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不服就治你

第四十四章 不服就治你

        偏偏那位男子还不识趣,居然伸手指了指门外,威胁那位店小二道:

        “还有,你们的掌柜的,得跪下给爷赔罪。谁让她家的胡饼卖的这么贵,五个胡饼就收人家一两银子?她个钻进了钱眼里的恶婆娘,早晚被钱砸死。”

        “呸,你才该死!”那位店小二怒道。

        林玥跑上前去,正想伸手去推开那位男子,却见易容过的陆景烁回到了客栈中。

        如今的她,只能通过陆景烁看向她的眼神,以及他华服上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才能得知,他是否是陆景烁本人。在这景熙皇朝,能用的起锦幽蝶香料的人并不多。

        而陆景烁,正好就是那不多的人们之中的一位。

        陆景烁拿着折扇,只往那位男子的额头上一拍,就把那人的额头给拍出了个鸽子蛋大的红疙瘩。

        那人疼的赶紧松开了,紧拽着店小二衣领子的双手,道:

        “……”

        这一切都是误会,一个误会而已。

        听着这话,似是在为他自己欺凌弱小的行为,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陆景烁和林玥都能听的出来。

        林玥听了那位男子的解释,赶紧给陆景烁递了个眼色。事实不是这样的,是那位男子在胡说八道,可不能轻饶他。

        陆景烁其实在天亮前就回到了城里,只是没回客栈来而已。对于发生在城中的事,他自是知道的。

        眼前的这位男子,极有可能是一位北弩细作,来这客栈之中,不过就是为了来闹事的。这种人,肯定也没想过会活着出去。

        越是想死的人,他越是不愿意让人家死,而会让人家生不如死。

        昨晚,阿玥用涂抹过毒药的飞针,将前去为赵竹诚送钥匙的人给除掉了。

        待他和阿玥离开河边,回到赵家附近之时,他的七弟陆景霄和轲廉哥哥就去河边,将那位死去的男子的尸体给抬走,让人给埋在松林间。

        埋葬那人,只是为了不让仇适他们心生疑虑,从而再生出什么事来。

        好在阿玥在刺杀了那人之后,也是把那人的身份甚的,如实跟他讲过。如此,他就让轲廉哥哥易容成被阿玥刺死的那人,学着那人的处事方式,给仇适带了些物品回去。

        仇适自上次在马财主家的密室里中毒之后,出不了村,进不了城,只好躲到稻河村的另一处密室里疗伤。只能等到天黑之后,才敢让人给他送吃的去。

        牛轲廉易容成了,被林玥杀死的那位黑衣男子,带了些烤羊肉,一条烤鱼过去,送到密室给仇适吃。

        每当仇适问什么话时,牛轲廉就学着那人的声音回答,倒也没让仇适发现什么破绽。等仇适吃饱喝好,倒在密室的软榻上歇息了,牛轲廉才把仇适写给仇渊离的书信给替换掉。

        仇适是写的,让他父亲仇渊离不用怕,他在沁荷县还算安全。

        牛轲廉模仿仇适的笔迹给仇渊离回信,写的是他在沁荷县如过街老鼠,白天不能出去见人,夜晚更是无法出去寻到解药……

        总之,是把仇适的处境写的很惨。如此,才能让仇适的父亲在收到书信后,想方设法的来到沁荷县。

        陆景烁和他七弟等到牛轲廉一回到稻河村,三个人在一起再次商量了下,接下来该如何如何去做,陆景烁就骑马回城了。

        待到天亮,陆景烁才回到喜相逢客栈。

        来到客栈,就遇到了这位前来惹事的男子。陆景烁凌厉的眼神刺在男子脸上,一脚就把男子踹的跪倒在地,冷冷的道:

        “给爷磕三个响头,再给掌柜的道歉,直到她感到满意为止。否则,你休想活着从这儿走出去。”

        还想吃掌柜的黄氏亲自做的胡饼,惹烦了他,立马让这混I蛋成为肉饼。

        身着紫色华服的男子冷哼一声。想让他给他磕头,还要给掌柜的道歉?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林玥给店小二递了个眼色,那店小二立马按住男子的头,使劲往地上碰。男子的额头很快就碰出两条血口子,渗出了血迹,疼的直咬牙。

        林玥看着那位男子的脸,脑海里瞬间就浮现起,他和柳财主等人在一起聚餐的画面。

        他们都坐在柳财主家的客厅里,餐桌上摆放了几壶菊花佳酿,还有一大桌的山珍海味。

        摆放在男子面前的那个餐盘里,里面装了好些的小胡饼。都是中间薄,边缘略厚,饼的中央有许多桃花形状的花纹的那种胡饼。

        装在餐盘里的饼,差不多都只有大半个巴掌大小,就跟牛大福上次在某家酒肆门口遇到她了,送给她吃的那种小的胡饼一样大小。

        林玥这才知道,原来牛大福上次送给她的胡饼,居然是从柳财主家带出来的,不是酒肆的掌柜的赠送的。

        这么重要的事,她竟然直到今天才得知!

        林玥有些懊恼。

        俨州为鱼米之乡,这边的人们只是偶尔会吃面食,并不会经常吃面食。在一般情况下,俨州人也会自己做胡饼吃,但都是做的大的胡饼,一个胡饼,足有一个餐盘那么大。

        小的胡饼,在整个沁荷城,还真是只有一家客栈有卖的,那就是喜相逢客栈。

        做小的胡饼很是麻烦,一般人都做不了,主要是饼上的花纹较多,弄起来也很复杂。没多少人喜欢学这个。

        林玥在第一世之时就会做这种小的胡饼,是跟师父学会的。

        师父说,这种小的胡饼方便携带,吃点胡饼,喝点酒,出去忙活大半天都不会感到饿。所以,很多北弩人都很喜欢这种小的胡饼。

        林玥一回想起师父所说过的话,脑海里就浮现起,今天前来惹事的这位男子和柳财主在一起饮酒,端着酒杯碰杯,边饮边闲聊的画面了。

        他们说了些什么,林玥并不知晓。但她看他们各自在说话时的口型,都能猜测的到,他们并没说什么好听的话。

        林玥还记得,在此之前,她劝牛大福去县衙告柳芸茉时,他对她所说过的话。

        牛大福长长的叹息一声儿,道:

        “……玥儿,你还是暂时别回村里找人了。你想啊,柳芸茉是柳财主的亲戚,她就算是在咱们村儿惹了事,不都还有柳财主护着她么?”

        “做了坏事,不该受到惩罚?”林玥表示不服。

        牛大福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咱们是什么人,柳财主是什么人?咱们要是去告了柳芸茉,以后还怎么在花溪村过日子?”

        林玥在心里冷笑了声儿。

        其实,她心里早就有了打算,必须要去县衙告柳芸茉,谁也不能拦住她。

        牛大福只见林玥没答应,就拿出他带来的一个小小的胡饼,递给林玥,说道:“玥儿,要不,你先让驱车送你过来的公子早些回去,你一会儿再跟我们坐马车回村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