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凶威

第二十四章 凶威

        “开花弹”安东尼颅骨变形、整个人斜斜挂在那根棍子上的时候,“暴雨刀”隆柯尼脑袋有一瞬间空白了。

        ——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的风沙那么大,而且阳光在他身后的方位,他看向我们是背光。我们看他尚且看不清楚,他到底是如何精准的规划攻击路线,一下子就击败安东尼的?

        赛博义体比自然的肉身更能承受子弹的伤害,但这也不意味着赛博人就可以无视子弹。

        传动部件被子弹击中,也会变形、扭曲,最终失灵。

        传感部件被子弹击中,赛博人一样会失去感知能力。

        动力核心被击中,义体就会失去动力,变成废铁。

        用子弹反复打击外部装甲上的一个点,最终是可以让装甲金属疲劳,最终撕裂的。

        一个掌握了枪炮道的武者,若是掌控了与敌人之间的空间,那么他就是无敌的。

        隆柯尼还记得自己一众人在城里伏击那些进城探的暴徒时,安东尼所造成的战果。撕裂的战甲、爆炸的引擎、迸出的浆液、散碎的零件——那是和他的武术完全不一样的战果。

        他们一共杀死过三十七个暴徒。隆柯尼觉得,自己和安东尼、保卢斯可以在这里收割第三十八个、第三十九个甚至是第四十个。

        毕竟,一具武者义体也不至于吸引太强的暴徒。

        但是……这是怎么回事?

        枪炮道武者的义眼不是强过一般武者吗?

        为什么安东尼会先被击退?

        这个巨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事实”与“推测”出现了严重的偏差。每当这个时候,人类其实都会偏向与相信根据“经验”所完成的“推论”。这是弱小生物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人类的祖先必须从“草丛之中的窸窣声”联想到“草丛之中潜伏着的掠食者”,不然的话就有可能会死。

        当然,草丛的窸窣声,可能是风引起的,可能是虫引起的。或许你的肉眼会观察到随风摇动的草,观察到草上跳跃的虫。但这个时候,你仍旧需要觉得,“有可能是猛兽”——相信后者的个体,避开掠食者的可能性毕竟会更大,将基因传递下去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用博弈论来形容的话……“规避风险在数学上可以视作一种收益”。

        因此,武者生物的大脑在这一瞬间被惊骇所凝滞。

        但武道的算法仍旧一丝不苟的执行着。驱动芯片读取了“战或逃”的反应,然后瞬间做出对策。隆柯尼背后如同螳螂一般的双刀展开,双手的胳膊内也弹出刀刃。高频震动由隆柯尼的体内传递到刀刃之上。这刀算不上好,不是实验室打造出来的,远远够不上“声子刀”的标准,但高频振动切割是新纪元之前,人类就已经运用在工业之中的技术。

        也正是因为这种技术,锐器才有劈开钢铁的可能,冷兵器之中的刀剑才不至于被棍棒淘汰。

        安东尼双脚软倒,缓缓朝地上走去的时候,隆柯尼已经冲了出来,四把刀张开,如同四条银蛇咬向巨人的右手手腕。这一式刀招被称作“四圣试禅心”,刀路凶猛,但是却不是实招,体内引擎没有全功率运作,诸多变速轴也蓄势以待,局面稍有变化就能快速变招。而四把刀交织出的刀路,与其他一百二十八种刀路属于拓扑同构,暗藏变化,对一千零二十四种常见情景都有对策。

        巨汉却只是嗤笑:“神散了,招就只在图灵机之下,这种水平,也好意思拿出来对敌?”

        说话间,巨汉仍旧是扛着钢棍的姿势,却只是低垂右腕,用半截棍子左一拨右一拨,就解了拓扑、散了刀路。隆柯尼只觉得对方速度、力量均在自己之下,但是不知为何,自己前后左右具是棍影,他运起四刀,勉力抵抗,长棍却从不与刀锋相交,只是不断的戳在刀脊之上。隆柯尼被这股力量带动,勉强借力打力,转圜刀势。

        那巨汉一下下的戳着,直如戳个陀螺一般。

        钢棍甚至都没离开过他的肩膀。

        “我来!”“主战坦克”保卢斯发出一声咆哮,双脚发力狂奔,右臂护住面部,左手平铺直叙一拳捣出。

        这一路拳法名叫“机甲钢拳”。传说,这是武道初祖与万机之父创造赛博武术时发明的第一门拳术,也是天下间流传最广的武术。几乎是个武者就有渠道搞到这一门拳法的武道算法。

        但是,“机甲钢拳”的算法,也已经包括了所有基本的武道策略组。高手能够从这算法的底层之中,拆解出武道之间博弈的智慧。一百多年来,也曾有武者就用机甲钢拳,打入残奥会的决赛圈。

        巨汉仍旧是扛着棍子的姿势,但下半身却蹲了下去,将自己肩膀的高度稍稍降低,用钢棍的另一头去挑那拳——那重量接近一吨的钢拳!

        ——得手……不!

        一种怪异的手感。传动器的读数表明,保卢斯的拳头应该可以命中巨汉。但是拳头偏偏就是擦着巨汉的装甲滑过。真正的毫厘之差。

        “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用感性的语言来描述,这就好像是引导敌人的攻击,亲自为敌人的“火”浇上“油”,让敌人失去对“节奏”的掌控,最终使攻击落空。

        当然,那些都是废话。

        任何一个力都可以散成任意的分力,任何几个作用于同一物体的力也可以被视作一个合力。给一个运动上的物体施加一个力,就可以改变这个物体的运动状态。

        只要这个“力”的大小与方向都合适,那么物体的轨迹就可以如人所期待的那样改变。

        只要大小与方向得当,即使相较攻击来说很小的力,也可以偏转攻击的轨迹。

        这个过程不会用到超过微积分的数学。计算机可以很简单的就将之完成。

        只要感觉处理器没有出毛病,活用F=ma的公式,任何武者都可以做到这一点。

        当然,武者之间的战斗也没有这么简单,“招”的变化、“劲”的收发乃至于战斗的诡计,都涉及了更上层次的博弈。

        保卢斯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点——这不过只是外门武学登堂入室的标志而已,早就预料到了。原本护住头脸的右手在挡下钢棍的刺击之后,一手“见众生”的二十七拳于间不容发之间倾泻而出。

        这一招在平庸武者手里,没有半分威力。但是保卢斯就是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他已经先后用这一式“见众生”将五名暴徒砸的全身变形、脑袋开花。

        每一个暴徒在被“见众生”杀死的时候,眼中都是不可思议——他们不相信自己会被这样寻常的拳术击败。

        但巨汉并不是那样的暴徒。

        巨汉仍旧是扛着棍子抵抗,依旧没有使出招式,依旧是如同拨草寻蛇一般用借力的手法搅动他的拳势。

        保卢斯的拳头砸在了棍子上,劲力通过棍子传导到了隆柯尼身上。隆柯尼的刀抵抗着棍子,又因为反作用力而将棍子弹回去,打在保卢斯身上。

        “你们的意,实在是太慢了。”巨汉如此说道:“在算法将招式准备好的时候,你们的心意还没有跟上。你们的招式飞出去之后,心意才像个乌龟一样慢吞吞的在后面追赶——在更高维度的博弈面前,你们的大脑提供不了半点臂助。就这种水平,也好意思出来助拳吗?”

        保卢斯没有理会这家伙的嘲笑,钢铁铸成的臂膀仍旧在重复那一招“见众生”,仍旧在不间断的出拳。钢铁交击的声音盖过了一切。

        大概两秒……还是三秒?

        某种平衡骤然被打破。保卢斯一拳砸在钢棍的尾端。巨汉莱夫没有握住棍子,钢棍就这样顺着巨汉的肩膀,如同攻城锤一样捣向隆柯尼。隆柯尼右腿跪地,用右肩的刀抵住这一击。只一秒,右侧肩胛骨的钢臂就承受不住,轰然断裂。但这泄劲的功夫,隆柯尼右腿已经骤然弹起,用断裂的金属臂抵住钢棍,在跳起的同时变向,双脚就这样踩在钢棍上,用上乘的身法冲向巨汉的大好头颅。

        而保卢斯也举起双拳,“见天地”便已然发出。

        ——这就是我的反击方法!

        保卢斯知道,自己侧重力量的重型义体和隆柯尼侧重敏捷的轻型义体在出力上就有着巨大的差异。巨汉握着棍子也就算了。但他到现在也就是用手腕、手肘和肩膀操控这棍子,还偏偏只用借力打力的手法,要不了几招,棍子两端的平衡就会被打破。

        那就是机会!

        隆柯尼使出一招“两面三刀”。他早就想过失去一柄刀的状况,并未这种状况准备了针对性的武功。三道银光如同毒蛇咬向巨汉头部的传感装饰。

        ——要赢了!

        ——为你的自大付出代价……

        然后,巨汉转过头来。

        隆柯尼意识之中最后一帧画面,是巨汉那散发着血色光芒的义眼。

        仿佛中间的时间被删除了一般。隆柯尼丢失了若干帧的画面。他重新获得感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跳得过高,跳到巨汉的左侧上空了。

        而巨汉手持钢棍,保持着“挥击”的姿势。保卢斯已经飞到了十米之外。

        一个体重超过一吨的钢铁神兵,就被这一下挥击打飞了。莱夫的姿势,就好像是打高尔夫一样随意。

        在隆柯尼失去感知的那一瞬间,棍子即将脱手的时候,巨汉手腕一翻,就握住了棍子的尾端,然后施加一个向心力,让棍子从直线运动变成圆周运动,正好扫开了保卢斯的拳。

        而隆柯尼的义体啧不受控制一样,自行跳了起来,导致隆柯尼的杀招完全打到了空处。

        ——为什……滋滋……么……

        隆柯尼摔倒在地上,脑海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