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戴森原则

第三十四章 戴森原则

        “真是非常抱歉。”舒尔茨医生一边帮助向山将全新的义手换上,一边不住的道歉:“真的很对不住。我的叔叔,他当时……他不是那个意思。我们对大侠你自然是非常感激的,但是……”

        “我明白的。”向山用新换上的右手做了个手势,示意舒尔茨医生不用再说下去了。这只手原本属于刀客隆柯尼,各项参数都远强于他之前用的垃圾义手,掌心还有电磁系统,可以与磁性材料铸造的刀柄产生各种联动,做出肉掌无法完成的刀招。

        在经过解释之后,他才明白那些镇民身上发生了什么。

        他们见不得这种“直接破坏生物脑”的画面。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犯罪画面本身就足以引发应激反应了。

        直接破坏生物脑,是违反“戴森原则”的行为,会导致破禁者失去文明庇护,失去这个时代所能拥有的一切人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是比死刑还要可怕的惩罚。因为死刑犯也有基本人权,确保他不会遭受“死刑”本身之外的惩罚【例如“虐待”】

        但失去了文明庇护的个体,是可以被做任何事情的。

        与此同时,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相信,“万机之父”平等的注视着每一个个体。

        用非宗教话语体系的方式表达,就是“有一个至高无上的独裁者,可以通过任何一个人的视觉义体或监控系统监视众人”。

        尽管向山破坏隆柯尼的生物脑时,隆柯尼已经在攻击向山了。向山或许出于“不犯禁”的界限。

        但是大多数镇民是没有能力在仓促之中分辨这一点的。就算他们时候经过思考和旁人解释,能够弄明白,在事件发生的“当时”,他们仍旧感受到强烈的恐惧。

        甚至,这件事算不算“破禁”,就全看当地裁决者的心情。

        这种“破禁”与“不破禁”之间地带的事件,就能引发众人的强烈恐惧了。他们非常害怕,会受到“万机之父”的注视与惩罚。

        那不是“看着像集体癔症”,那就是这个时代特有的集体癔症——“恐惧强权”。

        “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文,不存在判例作为援引和补充。看似自由至极的规定,实际上是放纵了暴政者的权与力……”向山低头沉思:“戴森原则……到底是什么鬼?”

        他已经从威尔·格兰德道格的记忆之中知晓了所谓的戴森原则。

        可以说,戴森原则就是这个时代的唯一法律,甚至是唯一道德。它只有六条,其中甚至还存在一条没有规定任何实质内容的“第零条”,且各条均只有少量的注释。在这个时代,任何不违背戴森原则的行为,都被视同是“允许”的。

        第零条:所有没有明确拒绝遵守戴森原则、或没有明确违反原则行为的个体,均默认遵守戴森原则,接受文明庇护。戴森原则为人类文明唯一普世原则。任何不违反戴森原则的行为都应被许可。

        第一条:所有人类都有义务维持人类基因多样性。拒绝此项义务,将自动失去文明庇护。

        第二条:禁止损害他人生物脑。

        第三条:禁止制造、使用、销售成瘾类药剂。

        第四条:私有财产存在且被保护。

        第五条:允许且仅允许任何人以“个体向另一个体宣示效忠”的形式建立组织。

        只此六条。

        “听起来像是极端的自由主义者与无政府主义者会喜欢的玩意。尤其是最后一条……这是为了杜绝‘政府’这种具有自己意志的‘集体’出现么。具有这种政治倾向的人……”

        向山心中陡然浮现出……面容好似野人的蛮子的形象。这群人倒一不定相信“2012”之类的世界末日谣言。但是,他们就是莫名其妙的担心各种大灾变,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主动放弃现代文明带来的便利,非要建立各种生存基地。另外,他们普遍不信任他人,喜欢组成小型团伙,而且极端喜欢讲“生存”。

        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自由意志”的体现。

        想到这里,向山就觉得记忆好像缺损了一块。他好像记得……野外求生的时期……绿色的雨林……还有……

        自己的记忆果然是残缺太多了。就算发现了契机,也没办法尽数回忆起来。

        所谓的“领主”同样不允许拥有军队。那些看似拥有高度一致义体的人,名义上都是愿意追随领主个人、受领主个体雇佣的自由团体。而领主麾下的官员,也不是成体系的公务员,而是领主个人的助理。领主甚至在名义上也没有对民众发号施令的权力,他只是提供“文明庇护”,道义上“应当去消灭暴徒”的人——甚至暴徒要不要消灭,也是领主自己的自由。

        ——形同虚设的秩序。

        这是向山对这个时代的看法。

        除开少数因为戴森原则第一条而衍生的“人类基因库”相关人员之外,这个时代不存在任何可以称得上“秩序”的东西。一切都倒退回了……

        封建时代?奴隶时代?

        不,不一样。现代技术的烙印已经存在于人类文明身上,并深刻的影响着这个时代。这个时代的暴政者拥有古代暴君所没有的技术,因此,就算是这样子乱七八糟的“自由”的暴政,也可以束缚住每一个人。

        强者有任意蹂躏弱者的自由,弱者理论上也有反抗的自由,但却因为物理条件的限制而无法行使这权力。

        这个时代看似自由,但一些人无疑比另外一些人更加自由。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地之上,侠光才不会泯灭吧……”向山如此想到。

        只可惜,威尔对侠客们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

        说来也奇怪。按理来说,一个记忆全失的人,冒然吸收他人记忆,几乎必然会被影响人格。但向山现在却发现,威尔记忆对自己人格的影响几乎微乎其微。他的思考方式与记录之中的没有任何差异。似乎向山遗忘的记忆比他自己想象得还要庞大,庞大到……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程度的程度。

        自己一定是个很有故事的男人。

        这倒让向山对记忆存储装置更加感兴趣了。他现在手上有多了几个记忆存储设备。一部分来自于那个叫“莱夫”的巨汉,另外一部分则来自于保卢斯与隆柯尼。安东尼的记忆储存设备消失了,应该被谁捡走了吧。

        向山的战利品,被镇民认知“向山的私人所有”,他们不敢擅动,就都收集起来送给向山了。安东尼却是被莱夫打死的,所以就有人动了歪脑筋。

        向山也懒得追究这件事了。据说,保卢斯。隆柯尼与安东尼很熟悉,经常走动。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恐怕有很大一部分重合。这三个家伙武功都不怎么样,而且安东尼还是个枪炮道的武者。向山觉得自己倒也会使枪炮道的武功,但他不知道怎么搞热武器,所以安东尼的武道算法他也没什么兴趣。

        唯一让向山感到可惜的是,最后蹦出来的那个神秘敌人,它的记忆存储装置就完全被烧了,无法回收。

        他毫无疑问是个莱夫一伙的,但向山就是不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

        另外,那些人的义体也归向山所有了。

        ——得找个时间将那些记忆也吸收了一下……至少得知道,“绿林道”到底是个什么鬼……

        “……大侠?大侠?”舒尔茨医生的呼唤打断了向山的思绪。

        “怎么了?”向山问道。

        “您的左手已经安装完毕了。”舒尔茨医生小心翼翼的说道。

        向山从操作台上跳了下来,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这双手臂原本属于那个刀客。流线型的银色外壳,近似工艺品。和自己身上粗制滥造的外装甲格格不入。但不可否认,这是一双好手。古典动力传动与人工肌肉纤维的有机结合,让这一双手灵动得不可思议。

        向山试探性的挥了几圈。爆炸一般的声响碾过舒尔茨医生的听觉系统。

        舒尔茨医生战战兢兢的看着此时的向山。向山比半个月之前上他家的时候矮了足足一尺。他的腿部换成了人工肌肉结构,并且是反向关节。这种状态下,向山的双腿始终处于“蓄力”的状态,可以随时发劲,瞬间加速到超音速的领域。另外,这样调整过中心后,向山也能更轻易的往前方倒伏,用趴在地上的方式作战。

        他的外装甲仍旧是村子里铸造的那一件,上面遍布伤痕,应该撑不过下一场同等烈度的战斗了。

        头颅、躯干、手臂、双腿,仿佛都是来自不同时代不同价位的东西。

        向山自言自语:“要是早上就有这双手,那就不用牺牲义手来借力了啊……”

        “对了,大侠,还有一件事……”舒尔茨小心翼翼的说道:“出卖我们的以诺已经逃走了,但是他的狐朋狗友来不及逃,都被我们抓住了。还有一件事,叔叔认为,您需要知道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