?”张浚也忍不住了。“之前官家那么不顾一切,方才激烈起诸将引数万将士奋勇作战,如今各处义军蜂拥而起,敌军数万至此,丧失数千却要无功而返……眼瞅着便局势大好,如何便浮于表面了?”

        “朕说的是军事。”赵玖眼见着韩世忠还在思索问题,便干脆继续斜躺在座中,回答利索,毕竟,他对这个问题有着远超时代的极度清醒认识。“德远,朕且问你,且不说此番胜负尚未分出,便是金兀术这次是真的退了,那又如何?明年、后年,他若引金军东路军主力,合十万之众前来,咱们真能挡吗?”

        张俊为之一噎。

        “不止如此,还有陕州李彦仙,此人在年前比我们还早奋战,几乎要以一己之力率义军收复整个陕州,堪称神勇……但以军事而言,完颜娄室弃了陕西的西军回身专心于陕州,李彦仙将来一定还能守吗?”

        赵官家幽幽一叹,继续问道。

        “还东京宗留守,在最前面苦苦支撑,年前几乎与我们同时开始,靠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溃军,在滑州顶住了金军数万,不让金军渡河,毫无疑问是帅臣楷模……但完颜讹里朵也好,粘罕也好,甚至挞懒也行,真的有一支过五万的金军精锐下定决心要覆灭东京留守司,以彼处的虚实,也真的能支撑下去?”

        张浚满头大汗,无言以对。

        “但为什么要打呢?这种几乎只是勉强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赵官家感慨言道,不待身前几人接口便兀自说了下去,俨然是自问自答了。“还不是因为靖康之耻、两河沦陷后,宋金之间,断无媾和可能,除非一方亡国灭种,否则绝无幸理。而如此战争,便是所谓全面战争,全面战争中,拼的不是一城一地,一胜一负!而是说一城一地、一胜一负,乃至于一草一木都要尽量拼上去!”

        张浚以下,众人多已肃穆。

        “就眼下而言,大宋军务事实上已经无能,但当此之时,通过两三场局部小胜,告诉天下人,国家还在,国家没有放弃抵抗,而且金人并非是刀枪不入,就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了!朕从来不指望以这几胜定什么乾坤,那个太远……朕只是要告诉天下人,无论如何辛苦,总是有办法的!这便是此战的道理了!”赵玖继续叹道。“这个道理,别人不懂,也不好轻易说出去动摇人心,但你们身为国家栋梁中的年轻人,是一定要懂的!”

        “臣受教!”张浚赶紧俯首。

        刚才这段交流,这位御史中丞仿佛又回到了那日除夕之夜,却是难得发自内心感到某种震动。

        一旁的胡寅、林景默、杨沂中也赶紧俯首……身为近臣,在这些人眼里,这位官家有时候随意的过分,无知的也过了头,但就眼下这种局势而言,却到底是保有了几分大智慧和大勇气的。

        “官家!”就在这时,韩世忠终于认真开口了。“其实还是有办法的!”

        “朕就知道良臣不会负朕。”赵玖也当即失笑转头。“是什么办法?”

        “直接从身前下手,掀了完颜兀术的大营!”韩世忠昂首挺胸干脆答道。

        “是趁敌分三部,只剩最后一部六七千人在大营时主动出击吗?”杨沂中追问不及。

        “是!”

        “那是足足六七千金军,如何能在城外那种地方覆灭掉?”杨沂中连连摇头。

        “不能覆灭金军!但若能集中兵力,乘夜猛攻,或许可以烧掉金军大营,让金人失了立足之处,不敢再图淮上!”韩世忠睥睨言道。

        “区区一座营寨,如何便使金军失了立足之处?”

        “若金军本就自然北撤,占据了身后蒙城为据点,步步为营向后而退,这个策略自然无用,因为金军本有无数连续立足之处。”韩世忠依旧气势不减。“但若金军本意在于突袭光州,则他们分出两部一万三四千骑之后,必然是要从北面绕行,往顺昌府而行的,彼时便不会占据城池以作据点,占据了也不会放重兵把守……那么当此之时,他们唯一的立足之处便在这下蔡城外的大营之中!掀了他们大营,他们只能北走占据城池!那两部也会即刻回转来援护这剩余六七千之众!否则野地之中,辎重尽丧,无缘无护,这六七千人怕是真要被我们覆灭!”

        杨沂中已然无声。

        而韩世忠此时复又转向赵玖,正色进言:“官家,此战关键在于时机,一定要在金军分成三部,走了两部之后不久便发动!既要他们来不及回援,又要他们不及突袭光州!若金人明日撤走第二部,便应当是明夜开战!”

        赵玖已然听懂,这是抓住敌军动态运动中产生的一丝战机。

        “还是不对!”杨沂中复又摇头。“若要如此,必须要尽量再明夜中集中可战之力。而眼下,下蔡城张太尉只有一万人可用之军,其余都是民夫与溃兵,一旦失败反而要将坚城葬送……”

        “杨大郎莫要给张太尉贴金。”韩世忠一时嘴角微翘。“下蔡城哪来的一万可用之军,真要出城劫寨,只有他那三千多从太原带来的老卒可用!”

        杨沂中一时语塞,却不知是该赞同还是该反对了。

        “但臣这里有五千可用之卒!”韩世忠昂然拱手言道。“官家,王德部也可一用!乔仲福、张景部也可精选出一千来,呼延通部一千也可以用,杨大郎领的御前班直数百,也能用!”

        “若八公山这里兵马渡河去攻,早已经惊动金军大营!”杨沂中愈发无奈。“若分兵依次去攻,只是往火中送柴……”

        “朕知道良臣的意思了!”

        就在三名文臣正在消化信息的时候,赵官家忽然也笑了起来。“明日开始,劳烦良臣辛苦,以风帆大舰遮蔽淮河,再以小船结队,将下蔡城刘光世旧部溃兵送来南岸,再将朕与河南可用之兵尽数换入下蔡城内!”

        军舍之内,人人色变。

        “官家也要去吗?”莫说几个文臣和杨沂中,便是计划主导者韩世忠忽然有些慌乱。

        “朕若不去下蔡城中坐着,你就不怕张太尉坑死你?”赵玖表情略显古怪。“又或是张太尉也敢信你?除非朕去,否则掀不得金军大营!是这个道理吧?”

        韩世忠欲言又止,却只能重重颔首,而几名文臣中自张浚以下竟然纹丝不动,俨然是早有教训,知道劝谏无用。

        至于杨沂中,却是难得想到了另一层——官家此去,怕是更担心张太尉把御前顶用的几部都给卖了吧?

        毕竟,有什么事是这群西军出来的痞子不敢干的!

        这一点,哪怕他杨大郎和张太尉关系匪浅,也不敢拍胸脯作保的!

        于是,杨沂中居然也没反对。

        而眼见着无人反对,赵官家心中难得一时得意——毕竟嘛,这么一看,自己还挺中用!

        ps:二十九,蒸馒头……过年物资储备的怎么样啊?大家真不要乱出去,出去也一定要洗手戴口罩。

        给大家拜个早年,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