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你外挂上线了在线阅读 - 第32章 是吧系统?(求收藏推荐~)

第32章 是吧系统?(求收藏推荐~)

        朱晓婉当时就有点迷。

        你这依依妖妖整啥呢?

        她甩甩头:“你少刷点痘印吧。”

        瞧这好好一孩子现在都快傻了。

        路川转了转手腕:“行了不扯垃圾话,你就没啥想说的?”

        他转过脸望着发小,

        朱晓婉被路川盯得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对不起啊……”

        她还挺委屈:“这次让你受这么重的伤…但你也不能怪我啊,谁知道你咋那么能作妖,让那帮狗批盯上你了,我本来就想拉你做个掩护来着。”

        路川:“……”

        所以,

        我就是个工具人?

        类似于莫蒂对瑞克姥爷的作用?

        路川脸有点黑:“我记得我昏迷之前你好像还喷火来着?”

        朱晓婉:“……”

        她挠挠头:“害,有些事还不到你知道的时候,你等我牛批了再跟你说,到时姐罩你!”

        这货确实比路川大两月来着。

        路川想了想:“你意思说我不如你?”

        朱晓婉乐了:“那你说说你有啥超过我的特长?”

        路川朝自己身子看了看,

        朱晓婉脸一下红了:“你别跟我飙车啊!”

        路川疑惑:“不是我寻思我这身高确实也比你高啊你想什么呢?”

        朱晓婉:“……”

        她转开话题:“害,有一说一,你看我大学比你好吧?人也比你漂亮吧?关键是爸爸我有奇遇啊!”

        路川笑了:“叫爸爸就客气了。”

        再说了,

        好像奇遇这事儿谁没有似的。

        相比发小的奇遇,

        他的奇遇才更不可以对外透露吧?

        也是,

        这个世界谁还没点秘密呢?

        人类啊,

        是一种要靠着谎言来维持秘密才能生存的物种。

        漫威宇宙中的尼克弗瑞就因为洞悉了绝大部分的秘密从而拥有了超绝的力量,哪怕在现代社会也是如此,上位者之所以是上位者,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更接近扰动力量的源头,可以更早的获知信息。

        对人类来说:

        ——信息,就是一切。

        见发小一副想捶自己可看他躺病床上又舍不得的模样,路川笑了。

        他也不再探究发小的秘密:“行你说的我都知道了。”

        朱晓婉有些愧疚,她抓住路川的手:“你安心养伤,肚子上的刀疤你别担心,我让院方用了最好的祛疤产品,痊愈后伤痕会很淡的,等时间久就会被新陈代谢替换掉看不见啦。”

        路川倒不在意这个,

        商城里也有祛疤产品的,效果更好而且价钱便宜。

        他现在想的事情很多,

        所以心绪也挺乱。

        他随口糊弄道:“有疤我就不帅了?不是显得为父更野性吗?”

        朱晓婉:“……你还要不要脸?”

        路川笑:“贩卖人体器官违法的。”

        朱晓婉:“……”

        这批人!

        还是之前伤得不够重。

        她随后站起来:“我给你带了早餐,我还有事就不跟你唠啦。”

        路川挥挥手:“行,你去忙吧。”

        朱晓婉欢快地退出去,只是等到出了病房她才神色一黯。

        身上那股子轻快劲一下泄了下去。

        她顺着走廊走到底,最后在走廊边上的长椅上坐下。

        刚刚她撒谎了。

        其实她一开始找路川就是希望能带着路川一起,这事儿遭到了她师父和爷爷的反对;迄今为止,紫台所有成员要么是部队出身,要么就是党士出身。

        但朱晓婉倔啊,

        加上她自身的特殊性,朱家老爷子和她师父索性让她自己去试,所以才有了后来这一出。

        这毕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而是要玩命的。

        本来朱晓婉觉得靠着自己身边的资源带着路川一起没啥。

        可经过这次她认识到,仅仅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心就带着路川趟进这趟浑水太不负责了。

        一开始,

        她是不服气。

        可现在,

        她有些害怕。

        再过段时间她就会被安排进行集中特训,然后就要参与到各类任务的执行中积累经验;往后会很忙,平凡的生活会离他越来越远,她也将揣着更多更大的秘密活着。

        她要和曾经熟悉的,热爱的人和事一一告别。

        一如曾经相交的线最终分叉,刺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时间越久,

        离得越远。

        就好似大学毕业后各奔东西的舍友们,曾经的上下铺往后连联系都很少了;最多在将来某天发来一句:

        我结婚了。

        ——甚至这句话的本意也不是让你赶来参加婚礼,只是结婚这事儿太花钱了手头紧,份子钱能多一份就多一份吧。

        曾经要好的朋友现在啊,

        已经快被逼迫过来的现实压死了啊。

        而你呢?

        看到信息也只是麻木地发了两百块红包外加一句“新婚快乐”过去。

        发完你才开始算着这个月的收支,然后对自己说了句:“嗯,两百块不少了。”

        就很难受啊。

        她不要接受这样的未来。

        可惜,

        现实从来半点不由人。

        相比自己的想法,她现在更在意路川的平安。

        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少不经事的小姑娘了,现在她身上担着更大的责任和使命。

        呼——

        为什么是我啊,

        好烦。

        朱晓婉发愁的时候,浑身书卷气的男人来到这个楼层。

        他看到手撑在膝盖上抓着头的朱晓婉后,笑了笑在她身边坐下:“还难受呢?其实我们这一行就这样啦,总要习惯的。”

        朱晓婉抬起头,脸上泛着冷意:“你该办的事儿都办完了?”

        何书文:“……”

        他讪讪站起来:“我这就去办,对了朱队找你。”

        朱晓婉:“我知道了。”

        何书文说完就起身去找路川了,他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里面有很多份需要路川签署的保密协议。

        他来到路川房间,公式化的把流程说完,最后拿出文件放在路川病床的桌上说道:“本来这些事应该带您去做记忆清除的,但有人替您做保了,所以您见过的事情不能说不该说的您别说;如果出了事,有关部门会找您了解情况的。”

        何书文把一份份文件铺开,递过一支钢笔:“您签了吧。”

        路川望了望那只钢笔:“晓婉她……”

        何书文:“我不知道。”

        路川盯着他,始终不去接那只钢笔。

        良久,

        何书文才叹道:“您和她不是一路人啊;她接下来估计会很忙,估计您很难见到了。”

        路川转了转手腕,接过钢笔签了字:“喔。”

        话别说这么死吗。

        发小可能很牛逼,

        但他路大川就弱了?

        那可不一定,

        是吧系统?

        “是的,没错!”

        路川在心底替系统回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