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再见了,我爱的渣男在线阅读 - 第150章 阿芙洛狄忒的暗示

第150章 阿芙洛狄忒的暗示

        “我就知道你对海豚感兴趣,怎么样?本周末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呢?你有空吗?不是又要打工吧?”

        每次周末,无论是谁想要约金烨枫出来,都是极度费劲,徐晓雅很了解她,才会故意这么说。

        没想到这次,金烨枫居然跟着了魔似的,不假思索地点头如捣蒜:“有空,有空,我要去!”

        看到金烨枫立马“上钩”了,徐晓雅十分满意,她双手叉腰,洋洋得意地瞥向程庆凯:

        “嘿嘿,怎么样,我赢了吧!我就知道她一定会去!”

        “小雅女王威武!小雅女王料事如神!”程庆凯如舔狗一般,忙不迭地拍起了她的马屁。

        徐晓雅没有理会他的谄媚,继续对金烨枫说道:“小枫,叫上你家小飞一起去吧!人多热闹!”

        “啊?可以吗?”金烨枫突然想到,刚才金烨飞正提起想要周末一起出去玩呢,倒是可以问问他。

        “当然,人越多越好!”徐晓雅点点头,又转向程庆凯,“阿凯,你也去问问你飞哥,看他愿不愿意一起去?”

        “别!就别叫他了吧!”提到冯奕飞,金烨枫的心里突然特别扭,不太想去面对他,她忙阻止了正欲起身的程庆凯。

        “切,你还怕他不成?还是怕那条‘蛇精’也跟着去?有我在呢,你什么都不用怕!”徐晓雅可不能让自己的计划失败,她必须步步为营。

        “额......”金烨枫本来是冲着海豚去的,怎么隐隐地有了不好的预感呢?

        她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但愿冯奕飞不想去吧!他家那么有钱,肯定早就对海豚见怪不怪了,一定没兴趣!

        可惜,她的祈祷失败了,冯奕飞一听说金烨枫要去,立即欣然同意了,当然,“蛇精”潘娟娟也表示绝对不能落下她。

        更可恶的是,金烨枫在周五晚上才从徐晓雅的短信里得知这件事,已经箭在弦上,明天就要成行了,而且金烨飞也答应要一起去。

        她如果现在反悔说不去,会不会太晚了呢?徐晓雅肯定会打死她,哎,算了,她反复琢磨了一下利弊,决定还是硬着头皮去吧!至少看在海豚的面子上......

        她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准备钻进被窝早点睡觉,却被枕头下的那本以枫叶为封面的“与妻书”吸引了注意。

        她再次翻开本子,准备以它作为今天的睡前阅读,至少不要浪费了金烨飞的一番心意:

        看了刚开始字迹歪歪扭扭、还带着拼音的几页,每每都会让她发笑,小男孩的日记里,总是免不了“喊打喊杀”的意味,他也有淘气的一面。

        可越往后看,她越能体会到一个男孩的成长,仿佛亲身经历了他从幼稚到青春的全过程,看着、看着竟让她从想笑,变成了泪流满面:

        “我今天终于在游泳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我必须得学会游泳,因为说不定你以后会问我:‘我和你妈都掉进河里你会先谁?’的问题。”

        “我当然会先救你了!常听四大爷说,你连走路都会摔跟头,更别说游泳了,我要是不救你,你不就淹死了嘛!”

        “我哪能让你死啊,如果你死了,我真不知道以后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想起来就很可怕,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我终于见到你了,好激动,你和我梦里的小枫一模一样!”

        “可是我忽略了一个问题:这么好的你,自然也会有别人喜欢,就比如拦在我面前的、这个有钱的大少爷!”

        “你会等我的,对吗?你不会喜欢别人的!”

        “我真的害怕,如果你喜欢别人,我该怎么办......”

        “小时候的我,真是胆大包天,怎么敢轻易就吻你呢!但,我好羡慕小时候的自己。”

        “现在,即使你好不容易出现在眼前,我也不敢轻易亵渎你......”

        “我没有勇气去吻你,只能偷偷在梦里吻你,可是在我的梦里,你也哭了,我很怕你哭,因为我的心会很痛......”

        金烨枫仔细地读着每一篇,不知不觉地已至深夜,她用心感受着金烨飞的心意,他写在纸上的感情仿佛是一波又一波跳动的火焰,在一寸寸地侵蚀着她的灵魂。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恍惚中,她又看到了久违的白马少年,他向她伸出手来,轻轻地说:“你等我......”

        她猛然睁开了眼睛,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很厉害,心前区也隐隐作痛,此时天已大亮,她忙起身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

        秋日清晨的阳光,扑面而来,充满着旖旎的韵味,仿佛是爱的女神阿芙洛狄忒的化身,她用诱惑的手指,轻轻地勾起了她的下巴。

        这一刻,她感受到了福至灵魂,心情也豁然开朗了起来,于是,她做了一个决定......

        当金烨枫在约定时间之前赶到公交车站时,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他高大挺拔,俊逸非凡。

        她揉了揉眼睛,仔细地望了他一分钟,才终于定了定心神朝他走了过去:

        “小飞,你怎么这么早啊?”

        看到她,金烨飞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开始他就有些心里发慌的感觉:

        “小枫,你也这么早啊,我是太激动了,睡不着觉啊,毕竟是第一次......算是约会吧!”

        “嘿嘿,有什么好激动的,这不算是第一次约会啦,你忘记咱们一起放过风筝吗?”为了缓解紧张,金烨枫故作轻松地一笑。

        她今天没有特地打扮,而是脂粉未施,并且随意地绑了两条麻花辫,白色的上衣,粉色的背带裙,脚上还是她日常喜欢的休闲小白鞋。

        只不过为了配合气氛,她今天换上了熊猫书包,当然,上面还是挂着一对儿毛茸茸的“兔子尾巴”。

        不过,她这副清纯又素净的模样,看在金烨飞眼里,却让他更加心慌了:

        “你今天真漂亮啊!虽然不是第一次约会,嘿嘿......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还是好紧张!”

        被他感染的,连金烨枫都紧张了起来,莫不是他有提前预知的能力?否则,他怎么会如此坐立不安......

        这时x路公交车正好进站了,金烨枫忙推推他:

        “我们先上车吧!早点过去也好,我们在动物园门口等大家!”

        “好啊,你先上车!”金烨飞护着她走上了车。

        不远处,一辆低调的黑色辉腾里,司机老王眼看着金烨枫他们终于上了公交车,冯奕飞半天都没有动静了,他不禁小心翼翼地问道:

        “少爷,我们现在去接潘小姐吗?”

        “你自己去接她吧!我想一个人坐公交车去!”冯奕飞面无表情地推开车门。

        “啊?少爷你一个人......”司机老王有些惊讶。

        “我一个人怎么了!”冯奕飞走下车,径自往公交站走去。

        司机老王并没有马上开车,而是看着冯奕飞的背影,他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宝贝小少爷”如此寂寞、凄凉的背影......

        周末的早晨,车上的人并不太多,金烨枫找了一个双人座位,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金烨飞则自然地坐在了她的外侧。

        两人坐定,首先是一阵沉默,金烨枫望着窗外的景色,闷闷地有些发呆。

        金烨飞偷偷地看着金烨枫的侧脸,却不经意发现了她淡淡的黑眼圈,马上关切地问出了口:“你昨天睡得不好吗?”

        “啊?”金烨枫忙抚了抚自己的脸,“嗯,很晚才睡,还迷迷糊糊的,老做梦......”

        “怎么了?心情不好吗?”金烨飞继续关切地问着。

        “没有啊,很好!”金烨枫脸色微红,她抬眼看了金烨飞一眼,目光里充满了少女的羞涩。

        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昨天,看你的‘与妻书’来着,全都看完了,看了一夜......”

        “啊?真的吗......”对于这样的答案,金烨飞的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而对于她的眼神,更是让他止不住地心跳加速。

        “真的呀,而且我还希望,你能继续把这本,额......书写下去,写到第一百种语言的时候......”

        金烨枫实在说不下去了,她把头深深地埋进了自己的颈窝里。

        真正听到这话时,金烨飞竟发懵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因为正巧,爱的女神阿芙洛狄忒用刚刚勾起金烨枫下巴的手指,再次抚摸上金烨飞的耳朵,并在他耳边轻轻说道:“傻小子,你在劫难逃了......”

        “小枫,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

        听起来,他似乎没有理解她的意思!

        金烨枫只好鼓起今生最大的勇气,用嘴唇在他脸颊上轻碰了一下,又马上把脸转到了窗外:

        “这下还你了,利息以后再慢慢算吧!”

        正在这时,一只猫从马路上飞快地蹿过,司机师傅吓了一跳,突然踩了一脚刹车,毫无防备的乘客们都猛地身体向前倾去。

        还好车的速度不快,也还好车上的人不太多,虽然个别乘客嘴里有些抱怨,幸而没人受伤,大家都只是受到了轻微的惊吓。

        除了金烨飞——他为了挡住金烨枫,自己的头却磕在了前座的扶手上。

        “小飞,你没事吧!”这可真把金烨枫吓坏了,她急忙扶住他的头,仔细地查看着。

        “啊?我,我刚才好像做梦了,怎么一点也不疼呢!”金烨飞好像被磕傻了,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金烨枫。

        “你不疼?怎么可能,都肿起来了!我给你吹吹啊,不疼不疼!”

        金烨枫看着他头上逐渐隆起的包,心疼地手忙脚乱起来,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只能跟哄小孩似的给他轻吹伤处。

        “真的不疼,可能是刚才打了麻醉剂吧!”金烨飞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她的馨香,不觉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好烫!我可能是感染了,发烧了吧?”

        “发烧了?哪里烫啊?”金烨枫一惊,忙抚上他的额头,却发现冰凉一片。

        “这里烫,你刚才打麻醉剂的地方!”他抓住她的手,放在了刚才她亲吻过的脸颊上。

        金烨枫脸一红,忙甩开他的手,娇嗔地转头背对着他。

        谁知金烨飞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从她背后轻轻地抱住了她,还把脸埋进她的头发里,贪婪地吸收着她的香气,却弄得她头皮发麻。

        “小枫,我们在一起了,对吧!”

        “嗯......”

        而此时,在后面一辆公交车上的冯奕飞正好“嘶”了一声。

        因为他扶着栏杆的手,突然无力地滑落了下来,被挡板上突出的铁丝划了一个口子,顿时鲜血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