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绑架

第二十七章 绑架

        尤利娅很快就恢复了意识。

        脑震荡的原理,是外力震动导致神经元结构受到冲击。而万机之父所创造的金属基蛋白质,其构筑的细胞,拥有比自然人类细胞更强的抗性。再加上工业机械的减震系统着实有两把刷子,所以尤利娅就算在空中翻滚了一圈,然后车头重重着地,也没有收到实质性的伤害。

        但是,她的左后轮消失了。一根从天而降的钢棍插穿了她的后轮。

        这是她出车祸的原因。

        时间回到数分钟之前。

        “也就是说,这小镇如今是没有庇护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漫天沙尘之中,突然传出一句话。

        与此同时,嘈杂但响亮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原本在福利官宣布庇护撤销的时候,恐慌就在人群之中积累。而现在,这句话则点燃了恐惧。

        尤基瞪大了眼睛。他看见沙尘之中,几个模模糊糊的黑影逐渐变得明显。然后,他重启了自己的镜头——他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在他的视觉之中,那冲出黑暗的影子,居然有三米高,双手似乎是平举在两侧的。但那手的长度,也和身体不成比例——实在是太长了。

        尤基瞪大了眼睛:“那是什么?”

        “快跟我走!”尤利娅一个倒车,熟练的用卸货架挂住尤基的腰。这个动作对自然人来说多半是致命的,但尤基最多也只用换一些零件。

        这些来找麻烦的家伙,多半就是暴徒,可绝对不能被卷入暴徒的战斗之中。

        但是,尤利娅带着尤基逃命的时候,那一根钢棍就从天而降。

        ——尤基……

        尤利娅检测到了一个哭声。不用对比声纹,那就是她的儿子。尤基正趴在地面上嚎啕大哭。他的一条腿在刚才的事故中脱离了身体,已经走不动了。

        “好孩子……”尤利娅快速喊道:“快点把腿装起来,你不是跟约格学过修理吗?快呀!你快点……”

        “妈妈!”尤基惊喜万分:“你没事啊!太好了!”

        “我叫你快点给自己看看腿啊!”尤利娅大为急躁。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刚才的攻击是战斗余波还是有针对的。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子可以快点远离这里。

        “砰砰砰”。那是金属对撞的声音。鼓掌声。

        莱夫站在一旁,一脸悲戚的表情:“真是感人的亲子情。”

        “你是……暴徒……”尤利娅大为惊骇:“你想要什么?我的义体还是脑叶?你……”

        “放心,放心。”莱夫假装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我对女士您这种义体没什么兴趣。这样过早割舍掉脑桥,没有经过锻炼的脑叶,也没有太大的价值。”

        他大步向前。

        尤利娅一瞬间就看出了这个巨汉的意图。

        ——尤基……

        尤利娅的前轮转动。她想要拼尽最后的力量撞击这个巨汉。但工业义体实在是太过笨重了,失去后轮、动力受损之后,她根本没法在短时间内发动自己。

        莱夫抓起了尤基。他一只手就能握住这个孩子。

        “好了,小家伙,我听说是你将那个男人从垃圾场里刨出来的。”莱夫笑眯眯的:“他应该不会对你见死不救的,对吧?”

        尤基瞪大眼睛:“你们的目标是……师父……”

        “‘师父’?”莱夫重复了一遍这个音节:“你是说……‘师父’?”

        莱夫:【喂劲爆奎,听到了没有?】

        由于距离远了一点,信号变得有些差。

        劲爆奎:【啊,‘师父’。意外的是条大鱼?只有成了名的侠客剑客,才会有资格让学生使用这个词啊。】

        莱夫:【但是,很奇怪啊?侠客真的会让自己落入那种……那种失去一切的境地吗?】

        侠客是不会失去一切的。在对现有文明举起反旗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做好放弃生命的准备了。他们宁可死也不愿意失去内功——不愿意重新成为暴政者的奴隶。

        侠客也是最难活捉的。

        不对他们进行洗脑的话,就算剥夺了他们的一切,他们也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寻找这个社会之中的一切缝隙,重新成为侠客。

        可若是真的让他们失去了内功,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们便会选择死亡。

        哪怕被洗成绿林的侠客,在这一点上也不会例外。

        领主等文明的庇护者,也懂得这个道理。侠客很少成为俘虏。他们要么被就地处决,要么大脑被直接肢解,作为另一种资源。

        所以,很多人都推测,向山是个失去了武道算法的武术家,而非侠客。

        劲爆奎:【不管了……瞅准机会先给他下个木马!哪怕他真的是一代名侠,失去了记忆储存设备之后,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回忆起内功来!】

        【啊,这样一来,那不是更好吗?】莱夫狞笑了起来:【这就说明,我们的新兄弟,绝对在内功一道上有天分啊!你快点赶到地方,埋伏好,明白吗?】

        他大笑着,将尤基挑在铁棒上,高高举起。尤基不断的挣扎。但是,莱夫只是不断调整钢棍,将那幼小躯体的中心牢牢掌握住。尤基的挣扎是在破坏自身与铁棒的动态平衡,但莱夫只需要晃晃手指就能将平衡重建。

        他大笑着走过镇子的大街小巷。一路上,所有人都在躲避着他。村子里建的自卫队在这种等级的武者面前毫无意义。大家只是惊叫着,拼命从他身边逃开。

        【在你左边。】

        莱夫却跟着劲爆奎的指示,不断转向。

        劲爆奎侵入了监控。在城市里,他就好像开了全图挂一样。

        然后,莱夫开口了:“喂,前面的以诺大兄弟,你要去哪儿啊?”

        正在逃命的以诺顿时不敢动了。

        “莱夫阁下……”他拼命的让自己的声线靠近“谄媚”的参数:“原来是您啊……”

        虽然莱夫已经换了义体,但是那张原生的脸……

        “哎呀呀,我还没有用这个样子在你面前出现过吧?”莱夫笑了:“大脑热拔插一下的事情。只要你有好几个义体,你也能懂啦!”

        “我……我当然是比不上莱夫先生的……我……”

        “我要再麻烦你一下了,以诺。”莱夫温和的说道:“你能够带可怜的莱夫先生去这个孩子的房子吗?我是来找那个武者的。”

        “以诺!”尤基瞬间炸了:“你这个家伙!是你告诉这个人的!你害了妈妈!是你!是你!”

        他疯狂的踢打。但莱夫依旧只是晃了晃武器,保持着这种状态。

        以诺却吓了一跳:“尤利娅……尤利娅她怎么了……”

        “放心放心,我听过你的情诗,我没有对这个工业机械动手。”莱夫爽朗的笑着:“带我去吧?”

        在听到尤利娅无事之后,莱夫就放下心了。不再想其他的事情。他根本不敢违抗莱夫,只能乖乖带路。

        尤基仍旧在不停的叫骂:“那个时候,推了师父的也是你,对吧!你这个混蛋!混蛋!”

        “嘿,小鬼。”莱夫颠了颠手中的棍子:“这个时候,不是担心这种事的场合吧?”

        “什么?”

        “你也不想想,为什么我会选择擒拿你吗?”莱夫露出了笑意。

        尤基的脸色则僵住了。

        莱夫哈哈大笑。

        尤基其实只是“交易”的筹码而已。

        虽然莱夫和劲爆奎都不觉得,那个叫做“山”的武者可以匹敌他们,但是他们仍旧需要防止“山”逃走。仿生拳法进攻性不如莱夫的棍术,但是轻型义体在长途奔袭上有着较大的优势。

        他们拿住尤基,也只是为了让“山”无法离开。

        当然,也有其他用法。

        最好的情况下,他们打算以尤基为人质,逼迫山接受木马的植入。

        这样的话,劲爆奎就可以随时杀死“山”了。

        很快,以诺就开口道:“就在前面了……”

        尤基的家距离那里不算远。莱夫看着这个破旧的窝棚,摇了摇头。

        这种建筑都不能提供有效的防御力。也不知道哪个“山”躲在里面做什么。

        ——话说,他真的在里面吗?

        义眼的红外线视野倒是显示,屋子里面确实有个温度略高于环境的热源。

        他在思考,自己到底应该用棍子带动的风压轰散窝棚呢,还是直接踢开大门?

        “好了,后退吧。”莱夫挥了挥手,让以诺自己滚开。以诺看着尤基,似乎还有什么想法。但是莱夫却呵斥道:“怎么了?等下要是打起来的话,我可顾不上你啊。”

        以诺吓了一跳,讨好道:“怎么会呢?那个‘约格’怎么能够和您比呢?”

        话虽这么说,但是他却还是缓慢的倒车。

        又很自然的拖了几秒。

        片刻之后,劲爆奎也传来了“就绪”的信号。

        他已经步入了三十米的范围之内。这个范围之内,WiFi信号足够强大。他的内功可以毫无阻滞的隔空传递过来,透过莱夫的眼睛做“目击”之术。

        “很好……”莱夫嘟囔着,对着大门喊道:“喂,那个无名的武者,你还在里面的,对吧?现在,江湖同道来找你印证所学了!请你出来吧?”

        没有声息。

        “哟,不出头是吗?”莱夫叫道:“那你的这位恩人身上会发生什么事情,可说不好哦?”

        “师父!”尤基在空中大喊:“不要上当受骗!我相信你很强!只是现在还没有记起来!你可以逃的!以后为我报仇!师父!你……”

        “闭嘴吧!”

        钢棍轻轻一顿,就挤压出肺泡里的空气。

        还没有将内脏替换掉的尤基口鼻立刻喷出血来。

        “喂?出不出来?”莱夫叫着。

        依旧没有动静。里面的那个物体热量倒是在逐步提升。

        “搞什么鬼?”莱夫把尤基抓在手里,用三米长的棍子捅了捅大门。这根长棍对于自然人来说接近柱子或城门门闸,但对他来说只是齐眉棍而已。

        房子的主体结构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

        但里面的人还是没有。

        勉强挪过来的尤利娅心中一片绝望。

        ——如果这个时候,山也不救那孩子的话……

        “啧,武者哟,你是想告诉我们。‘这个孩子和我无关,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吗?”莱夫摇了摇头,咂舌道:“啧啧啧啧,这种手段对我们绿林道上的好汉来说,可没什么大用啊?”

        他没确定房子里面的发热源到底是什么、有没有陷阱,所以没有冒然进攻。

        没有视野的情况下,他未必可以把握住对方的一切。相反,里面那个侠客未必没有反制的手段。

        就算他用半招就能摧毁屋子,也会让出半招的先机。

        如果里面那个真的是高手的话,半招的先机,说不定就足够分出生死了。

        “既然这样……”莱夫钢棍一顶,将尤基高高抛起:“这可是你自找的!”

        尤基人在半空,手脚无助的乱抓。而莱夫也已经摆出了类似于高尔夫的姿势。

        当然,只是恐吓而已。他还不打算将这个小孩杀死。那样,筹码就真的没有价值了。

        就在这一瞬间,尤基的房子炸开了。一道银光如同流水一般喷涌而出,然后柔柔的缠绕在钢棍之上。

        ——好快……

        这是莱夫的第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