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联盟之绝对零度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你这是对他的不尊重

第十一章 你这是对他的不尊重

                        身为OB主播的不完美每天看到最多的就是高分路人和职业选手的精彩操作。

        也正因为见得多了,所以这眼界也就越来越高了。

        能让不完美为之震撼的,几乎都是能够在多个top节目中登上年度榜单的操作。

        辛德拉的E闪Q。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只需要在瞬间做出三个操作而已。

        但细思恐极啊。

        不完美第一时间打开了旁边的电脑,开启英雄联盟训练模式。

        选了个辛德拉,不完美放出两个假人,尝试着去操作。

        然而试验了多次的不完美能做到的极限却只是先Q然后再反向E闪。

        就算是这个操作,他也不是百分百能够成功的。

        至于E闪Q……

        不完美根本就做不到,他甚至觉得自己就算练个几百次都我未必能成功一次。

        再看到弹幕上有人强行在说“这不是有手就行”的时候,不完美心里却没有半分恼意,反而觉得甚是喜感,就像是在看小丑一样。

        “的确是有手就行,可惜你是个残疾,不但没手,而且还没有脑子。”

        不完美摇了摇头,直言不讳。

        “呵呵,主播就是个舔狗,垃圾。”

        又是那个熟悉的ID跳了出来。

        这一次,房管先动手了,七天禁言,走你。

        不完美将方才的那一波回放了一遍。

        在0.5倍速的慢放之下,辛德拉的操作却尽显丝滑。

        TFO的训练室内。

        张子杰人都懵了。

        李维的辛德拉在职业赛场上曾完成过不少精彩操作,张子杰当然是知道的,他对李维的了解其实很深刻,毕竟来到TFO的他是要代替李维来打首发位置的。

        首发和替补可是竞争关系,别说两人才刚刚认识,就算两人关系非常好,那彼此之间也多多少少也是要持有竞争心态的,没这种心态打什么职业?

        但这个操作,张子杰扪心自问,他自己做不出来。

        甚至他打英雄联盟四五年以来,这是他头一次见到辛德拉这种玩法。

        这真的是不给任何反应机会的操作。

        “卧……槽,兄弟你这波有点猛的啊。”

        锅仔已经赶到现场了。

        在男刀死的时候他已经能参与进战斗中了。

        但他没有。

        他实在是不想破坏掉这块艺术品般的画面。

        所里连助攻他都没蹭,只是目送着李维极限的1v2双杀。

        李维没说话。

        他看着完成双杀的自己,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

        现在李维心里有一股很矛盾的情绪。

        一方面,他在操作完毕后,细想下来也觉得这操作难度有点离谱了。

        另一方面,他又有一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的感官,好像方才自己在做到这种操作时,并没有很吃力。

        是系统搞的鬼吗?

        李维心知肚明,这种操作靠运气他也许能完成一次,但李维的直觉告诉他,至少这一波,他不是凭运气完成的。

        “检测到宿主属性值无法达成的操作,辛德拉英雄熟练度+2,当前熟练度95,反应速度+1。”

        李维:???

        属性值无法达成的操作?

        那么原因呢?

        既然是系统你应该知道的吧?

        “系统分析中。”

        听到这个声音,李维不由翻了个白眼。

        辣鸡儿系统,一点都不高科技啊,还带读条的?

        李维这翻白眼的动作落在了锅仔眼里,让锅仔浑身僵硬。

        几个意思?

        你是觉得自己的操作太稀松平常了,还是觉得我的言论太弱智了?

        我特么在夸你啊,居然翻白眼予以鄙视……

        不对啊,我的确觉得你这个操作很牛逼,结果你鄙视我,也就是看不起我?

        锅仔还在自我脑补着,却突然看到公屏上下方的聊天窗口里出现了一行红字。

        gude。

        是nine发来的。

        锅仔额头上爬起几根黑线。

        nine这个人在职业圈里出名可不光是他的实力。

        还有他中式英文。

        他的中式英文不单单是发音的问题。

        你丫整个good就不行啊?还用拼音把英文的发音打出来?

        这换做一般的路人谁能看得懂啊?

        作为职业选手中罕见的北方人,nine表面上戴着个眼睛,斯斯文文的,一开口就让人跪了,别人就算英文说不好,至少一些简单的也能发音标准。

        这货说个下午好翻译过来的原音居然是“骨头阿福特嫩。”

        恐怖如斯恐怖如斯。

        辛德拉前期拿到两个人头,遗失的章节一买,对线期几乎已经具备绝对的压制力了。

        四周的视野被尽数点亮,nine短时间内没有去中路,而是在上路疯狂搞事情。

        张子杰男刀的实力也在混战中逐步显现出来。

        他甚至舍弃掉了不少的兵线,也要去边路各种游走,游走的方式很简单,跟着nine的屁股后面就好了。

        nine去哪里,他的男刀就跟到哪里。

        这种方法还别说,的确是奏效了。

        辛德拉的对线和爆发都是法师中最顶级的。

        但他的支援能力却不是很强,甚至可以说有点弱,毕竟无位移,也很脆皮。

        让辛德拉出个什么水银鞋或者布甲鞋的话,伤害又不太够了。

        这算是辛德拉这个英雄的短板之一了。

        而且nine在去某条线gank之前,势必会开扫描从野区转一圈。

        将能见的一切视野尽数排空。

        当所有视野都被排干净的时候,李维就算想去支援,也得三思而后行了。

        皇子和男刀,两个突进英雄。

        一旦被这两个英雄在野区埋伏到,那么没闪现的辛德拉其存活概率将会是0。

        这下可苦了厄加特。

        以皇子和男刀的性质,抓厄加特会比抓下路容易不少。

        霞洛一个有自保,一个有两个控制技能,狗男女凑在一起的能力是相当全面的。

        这俩人去抓下风险过高,只要霞洛拖延个几秒钟,盲僧就可能赶到,然后把他们全杀了。

        所以厄加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0/0的数据变成了0/6。

        不过经过了特训的李维也不是吃素的。

        你们军训上路,那我就军训下路,都一样。

        卡莎泰坦痛不欲生。

        特别是泰坦,开团他算是一哥,可跑起路来根本就是笨逼啊。

        被洛抬到,没了。

        被霞倒钩到,也没了。

        瞎子也不踢卡莎,踢卡莎太麻烦了,踢他就和踢皮球一样,简简单单。

        一脚下去,又没了。

        于是乎这场rank里出现了奇异的光景。

        厄加特和泰坦比着“送。”

        好像就是在比比看谁的心态先炸裂点投降。

        厄加特这边很坚挺,频繁被抓后他居然舍弃掉了黑切,直接开始堆肉了。

        显然他看得出,自家中单是大腿,下路也很肥,对手就一个上单肥,男刀虽然也还可以,但后期男刀想秒霞还是有很大难度的。

        抱好大腿,死算什么?分才是最重要的!

        遇到困难的最好解决方法就是面对他!

        坚持,再坚持!

        然后……卡莎打出了GG,当然,这货也没挂机,只是开始瞎玩。

        从下路跑线到上路,吃一波兵后开始吃野。

        “这卡莎心态也太差了吧?”

        “我九神带不动啊,碰到这么一个废物adc。”

        “心态差还玩什么游戏呢?人家泰坦死了10次都没说什么,这个卡莎才死了5次就顶不住了?”

        不完美直播间的弹幕各种刷屏。

        这场rank胜利的天平已经明显在向蓝色方倾斜。

        nine在第一波失利后,依旧控制住了峡谷先锋,并且一路推掉了上路二塔。

        奈何自家下路已经没有了打的心思。

        再继续打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越是高端局,越容易投降。

        当卡莎发起投降时,紫色方4票赞成1票反对,直接点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我觉得他们坚持坚持还能打一打的。”

        李维伸了个懒腰。

        比起训练空间中的那场比赛,这场rank的强度无疑要低太多了。

        除了第一波就连李维自己都有些莫名的操作之外,其余的都是基本操作,系统提示的大司操作数量也比较少。

        嗯,他打的很随意。

        “我是这个卡莎我也心态炸裂好吗?”

        锅仔痛心疾首:“我们的战术是逮到泰坦,然后逼退卡莎推塔,结果你呢?杀泰坦就杀泰坦,路过的时候顺手一个大就把卡莎补了,他心态能不裂吗?”

        “你啊,对人家的adc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尊重!”

        ps:第一更到,又是接近三千字的一更,票~~要票票~~下一章六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