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劲

第二十九章 劲

        在电流通过人工肌肉纤维的瞬间,有一串信号顺着金属的导线,冲入了向山的脊椎,被向山的小脑所解码,然后撞入大脑。

        向山几乎以为,自己重新生出了双腿。

        这人工肌肉纤维,居然可以模拟触觉……

        不,不对。这不是什么新鲜的技术了。向山明白,自己以前也有过这种感觉。

        他撞开大门、在正在倾倒的铁门上翻滚时,这样想道。

        这种设计很早的时候就有了。1960年,敏感电阻就已经投入实用了。

        敏感电阻是对特定物理条有反映的特殊电阻物质。这类电阻大都对某种物理条件特别敏感,该物理条件一变化,电阻值就会随着变化——比如说,光敏电阻在不同强弱的光线之下,电阻值就会存在变化。而热敏电阻,则在不同温度下呈现出不同的电阻值。

        磁敏电阻等特殊电阻同样有广泛应用。

        而同武者关系最为密切的,则是“压敏电阻”。

        顾名思义,就是在不同的压力下呈现出不同电阻值的电阻物质。

        在向山所熟悉的时代里,这种技术就已经形成了。人们在为武者设计义体的时候,会将在部分零件之中混入压敏电阻。

        哪怕是一牛的力量、或是一千帕的压强,混入压敏电阻的零件都可以忠实的反应出来。

        这样做的代价是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零件的强度与使用寿命。毕竟压敏电阻的强度与专业的合金不可同日而语。

        但这种零件的好处,却是可以让武者更好的掌握义体,乃至于完成肉身的武术家绝对不可能完成的“巧劲”。

        二十一世纪的忍者会说,他们会借用“大地的力量”。而更古老的拳经之中则有相应的描述。“力生于足,形于腿,主宰于腰,催于脊,发于手”。甚至有拳师生出这样的理想,认为只要脚踝、膝盖、骨关节、腰部、脊椎、肩膀、大臂、手肘、手腕、拳头依次发力,人也可以催生近音速的拳。

        但对于旧世代的人类来说,这只是想象罢了。对于人类迟钝的神经来说,他们几乎不可能把握到完美的时点。而一牛的力量,或者一千帕的压强,对于他们来说几乎不会产生什么很明显的感觉。他们没法真正将理论中的力量实践出来。

        神经信号的传递速度是有上限的。

        但是,赛博武术家们甚至可以感到一股能量,从内能转化为动能,从动能转化为内能,从一个零件传递到另一个零件……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好像小说之中神乎其神的“气劲”一般。

        向山可以驾驭这个力量。

        他是撞出大门的。铁门几乎没有形成任何阻力,就从门框之上脱落。向山的双脚在尚未倒地的铁门上重重一蹬,铁皮门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撞向地面,快速变形然后又在地上拍平。

        向山就这样在空中二度加速。

        ——好腿脚……

        向山脑海之中只来得及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不是他用过的最强的腿脚——向山可以确定。他过去,在有完整的动力系统的时候,用过更强的腿部义体。但是,那种义体的功率……虽然他不记得具体的数值了,可也绝对不是现在这种蓄电池就可以供应的。

        这是现功率下,向山用过的最好的腿脚。

        或许是因为这个时代,技术依旧强过他熟悉的时代……

        在于钢棍交错而过的刹那,向山双手勾住钢棍,然后双腿蹬向巨汉的腰腹,以此借力变向。

        如果对手是自然人的话,这一下就已经结束战斗了。但赛博武者没有那么多脆弱的内脏。装甲的减震层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吸收冲击力,避免对重要结构的冲击。

        与腿相比,这一双手臂实在是太过没用了。

        向山用犬型义体身上零散的零件重新强化了这一双手,但它的底子实在是太差。仅仅是速度带来的消解冲击,就让这双手臂几乎解体。

        一道银光绕着钢棍旋转而上。向山用一只手固定住尤基尚未义体化的头颈,双腿再次蹬在钢棍的顶端。

        钢棍的冲击力、双腿蹬击的反作用力叠加在一起。莱夫的棍式顿时失衡。而向山则加速冲出了钢棍笼罩的范围。

        “尤基,你怎么样了?”向山急忙放下弟子。尤基此时已经是气若游丝。他的双腿已经被落地的冲击损毁,内脏甚至也收到了冲击,腹腔之内肯定有出血。

        但向山却松了口气。

        金属基蛋白不仅可以极大延缓细胞的凋亡,也对机械性损伤有很大的抗性,同时能够在缺氧环境之中生存更久。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时代的人类对“脑损伤”和“窒息”的抗性要更强。

        而以这个时代的医术,将损伤的器官替换成人工义体也不是难事,甚至可以比之前更加强大。

        只要人活着就可以了。

        向山这才看向莱夫。

        来自威尔的记忆再一次闪现。

        “你是……‘白银传动轴’莱夫……”

        “白银传动轴”莱夫·谢列特,中型暴徒组织“Z组织”的四当家兼突击队长,擅长棍术。他所舞动的钢棍,是“菩斯曲蛇”级突击舰的传动轴加工而成,兼得常用义体的外装甲呈现银色,所以有了“白银传动轴”这个诨号。他擅长的棍术流派名为“SSC三兵合一棍”,SSC意为Sword【大剑】、Spear【枪矛】、Cudgel【棍棒】,乃是一门风格多变、战术灵活、善于博弈的正宗武道。

        他原本是其他领地极有天赋的武者,但因为在残奥会资格赛的搏击项目之中【除开枪炮之外,绝大多数外功都可列入此类】,败给敌对道场的拳师,深以为耻,所以在比赛结束后用棍术击杀对手。其师父想要将他逐出门墙,以示该流派不收没有庇护之人,结果其道场便被狂怒的莱夫·谢列特屠戮。在赏金猎人汇聚起来之前,莱夫·谢列特便逃亡荒野,之后加入了某个暴徒组织。

        “你也是个武者吗?”向山满心愤怒:“身为武人,却倚强凌弱,你也不觉得可耻吗?”

        这句话,却也让莱夫陷入了困惑之中:“什么时候武人不倚强凌弱了?”

        “啊?”向山再一次感到困惑。

        ——为什么这个时代的武者……会觉得强大欺凌弱小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武学创造的目的,是以个体的弱小,反抗暴政的强大……

        “啊啊,我想起来了。”莱夫突然拍了拍脑袋:“哦,好像确实有一个厉害人物说过类似的话。谁来着?诸位拓世者中的……武祖?他确实说过,说什么武功这种技术存在的意义,就是以弱小对抗强大——你真的是一个侠客啊?但我听说,就算是江湖道上的,也没几个人信这套了。你这个脑袋,到底被埋了多少年啊?”

        向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身上的什么地方缺了一块。一种类似于“幻肢痛”的感觉。

        “没人信了?”

        “当然啊,虽然武祖说,武功是为了抗击暴强而设计出来的技术,让支援有限的弱小义体,也可以完成重要的任务,实现巨大的战术或战略目标。但是……现在江湖上两人对拼,永远都是强大的那一方获胜吧?”莱夫用钢棍在地面上画了一个不等号:“哪怕是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为弱小而战的侠客,他们自身也是‘强者’吧?江湖道如此,绿林道也是如此,庇护者那边就更是如此了。”

        “就算真的有高手用弱小的义体击败了强大的义体,那也只能说明他们在除了‘义体’之外的其他因素上碾压对手——比如说武道算法,比如说驱动的磨合和优化,比如说情报,比如说生物脑的反射。毕竟,义体可不是一个人的全部。这依旧是以强击弱。”

        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真正的“弱胜强”

        向山盯着地面上的不等号:“人与人之间,只有不等号么?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世界上还是有人这样想的呀!”莱夫依旧说着俏皮话:“不谈这个啦,阁下。我们听说,你用垃圾拼成的义体,击败了一个仿生拳法的拳师。我们认为,你有很强的潜力,所以就来邀请你入伙啦!”

        向山听到这句话,甚至有些想笑:“入伙?”

        “就是加入我们Z组织啦,顺带加入绿林道啊。”莱夫重新将钢棍抗回肩膀上:“虽然你以前是混江湖道的,但我也看得出,你在江湖道混得比较失败。不管怎么说,你落得这种境地,居然没有一个侠客来救你……啧啧,可见就算是侠客,也不是个个都认可你的想法呀!不如你索性到我们绿林道来发展一番。咱们绿林道最是自由,规矩比江湖道少多了,做的事也是差不多的……”

        向山却再次迷惘了。

        他很确定,自己对“江湖道”“绿林道”这两个词汇一无所知。他生物脑中残存的知识表示,这两个词汇,应该都只是“小说”中的名词。

        并且,也没有人想要将它们变为现实才对。

        这不是随着赛博武道一起被变为现实的幻想……他熟知的时代不存在什么“绿林”!它们都应该只是幻想!

        在侠客刺杀暴政者、然后英雄结束乱世的和平时代,武道就应该自然的衰落,沉寂在互联网之中,静静蛰伏,等待下一位暴政者上台,再露出自己的獠牙。

        或者提醒当政者,永远不要将强权施加给民众。

        或者在无人知晓的暗处自然消亡,留给后世一段传说。

        ——理应如此才对。

        向山自己也知道,这只是最理想的情况。但是,武功这门技术的底层设计应该是有额外的门槛的——它应该被设计成“不适合倚强凌弱”的东西才对。

        ——这个底层设计也被扭曲了?

        蓦的,向山笑了。

        “呵呵……呵呵呵。江湖道?绿林道?武林规矩?哈哈哈……到底是哪一代的哪个傻逼,居然幼稚到模仿这种东西?”向山压下腰背,双手按在地面之上:“我本就不在乎什么江湖绿林。我只问你,这个时代邀人入伙,都是带着杀人的心思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