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松小说 - 都市小说 - 神级狂兵在线阅读 - 第29章针锋相对

第29章针锋相对

        抓着豹哥的左胳膊,秦天猛得往车门框上一按。

        “啊!”

        胳膊被门框驾着往下压,疼得豹哥大喊起来。

        秦天再次喊道:“下车!”

        可豹哥依旧不为所动。

        手上的力道继续加大,只见豹哥的左胳膊已经开始诡异的弯曲。

        如果秦天的力道再大一点,怕是豹哥的胳膊会被掰断。

        “兄弟,兄弟!”

        豹哥疼得额头全是密密麻麻汗珠,嘴上终于开始求饶:“放我一马,我什么都听你的!”

        “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打架了!”

        秦天笑道:“我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豹哥露出苦笑,如果求饶有用,上次怕是也不会喊爸爸了。

        “最后一次,在不下车,我掰断你胳膊!”

        这一次,秦天收起了脸上的笑容。

        豹哥苦笑着点点头,用右手打开车门,缓缓下车。

        下车之后,秦天才松开他的左胳膊。

        放眼望去,四辆渣土车边上躺着黑压压一群人,以及刚刚身边还阿谀奉承的三个小弟。

        这些人,都是被身边这个年轻人打倒。

        这一刻,豹哥对天发誓,真真真的…再也不想碰到秦天。

        “砰!”

        “咔嚓!”

        “啊…啊啊啊!”

        豹哥感到右腿膝盖挨了重重一下,剧痛直接让他脸上苍白,惨叫不已。

        只见豹哥身体失去平衡,右腿无法支撑身体,从膝盖以下软绵绵的。

        这一刻,豹哥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秦天真得打断了他一条腿。

        还不等豹哥开口求饶,秦天手中的钢筋棍狠狠的砸在豹哥左腿膝盖上。

        “啊…”

        豹哥一声惨叫,这一次直接疼晕厥过去。

        解决完豹哥,秦天扔掉手中的钢筋棍。

        刚准备回去,就看到霸道车驾驶位上的lv包。

        伸手拿起皮包,秦天将里面厚厚一沓红色钞票取了出来,怎么也有两三万。

        来到白师诗面前,秦天将钱递了过去:“工人是他们打的,这钱给那些被打的工人!”

        “他们赚钱也不容易,辛辛苦苦赚点钱,还要被这些小混混们欺负!”

        “就算当医药费吧!”

        白师诗木讷的接过钱,依旧还没有缓过神来。

        没办法,秦天展现的实力,太过于震撼了。

        跟看电影一样,强无敌。

        “李经理!”

        白师诗喊了一声,见没动静,又喊了一声:“李经理!”

        李凡这才回神,连忙出声:“白总您说!”

        “这些钱,工人们的医疗费,如果不够,我们再出!”

        说着,白师诗把手里的厚厚一沓钱递给李凡。

        李凡这个时候看向秦天,只是目光变得极为尊敬:“谢谢!”

        可尊敬的说完之后,李凡满脸愁容的说道:“白总,有句话不知道当不当讲!”

        “说!”

        李凡叹了口气:“我们打了活阎王赵钱的人,估计他不会善罢甘休,白总还是趁早找人摆平这件事,否则以后估计麻烦不断!”

        这句话,这个时候说,的确有些丧气。

        但李凡说得没错,秦天打这些人,爽,是每个人心里都爽。

        可爽完之后,就得面对了。

        “李经理工地上的事情你处理,如果他们来找麻烦,第一时间通知我!”

        白师诗顿了顿,继续说道:“至于其他的事,我负责处理!”

        “好!”

        李凡点点头:“那我先进去工作了!”

        等李凡一走,白师诗和秦天在留在这里也没意义了。

        两人坐进玛莎拉蒂,白师诗懊恼的用手砸在方向盘上。

        秦天小声问道:“老板,还生气呢?”

        “生气倒不至于!”

        白师诗叹了口气:“碰上这么一群无赖,就是心里烦!”

        “烦什么!”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秦天无所谓的说道:“他们玩花招,我们见招拆招!”

        “你说得没错!”

        “可我们不能每天都守在这里吧?”

        “他们这些游手好闲的小混混没事做!”

        “我可是每天都有事情要做!”

        “他们耗得起!”

        “我耗不起!”

        白师诗脑袋也抵在方向盘上,愁容满脸。

        “老板,在燕京有没有比那个活阎王赵钱厉害的人?”秦天换了一个思路想问题。

        白师诗想了一圈,猛得抬起头:“有!”

        “谁?”

        叮铃铃。

        这个时候,白师诗手机突然响了。

        从包里掏出来,看到是一个陌生号码,按照以前,白师诗就会挂了。

        可眼下是多事之秋,再加上她心里麻烦,就接了。

        “是盛世集团的白师诗白总吗?”电话中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

        听到对方报出她名字,白师诗疑惑道:“你是谁?”

        “活阎王,赵钱!”

        对方就说了五个字,可却让白师诗神情一震。

        这么快,就找上来。

        还知道她的电话。

        这个赵钱不简单啊。

        白师诗直截了当:“赵老板,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们还是直接谈事儿吧!”

        “白总是个痛快人!”

        赵钱开口:“本来今天闹事,是不得以,还请白总理解!”

        白师诗也干脆:“我不理解!”

        “理解不理解吧!”

        “大家和气生财!”

        “白总你把开槽地基的活给我干,我保证最短的时间干完!”

        “而且!”

        “在三里庄这一亩三分地,再没有人找盛世集团的麻烦!”

        赵钱看似商量的语气,其实和豹哥说话一个模样。

        “不可能!”

        白师诗还是那句话。

        对于这些无赖们,你只要退一步,他们就会进一步。

        可无赖最可怕的是什么?

        就是他们的品性,到时候指不定又会提出什么过分要求。

        “白总这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这一次,赵钱收起了笑容,声音变严肃起来。

        “没有!”

        赵钱冷笑:“那白总,今天你的人打伤我五十名小弟的事情怎么算?”

        “还把我得力手下阿豹的双腿给废了!”

        “如果不是我的眼线通知我,白总是不是当这件事没有发生?”

        “是不是觉得我活阎王赵钱好欺负?”

        最后一句话,赵钱是竭斯底里的喊出来。

        以至于坐在副驾驶上的秦天都能清楚的听到。

        白师诗平复了一下内心,反驳道:“那赵老板,我十几名工人挨打和四辆渣土车被扎破轮胎的事情怎么说?”