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家奋斗记事在线阅读 - 第045章 变味

第045章 变味

        鞠静往家打电话听说这件事也给气够呛。

        她脾气比鞠灵火爆许多,当即便道:“真不要脸!当初咱奶在县城住院他们看都不去看一眼,就怕咱家张口跟他们要钱。每回咱爸咱妈去县城办事儿过去看他们都大包小包的带东西,他们说过一句谢没有,连白眼狼都不如的东西。小不点儿你好好学习,咱就不靠他们家的关系读县城最好的初中,气死他们。”

        鞠静也挺有意思,还专门去打听鞠长清卖的那份保险怎么样,以此判定他的心到底有多黑。

        打听出来的消息比她预想的要好一点儿,保险没毛病,只是不适合鞠家这样负债累累的人家买而已。鞠静就挺纳闷儿的,鞠长清干嘛非要卖她家这样的保险呢,卖一份他们家人买的起的保险不行吗?

        深入了解之后给鞠静气的恨不能冲到鞠长清面前吐他一口老痰。

        鞠长清入行不算很久,每个月都要卖出指定的保险完成任务。他人脉还没开拓出来就只能拿身边的亲戚朋友下手,也不管亲戚朋友需要不需要,需要什么样的,他只管利用他们对他的信任卖出任务要求的保险。

        这个月的保险任务价格高持续交的时间比较长特别的不好卖,他身边扒拉不出人来买,这才把主意打到鞠文启身上。

        来小富强屯一趟,他也去了鞠文林家却一字未提保险的事情,因为他知道鞠文林求不上他,他硬卖人家也不会买,而鞠文启不一样!

        可真是会算计啊。

        鞠静把家里这摊遭烂事打电话说给鞠敏,鞠敏倒没有多生气,只道:“以后少搭理他们就行,跟他们生气犯不上。对了静静,上次你打电话跟我说也想来海市,这些日子也没动静,你还来不来啊?”

        那还是年前,鞠静跟鞠敏通话的时候随口这么一提,没成想鞠敏一直记着呢。

        只在电视上看过的大城市啊,鞠静当然想去,可一想到自家现在的情况她也只得长叹一声说道:“这几年恐怕去不上,我有别的打算。大姐,你钱攒够了吗?什么时候回来啊?”

        “哪有那么容易,慢慢攒着呢。你有什么打算?你没去学美容这事儿要是让咱爸咱妈知道非得跟你发火不可,你可得做好心理准备。”鞠敏提醒道。

        鞠静一点儿没往心里去,发火就发火呗,发完火还能不认她怎么地。她自己的生活得自己做主才行,不能什么事儿都听爸妈的安排。

        说来也寸,就打这通电话的两天后,鞠文启从申志成口中得知自己二姑娘竟然没在美容美发学校上学,而是在外边儿打工。

        申志成去滨江市办事,顺道去买东西,结果就在商场里看到卖电脑的鞠静了。

        回家他也只是当闲话说给鞠文启,没想到鞠文启的反应却很大。

        “你确定是我家老二?”

        “肯定是她啊,过年我还见过她不可能认错”,申志成十分笃定的回答。

        鞠文启心下藏着疑惑,等鞠静往家打电话的时候问她头些天在干什么。

        鞠静不知道鞠文启是在试探她,撒谎道:“还能干啥,在学校待着呗。再过一个多月我就毕业了,到时候我出来赚钱供小不点儿上学。”

        听她撒谎,鞠文启顿时火起,厉声问道:“你到底在没在学校?头几天村长去滨江市看到你在商场卖东西,你还跟我说你在学校,你为啥要骗家里?”

        鞠静一看事情败露也没嘴硬,老老实实的跟鞠文启说出实情。

        鞠文启差点儿让她气背过气去。

        “小兔崽子你主意怎么这么大呢!这么大的事儿你都不跟家里商量你到底想干啥?万一你在外边出了事我和你妈都不知道上哪儿找你去”,鞠文启又气又后怕的说道。

        “跟你商量你能由着我去学电脑吗?”鞠静不服气的问道。

        鞠文启一时语塞,好半晌才叹气道:“不让你学那不也是为你好吗。你一个小姑娘学个美容多好,我和你妈能害你是咋的啊?”

        “爸,你知道美容是干啥的吗?”鞠静耐着性子问道:“你老说一个小姑娘学美容挺好,那你知道好在哪儿吗?”

        鞠文启回答不上来,因为他不知道。

        “爸,你啥都不知道都是听别人说,那我现在跟你说学电脑比学美容好,你咋就不信我呢?”鞠静拔高声量说道:“爸,你就安排好自己就行,我的事儿我自己做主。我保证不惹祸不给你丢人还不行吗?”

        “不是给我丢人,我是怕你在外边过得不好怕你吃亏”,鞠文启竟有些委屈的说道。

        他觉得二姑娘不理解他。他全都是为她好啊,一点儿私心都没有,二姑娘咋能觉得他是为了自己个儿的面子呢。还是那句话,他当爸的还能坑自己姑娘咋地啊。

        父女两个都站在自己的角度想问题谁都不理解谁,好在鞠文启知道二姑娘一切都好后没有逼她回家或者是逼她再去学美容。

        就为这事儿鞠文启生了很长时间的气,鞠静往家打电话他都不说话,家里人说话提到鞠静他也不搭腔,最后给张永梅整激恼,从来没脾气的女人发起火来最吓人,直接给鞠文启吓的服服帖帖。

        鞠静再打回电话张永梅直接把话筒给鞠文启,盯着他跟二姑娘聊天。自此父女二人重归于好,也让鞠文启深刻的认识到家里的女人各个不好惹,他谁都惹不起。

        春种之后没有那么忙,鞠家饭店生意倒是红火起来,接连接了好几单生意,本村就有两单,有一单还是孩子的满月酒。

        早几年村里根本没人办满月酒,也不知道是从啥时候兴起来的。办酒席好像都变了味儿,婚宴丧宴甭管啥宴其他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收礼金。

        村里在鞠家饭店办满月酒的是吴老四家。

        怂货吴有海听从父母的安排早早娶了媳妇,上个月媳妇给他生下一个大胖儿子,这可给吴有海乐够呛。

        当然,最乐呵的还要数吴老四和他媳妇儿,老早就商量着要给孙子大办满月酒,靠着满月酒还能赚上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