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家奋斗记事在线阅读 - 第142章 老乡

第142章 老乡

        她在镇上转悠就是想看看这里的早餐店都卖什么早餐,分量有多大都什么价位。

        专业点儿说她这叫市场调研,毕竟是要投入时间和金钱做的一件事得好好了解一下行情才行。

        早餐店和小摊子实在太多记不住,鞠敏还特意带了个小本子随手记两笔。

        转悠大半天她也没有把小镇走完,有些累了,便打算找一家店随便吃点儿什么。

        最终她挑中一家面馆。小馆子门面不大里面只有三张桌子,光线昏暗但收拾的挺干净,前面和后厨之间连个帘子都没有,客人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的面是怎么做出来的。

        当然,吸引鞠敏的并不是面的制作过程,而是做面的人。

        高高瘦瘦的男人,围着个围裙,没有戴口罩。

        鞠敏觉得这个人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大概是她盯着那个人看太久引起店里老板娘的注意,她赶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走过来问鞠敏想吃点儿什么。

        一开口,鞠敏更是讶异的不行。

        这女人说的是带着家乡口音的普通话。

        她也是东北那边儿的。

        在这个地方碰着老乡当真觉得非常亲切,鞠敏眼睛一热差点儿直接掉眼泪。

        “你是东北的?我也是从东北过来的!”鞠敏有些激动的说道。

        那女人也很激动,热情的去给鞠敏拿饮料,还让在厨房忙活的老公给鞠敏煮最拿手的面条,卤也有要最好的。

        女人干脆坐到鞠敏对面聊起来。

        她问鞠敏东北哪儿的。

        鞠敏回答省份,那女人激动的直拍桌子。

        “我和我老公也是那儿的。真巧,我们在这干好几年了也遇着过东北人但没有一个省的,咱们真是有缘。你在哪儿上班儿?要离这儿近的话以后都来姐店里吃饭,姐给你优惠”,女人热络的说道。

        鞠敏如实回答道:“我以前在镇南边的nei衣厂上班,现在不干了,想整个早餐摊自己干呢。姐,你们是哪个市的啊?来这边几年了?”

        鞠敏想跟老乡多聊一聊,离家在外多一个朋友就多一条路,老乡在这边待的年头长对这里肯定更了解,多跟他们了解情况也省的她四处抓瞎。

        巧合的是,女人和她老公也是滨江市的,不过不在市区,而是滨江市管辖下一个县城下边儿的村子。

        这情况跟鞠敏完全一样啊,鞠敏不也是滨江市管辖下县城下边的村里的么。

        越说越近,越聊越热,从滨江市聊到云河县,又聊到下边的镇,鞠敏和女人激动的已经握起手来。

        就在鞠敏要报出自己所在的屯子的时候,女人的老公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面走过来放到鞠敏面前。

        刚才只看到侧脸,这会儿俩人面对面,鞠敏才恍然明白刚才她为什么觉得这个男人熟悉。

        可不熟悉么,他们原先都是一个屯子的啊!

        “阮晓峰!”鞠敏脱口唤出这个名字。

        阮晓峰也惊讶的说道:“你是鞠老三家的大姑娘!叫啥来着?”

        坐在鞠敏对面的女人默默松开鞠敏的手,不复刚才的激动,而是有些戒备有些警惕的提醒道:“鞠敏,三叔他们都叫敏敏。”

        既然能叫出鞠敏的名字,那这个女人肯定也是小富强屯出去的。

        其实就算她叫不出鞠敏的名字也能猜到她是谁。

        当初阮晓峰可不是一个人偷偷离开的,他是带着自己嫂子跑的!

        想当年阮晓峰大哥爬树摘松塔从树上掉下来摔死,年轻的女人跟年纪差不多的小叔子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没少招闲话。因为她长得好看,村里甚至有人说她跟自己老公公不清不楚,她实在受不住这些闲言碎语就跟阮晓峰一块儿离开。

        一晃这么多年,他们的变化都很大,要不鞠敏也不至于跟女人对面聊这么久都没认出她来。

        至于为什么能认出阮晓峰,答案很简单,鞠家大姐也记仇!当年阮晓峰没少带村里的熊孩子去鞠家偷樱桃偷果儿啥的,还老欺负她们三姐妹,鞠敏虽然不至于像鞠静似的都记在小本本上却也始终记得这个仇呢!

        既然猜出女人的身份,那自然也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变得警惕。

        他们为摆脱村里人说三道四才跑出来的,好不容易日子过好一些又碰上同村的人,若是把他们的消息传回村里,继续说三道四他们倒是不怕,就怕家人亲戚啥的找过来让他们不得安生。

        鞠敏不待见阮晓峰,不过对女人印象不错,主要是因为当年鞠家困难的时候跟她家借过钱,到现在张永梅的账本子上还有二百块钱没有清,那就是她家的账。

        “嫂子你别担心,我肯定不乱说你们在这儿。咱从大北边儿转悠到大南边儿这是缘分,以后有啥事互相帮衬。当年我家困难的时候你肯借钱给我家,我们家一直都记着呢”,鞠敏真挚的说道。

        女人眼睛一红,眼泪没忍住掉下来。

        她全名叫王秀红,比阮晓峰大一岁。大概这些年在外边也没少吃苦,女人面相有些显老,不过抹去这些岁月留下的痕迹也能看出她以前是个挺漂亮的姑娘。

        阮晓峰拉一把椅子坐到王秀红身边,抽出几张餐纸递给她,还轻声安抚道:“别怕,敏敏说不乱说那肯定就不能乱说,咱以后还能好好的过日子。”

        他哄好半天王秀红才收住情绪,擦干眼泪不好意思的对鞠敏笑笑:“你看我,遇着点儿事就哭,不禁事儿。面都坨了,你赶快吃,有啥话咱边吃边说。”

        王秀红本身不是一个多爱说话的人,大概遇着信得过的老乡实在高兴她的话才多起来,鞠敏吃面的时候她就絮絮叨叨的说起这些年她跟阮晓峰的经历来。

        他们一路从北到南,跟狗抢过食,垃圾桶里捡过剩儿,住过天桥洞子也住过下水道,被人打被人骂还被人骗过,吃过不少苦也遇见过不少人,费劲扒拉才攒下一些钱在这个地方租门面干点儿小买卖稳定下来。

        这个小面馆的生意并不算好,算下来勉强够他俩生活的,根本赚不到大钱,至少现在是没办法赚到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