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其他小说 - 农门小王妃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砍人

第八十一章 砍人

        燕黛君瞪大了眼睛,声音又拔高了,怒道:“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

        阮明姿揉了揉被吵得生疼的耳朵,慢条斯理道:“出不起银子,就别装大爷,让人开价,知道吗?”

        她抱着书跟字帖准备往外走,燕黛君却涨红了脸,伸手挡在她身前,狠狠瞪着她:“不许走!”

        燕黛君扭头跟那掌柜说:“我出十两银子,你把这本字帖卖我!”

        掌柜纵然很心动,却也为难的摇了摇头:“这位小姐,那本字帖,人家小姑娘已经给了钱,钱货两讫,字帖就是人家的了,我也做不得主;且我前几日刚清点过库房,小店临花夫人的字帖就剩这一本了,没旁的了。”

        这掌柜虽说口口声声自谦“小店”,但燕黛君知道,这已经是宜锦县上最大的书肆了。她先前带着丫鬟一路去了三家,都没有临花夫人的字帖。

        若这家书肆再买不到临花夫人的字帖,那就是真的买不到了!

        这怎么能行!

        窦哥哥好不容易指点她一次,她自然是要按照指点做到最好!

        可她也不愿意出一百两银子给这个贱婢!

        燕黛君咬了咬牙,眼里闪过几分狠戾:“一百两银子本小姐有,但给你这个小贱人,本小姐不乐意!我劝你识相点,这字帖顶破天三百文,我给你一两银子,也算是给你脸了!……不然,你就别想走了!”

        “我倒是很好奇,”阮明姿抱着怀里的几本书,“我怎么就别想走了?怎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还要在这书肆里抢劫不成?”

        阮明姿原本就生得好看,这会儿嘴角又挂着浅浅淡淡的笑,颇引人注目。只是这落入燕黛君眼里,就仿佛是在讥讽燕黛君似的。

        燕黛君再也忍受不住,尖声朝外喊道:“你们俩是死了不成!我爹让你们保护我,你们就在外面听着我被人欺负!?”

        外头的两个护院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无奈与尴尬。

        他们硬着头皮进了书肆,朝燕黛君抱拳:“小姐。”

        “给我捆了她!”燕黛君恶狠狠的指着阮明姿。

        两个护院彼此又对视一眼,都有些为难:“小姐,这不太好吧?老爷若是知道了,定会责备我俩的。”

        “你们不说我不说,我爹就不会知道!”燕黛君语气凶狠,明明生得极为娇妍,这会儿的凶神恶煞却让她看上去狰狞了数分。

        两个护院依旧很是为难。

        老爷把他俩拨给燕黛君,一来是为了保护女儿的安全,再来也是为了让他俩盯住燕黛君,少闯些祸。

        “这位小姐,小店可是小本经营,”书肆掌柜苦着脸,“你们在这动粗,也不太好吧?”

        燕黛君见周围的人没一个顺着她的,就连她身边的丫鬟也在缩着脖子小声劝她“小姐莫要生事了”,她心头怒火一冒三丈,快步上前,劈手抽出护院身边佩着的刀,竟然就要朝阮明姿砍去。

        阮明姿倒没想到这个燕黛君看着娇妍美貌的一个小姑娘,竟然这么狠辣,竟然直接动起了刀。

        电光火石之间,阮明姿反应极快的一躬身,像一尾灵活的鱼儿,钻到柜台下头去了。

        “你有本事给我出来!”燕黛君举着刀,朝柜台下的阮明姿大喊。

        阮明姿仗着身子小,蹲在柜台下头极为轻松,好整以暇的朝燕黛君眨了眨眼:“你有本事进来?”

        “黛君,你在做什么?!”惊怒交加的男子声音从外头传来,一人大步迈进来,直接从愣住的燕黛君手里夺过刀,满眼冷意,“真是好大的胆子!”

        燕黛君明显还有些不太服气,但又不得不屈服于这个男子的威势,最终还是垂下了头,不情不愿的喊了声“大哥”。

        燕子岳气得直冷笑:“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

        他方才路过这书肆,听到里头那尖尖的女声很像自家那不省心的妹妹,似是在跟人争吵什么,结果进来一看,还真是他妹,正拿着刀,一副要砍人的架势。

        “厉害了啊燕黛君,”燕子岳气得头疼,“竟然还敢拿刀砍人了?谁教的你!”

        阮明姿在柜台下头撇了撇嘴。

        就你妹那蛮横跋扈又凶狠的小模样,就不能是自学成才吗?

        燕黛君扁着嘴,不情不愿道:“我没……就是想吓唬吓唬她。”

        燕子岳气得脑袋快要爆炸了:“那也不行!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拿着刀要去砍旁人,这要传出去,整个燕家就不用做人了!”

        他见燕黛君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冷冷又加了一句,“窦家那位小少爷,自然也不会喜欢这种的!”

        燕黛君这才慌了神,结结巴巴道:“那,那怎么办?”

        阮明姿在柜台下头听得津津有味。

        原来家族的名声,在那位蛮横小姐眼里,比不上情郎的喜欢啊。

        燕子岳真是后悔极了。这个妹妹一直养在祖父祖母身边,养出这么一副骄纵跋扈的性子,自私自利,根本不把家族的名声看在眼里。

        但能怎么办呢?

        到底是亲妹妹啊。

        燕子岳深深的吸了口气,调节了下自己快要砍人的心情,尽量心平气和的建议妹妹:“你方才要砍谁?先跟人家道个歉。”

        燕黛君一口否决:“让我跟那小贱人道歉?门都没有!”

        她见燕子岳的脸色怫然变色,生怕亲哥不管她了,忙撒娇道:“大哥,这回真的是那个小贱人挑衅在先,我想要一本字帖,她问我要一百两银子!”

        燕子岳听得将信将疑:“真的?”

        阮明姿见这兄妹俩提到她了,她麻利的抱着书从柜台下钻了出来,从善如流的接口:“这位仁兄,你问你妹妹,倒不如问问我这个受害者。”

        燕子岳就见着从柜台下头突然钻出来个俏生生的小姑娘,虽说穿着粗布麻衣,但生得颜色极好,眉目之间一颦一笑尽显灵动。年纪虽尚小,但已经隐隐可以窥见长成后的风华。

        他心里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妹妹这般针对她。

        “你还敢出来?!”燕黛君气得鼻子都要歪了,“别以为我大哥在这你就又猖獗起来!”

        阮明姿没搭理她,朝燕子岳做了个揖:“听称呼,这位仁兄是她的大哥吧?……这位仁兄心里应该有数,自家妹妹是个什么狗脾气。我也就不赘述了,简单来说,就是你妹妹想要我已经付了钱的这本字帖,还纠缠于我,非要让我开价。那我就开了一百两的价,她不给,又不许我走,非要用一两银子来买这本字帖。我自是不愿,就险些被你妹妹砍了。”

        燕子岳听得小姑娘用脆甜的声音简洁的把事情描述了一遍,心里直想骂人。

        就这么一桩鸡毛蒜皮的小事,燕黛君就想动刀子去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