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尊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假灵丹

第五十三章假灵丹

        “你先别忙着施礼……”那甄道人傲然道:“该你受教的还在后面呢。”

        “寻常修士察觉不出丹药中做下的手脚,杂质如何,药性是否充盈,但若精修此道的修士可就不一样了。因此除去丹会之外,若是有得人信重的丹师在,也可以通过品鉴灵丹的方式,做交易的中人。”

        韦泰平面露喜色,忙道:”道长说起这炼丹之事,如数家珍,想必也是内行,可否品鉴一二,叫我们开开眼界。“

        甄道人看着钱晨笑道:”道友可还想以灵丹相换地图?若是能通得过我这一关……“他话里有未尽之意,只是转头看向韦泰平。

        韦泰平果然知情知趣,拍着胸脯道:“那我就做主,将九真大泽的地图,换予道友。”

        钱晨自无不可,他害怕这甄道人不识货,特地将原本准备用来交换的碧元淬灵丹收起,这等淬炼道基,根本真气的灵丹效用还是不够直接。这甄道人听着挺靠谱,但万一走眼了呢?换成了增长修为的益气纯阳丹……想必就不会看错了吧!

        那益气纯阳丹色泽纯红,药性却十分温和,又是元气所炼,几乎没有杂质。

        钱晨将其托在掌心,那卖相实在是好,光溜溜,圆坨坨,灵觉一探入坠入温泉之中,让人通体舒泰。钱晨以为,这等灵丹决不至于让人看不上。

        却见甄道士接过灵丹,打量许久,突然嗤笑一声。

        这一回,钱晨可是真惊到了。这可是他特意挑选出来卖相最好,药性也最为简单的灵丹了。还能出什么幺蛾子?

        只听甄道人说道:“炼丹之道,十年烧火,三年苦修目术,才能观察火色,通晓火候。再有十年拣药,苦读丹书,才能试以药性简单的灵药炼丹。期间苦读丹书数百卷,药性熟知于胸……更要炼开鼻窍,能分辨药性,从丹炉散发的药香中察觉药性变化。最后炼开舌窍,能品味丹药中灵药火候缺憾,不断调整。”

        “如此三十年之后,才能正式开炉炼丹。”

        “一炉好丹,须得从灵药开始挑拣,以舌尝药,察觉药性浅薄浓厚,再以药性定量,少一分,多一分,后面炼得再好,也都是废丹。然后选择合适的时序,地点,乃至炼丹鼎炉,都有诀窍,开炉之前,还要温炉,祭炉……用什么水,什么火,都有讲究。”

        “正式开炉后,火候随着炉内药性变化,一丝都不能有差。”

        “期间法力护持,又非得有一身浑厚的法力难以坚持……最后开炉之际,成药的手法又有秘传,期间各种手法又称丹诀,乃是丹师视如性命的传承,不是入室弟子,休想看上一眼。就连丹会之时,丹师也可以藏着施展丹诀。“

        “最后收药手法且不说,就连收取丹药童子的生辰八字,体质道基都有讲究。纯阳丹药要用纯阴处女,纯阴丹药要用纯阳童子……”

        钱晨听了暗自咂舌——炼丹居然如此难么?

        什么目术,鼻窍舌窍,不是突破感应之后,灵觉察微水到渠成的事情吗?药性根本就是天地元气,只要能察觉元气,自然就能观察药性啊?

        什么?火候变化还要用眼睛去看?

        不是靠灵觉吗?

        还有为什么炉内的变化,要用鼻子去闻药香来分辨?不应该是直接望气吗?

        药性变化那么简单的东西,也值得学十年?而且灵药的药性为什么要一种一种的背?诸天万界每一界都有独特物种,如此一来,岂不只能困居一地炼丹?遇到不认识的灵药怎么办?为什么不直接观察药性本源的变化,一切药性皆是元气,究其根本不变啊!

        钱晨有一种力学分析时用有限元研究生,遇到了操着经验公式的大佬……

        虽然自己学了厚厚一本偏微分方程边值问题近似解的有限元分析很辛苦,但那种硬生生背下来三尺高的经验公式的狠人,是真的牛批!

        大有智商正常的大学生,看到靠硬背下九九乘法表,去解一元二次方程的智力障碍者,终于有所成就时,那种深切的同情和被激励的振奋。

        如此强人,如何不令人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钱晨炼丹之术比甄道人强上百倍,尚且如此佩服,那大厅众人听了这等辛苦的炼丹之术,一个个都愈发敬畏,就连韦乐成这样的老狐狸都流露惊容,这世间的灵丹宝贵,若是甄道人真个懂得炼丹,其身份贵重,决不再结丹宗师之下。

        不知多少世家都要攀着结交。

        韦泰平更是露骨道:“道长知道这等辛苦,定然是丹道宗师,如此品鉴灵丹实在是让我等大开眼界,若道长不嫌弃,我愿为道长门下奔走……”

        甄道人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岔开话题道:“品鉴灵丹,也离不开炼丹法门之中‘见闻称品’四种诀窍。”

        “品鉴灵丹好坏,先观其色。上品灵丹,丹色正而不邪,纯而不艳……”

        “色泽越纯正,说明杂质越少,火候一旦轻了丹色便会浅淡,而火候一旦重了,丹色又有焦痕。此丹看似色泽极正,存而不杂,以目术观察,竟然毫无杂质……”

        钱晨仔细倾听,这枚益气纯阳丹确实丹色极正,毫无杂质,为何此人嗤之以鼻呢?

        甄道人摇头笑道:“但是炼丹者大概是做过头了,这丹色过于纯粹,居然看不到药性的过度和灵药熔炼的痕迹,丹从火出,却连火痕都没有了。而且就算是水炼灵丹,灵丹凝集总有一个过程,有人为造就的痕迹,高明的丹师连丹药是如何凝结的,时间,过程都能察觉。”

        “这颗丹药……竟然像是天然成就,天生如此一般,没有半点凝结的痕迹……”

        “这是丹师炼出的灵丹?”甄道人嗤之以鼻。

        钱晨心里默默道:“因为是元气所化,一体凝结。也没有什么草木灵药,更不需要借助草木的纤维烧炼成丹形……”

        “其次是闻……”甄道人把手上的益气纯阳丹递给韦泰平道:“你闻一闻。”

        韦泰平把鼻子小心的凑到丹药前,用力去嗅,他过度用力脸上都皱成了一团,惹得一旁随侍的童子发笑,但韦泰平却并不觉得自己滑稽,而是点头道:“我用力去闻,也只闻到一股淡淡的丹香……根本没有丹味。”

        “是的,丹香可以辨别药性,此丹药性倒是没有问题,补气养精,但这般浅薄的丹香,说明药性也浅薄。”甄道人解释道。

        韦泰平也察觉闻得丹香之后,自家真气略有进益,只是微不可查,效力实在浅薄。

        当然他也分辨不出自己的真元也微不可查的纯粹了一丝,更分不出有兴奋效果的灵药刺激真元增长和温和纯粹的元气补益的不同。

        钱晨忍不住道:“香味太大,不会走味吗?”

        “什么?”韦泰平没想到还有人敢反驳,顿时感觉冒犯了自己心中的高人,不禁厉声反问道。

        钱晨好心解释道:“就是走失了药性!”

        甄道人大笑道:“这就是第三个错处……”他从腰间的豹皮囊中掏出了一瓶水晶瓶子,里面是淡淡透明,如同清水的液体,甄道人晃晃水晶瓶道:“这是丹蜡,丹师为了防止药性随着药香蒸发,炼成灵丹后便会在其外表涂抹一层丹蜡,防止味道挥发,品鉴灵丹之时常常要用手搓开一点丹蜡,才嗅探药香……”

        “你的丹蜡在哪里?”

        钱晨无法解释,总不能说我炼丹之术完全超乎了你的认知,乃是用元气炼丹,丹成之后,以惰性元气化为丹壳,将那一股纯阳元气封入其中。这惰性元气所化的丹壳,就相当于你的丹蜡了吧!

        这甄丹师脑子里,根本没有元气炼丹这种概念,说出来也只是更被认定是骗子。

        “这是市场定位错了啊!高端的产品,就应该定位崔啖这样的高端客户。我跑来低端市场炫耀什么……”钱晨肚子里哀叹。

        甄丹师最后掂了掂那颗益气纯阳丹,摇头道:“最后,这丹你不觉得太轻了吗?”

        “因为里面是一股元气……”钱晨早已无力反驳。

        “只有三铢重,灵丹根据材质不同,草木灵丹重一钱至三钱,通过观察杂质多少,称量重量便能确定药性。矿物金丹稍显沉重,有八钱到三两等分别。不同灵丹比重不同,往往根据重量便能算出其中药性是重了,还是杂质多了。”

        “当然这些都十分微妙,需要因地制宜,不过无论哪门子的灵丹也没有这么轻的!”

        “我都怀疑这只是一层壳!”甄道人冷笑道。

        钱晨暗自感叹:“你说对了!这还真就是一层壳……”

        甄道人将灵丹抛回给钱晨道:“如此这般望闻称……这等丹药不配与我细品,就直接略过最后一步吧!此丹丹品下下等……杂质虽少,但药性更是浅薄,虽然不是最差的‘毒丹’,比‘废丹’稍好,却也是‘伪丹’……并不值得那大泽地图。”

        甄道人冷冷的看着钱晨,这时候钱晨却在心里反思:“我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甄道人?我都没见过他啊!”

        “感觉对我有些恶意的样子,要不要当场一剑做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