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特种中介在线阅读 - 第六一七章 石佛寺

第六一七章 石佛寺

        这段时间自从跟大秦教育公司展开合作以来,她便没日没夜的奔波于漫海公司、大秦教育公司和天翼公司之间,忙得根本连个打瞌睡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到今天,大秦教育公司的二十一名员工入驻了漫海公司,她这短时间的忙碌才终于算是告一段落。也是因此,她多多少少有些忽视了躺在医院里的父亲,至少有一个多礼拜的时间,她都没有来医院看望过父亲了。

        所以这一次,她想要在医院里多待一会,哪怕只多待几分钟的时间,她也想坐在父亲的床边,握着父亲的手跟他说说话,跟他说说最近这段时间漫海公司的发展,跟他说说自己这段日子又学会又懂得了什么事情,以及,跟父亲汇报一下公司里的各种业务。

        陈蜀则是按照黄队长的吩咐,先安安全全的把许柔送回到家里去,甚至就连原本送给黄队长的果篮,黄队长都坚持着让他们两人拿走,拿去许柔家给许柔父亲吃。说许柔父亲比他更加需要这些水果里的营养。黄队长一再坚持,陈蜀说出了医院再给许柔父亲买一份他都不乐意。没办法,陈蜀只好让许柔提了果篮,开车将许柔送回了家里去。

        许柔的家位于石佛寺。这并不是一座寺庙,而是一座如同城中村一般的老小区。驱车到达石佛寺,开到村口的时候就开不进去了,这里住宅密集,许多房东都特意加盖了路边或是顶层的位置,用来出租给租客赚取租金。所以原本看上去足以容纳两辆车并行的道路,却是被路两旁的房屋给占去了一半,而剩下的一半,则是在路边停着不少电动车自行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奥迪车是万万开不进去的了。

        “路灯坏了都没人修的吗?”陈蜀瞧一眼前方的石佛寺村中道路,这条路窄也就算了,竟然连路边的路灯都没有,不对,应该说是有的,但是基本上全都是坏的,只有路两旁房屋里的灯光透过窗子照耀在道路上,勉强能让人看清楚道路,不至于一脚踩进沟里。

        坐在副驾驶上的许柔却是不好意思,她坐陈蜀的车,自然不能坐在后座上,不然那就显得将陈蜀当成了司机一样,她又不是什么大老板,自然不能在车里只有她和陈蜀两个人的时候,坐在后座上。但是坐在副驾驶上,这小小的密闭空间里头,只有她和陈蜀两个人,而且距离那么近,她也没什么话跟陈蜀说,这一路上,可以说是尴尬至极,她都是将脑袋别到一边,装作看着窗外风景的样子。

        倒是陈蜀不时的跟她说说话,偶尔给她讲个笑话,缓解一下尴尬。不过不得不说陈蜀讲的那些笑话都不怎么好笑……而且还反而让她觉着更加的尴尬了。

        此时到了石佛寺,眼看着家就在前方,许柔自然不好意思再让陈蜀把自己给送进去。当然,就算陈蜀想要送,这条狭窄的道路也容不得汽车开进去。

        “到这里就好了,陈哥哥,谢谢你呀,我自己走进去就可以,这里离我家不远了。”

        许柔边说话边推开车门,这里距离她家确实不远了,只要走过前边这条狭窄的巷道,让后再拐个弯就到。

        可是就是这么一条狭窄却又长长的巷道,路两边的排水渠看样子很久都没有人清理了,左边一条水沟里的污水都从里边溢了出来,在路中间的一个水坑里存的满满的。路两边兼顾着路灯作用的电线杆子上,缠满了凌乱的电线,偶尔还能看到几个电线头从上边耷拉下来。就更别说这条巷道的两遍,也布满了四通八达的胡同,光是从这里看过去,就能看到前边这条巷道上黑黢黢的,路两边的胡同也都是黑乎乎,许多地方连道路都看不清楚。

        陈蜀偏头看向巷口的一家小卖部,此时在这小卖部的门口之下,正有十几个中老年男人围着一台麻将机,稀里哗啦的打着麻将,外围还有个光着膀子,手里提着一个啤酒瓶的粗犷男人,一边喝酒一边朝着内圈的人哈哈大笑,催促着里边打麻将的人赶紧出牌,似乎他支持的某个人快要赢了。

        总的来说,就是乱糟糟的。

        这个时候,许柔已经下了车去,正迈着小步朝巷子里走,巷口小卖部里那些打牌的人似乎注意到了她,大部分人朝着许柔看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但也有几个男人朝着许柔细细的打量,他们自然是没什么胆子去调戏许柔之类的,但是却架不住他们瞅着许柔看,看的许柔似乎有点害怕,禁不住回头朝着陈蜀这边看了一眼。

        车里,陈蜀嗤的一笑。且不说许柔是不是真的敢在这么狭窄又幽黑的巷子里自己走回家,就算她敢于自己走回家,她也不放心让她一个人这么摸黑回去。时间已经太晚了,九点多钟,哪怕是石佛寺这里,许多人也都已经睡了,路上看不到几个人,偶有几个,也是小卖部里那些打牌或是喝了酒的。这条巷子里那么多黑乎乎的胡同,随便里边钻出来一个歹人来,许柔下半辈子也就毁了。

        大半夜夜跑或是乘坐网约车出事的女孩子,简直数不胜数啊。

        陈蜀叹了口气,推开车门下车,同时提起放在后座上,许柔没拿走的那果篮,提步朝着许柔追上去。而看到他下车,小卖部里那几个伸长了脖子朝许柔打量的男人顿时快速的收回了目光,又陷入了看牌的娱乐之中。不过陈蜀提着果篮从小卖部门口走过去的时候,却也听到里边几个围观打牌的男人悄悄地议论。

        “那老病鬼的闺女够可以啊,上午刚刚来个开跑车的接她出去玩,到了晚上,居然又来一个开奥迪的有钱人送她回家。”

        “人长得漂亮,有那资本,你倒是想抱有钱人的大腿,你倒是去抱啊?”

        “哼,我的意思是她既然能勾搭到那么多有钱的男人,那给她爸爸治个病才能花多少钱?那么漂亮的女孩子,陪人家睡一觉,不还有的是钱给她爸治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