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历史小说 - 回到明朝开工厂在线阅读 - 第331章 攀咬

第331章 攀咬

        “上刑!”

        几乎是在这两个字传入耳中的瞬间,还不等李祯喊出声来,心下焦急不已的董宜臣就对着衙差使了一个眼神,尽管只是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可是在他的右手搁到左手,食指在左手面上看似随意的划了半圈时,那衙差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就在衙差不露声色的领命时,在刑部当了这么长时间侍郎的李祯,同样也注意到了那个手势。

        这……他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

        在衙堂上有很多衙堂里的规矩,那个手势就是在告诉衙差——往死里打,这些吃这碗饭的衙差没别的能耐,却有即能让人挨上一百板子没什么内伤的本事,也有能让人十几板子丢掉性命的本领。

        这个能耐不知让多少好人没了性命,让多少恶人保住了脑袋。现在董宜臣一打手势,心里就像明镜似的李祯又岂会不知,不等衙差把他按倒,他就大声喊道。

        “董宜臣,你好狠的心啊!”

        然后他又连忙叩头求饶道。

        “阁老饶命,阁老饶命啊,这,这事虽说与小的有关,可我也是受人指使啊……”

        李祯话还没说完,董宜臣就连忙嚷嚷道。

        “好你个李祯,还没上刑就要这里攀咬他人,你就不怕大明的王法吗?还愣着干什么,上刑!”

        这边董宜臣急切,落在吕调阳的眼中,让他的脸色微变道。

        “董宜臣,你当真以为老夫不在这堂上吗?”

        “就是,董宜臣这里又岂轮得着你说话。”

        傅作舟也在一旁落井下石道。

        “有阁老在,那能轮得着你,我看看,没有阁老的吩咐,谁敢用刑?”

        两人的一唱一喝,让董宜臣顿时傻了眼,而在地上一直叩着头的李祯更是进一步补刀说道。

        “禀报阁老,小的做出的这件事,董宜臣也是知道的,也是参与其中的!”

        事到这个地步,李祯倒也非常干脆,他知道既然姓董的想要他的性命,要是不能把他拖下水,只恐怕自己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着,想着那些人的手段,李祯也不再迟疑了,在咬出了董宜臣之后,又急声说道。

        “小的还知道其它人也参与其中!”

        “李祯,你,你……”

        在董宜臣惊恐的指着李祯就要破口大骂时,傅作舟则在那冷笑道。

        “董宜臣,这件事恐怕你还得好好的解释解释,你到底是怎么个参与其中的!”

        事成了!

        只要他们开始攀咬彼此,这件事也就成了!

        施致远啊,你这算盘打的倒是挺精的!

        于心底感叹着,傅作舟往董宜臣看去,然后冷冰冰的对他说道。

        “董寺卿还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

        “我,我是冤枉的,他,他李祯是胡乱攀咬。”

        “我是胡乱攀咬?董宜臣,半个月前,在阅江楼天字号包厢里,你敢说没有你!当时非但有你,还有其它人……”

        李祯的话一出口,董宜臣的脸色就立即充得煞白,这会他甚至就连死的心也有了,李祯他就不怕死吗?

        见状傅作舟冷笑之余,又对朝着吕调阳看,只听到他对一旁的卫士吩咐道。

        “来啊,把董宜臣拿下,我倒要好好审审,那天阅江楼里到底有什么事?”

        就在吕调阳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时,衙堂外的一个书吏在目睹了这一切之后,立即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一出衙门就急匆匆的给别人送信去了!

        “老九,吕调阳这下子可是给我们胸口上插了一刀子,要是李祯和董宜臣两个人攀咬起来,那可比外间的议论要厉害得多啊!”

        屋子里发须皆白的老人以求援的眼神望着比个稍年青几岁的老人说道。

        “你看此事如何平息?”

        然后他又对另一个人说道。

        “学孔,你也说说,我们三人来商量一个两全之策。”

        “小弟一定会给两位兄长分忧的。”

        刘一儒怀着被信任的感激之情说道,他本身并不是南直隶人,却能够得到他们的信任,参与商议这样的机密大事,这又如何能不让他感动。当然,他也知道,这种信任的一个原因就是……儿子的死!

        勘之的死必定和张居正脱不开关系!

        杀子之恨,要是不扳倒张居正,又岂能对得起死去的儿子!

        “现在李祯已经招了,董宜臣那边……”

        “董宜臣本身就是个无胆鼠辈,我怀疑,只要吕调阳好好的吓一吓他,估计他也会招出来!”

        “这好办,直接命人把他们两个都杀了,来个死无对证也就行了。”

        刘一儒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可不是,当初要是在李祯事败之后,直接把他给除掉了,这件事也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可不是,现在要是杀了他们两个人,可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更别给别人提供攻击的口实?”

        发须皆白的长者不同意这个简单的处理办法。

        “可要是不能痛下杀手的话,只恐怕接下来他们两个必定会不民攀咬他人,到时候,这局面可就无法收拾了!”

        刘一儒又一次提醒道。

        “是倒是这样,不过即便是杀了他们,恐怕吕调阳那边也有了他们的口供,这件事想要处理恐怕也不容易呀!”

        另一个人背着手踱步,没有想出一个好主意,但他总觉得刘一儒这个办法不妥。

        “确实是如此,总不能连吕调阳也一起杀了吧。”

        要是那样的话,那可真就出大乱子了。

        “其实,我觉得的……”

        沉思片刻,另一位比刘一儒年岁稍长的老人再次开口了。

        “我揣摩着张居正的意思,估计他还是想用较为稳妥的办法,不很露声色地来处理的这件事,无非也就是想要借此让咱们妥协,我看,他之所以把傅作舟派过来,恐怕也就是为了和咱们谈一谈。”

        “确实……”

        尽管并不愿意承认,但是刘一儒点点头。

        “张居正那个人,虽然有几分胆色,可是他却不敢把事件扩大,更不敢借此杀人无数,他还没有那个胆量,毕竟,如果这件事一直查下去的话,到时候不知会牵涉到多少人,他还没有胆量一下杀那么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