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22章有故事的女人

第22章有故事的女人

        一进白师诗的办公室,秦天立刻感受到屋里的气氛不太对。

        白师诗坐在办公桌前,在办公桌对面的皮沙发上则是坐着两名头发油腻,肚子滚圆的中年人。

        此时三个人视线全部落在秦天身上。

        秦天冲着白师诗恭声的喊道:“老板!”

        “先找地方先坐!”

        白师诗冲秦天说完,一双美眸的注意力又落在了两名中年人身上。

        “白总!”

        一个手拄金色拐杖的中年人说道:“我们两个说得事情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吧,该说的都说了,我们就先去忙了!”

        白师诗强颜欢笑:“刘副总,王董事,我考虑好会打电话通知你们!”

        大概是因为秦天突然闯进来的缘故,两名中年人并不想继续谈下去,在和白师诗简单客套一番后离开了办公室。

        “哼!”

        等到人一走,白师诗冷哼一声,手扶着下巴支在桌子上。

        “怎么了?”秦天关切的问道。

        “没事!”

        显然白师诗并不想多说,秦天也识趣的不问,转而是将话题引到其他事上:“昨天晚上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说是王霸、何武、李雄三人因为赌博手上缺钱,才会铤而走险盗窃公司重要资料出售给敌对公司!”

        “所得资金全部用来还清赌债!”

        “这个王霸,真是枉费我对他那么信任!”

        何霸可是盛世集团公司的老员工,白师诗一直以来待他不薄,没想到竟然这么让人失望,生气也是在所难免。

        秦天反问一句:“没有人指使,他们有胆子干这种事?老板你觉得呢?”

        “其实我也觉得事情并没有表面这么简单,只是警察都说口供一致并没有深追究!”白师诗也将昨天晚上在警局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但是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三人是被人指使!”

        “有意思…”

        秦天觉得可以挖深一些,水潭之下,大鱼不少。

        “这件事警方已经定案了,我们说什么也没用!”

        白师诗沉声说道:“还是交给他们处理吧!”

        “嗯!”

        秦天点点头,突然想起刚刚碰上的女人:“对了老板,面试那天有一个戴金丝边眼镜的女人,你还有印象吗?”

        “金丝边眼镜?”

        白师诗一愣,想了想:“你说得是苏媚吧?”

        “经常穿包臀裙和尖头细跟的高跟鞋,带着金丝边眼镜!”

        “人长得特别漂亮,气质端庄,穿着打扮非常性感?”白师诗描述出苏媚的穿着打扮以及模样。

        “对对对…就是她!”

        秦天一听描述就知道两人说得是同一个人:“她好像很讨厌男人?”

        “扑哧!”

        白师诗笑出了声:“怎么想起打听她了?看人家漂亮?对她有意思?”

        “没…没意思!”

        “就是刚刚发生了点不愉快!”

        秦天连连摇头,将两人之间的故事简单说了一遍。

        “哈哈!”

        白师诗笑得前仰后合:“哎呦不行了…笑得我肚子疼!”

        秦天满脸黑线:“有那么搞笑吗?”

        “没想到最讨厌男人的苏媚竟然被你抱在怀里占便宜,估计她都要气疯了!”

        “至于吗?“

        “我是好心看她要摔倒,才抱住她!”

        “再说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难道她就一辈子不找男人?”

        秦天反驳道:“我不信她不嫁人不生孩子!”

        白师诗说话的语气十分肯定:“你还别说…依我看苏媚这辈子没准儿真不会找男人!”

        “别闹了!”

        秦天才不信:“除非她是同性恋!”

        “呃…”

        白师诗的表情不自觉的变了变,很快又恢复如初:“苏媚倒不是同性恋!”

        白师诗脸上的表情虽然稍纵即逝,可也一丝不差的落在了秦天眼中:“老板的反应有点怪啊!”

        莫非老板是同性恋?

        刚刚无意中点到她了?

        “据我了解苏媚在大学的时候谈过一场恋爱!”

        “结果男朋友是个渣男,脚踏两只船,苏媚知道以后就跟渣男分手了!”

        “可从那以后性情大变,对男人的态度很不友好,甚至到了一种反感的地步!”白师诗将知晓的事情说出来。

        “原来是这样!”

        秦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还以为她更年期提前了呢!”

        同样身为女人,白师诗很是理解苏媚:“一个受过情伤的女人选择冰冻情感,这样或许是一种最佳的保护手段!”

        “看来是我误会她了!”

        秦天眼中对苏媚的印象大大改观,本来还以为她是一个刁蛮尖酸刻薄不讲道理的女人。

        现在看来一切并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样。

        “怎么?”

        “听了她的故事,你该不会真对她感兴趣了吧?”

        白师诗可还从来没有见秦天问过哪个女人,对苏媚那么上心也难怪会让她胡想。

        “别闹了,我这辈子就是找头母猪也不找她苏媚!”

        秦天拍着胸口发誓,根本不认为他和苏媚有任何可能。

        就在秦天信誓旦旦发誓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苏媚冷若寒霜的声音传来:“你刚说什么?”

        “咕噜!”

        秦天不敢保证刚刚的话有没有被她听到,只能老老实实靠边站,尽可能不去招惹苏媚。

        “你把我和母猪比?”

        果不其然,秦天的誓言还是被苏媚听到了。

        什么叫点背?

        就是背后说人坏话的时候恰恰被人家给听到,当场抓个现行。

        那个尴尬劲儿啊,就跟吃了屎一样难受。

        秦天连连摇头否认:“没,你听错了!”

        “就你这样的臭男人连母猪都找不到!”

        苏媚冰冷的心被秦天彻底激怒了,犹如火山喷发誓要把秦天烧成焦黑。

        “好了好了!”

        “你们两个都别吵了!”

        白师诗看着争锋相对的两个人赶忙做起了和事老。

        秦天自知理亏,选择暂时性退让:“好男不跟女斗我让着你!”

        “哼!”

        见白师诗开口了,苏媚也不好再咄咄逼人,反倒是将手里的文件放在桌上:“白总,这是您要的文件!”

        苏媚将文件放在桌上气冲冲的离开了办公室,临出门前还不忘狠狠瞪了一眼秦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