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科幻小说 - 赛博英雄传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再次强化

第三十五章 再次强化

        “通匪”、“通贼”,勾结盗贼,如果放在封建时代,这可以算重罪了。

        就算是现代社会,“窝藏包庇”也是刑事犯罪。“容隐权”也不是无限制的权利。

        但是在这个时代,所有不与戴森原则相抵触的行为都是允许的。

        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一个普通人和一个失去了文明庇护的暴徒相亲相爱乃至于做生意。

        啊,当然,将一个个体或集体的情报告诉暴徒,事实上帮助了暴徒的暴行,那么这种行为依旧视作对个体生命与私有财产的间接侵犯。受害者是可以自由的向背叛者报复的。

        但这种权力也仅限于受害者,以及受害者自行委托的代理人。旁人不可以干涉,领主无必要、也无权干涉这种行为。

        简单来说,“叛徒”是不会失去文明庇护的。

        以诺背叛了小镇,但也只有小镇的居民有权利去报复以诺。

        至于旁人,只不过是与叛徒交情比较好而已,不会受到任何惩罚。

        向山虽然觉得这个逻辑有点别扭,但他也认为,一人做事一人当,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仇敌,也不应该牵连过广。

        那些以诺的狐朋狗友……就算镇子里的人认定他们也参与了背叛,这也和他关系不大?

        “不,是之前。”舒尔茨医生小心斟酌词句:“您之前在税务官来的时候,是被人推上比武场的……我知道这件事情。按照他们的说法,那件事也是以诺策划的,动手的人叫做维利,是个工人……不过,维利已经死了。”

        “死了?”向山来了点兴趣:“不是逃了?”

        “半个月之前,维利和以诺就进城了一趟。然后,以诺一个人回来,说维利被暴徒杀了。”舒尔茨医生解释道:“恐怕以诺不只是背叛了我们,也背叛了他的那些……”

        “我明白了。”向山点了点头:“以诺……这个家伙,我记住了。”

        他没有说要将以诺怎么样。舒尔茨也不敢问。

        向山觉得这倒是蛮奇怪的。他脑海之中,似乎有一部分在提醒他,这种以私德审判他人的行为需要谨慎。但也有一部分东西在诉说,告诉他“侠义”的存在有特殊的法理支持。

        很久以前,他……还有其他的朋友……似乎专门为此做过几番思辨……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每当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向山就会这样想。

        为什么本来是幻象的武功会被技术化为现实?他和他的朋友们,到底是什么人呢?

        算了,想不到就暂时不想了。

        向山恢复了部分内功修为。尤其是“屠龙三招”。在这个存在大量监控的世界,想要追杀一个人并非很困难——毕竟,以诺用的是工业义体,根本就不懂任何武功,无法在荒野生存。他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逃跑。

        等到这里安定下来,就把这件事了结了吧。

        距离回收站镇恢复庇护,还有十多天的时间。在这十多天里,向山打算就在这个小镇周围活动。

        舒尔茨医生对着向山行了一礼,就要离开。

        向山叫住了他:“医生,对了,我有个问题。尤基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替换掉了心脏、肝脏、肾脏,主动脉基本换成人工材质了,肋骨倒是结实,只是轻微受损,修养一段时间就好了。诊疗费也足够,大侠你已经支付过了。”

        这一战向山收获了三根金属基化脊椎。出于体型的考虑,他保留了属于保卢斯的那一根,而将莱夫与隆柯尼的卖给舒尔茨医生,作为诊疗费以及购买零件的相关费用。

        作为一个师傅,为弟子花这点钱还是不难的。

        向山点了点头:“那就好。”

        他之前倒是有心亲自去看看自己弟子的情况。但尤基的母亲现在就守在尤基的身边。向山靠近的时候,尤利娅鸣笛示警了。

        向山当然不会害怕尤利娅。但是他如此也就没有继续探望尤基的想法了。

        向山收尤基为弟子,一方面是因为他觉得在这个时代,拥有武功会更有利于生存,这是“报恩”;另一方面,他也需要一个值得信任的助手,帮助自己完成脑部芯片的一些操作。

        而现在,他已经有多个芯片贴合在脑机接口上,有好几个备用的,义手精度也极大的提升了。对于“助手”的需求就没有那么大了。

        说到底,尤利娅才是尤基的监护人与家人。

        恐怕在尤利娅的眼中,向山只是将危险带给自己的儿子吧。

        除开尤利娅之外,其他镇民对向山的态度也混杂了几分恐惧。自从向山摧毁隆柯尼的生物脑后,这种感觉就愈演愈烈。

        向山甚至没法找到合适的据点。他最终只能将所有的东西转移到废旧零件回收站那里。

        那些生物脑已经劣化到神志不清的老人与残障,居然是镇子里唯一对向山态度依旧的人。

        向山给了那些家伙一些零件之后,他们就欢天喜地的迎接向山了。

        向山就在这里进行休整。之后舒尔茨医生也过来了,帮助向山。

        只不过向山也只让舒尔茨一声帮忙进行义手的休整。

        强大的内功高手可以在整备义体的时候,给你埋下无数符与蛊。对于整备师的选择,侠客都是慎之又慎的。

        想要以区区个体之身,对抗一个世界的敌人,就非得有这点谨慎不可。

        在接上了新的义手之后,向山也是先用“一屋不扫”的内功秘术,监视这一双义手之内的电子设备,以确认其中是否存在自己知道的后门……

        啊,不,应该说“确认到底有多少后门”。

        除开自己的这一双眼睛之外,向山苏醒后就没见过不带后门、漏洞的义体。这几乎是这个时代的标配了。

        不过……

        ——话说回来,我都知道的义体驱动漏洞,居然一直留到了今天……我难倒只睡了十几年怎么地?

        向山倒也不是没想过直接使用莱夫的义体。莱夫的义体完成度很高,不管是矢量喷射器、能源系统、动力系统还是其他的设备都一应俱全,可以说具备外门武学大部分武术所必须的素质了。

        但尴尬的是,向山没有合适的驱动。莱夫自己的驱动芯片已经被烧了,而从保卢斯、隆柯尼身上获取的驱动芯片和那具高性能的重型义体又不兼容。

        这是非常古怪的一点。保卢斯、隆柯尼的芯片内所使用的协议居然大相庭径,一点兼容的可能都没有。这还是硬件层面的。

        这在向山熟悉的时代,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如果将“数据”比作词汇,那么“协议”就是语法。而只有通过语法排列的词汇,才是有意义的“句子”,机器才能正确的理解。

        一台电脑上拆下来的CPU和硬盘,插进另一台电脑之中,多半也能够使用才对。那个时候,全世界使用的协议大致相同。智能设备都追求“兼容更多种类的硬件”。

        这也保证了用户更新软件或者硬件的时候,开发商不必为新设备或新平台从头开始编制应用程序,以前的程序在新的环境中仍旧有效,低档智能设备上的程序也能被更先进的智能设备所运行。

        但这个时代的人好像就根本不在意这一点了。

        “难以理解。”向山对此摇了摇头。在他看来,科技发展,本应该朝着“便利”与“统一”的方向前进。这种技术层面造成的割裂,只会增加整个社会的运行成本。

        不,这个时代,可能也没什么“社会”可言了。

        舒尔茨医生最终逃一样的离开了废旧零件回收所。向山走了出去。发现那些拿着新零件的残障人士正在门口欢天喜地的跳着。他们偶尔还会摔倒——那是劣化至极的大脑时常做出与平衡系统相抵触的操作,系统处理不过来,最终以用户意志为优先的结果。

        门口还堆着四台义体。其中一台好像是被火烧成废铁的拖拉机。那是那个无名敌人的。莱夫的义体堆在上面,保卢斯和隆柯尼的义体则靠在旁边。

        舒尔茨医生刚才将隆柯尼的义手卸了下来。

        向山走了过去,将隆柯尼的义体也扛了起来。这具无头无手的义体身上,应该还有很多有用的零件。

        能整备自己的时间,也就是现在了。向山隐约有种预感。他将来一定会面对更多的敌人、更多的战斗。

        这一次的战斗,让向山确定了。他过去确实是一路战斗过来的。只有战斗,才能让他找回过去。

        虽然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输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会落到如此境地。但向山觉得,既然命运让他幸运的免于死亡,并在这个时代苏醒,那这个时代,就一定存在需要他去做的事情。

        向山将那银色的义体放在操作台上。

        他甚至找到了一个疑似的目标。

        ——万机之父。

        传说中开拓了全新时代,带领人类摆脱原始的演化桎梏,迈向全新时代的人。非是皇帝、非是神灵,拥有一种完全不同的地位的人。

        毫无疑问,他就是向山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