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家奋斗记事在线阅读 - 第109章 搬家

第109章 搬家

        鞠文新年轻的时候当兵,转业回来娶妻生子一直都生活在县城。

        县城距离小富强屯远吗?

        并不算远,客车两三个小时就能到。

        可在鞠老爹还在世的那些年里,鞠文新夫妻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两姐妹还听鞠文启说过一件事。

        当年鞠老爹生病在县医院做检查,检查的时候鞠文林陪着,检查完确定没什么事想去鞠文新家住一晚,结果鞠文新夫妻俩全都躲出去愣是等鞠老爹唉声叹气的离开才敢回来。

        就这样的爹妈能教育出多好的孩子来?

        这会儿赵芬倒是埋怨起儿子儿媳妇不孝顺了,她怎么不想想她当年都做过些什么!

        赵芬被鞠静这番话怼的哑口无言,连哭都哭不下去。

        还没完,鞠静继续说道:“说实话二大娘,以前我还挺佩服你的,你会那么多手艺做过那么多工作,随便捡出来一样都能活的挺好。这会儿你跟我们俩小辈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疯老太太可怜巴巴的哭有什么用?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想想以后要怎么办呢。”

        赵芬晃晃悠悠从鞠老三家离开,走在迷离的夜色里,具体去了哪儿俩姐妹都没管。

        跟他们家无关,爱咋咋地。

        “二姐,你说长杰哥和长清哥到底都是怎么想的呢?两家养活一个妈其实也花不了多少钱,以后不想伺候了也可以送敬老院去,为啥要这么挤兑二大娘呢?”给奶奶洗完澡,鞠灵趴炕上侧头看正在给奶奶洗衣服的鞠静疑惑的问道。

        鞠静冷哼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人都有,远的不说,就说这小小的屯子吧,年年都有人整花花事儿。这些人怎么想的你知道么?反正我是不知道。”

        别看屯子小,事儿是真不少,东家长西家短,只要想,每天都有热闹看。

        两天后,她们看的大热闹是赵芬从鞠文林家搬出来,搬到原先老孙头住的破房子里。

        老孙头去世都多少年了,他那房子始终没人住也没有人修缮破破烂烂的不成样子,人进去都不知道咋住好。

        早前孙家人也想过卖这小破房,可惜没人买,因为这小破房没有院子,就一孤零零的小房,连个种菜的地方都没有。

        现如今孙家也不说卖房了,赵芬过去住他们一分钱没要,算是把这小破房送给她了。

        尹凯旋刚来村的时候好奇去看过那房子,鞠静也跟着去瞅了一眼,里面有不少小孩儿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留下的粪便,就跟个茅坑似的。

        赵芬想在那儿住下可得好好拾掇拾掇。

        不管怎么的她也算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地方了,可以少受蔡美玉和鞠文林的白眼和挤兑。

        她人缘儿不错,搬家的当天屯子里有好几个人过去帮她收拾呢,还把自家不用的破破烂烂给她,对付对付也勉强有个家的样子。

        外人都这样帮忙,鞠家自家人不管是出于情意还是面子问题都不能干看着。

        张永梅送去一床被褥还有锅碗瓢盆这些当下用的上的东西,给赵芬感动够呛。

        她这前脚刚走后脚蔡美玉就活蹦乱跳的了,乐乐呵呵跟自己关系好的人说阮神婆多厉害,被人骗还欢欢喜喜给人家打广告。

        蔡美玉乐呵的时候,尹凯旋正蹲在鞠老三家后院子苦大仇深的打电话呢。

        他被农大录取的事情被他爸妈知道,一天恨不能打一百通电话催他回家,他已经死扛两天,估计已经到极限,这几天就得回家被收拾。

        果然,打完这通电话,尹凯旋就跟鞠静说他要回家。

        “那你收拾收拾吧,明天我送你去滨江市”,鞠静很痛快的说道。

        尹凯旋已经从鞠灵这里知道她被江澈纠缠的事情,而去滨江市又要路过云河县,他有些担心,于是说道:“不用,我能找对地方,你就在家好好的待着吧。”

        鞠静也没跟他客气,说不用送那就不送。

        鞠文启夫妻给尹凯旋装不少特产让他带回家。

        尹凯旋也不拒绝,让他带啥他带啥,结果就是走的时候背一个大的塑料袋子手里还拎一个大袋子,瞅着跟进城打工的小年轻没两样。

        鞠家少个上蹿下跳能说会道的小伙子一下子安静不少,大家竟还都有些不习惯。

        不过这不习惯也就持续不到一天的时间,转天饭店办酒席都忙起来也就没有时间琢磨这些。

        家里接了好几场酒席,鞠文启夫妻忙的脚打后脑勺。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村里有人说家里的庄稼遭了虫灾,得打药才行。

        鞠静和鞠灵去地里看一圈,自家也没能幸免,还挺严重的。

        爸妈忙饭店不能下地,那去打药这活儿就得鞠灵和鞠静干。

        这活儿可不轻松。

        把对症的药按照比例兑进水里,再背着十分沉重的喷雾器去地里沿着地垄细致的喷药。

        两喷壶根本打不完一块地,中间还得回来再装一次药,一天忙下来肩膀都被喷雾器的带子肋出两道深深的红印,浑身都特别的疼。

        大晚上张永梅看到俩姑娘全都无精打采的趴炕上心疼的不行,唉声叹气的说起以前来。

        以前的日子太苦,三个孩子遭过太多的罪,张永梅没说两句就要哭,鞠静忙过头来安慰她。

        “妈,都以前的事儿了你还老提干啥,现在不挺好么。我和小不点儿就是太长时间没干这些活儿乍干受不了,明天再打就没事了。”

        第二天又打一天的药,勒红的地方变紫,鞠灵两条胳膊疼的都抬不起来,写作业拿起笔手就一直抖,字儿写的勾勾巴巴特别难看。

        鞠静看不过去不让她写了,俩人就凑到一起给鞠敏打电话聊天。

        鞠敏那厂子不大正规,计件的,多干多得少干少得,上班的时候打电话干点儿别的也没人管,就是等结工资的时候自己没别人多别眼红就成。

        鞠敏还是老样子,非常稳重的说自己一切都好,让俩妹妹别操心,在家就帮爸妈多干点活。

        等她嘱咐完鞠灵纳罕的问道:“大姐,你那边怎么这么吵?都是小孩儿在吱哇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