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玄幻小说 - 娘子请住手在线阅读 - 第8章 “秘术”

第8章 “秘术”

        古寒大惊失色,暴退出二三十丈,拼命调集灵力到胸口防御。但她方才心火上攻,此时连气息都无法调匀,急切之下灵力更是岔得到处都是。

        而白子辉的那片“鲜血”乃是她拼着损失大半修为,以灵脉本源凝结而成,蕴含她几乎全部的能量。

        这此消彼长之间,两人巨大的实力差距便被暂时拉近到了极致。

        下一刻,古寒体内一声闷响,胸口猛地鼓胀而起,胸围扩大了七八倍有余,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爆炸了一般。

        随后,她七窍当中涌出大股黑血,几乎站立不稳,显然是受了重伤。

        白子辉也是脸色苍白,气势萎靡,不过还保有少许战力,只是难以维持灵宝的消耗。

        她回头一指,将月珑株变回四尺大小,又召入手中,纵身向古寒追去。

        后者遭受重创,保命已是极为勉强,哪里还敢应战,斜睨许扬一眼,恶狠狠道:“小贱人!我对天发誓,日后定取你性命!”而后,头也不回地向城外拼命逃去。

        白子辉此时才得空望向许扬,当即心中也是一阵乱跳,慌忙转回头来,定了定神,远远一拱手,高声道:“多谢公子援手,若非你以‘秘术’扰乱恶徒,我今天恐凶多吉少!”

        她边说边朝古寒背影追去,又道:“除恶务尽。公子且在此稍候,待我诛杀此贼,再回来郑重答谢!”

        许扬死中得活,这才发现浑身已被冷汗浸透,手脚不住颤抖,一屁股跌坐在那断墙上,有气无力地对白子辉挥了挥手,“阿姨……啊,不,大姐快去快回!哦,我姓许,等会儿别认错人了!”

        这白子辉本身就是超级强者,而且听她言语间的意思,还是玄华宗的人。那可是附近上万里之内的第一大宗派。

        能让这种人记自己一份人情,除非许扬是傻的,否则怎么可能错过?

        白子辉远去,许扬这才又坐下来大口喘着粗气,心中盘算等会能跟她要些什么好处,却忽然看到脚边有一片月白色的布,似乎是白子辉所带的抹额。

        他乐呵呵地将那抹额捡起,塞进衣袋里,暗道:有这东西,不怕白宗师不认账了。

        只是他却不知,在街对面有一双眼睛正充满震惊地凝视着他。

        此刻,眼睛的主人低声自语,声音竟有些发颤,“不枉我在天道中穿行一年有余,这世上竟存在与我没有因果之人!还是媚骨天成之资!天意,这一定是天意!”

        随后那眼睛微微一眨,忽而凭空消失,四周竟无一人发现“她”的存在。

        城中一场惊天大战结束,路人开始战战兢兢地围拢过来,无不被现场恐怖的打斗痕迹惊得目瞪口呆。

        不过很快就有人发现了新看点,指着许扬这边交头接耳道:“诶,你看,好俊的男人。”

        “可不是!阅春园头牌的姿色都远不如他!”

        “哟,还衣衫不整,怕不是……嘿嘿。”

        许扬这才一个激灵,想起自己已卸妆并换回了男装,连忙又对一直愣在一旁的店伙计道:“快,把我衣服还回来。”

        后者脸色涨红,声若蚊蚋,“不、不行!这众目睽睽的,我、我才不……”

        许扬无奈,低头从人群中挤出了“战场”,又四下张望,想找个僻静处等白子辉回来。

        就在他一抬头间,忽然对面街上有人指着这边高声道:“那好像是少爷!快过去瞧瞧!”

        许扬大惊,远远看去,果然是母亲身旁一名姓李的男管事,身后还跟着六个膀大腰圆的女家丁。

        “我去!阴魂不散啊!”他只得迈开沉重的双腿,朝反方向跑去。

        其实也不怪许家的人找得快,他这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放哪儿都极为醒目,加上路人的议论,许府管事便顺着找了过来。

        那李管事见疑似少爷的人逃跑,眼前一亮,立刻带人急追而来,一面高声吩咐:“石锤,去告诉表小姐,说少爷就在城里,让她带人堵住城门!”

        “是!”

        唐小雪带了唐家几乎所有的壮丁来抓“未婚夫”,正巧就在古江城附近。

        一时间,许府追兵散开,追的追堵的堵,尤其是几个女人当中还有两名高级家丁,那可是有修灵基础的,脚程极快。

        许扬刚跑出了两条街,身后就有人追至不到五丈远处。

        这次许母专门派了男性管事“监军”,这些个女家丁倒也不敢当面徇私放跑少爷。

        许扬跑过街角,迎面就看到李管事正守在那里,只得一个急刹车,高喊着:“让开,快让开!”选了条人最多的街道返身跑去,后面的追兵则又更近了几步。

        一高一矮两名贼眉鼠眼的健硕女子,正迈着八字脚,东张西望地在街中缓步而行。

        其中高个子,长一对三角眼,鼻子上穿了雕龙银环的女人一扯衣袖,亮出右侧刺满文身的膀子,抱怨道:“这大热天的,我说三当家……”

        身材稍矮些的衣着齐整,柳目樱桃口,还化了精细的妆容,看上去甚是温文尔雅。

        不料带鼻环的女人一句话没说完,她却突然翻脸,一巴掌扇在前者的后脑勺上,压低声音道:“混货!叫三姐!”

        “是,三姐。”鼻环女人哭丧着脸道,“凤鸣城四周有七八座城池,谁知道那小子跑哪去了。再说,就算他真来了这儿,城中有人口数十万,找这么一个人,比在后山找只跳蚤还难……

        “诶,我刚听人说,之前那几声巨响是有两个强者在北面大战了一场,一整条街都快被夷平了。要不,咱们去看看热闹?”

        “看个屁!”“三姐”又是一巴掌甩过来,“给那位交了岁贡之后,山上……家里存粮已经不多。这把若是能办成,冬天就不用出山冒险了。还能为‘那件大事’准备些器物。”

        “按时日算,那小子可能就在这一带,给老娘把招子放亮……”

        “哎哟——”她话没说完,便被一俊美的少年撞了个趔趄。

        那少年边跑边回头道:“啊,在下赶路,对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