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家奋斗记事在线阅读 - 第132章 欣赏

第132章 欣赏

        不管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鞠文启是信了,再不敢提花钱的事儿,怕张永梅连十块钱都给他收回去,一毛钱都不给他。

        新的村领导班子组成后在村里宣布的第一件大事是春耕后修边沟,就是大道两边排水的沟子。

        小富强屯东高西低,每次下大雨会有大量的雨水汇集起来从村里流过。以前的小边沟就是各家用铁锹挖的,排水能力有限不说水大点儿还会把边沟两侧的泥土冲掉毁坏村里的路,以至于年年村里都要拉沙土垫路。

        村里想修石头水泥砌成的边沟,各家还可以在大门的位置打个水泥的桥,不影响进出通行看着还好看。

        边沟要修,各家还要打水泥桥,那为啥不能连村里的路一块儿修了呢?

        有人提出疑问,村里几个干部一合计都觉得提出疑问的人说的很有道理啊,为啥不能连路一块儿修了呢。

        村里的路一下雨就沟沟坎坎的特别难走,出去一趟鞋都不知道要粘掉几回,家家必备好几双雨靴子。

        不管修啥都要花钱,这个钱从哪儿来就是个大问题。

        申志成也是个讲究实干的人,他的意思是先跟乡里申请,能申请下来多少钱算多少钱,不够的话村里再想办法,到时候要村里人出钱出力的时候谁都不能有意见。

        老郑头在大喇叭里广播这事儿,说是接下来的两天村干部会挨家挨户的走访,没意见的话就在同意书上签名,有意见也可以不签,到时候修路修边沟的就把没签字的人家空出来。

        别人家一出门就是水泥道自家一出门还是泥土路,而且水泥路垫高一下雨汇集的水还会倒灌进院子里,谁想这样啊?

        所以村干部走访的时候几乎每家都签名了。

        为啥是几乎呢?因为有一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说是要想两天。

        村干部怎么做这一家的工作,后续工作如何准备,还有出钱出力的问题鞠静都没有工夫去了解,因为她的假期结束,要回云河县城上班。

        今年春节比较早,上学期期末考试时间提前,这学期开学时间也会提前。不过现在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鞠灵不必跟鞠静一块儿回云河县。

        那问题出现了。

        鞠静去云河县鞠灵不去,鞠灵不去乔玦就不会去,乔玦不去尹凯旋自己颠颠的跟过去单独跟鞠静在一块儿鞠文启夫妻肯定特别不放心,鞠静也不能乐意,那尹凯旋咋办呢?

        问题如何解决可愁坏尹凯旋。

        他先去游说乔玦,好话说出去一箩筐,甚至还利诱乔玦让他跟着一块儿去云河县城,可不管他怎么说乔玦只一句话回复他:“你跟我说没用,小不点儿在哪儿我在哪儿。”

        尹凯旋很崩溃,当着乔玦的面嘀咕道:“都是你妹妹,你怎么就这么偏向小不点儿。”

        “小不点儿不一样”,乔玦轻声回复道。

        当然不一样,虽然他对外都说鞠家姐妹都是他的妹妹,可实际上从小到大他跟鞠灵的联系最多,说鞠灵是他看着长大的有些夸张可也差不多。

        尹凯旋在这边碰钉子就只能去找鞠灵,希望能劝说她跟着一块儿走。

        鞠灵是那种能在家多待一天绝对不提前走的孩子,尹凯旋想说服她难度非常大。

        结果,他做到了!

        怎么做到的呢?

        他从早到晚的跟着鞠灵,在她耳边絮絮叨叨哭哭啼啼。絮叨是真絮叨,哭可不是真哭,就是装可怜,装的还特别假,特别浮夸做作。

        不过,这一招还挺有效。

        不是鞠灵吃这一套,而是她欣赏尹凯旋这种能硬气也能撂下面子的男人。

        小富强屯的男人分好几种,最稀奇的就是吴老四这种窝窝囊囊被媳妇儿收拾的,最多的其实就是鞠文启这种死要面子始终认为在一个家庭中男人比女人强的男人,此外还有周三这种不管在外边是窝囊是强势回到家一言不合就打媳妇儿的。

        没错,就算是到现在,鞠文启依然觉得一个家庭里面男人才是一家之主,女人得听男人的。不过他干不了重活腿又不行,在自己健健康康的时候又没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所以不敢明目张胆的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不过只要心细一点就会发现他的这种小心思在很多地方都能体现出来。

        比如不做家务,老喜欢当着外人的面指使张永梅干这干那,跟外人聊天的时候显示自己多有见识以衬托张永梅的愚昧无知。

        也不能说是鞠文启的错,毕竟他从小长大的环境就是这样,想要苹果树在不嫁接的情况下就长出别的水果根本不可能!

        鞠灵答应一起去云河县城,那乔玦自然不会留下,热热闹闹的鞠老三家一下子冷清下来。

        送走四个孩子,鞠文启失落的在炕沿上坐好半天,抽好几支烟,唉声叹气的跟张永梅说道:“哎,现在小不点儿就在县城上学寒暑假还能回家,这以后上了大学在外边工作回家的时间更少,老大老二也得挺长时间回来一趟,家里就剩下咱老两口和咱娘,太冷清了。”

        张永梅心里也怪不得劲儿的,可她不爱表现出来,因为她知道表现出来也没有用。

        她一边给疯奶奶换刚弄脏的衣服一边说道:“你说,你是愿意三个孩子都留家里种地帮咱开饭店还是愿意她们在外边好好上班上学?你不想她们在家种地又嫌她们没时间在家陪你,你要求咋那么多?合着全天下的好事儿都得紧着你来呗。”

        “你说你...我又没那个意思,不就跟你随便叨叨两句么你咋还急眼了呢。张永梅我觉得你现在脾气越来越大,以前你都不这样”,鞠文启还挺委屈的说道。

        张永梅忙着伺候疯奶奶没搭理他,心里想的却是自己脾气要是不大一点儿家里还不知道要多出多少遭烂事儿呢。

        再说鞠静他们那边。

        一行四人坐客车到云河县后直接去到出租屋,一室一厅也好分配,姐妹俩住卧室两个大小伙子住客厅。

        鞠静和鞠灵在家大扫除,乔玦和尹凯旋出去买东西,收拾好正好乔玦他们也买好东西。大家都有些饿,四个人排排瘫在沙发上,互相推搡着让别人去做饭自己就是不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