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银鸦之主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八章 巫师

第三百零八章 巫师

        建立一个组织,建立一个教会......

        虽然有想过搞个情报组织收集情报,但亚戈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突然需要搞个组织,还是往“教会”的方向搞个组织。

        只是,为什么要建立组织,建立教会,扩大影响力呢。

        虽然接受了那位神秘的“塔”女士的交易,但是他还是不能理解原因。

        而在他选择接受交易之后,那位神秘的“塔”女士,并没有分期付款,而是直接将看门人面具的具体使用方法告诉了他。

        这也是他没想到的。

        而告诉他看门人面具的使用方法时,对方所提及的事情,让亚戈对于看门人面具有了更多的想法。

        “生灵,崇尚、信仰‘神’,追逐‘神’的启示。”

        “沿着‘神’的启示,沿着等级的链条一步步靠近神明,接近神秘的生灵,其形象会也会在‘启示’的同化下,逐步靠近‘神’。”

        “而最接近‘神’的,毫无疑问是‘使徒’。”

        “他们自诩为‘神’的侍者,是最靠近‘神’的生灵。”

        “甚至,想要成为新的神。”

        “但并不是所有的生灵都愿意接受。”

        “甚至都不愿意被‘启示’同化,他们将‘启示’视为‘污染’。”

        “他们尽自己所能,以古老的手段压制‘启示’,将‘启示’作为‘工具’使用。”

        “而这些‘工具’,也成为了他们身份的象征,是他们对‘工具’的称呼,也是对使用工具的自己的称呼。”

        “其中一个‘工具’,叫做.....”

        “看门人。”

        “但是,原本的同盟中,却出现了叛徒,最后,几乎所有人,都成了叛徒......”

        对方所说的,除了看门人面具的真正使用方式之外,就是这些。

        话虽然不多,但是信息量还是不小的。

        而对这个独特立行的群体的描述,还有“星辰回廊”中的巨大钟楼,亚戈都不由得联想到“巫师”这个词。

        而“工具”,如此明显的指代,要是自己还听不懂,那就不用活了。

        看门人面具,就是巫师的“工具”。

        为了压制“启示”、控制“启示”的工具。

        而启示大概指的是神秘?

        他从荆棘树那里听到的版本中,“启示”是知识。

        而在“塔”女士的描述中,“启示”在语境中,应该是有具体的形象的。

        结合“污染”、“同化”这些描述,他能够想到的、最符合描述的对象,就是“神秘”了。

        那些虚幻的,有文字、符号般纹路聚合的虚影。

        并且.....

        那位神秘的“塔”女士还说了一件事。

        “不要在意模仿和扮演。”

        “模仿和扮演那是用来学习使用能力的方向,并不是必要的,更大的意义是感知自己的能力是否失序。”

        “任何模仿、扮演,都会造成影响,是用来对失序能力的校准手段,而不是掌控的手段。”

        “现在,链条已经失衡了,在没有确定准确位置的情况下,已经不适用于学习,胡乱校准只会让你死得更快,受到的污染更严重,让你迅速失控。”

        “想要掌控它带来的力量,只需要准备一场‘仪式’就足够了,一场让它契合你的仪式,以你为主,而不是以它为主。”

        “利用仪式,利用外界的影响形成的反馈,让它契合你。”

        “你永远要记住,你就是你。”

        不要模仿,不要扮演?

        失序?应该是指偏移序列。

        不过,这一段话的信息量,丝毫不亚于前面的那段话,或者说,这段话,对于亚戈现在的意义,无比重大。

        并且“校准”这个用词,他之前在泡影地带,通过看门人面具,在“神秘”所凝聚的文字上看到过。

        只是,“契合”的仪式,又是一个问题了。

        用什么仪式?

        他一直以来不使用“仪式”的原因,除却赌徒谬论能够勾连系统技能,相当方便的原因外,还有就是觉得“女神可能是邪神”,向邪神祈求仪式很危险。

        要契合神秘,哦,不,让神秘契合自己,需要进行仪式.....

        应该不是向神明祈求的仪式吧。

        “塔”女士的话语中,蕴含着一个信息,是“巫师”和现在的非凡者利用“启示”的手段是两个方向的。

        “巫师”将“启示”当成外物利用。

        而现在的非凡者,似乎是“同化”?

        所以说,“巫师”是抗拒同化的,应该不会向“神明”祈求。

        仪式应该不会是向神明祈求的仪式。

        思索着,亚戈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那就是自己之前“赌徒”能力掌控的情况。

        自己在使用赌徒的能力骰出了个大失败,差点死掉之后,就完全掌控能力了。

        “仪式”?

        如果“塔”女士没有骗自己的话......

        只是,“塔”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巫师”吗?

        能够知道那么多内情和隐秘的消息,他甚至都有“塔”女士可能是当事人的想法。

        “呼......”

        整理完思绪,亚戈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将心头被这些话语掀起的风浪压制下去。

        随后,他手指敲打起桌面。

        这场“交易”中,对方已经完成了支付,接下来,就是他需要提供“商品”了。

        话虽如此,应该怎么建立一个教会类型的组织呢?

        邪教?

        前世里有很多邪教,作为出身于神话民俗研究专业的亚戈来说,他并不算陌生。

        亚戈有“说服”、“话术”之类的心灵手段,想要搞个邪教出来,还是有可能的。

        但是,这样一来,自己很快就会成为教会公敌.....

        不,按照“塔”女士的说法,拿到了“看门人”面具的自己,已经是教会公敌了。

        唉,麻烦啊。

        算了,实在没有头绪就先不想了,实在不行,问问自己扯“盛装舞会”的虎皮大衣行不行吧。

        反正“塔”女士并没有限制他必须立刻几天内搞出一个教会来,只是要求他建立教会,建立组织、回收其他的面具而已。

        现在,当务之急是阻止那个“高序列生物降临”的仪式。

        深吸了一口气,亚戈站起身来,向着大门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