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修真小说 - 鹿妖逐鹿在线阅读 - 第65章 65.受诬

第65章 65.受诬

        中途遇到虎妖,6宝受了些伤,后面的路就走得不快。

        待远远能看见那道山岗,攀上去就能看见坡脚村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村落里进过妖怪,不知道人类会加强哪些防备,6宝不敢就贸然过去,远远先等着,至少天黑后,具备夜视能力的自家能有些优势。

        夜幕完全笼罩下来,鹿妖才警惕着登上山岗。

        还没有登顶,他先闻到股人味儿,带些淡淡的香气,而且熟悉,如果没有记错,就是那张梅姑的体香。

        6宝惊疑不定,谨慎小翼地一步一步登顶上去。

        山岗上,原本破败的山神庙已经被拾缀过,和上次来时改变很大。

        倾斜倒塌的木柱已经扶正归位,满地破碎瓦砾被扫了堆成一堆,屋顶虽没有新瓦,却重新铺上了厚厚的茅草,门框用块大木板完全遮挡住,窗上也蒙了块破布帘。

        原本破败的山神庙,倒像有人居住了一样。

        6宝满心惊疑,围着山神庙绕了两圈,山岗上还是只嗅到张梅姑一个人的味道,庙里面有呼吸声悠长,也只是一个人,似乎正在睡觉。

        “咚咚!”

        绕一圈回到门前,6宝实在疑惑,便咬着牙,在挡门的木板上轻敲两下。

        “谁?”

        里面确实是梅姑的声音,很警觉,又有些惶恐的味道。

        不知为何,6宝突然心虚起来,只会呆呆回答:“是俺,鹿妖!”

        里面沉默了好一会,没听见有穿衣服的声音,倒有脚步声靠近门板,接着各种杂声响起,是在拿掉抵门的物件。

        6宝心头生出明悟,一个女子独留在这山岗上,想来她很害怕,是合衣睡的,每晚又将门死死抵住。

        抵门的东西有点多,张梅姑好一会才全搬开,又撤掉门板,盈盈步出来,身着一身白孝,手里还提着把柴刀。

        被她在黑暗中打量着,6宝觉得嗓子有些干,苦涩地问:“你父亲...故去了么?可是因为俺?”

        张梅姑在黑暗中轻轻点头,嘴里吐出的话仿佛是在说不相干的别人:“那天以后,村里人都在传我和鹿妖有染,把我爹气得吐血,卧床两个月后撒手走了。”

        完全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6宝手足无措,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俺只是学字,你们村里守门人是知情的,他没为你家说话?”

        “王六伯一直在替我说话,可惜他的话哪里比得上修士老爷?村里实在呆不下去,就是他帮我把这山神庙收拾出来,又常送日用!”

        张四郎被气死,张梅姑遭此不公待遇,6宝满心憋屈得要死,他活了两世,本不是个心狠手黑视人命如草芥的,此时也不由咬着牙道:“怪俺!只怪俺留了那道人一命!”

        当时自家若狠下心将矮胖道人打杀了,张四郎家哪里还会遭此诬陷?

        修士说出的话,在普通村民意识中比圣旨还管用,遭构陷的弱女子如何辩白?如何澄清?

        张梅姑凄然一笑,修士老爷不过一句话而已,她家就落得如今局面,她都已经认命,悔不该当初心善救这不相干的鹿妖:“你还来做甚?”

        6宝从口里抹出块紫金薯:“当初陪你家鹿茸,那道士胡说内含着妖气,这块灵药却是天生地养的,本就是俺欠你家的,赔你!”

        鹿妖双手递来,张梅姑轻轻接过,止不住多日的委屈,种种坚强瞬间破碎,眼泪如开了闸般,成线流淌下来。

        丢掉紫金薯和柴刀,梅姑就蹲在山神庙门口掩面大哭出声。

        6宝找不到言语相劝,只能任她泄,就站在一旁静静地陪着。

        山岗上一阵又一阵山风吹过,入了秋,天气有些转凉,梅姑直哭了半夜,身子又受寒气侵袭,连打喷嚏不止。

        6宝这才开口劝:“这块灵药,本就该你家所得,你一个人在这山岗上,风寒霜重,吃了得增些体力也是好的!”

        人类天生完整,最得天道眷顾,寿命本就比一般野兽长,吃过灵药得强身健体不说,体内有了灵气,就能成为最末等的养气士,与小妖同等,寿命又增加四五十年,以后晋级练气士所需也要少得多,不像兽类要浪费药力先化人形。

        几个喷嚏打过,张梅姑也收回心神,止住泣哭,捡回紫金薯,再含泪问他:“若我拿了这灵药,亲献到鹤鸣观去,可能求一个公道?”

        6宝仔细思考后,回答道:“这灵药只是不入流,俺估计值不得鹤鸣观的名声,也不会有重要人物见你,不如你自家吃了,待以后寻到修炼之法,有本事了自己再去问他。”

        张梅姑听后,就当着6宝的面,张嘴将尚沾着泥土的紫金薯大口大口啃掉。

        待她吃完,再站起身,对鹿妖道:“人无良,妖倒守信,感谢你尚不忘送灵药回来,现下两清,只张家虽小门小户的,我爹却容不得半点污名沾身,此后...此后请不要再来此地!”

        说得决绝,看张梅姑下定决心的凄然模样,6宝心中一疼,答口道:“好,以后俺再不来寻你!”

        张梅姑这才长舒口气:“药已送到,那就请回!”

        “等你把门抵好,俺就下山回去了!”

        听鹿妖这么说,梅姑再不废话,果然就回转山神庙去,费力地把重门板拖来挡上,再将之前许多物事一一抵在门上。

        6宝在门前又站一会,听到她回身上了床,呼吸声渐归于平静,才转身离开,走的时候,故意将蹄声弄重些。

        “嗡嗡!”

        刚走下山岗,后面嘈杂声大作,6宝茫然转头看去,山神庙旁边小山包里突有一柄剑破土而出,“嗡嗡”响着飞到半空,认准他疾刺而下。

        这是触动什么禁止,惹动陷阱了?

        那剑在月色下闪着幽幽冷光,看着就不凡,绝对不是矮胖道人装门面的松纹剑可比。

        6宝急变向两次,那剑尖也随之改变方向,竟是已锁定,摆脱不得的模样!

        6宝大吃一惊,前腿急化为手掌,往地下扑去,土遁!

        手掌与泥土相触,他立足方圆两三里内土地全都冒起阵阵红光,显出地面上如同网状般的丝丝红线,纵横相连着,却是将下面泥土都封住了,6宝遁不下去。

        再抬头时,那柄剑已经近在咫尺,6宝忙张嘴吹射:“噗!”

        口里箭!

        “当!”

        着青色光芒的妖王鳞甲堪堪射在剑尖上,好歹是妖王之物,材质上佳,自带的威力也不可小觑,鹿妖炼化的虽还不到火候,碰撞之后也使来剑偏了准头,没刺中要害,一剑刺透他前腿,带翻鹿妖后钉在地上。

        “啊!”

        剑刺入体,就与当初触碰到的柴墙一样,带来巨大灼伤感,让他妖体如焚,痛彻心扉,忍不住仰头惨叫出声。

        体内妖气如同正阳下的积雪,丝丝缕缕被消融磨去。

        他伸手去拔,刚触摸到剑柄又急缩回手,同样的灼烧抗拒妖气。

        第一声惨叫就惊动了山神庙中张梅姑,她不知有什么变故,急从床上爬起,摸到房门边,几次伸手到抵门木桩上,又都止住。

        只是外间山岗下鹿妖惨叫不停歇,实在瘆得慌,忍不下去,最终还是咬牙搬开抵门木桩,拉开门板出来。

        一个禁地符,一把诛妖剑,对付一头有土遁神通的鹿妖绝对足够了,设下陷阱等待后,堂堂筑基修士自不会留在偏僻小山村内苦等小妖再来。

        山岗上飞剑动的那一刻,数百里外鹤鸣观中一名筑基修士睁开眼,冷声喝道:“元印来见我!”

        几里外的弟子房中,筑基修士大弟子元印突然从睡梦中惊醒,披衣急跑到师傅居室外,躬身问:“师父,您叫我?”

        “你那不成器的师弟,把我捉妖网失陷在个鹿妖手上,如今鹿妖入彀,应已被诛妖剑所斩,你去坡脚村后山上山神庙将我诛妖剑、捉妖网都带回来!”

        “弟子遵命!”

        元印只是练气士修为,也还不能飞,又赶去鹤舍借了只妖鹤,连夜驾鹤赶往坡脚村。

        张梅姑出门赶过去,见鹿妖被一把长剑钉死在地上,佝偻着身躯不停哀嚎惨叫,她惶急着问:“怎么救你?”

        虽得妖王鳞甲挡一下,未刺中要害,6宝也被烧得快昏厥过去,妖气飞快消融着,万幸得梅姑赶到,急惨叫着:“啊!帮俺把剑拔出来,俺拿不动!”

        张梅姑狠狠跺下脚,终究心善,不忍心这守信的鹿妖死在眼前,咬牙上前来,双手把剑拔出来,又急丢开在地上。

        这剑只对妖气有反应,对她没什么伤害。

        “嘶.....”

        最后的灼伤感离体,6宝才抽着冷气嘶叫两声,又忍痛急对梅姑喊:“你回去,抵好门,恐就有修士来察看,再于你不利!若问起,只推睡熟都不知!”

        两个都不知道设下陷阱的修士还远在几百里外的鹤鸣观,听6宝话后,梅姑忙又慌慌张张跑回山神庙里,堵门上床装睡。

        6宝凭感应到附近捡回妖王鳞甲,见并没有丝毫破损,放心收起,再弯腰去拿地上灵气耗完不再动弹的诛妖剑。

        与造器时立意活捉的捉妖网不同,就算没有灵气支撑,这剑左右只是灼伤妖气,试了两次,他都握不住剑柄,也不敢收入囊袋中去。

        6宝想想,从囊袋中抹出根皮绳来,套了绑上诛妖剑,急要先离开这片禁止土遁的地方。

        尚无修士来袭,要离去时,他扯破嗓子,使出自家最大的力气对上面喊:“又得你救一命!这些破烂玩意拦不住俺的,以后俺还来!”

        这才拖着诛妖剑叮叮当当跑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